为圆融大法尽一点微薄之力

更新: 2017年1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自从7月22日以来,仿佛一夜之间风云突变,我们被禁止不能在外面正常炼功,不能参加集体学法,每个修炼者面临被抓被打、被严审、被逼写检查。面对扑天盖地而来的报纸,新闻电台极不负责任,没有任何根据的报道,特别是对李老师名誉的严重诋毁,我的心在流血。面对师父的法像我泪流满面,从内心深处发出强烈的呼声:师父我绝不相信这些,我就想念您的法——法轮大法!常人中的一切我可以不要,但我就要法轮大法!

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我时常半夜起来学习大法,怀念在外面集体学法炼功,看师父讲法录相带,在一起相互交流的美好日子。我总想黑暗是暂时的,光明一定会来到!宇宙的真理必将战胜邪恶。在这一期间我听到了海南岛学员不怕重重压力坚持到外面集体炼功,并听到有的学员在拘留所坚持炼功的事迹而倍受鼓舞。我认识到没有磨难怎么能提高?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分子,当大法在人间遭到如此不公正的践踏,心被深深地刺痛。师父在《佛性无漏》这篇经文中指出: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给你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不能改变的……使我更加坚定,愈是在困难的时刻,愈是在重压、阻力面前越要走出去炼功。清晨5时,我去往日的炼功点,听不到那熟悉的炼功音乐,看不到大家围坐一起打坐的情景,只有几个人做一些拍拍打打的动作,我的心非常难受,对那几个练拍打动作的老人,可怜之心油然而升。我就地而坐,心态详和地炼功,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炼法轮功的反动派”,我炼功不动,面带祥和之意,坚持炼功。

我觉得一个人走出来力量太小了,应该告诉更多的功友出来。有的功友离我家很远,我一遍一遍地同他们共同交流,同时为了让更多的功友走出去,站出来护法,不定期地将网上的文章、法轮大法公告栏公告及时地复印出来,尽可能传给更多的功友,让他们知道一些情况,使之受到鼓舞启发。当我看到众多的外地学员抛家舍业、义无反顾地到北京上访、护法,更是信心倍增,我想办法租一些房子,让更多的人住下,在同这些外地学员交流中,我更感到他们给北京学员起了带头作用,我把看到听到这些真实的情况告诉北京的功友,希望他们也能站出来,走出去!

我于99年8月份、9月份先后给单位和国务院信访局写信反映法轮功真实的情况,要求中央撤销对李老师的通缉令,撤销将法轮功打成非法组织的错误决定,立即释放被无理关押的法轮大法弟子!并于10月13日、15日到国务院信访局上访,实事求是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遭到无理的围攻。接待我的不是信访办公室的工作人民,而是便衣警察,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一见我像炼法轮功的人,就遭到突如其来的围攻强行往车上拉,当时外地学员比较多,我又走在他们的前头,一名便衣警察,便盯上我,强行拉我的左胳膊往车上推并说:你是领头羊,带着一帮外地炼法轮功的人冲击国家机关,聚众闹事。当时我义正词严地说:“你是国家工作人员,说话要实事求是,我们并没有冲击国家机关,是你们把我们强拉带拽,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法制国家,国家工作人员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但他仍然怒视着我,不放我胳膊,并说对你们法轮功炼习者就这样,就这样我被他们推上了车。

15日我又去上访,正当我向群众弘法时,几名便衣立即打手机,很快出来一个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是,他叫我跟了进去,结果把我带到信访办旁边的一个派出所,在那里经过一番审讯我被派出所带走。又经过一番审讯押送到朝阳分局下属拘留所。进去第二天我被带上手铐,警察审讯我为什么去国办?我如实回答,宪法有条例,公民有权利通过正当途径向国家有关政府部门实事求是反映法轮功情况。他却对宪法一无所知,我说:你我应该学宪法。他却非常不讲理地说:我不学宪法,我这里有治安管理条例。你犯了扰乱社会公共治安罪。我说我没打、没闹,没违反交通规则,何罪之有?宪法是国家法律,是根本法律,任何政治各部门,以及执政党,都应以宪法为准则。可他却气势凶凶出言不逊!

