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监狱的呼吁

更新时间: 2011年09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1月29日】 我们是湖北省荆门市的大法弟子,下面是我们被公安人员非法拘禁、迫害,人身权利受到侵犯践踏的亲身经历。

7月22日,我们修炼大法的学员,为了让中央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到北京去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力,可是我们受到了种种非法对待。在北京,公安部门规定,不准向法轮功学员提供场所、场地,不让杀人犯和大法学员住旅店。因此,有许多大法弟子是在野外露宿,而且在野外每天都有询查的公安人员,被查走了不知有多少学员。有的老百姓出租房子给我们学员住,有很多也被罚款了。多则罚款5000元,少则2000元。旅店不让我们住,租房子也不让,在野外也不让,我们每天啃馒头、喝生水,在马路上我们睡过,山上、侧所旁、车库里、房顶上、菜棚子里到处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足迹,而我们学员就是为了等待着国家领导人、政府给我们一个真正的正确的了解,从本质上认识我们大法,给我们一个合法修炼环境,但反而被送进监牢、等待判刑。

9月5日,我们荆门市两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交谈时,被当地来的工作人员、公安人员强行带走。有一位女弟子向他们解释,不想跟他们走,马上就过来五、六个公安,恶狠狠地把她的双臂架到背后连推带拉。公安人员发现有许多群众围观,又怕外国记者看见,四个人迅速把她抬起来放在车上强行拉走,另一名弟子也被公安人员带回家乡送进了监牢看守。

9月26日,我和十九名大法弟子被北京市的公安人员抓走了。有十一名弟子被送回当地公安机关惩罚,我和七名弟子被送去收审,有两名江西弟子,其中一名弟子是大学生,先被公安人员叫进去残酷的毒打了一顿,又把另一名江西弟子叫进去毒打。有名公安人员见我们荆门的一位弟子个子长的高大,就叫来三个打手同时出手殴打这位弟子,我们的弟子就是这样默默无声的忍受着。当时,河北省一位弟子五十多岁,他被公安人员带上二楼殴打,出来的时候,双腿一拐一拐的无法站立,而且这位弟子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也被公安人员搜走了。公安人员把我们八个人分别送进监牢。他们对我们说:“你们已经被刑事拘留了。”我们说:“我们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被拘留。”公安人员回答说:“国家不让你们炼功,不让你们到北京上访,你们这样顽固首先就是政府专政的对象。”说完就要我们签字。在监狱里我们打坐,公安人员就过来打骂我们,还不给饭吃。有一位女刑事犯人说:“没想到你们炼功、做好人也要坐牢。”

9月的一天,天安门广场有许多大法弟子排着整齐的队准备炼功,还没等炼就来了很多穿着便衣的打手和身穿制服的公安人员,他们首先把在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用警棍赶走,向场外驱赶。而后身穿便衣的打手就过来殴打我们的学员,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样殴打,有的弟子被打倒在地上滚来滚去,有的弟子被打倒在车轮里面,然后把学员都推向警车上面蹲着。公安人员靠在车门边上站着,突然听到一声响,学员们一看是公安人员和门一起掉倒在地上。

10月21日,荆门市有三位大法弟子去国办上访,办公人员说:“你们去那个地方吧,是临时上访的。”他们到那儿一看根本没有什么工作人员,只见一群身穿便衣的人过来凶狠的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三位弟子说:“我们是来上访,是大法弟子。”还没等话说完那一群人就围过来把我们学员围在中间又抓又拉的撕打我们的学员,问学员是哪里来的,学员不说,他们就根据口音,把这三位上访的学员送到门口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车子上,带到了山东办事处去审问。有三位女学员被一个男工作人员叫进去搜身,连胸罩、内裤都强行的揭开看了,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被男工作人员叫进去不问青红皂白的毒打了一顿。

10月26日,我被北京的公安人员拘禁,连夜送到荆门办事处,我和另一位同修戴着手铐过了一夜,在送回荆门的火车上也给我们戴着手铐。在车上我见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送回去。荆门的公安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还炼功,又问我去不去北京我说还去。问来问去就这两个问题,还要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说:我又不是罪犯,我不签字。他们说“那你就等着坐牢吧。”就这样我关在监牢里等待着判刑,在监牢里有二十多位弟子被亲人保出去了,还有四个弟子被关押在监狱里,不知何时才放我们出去,据审我的公安说:“马上要给你们判刑。”我们作为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一个中国公民,人身权利受宪法保护,健身、上访是我们基本的人生权,为了大法,我们向全国、全世界最善良的人民呼吁,要求公安部门停止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我们要求政府恢复宇宙大法的名誉,释放所有被判刑、关押的学员,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民都来关注我们中国的人权问题。

湖北荆门大法弟子于狱中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