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不是X教

——我所知道的法轮功

更新: 2016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办: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历来遵纪守法,今天我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的基本权利,以一个知识分子的忧国忧民的赤诚之心,向你们┄代表人民利益的最高权力机构说明我所知道的法轮功不是邪教。

法轮功其实叫“法轮大法”,法轮功只是中国气功协会管理时期的名称,在修炼者中都称“法轮大法”。是李洪志老师在1992年开始传出的,在短短的七年里以心传心的方式迅速传遍海内外,往往都是以家庭方式传播,现在在海外30多个国家中弘传,并在高知阶层广泛传播。

在当今的中国,尤其是经历过历次政治运动的人们已经具备了政治的敏锐性和观察力,是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法轮大法为什么能够如此广泛传播开来呢?是因为李洪志老师告诉人们要无条件地做好人,要重德(实际是重心性的修炼),如果不是告诉人们无条件做好人的话,是决不会有如此之多的人们相信的;其次,只要按照李老师无条件做好人的要求去做,那么确确实实就出现了身体上的奇迹,不止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周围的所有按照李老师要求无条件做好人的人,都出现了身体的康健。诚如中国气功科研会1998年底调查的结果显示,身体健康有效率达97.9%以上。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坚定不移地相信。

当然,法轮大法不治病,所以李老师一直强调危重病人和精神病人不要学,因为不是一般的气功,不治病,只是对真正无条件做好人的人(修炼的人)才能够清理身体,达到健康状态,对不能无条件做好人的人是不会有效果的。实质上,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充满了道德精神,如积德呀,为儿孙积德、为自己积德,做好人等等,但都没有说明为什么要重德为什么要做好人,而李老师结合现代科学告诉人们为什么要做好人,为什么重德,德做为一种物质其存在的形式和在人们生命的长河中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人们一旦按照李老师的要求无条件做好人的时候,就直接感受到了重德(重心性)和无条件做好人的效果。人们在自己身体上和周围人们身体上验证到的健康的效果时,别人再告诉他:“法轮大法是假的,是骗人的”时候,他会相信谁呢?当成千上万的修炼者无条件做好人已经成为道德高尚的人的时候,有人说:“法轮大法是邪教”,那么这些人会怎么想呢?而说这些话的人是我们国家的权力机构或人民的权力代表者的时候,做为无条件在社会上做好人的修炼者会怎么看呢?

事实上,李洪志老师教导修炼者,绝对不参与政治,在任何条件、任何环境下都应当无条件地做好人,当别人对我们不好的时候,我们不能去看别人的毛病,必须向内去找我们自己的不足,所有的行为(包括思想活动----也是物质的,在《转法轮》中有论述)必须做到真、善、忍。如此一来,修炼者不要说做不好的事情,就连想不好的事情都要修炼掉,必须做一个纯粹的好人,“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得多”(见《转法轮》)。那么修炼者在社会以及家庭生活中,处处都在默默地做好人,因为他们明白了为什么要做好人,明白了做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失去的是用生命都无法弥补的。所以他们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这样的一群人是我们社会的中坚力量,是我们民族的脊梁;这都是李老师教导的结果。也正因为如此,法轮大法在海内外广泛弘传,人们都想做一个好人-------这是人们先天所具有的本性(佛家称其为佛性)。

我们的宣传媒体称李老师说“地球爆炸”之说,事实上,当有学员问及宗教中的人类大劫难时,李老师告诉学员:地球爆炸是不存在的,人类的劫难也是不存在的。这有李老师的书籍、录音、录象等资料所证实。而我们的新闻媒体却故意剪接,以达到诬陷的目的。

在李老师的所有传功讲法资料中,在谈到修炼与吃药的关系时,告诉修炼者,真正能够无条件做好人的修炼者,身体是没有病的,没有病你还用吃药吗?而做不到无条件做好人的人就是常人,常人有病吃不吃药是自己的事情。李老师甚至说过:“我可没有说你们有病不吃药,到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说有病不用吃药,弄不好你们自己出了事还说是我说的”(1994年在大连传法录象)。而有些人没有按照李老师的要求去做,出现的问题扣到李老师的头上,合理吗?就象某些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中有杀人犯,而把这些杀人犯的出现说成是名牌大学教育的结果,合理吗?一样是不合理的。而成千上万的修炼者通过修炼,身体完全健康却不许修炼者出来说一句实话。退一步说,在大法修炼者中有1400多人死亡,那么按照官方的修炼者数据显示的210万人,为6.67/万;正常人群的死亡率为每年6.5/千(1998年国家公布的数字),而修炼者为7年的总计比例是6.67/万,平均每年不到0.95/万,比较起来,法轮大法在身体健康方面应当说是有显著效果的,况且这1400人中真正修炼大法的,按李老师要求无条件做好人的尚未见到。倒是有四川的病人上告,在医院时,有关部门答应病人说是炼法轮功炼出的病就给报销医药费,事后却置之不理,病人确实有的经不起诱惑,虽不知法轮功为何物仍按官方的意图去说了。如此看来,法轮大法决不是我们舆论所宣传的那样。

官方媒体称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聚敛钱财,大大的数额,而稍稍有经济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那只是经销者的利润而已,既不是李老师所用,也非大法研究会所有,而李老师严格要求学员不许经销大法书籍,事实上也是,经销者没有一个是大法弟子(顺便一个问题我想不明白,按照官方的数据,已经销售的大法书籍达600万套,不知道210万修炼者怎么会买600万套的书,而且公布的数字只是“冰山一角”)。现在书店的进销差价都在一倍左右,按照官方媒体的逻辑,所有的差价都算做作者的收入,那么所有书的作者都是暴利获得者了,对吗?

我真的不明白,我们如此之大的国家,官方的媒体实在是漏洞百出,连小学生都明白,那是假的,而我们的某些人却不明白,而且还让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们都跟他们一样不(要)明白,可悲呀,可悲!

我热爱我的祖国。我自幼多病,1979年,高考中我以北京大学的成绩考取了北大荒的一所普通高校,因为我的身体很不好。工作后,我所有的工作过的单位的同事都叫我“小老病号”,年龄虽小,却是老病号。中医西医都没有办法,称之为抵抗力太弱或称先天不足,为此我自学中医,并练过好多种气功,但都没有成效(不知道气功能够祛病是因为人重德的结果),后来发展为长期无名低烧,每年的医药费用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家不象家,人不象人。1998年,我的母亲重病,我那从事医务工作的哥哥束手无策,医院也无可奈何,此时我母亲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仅一个月的时间,身体康复,身体彻底健康。在此情况下我母亲将大法传给我,因我对气功已经失去信心并未留意,直到1998年9月份我才正式按照李老师的要求无条件做好人,身体彻底康复,至今已经14个月了,一次没有病过,彻底断绝了医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知了没有病的状态。现在的我远离了“吃喝嫖赌抽,贪占贿骗偷”,虽然我处于权利的位置上(作为高级会计师原从事财务管理工作,现从事政府审计工作),但我真正地能够按照李老师的要求无条件地做好人,在任何条件下都兢兢业业地工作,坦坦荡荡地做人,现在我的思想已经基本上不产生不好的念头了,我的生活已经没有个人的隐私了。我认为我的道德回升了,人活得轻松了,知道为什么而活了。

我无意介入政治,我只是为我的祖国、我们的党痛心。我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某些特权服务的,这是国本,也是我们党的根本,从反右到文革,从4.5到4.25,深思吧,历史的悲剧是人民的悲剧是国家的悲剧是整个民族的悲剧,作为国家权力机构应当如何作为?

大陆学员 1999年12月9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