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回顾: 山东招远市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残酷待遇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四日】 【编者注:山东招远市在大力追捕、迫害将赵金华被迫害致死消息传给外界的各地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在加紧迫害当地的其他学员。据消息人士报道,下述学员中一部分人最近又遭逮捕。在克林顿总统宣布的美国人权周之际,北美学员建议将此材料再次发表,作为法轮功在中国遭受非人迫害的特别回顾。】


此名单只包括部份在山东招远市受到非人道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 金岭镇山芋家村的李文南,在7月23日凌晨一点多钟,突然家里闯入几个人把他拉到镇政府,五六个人围成一圈拳打脚踢,几次被打倒,爬起来又打,直到打得不会动了才送到医院,经拍片发现胸内出血,治疗后出院回家多日不能参加劳动。

2. 金岭镇上刘家村的王翠芹被镇政府关押在一个屋子里,两个人在身后用胶棒打,两个人在前面打,其中一人用手里的书打脸,另一位姓庄的劈头盖脸一阵乱打,感觉整个头象掉下来似的,脸部全被打肿了,这样折磨达半小时之久,接着让她站在砖头大的炉渣上面,两肩放上水泥路桩,腿弯成弓型,只要一动就用胶棒狠打,大约又折磨了半个小时。

3. 金岭镇河西于家村的于爱云等5人7月21日晚被拉到镇政府院内,大大小小的干部家属蜂涌而至(其中一位是党委书记庄跃林),他们七嘴八舌,一阵冷嘲热讽之后,就逼迫他们炼功,说让其炼个够,先让他们把胳膊举到眉前,两腿成马步形,不准许动一点,接着就开始拳打脚踢,当学员善意地告诉他们这样炼功不对时,他们说这是他们编的“法轮功”。当学员不听不做时,又是一阵毒打,这样折磨大约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4. 大户陈家乡的杨同武是位78岁的退休老人,他们让老人在40多度的沥青路上赤脚晒烫,直到两脚被烫熟。

5.大秦家镇付应霞,被强迫跪在砖头上,两腋下夹着砖头,腿弯处夹着木棍,直至昏倒在地。

6.南院镇高家岭高燕被吊起来殴打,曾三次被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用凉水泼醒再打。

7.大秦家镇万家路春娜10月5日从北京回来,被镇政府抓去打成重伤,送到医院抢救,差点没命。

8.黄金冶炼厂工人吴建明、张淑香、王美芬、刘月军、杜万全 五人因说炼法轮功,先被厂派出所拘留七天,后被送到市看守所拘留十至十五天,被放出来后第二天就被厂部开除了公职。

9.张星镇赵金华、王好红、王凤兰、战克云等几位功友,有的被他们从家里拘来,赵金华正在山里干活也被他们抓来,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当她们齐声回答:“炼”时就把她们抓到了镇派出所,先后用胶棒、电棍击打她们,接着又把赵金华带到另一间办公室采用同样办法毒打她,直到昏死过去,然后给她打了一针,等苏醒后还继续折磨她,从头到脚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并尿血、胸闷。10月7日下午4时左右,张星镇赵家村赵金华(42岁)就这样活活被打死了。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他们不通知死者家属就于当天晚上把遗体送到市医院并说死于心肌梗塞,还对家属进行威逼、恐吓,让家属写出不是被打死的证明材料。功友去医院看望,被无辜抓、打,并分别关押。

10.十月八日晚,继赵金华被打致死后第二天,金岭镇供销社王少发又被他们打成重伤。凌晨一点被奄奄一息地送回家,并不允许与任何外人接触。

11. 大秦家镇曹桎英姑侄女俩上北京被镇政府抓回后打了一宿,打得死去活来,还把身上剩下的3900元钱搜去私分了。

12. 招远金矿于英宾哥俩被罚款1万元;市内刘殿君、周金玲各缴抵押金5000元;杨秀英2000元……等等。

非法没收的财物有:杨秀英的电脑、刘殿君、陈世环父母的录音机……..等等。
(原稿1999年10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