99年10月26日上午9时左右,我同功友去天安门广场到人民大会堂南厅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办公地点反映法轮功不是邪教。当时我们坐在广场西侧草坪的水泥台阶上,大约有20多人也坐在那里。正当我们休息时,突然两名武警战士跑到我们跟前,不讲理地大声说,都站起来上车,快!快!说着就拉其中的一个功友。我说,我们坐在这里好好的凭什么抓我们?其中一个战士说:你们是炼法轮功的,今天是你们的吉日,所以上车。我并不理解他所说的“吉日”什么意思,我只是说我们没犯法,没做坏事。可是他根本不听,过来就拉我的左胳膊同时上来两个便衣警察,同时拉我推我,我义正词严地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凭白无故抓人。”这时上来很多游客,他们自己知理亏,只好放掉我并威胁我说:不准再说话,否则你就是在聚众闹事,他们无可奈何地放掉了我,我知道他们心虚,怕中外游客知道他们是在无理抓人,侵犯人权!如果我有罪,哪怕上来的人再多,他们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抓我,当时一名外国记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切,他出于对我的同情和关切,当时采访了我。我如实地向他反映这一经过,并告诉他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并真实地向他反映这一过程,回答他向我提出的所有问题,我请他真实地向全世界反映刚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这一幕,并向他讲法轮功从来不参与政治,因为政治是最肮脏的,法轮功真正的修炼者将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保卫法轮大法捍卫宇宙真理,唤起世人的觉醒,使善良的有缘的人得法!此时和我同去的两个功友,同坐的大约十几个人也被抓走,天安门广场应该是北京的象征,和平的象征,正义的象征,人民英雄纪念碑就耸立在这里。可是在这里很多大法弟子被抓走,正义何在?真理何在?人权何在?!

10月28日下午4时左右,我去自己的老家看望住在那里的外地学员,一进村我发现两辆警车,我明白了我的功友已抓在车子上了,我立即通知住处的学员,但却被房主留下,我对房主说不要害怕,经济损失由我来负担,并称赞他做了一件好事,我被拘留在派出所,和我一块去的共有40多人。在那关押一夜后,我又被送往另一个派出所,管片民警对我一再劝说:你那么大岁数了,又不是负责人,又退休了,你也要为自己的爱人、儿子的前途考虑嘛!不要给别人找麻烦,就在家炼不出去不串联,我们就不送你去拘留所,然而我不动心,他们又叫我的爱人来做工作。

我同我的爱人结婚26年了,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我们夫妻相爱生活幸福美满,但自从炼法轮功打为非法组织后,我爱人受局势的影响,劝我不要炼了,见我不动心,又拿离婚、派出所吓我,我说:我修的是法轮大法,李老师叫我做好人,这么多年你也看见了,我的事情,别人不了解,你还不了解吗?他说你为我和儿子着想嘛!我说正是为了叫更多的善良人得法,我才坚定修炼,坚定护法,必要时为大法可以献出生命!他见我决心已下,无可奈何地说:怎么离婚也不怕,死也不怕,这可怪了。他怕派出所将我送走,对我大打出手,拳打脚踢,顺手用桌上一个铁尺子抽打我的脸,叫我表示不炼和他回家,但我心仍然不动!就这样我又第二次进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又同关押的功友学法炼功,但要受到管监的痛斥,她从我的背后抓我的头发转下来,来个倒栽葱,我又站起来背论语,管教两次用手掩我的嘴,然后拉到走廊里叫我面窗而站,当时我无怨无悔心里高兴,在号里我们向犯人弘法,犯人们都非常爱听,主动询问有关法轮大法的情况,听后很多鼓舞,并表示出去也要炼法轮功,一名号长从功友身上发现师父的《洪吟》后看得津津有味、爱不释手,我便向她讲法轮大法如何好,她也听也点头,自从我们来到号里犯人们情绪也悄悄起了变化,她们爱笑、爱唱了,只要有空就叫我们背《论语》、《洪吟》,我们在拘留所里,通过小的空间遥望天空,天那样的兰,那样的兰,朵朵白云在飘荡,从来没见过这样兰的天空这么白的白云,我的心飞向天空,飞向更遥远的地方,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师父好!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相信严冬很快过去,春天一定会来!那时让我们再相聚,共同迎接无比美好的时刻到来!

法轮大法的庄严和神圣定会展现在人类的面前!

北京法轮大法弟子
1999年11月17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