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无怨无恨,护法慈悲无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1月6日】 下面讲一下我的经历。今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只身赴京上访,当时我想:“在这新旧宇宙交替的当口,如果用我个人的牺牲乃至全亡能换来旧宇宙败物的全亡和新宇宙的诞生,那我真的灭亡我也欣慰。”我对师父正法、改变旧宇宙的“灭”和“私”,从而造就不灭的新宇宙发自内心的拥护,为此我愿付出我的一切。在维护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针对我自己的一切磨难乃至死亡的威胁,我都能完全无怨无恨地自我承担、消化。因为我明白,我如果掺进一丝一毫人的东西,不能完全向内找,则会被邪恶的败物钻空子,从而滋养它。而在我完全向内,一切只求自我牺牲的状态面前,一切针对我来的或我承担的败物在真正的消亡,如同掉进死水中去烟消云散、自我解体。这是邪恶势力真正为之害怕颤抖的,也就是说,在维护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苦难我都完全无怨无恨,完全是慈悲的自我牺牲的状态去承担去接纳。我悟到,假如你是如此的大善大忍,以至你如同一个吸尘器或黑洞,任何的败物、针对你来的邪恶与磨难都被你吸进去解体为空无的状态。可如果你像鼓风机一样往外顶,则会把败物吹扬满天,而自己总有耗尽的一天。

我在上访后经历的无休止的审讯、强制转化及拘留中见过了形形色色各级人物。我完全用善的、堂堂正正的一面无怨无恨慈悲地俯视着可怜众生的心态,一种完全自我牺牲的心态,我感觉我的能量场盖住了周围一切。所到之处都被我的状态带动。涉及我的案件的人,都由衷地说“你真是个好人”,且多方努力希望能早放我出去,对大法也有了比较公正的认识。

记得一次提审我时,我得知老母亲因被告知我这个儿子可能要被枪毙,当时受惊吓死了过去,灌下十八颗救心丸才被救过来,我流泪了。父亲为救我,向他们说了许多讨好的话以及攻击大法的话,同时把怒气、怨气发在了我妻子及岳父母身上要和他们拚老命。我得知这一切后,动了人的情,写了所谓与“非法组织决裂”的保证书。刚写完第二天,我就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偏离了法,正在掺进人的东西,将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决定反弹。在下一次提审中,我一改前态,再次用神的一面堂堂正正地承担。当时提审我的公安说,“今天的审讯纪录交上去你就完了,劳教几年,我们也没办法,帮不了,你还是先别按手印,我们回去给你改一下再交上去,能减轻一点,帮你一下。”我平静地说:“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

在送我回拘留所的路上,公安对我说:“你真是个好人,可惜我帮不上你,牢头、狱霸有没有欺负你的,告诉我们一声,我们给你做主。”我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他们对我都挺好的。”(其实有几个还跟我学功,并说出狱后一定找我学炼)。当晚,我想如果劳教几年,一切苦难我都能慈悲平静无怨无恨地对待,唯独那里污言秽语太多,正如师父所说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对此我非常痛苦、孤独(当时身边没有一个同修),虽然我又知道自己承受这一切是对的,是多么的有意义。我当时想,法是圆融的,为什么会出现不可解决的矛盾呢?

我想起师父说过的:“......你们任何生命都不可想像的。我能最大限度地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 我想如果有了解不开的地方,那么一定是自己向内找、自我牺牲得不够。于是我决定用筷子把自己的耳朵扎聋。这样我在为法承担苦难的同时,保证了自己不听不闻肮脏的东西。当时,我都被自己的心感动得落泪了。第二天,我突然被叫出来,我还以为要送我去劳教呢,结果一看却是放我出去交单位转化。

总之,我个人认为目前的形势是在给众同修修炼的机会。想一想整个宇宙除了地球这粒尘埃以外,都已经是“天清体透乾坤正”了,师父承受着人间的谩骂与攻击,不就是在一次次地给众生、众弟子觉悟的机会吗?我们为什么不在这种种放下生死、决裂人的考验中,迈出那一步,真正放下人的一切呢?

正在此文要搁笔的前夕,在一次同修们的交流中有一同修(她已上访4次了)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一些严重的执著心,并谈了她的悟法,她强调的核心问题是:一切都是因为我自己的业力与执著造成的,我们走出去护法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是一个升华的过程,每个人不同的经历都是针对个人的业力和执著心而来的。任何环境都是修炼。前一段时间为圆满而来京的,现在都站不出来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圆满。上访中所遇到的问题都是针对自己的心来的,一切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永远用善的一面。平和慈悲,第一念一定是护法,纯净的,不能是为“圆满”。

对此我是这样认为的,她的悟法非常纯净,完全是在法中把一切都当作修炼,一切都是师父在给安排,一切都视为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完全是一种向内找的状态。但是我有一点和同修交流的是:咱们这次修炼是和正法联系起来的。所以还有一个因素,即针对法和师父来的要站在师父的角度去考虑:那是真正的魔,是旧宇宙败坏势力的破坏。这一点是不是应明慧呢?这是不是我们“以往忽视的问题”呢?这样是不是能使我们以更大智慧地看待目前的形势?使自己在护法中的升华与提高和正法、决裂、销毁旧宇宙败物结合起来,使自己能以更神圣、更博大的心胸及更广的视野与智慧,清醒地、理性地指导修炼与护法?从而使自己在护法中,能完全跳出自我来,不惑不迷地更平和博大慈悲地俯视一切,从而更圆融更坚定呢?因为毕竟,以前的修炼都没有这一因素┄与正法联系起来。

这是我个人一点不成熟的悟法,希望同修们以法为师批评指正。

一大陆学员
1999.11.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