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修

更新: 2018年08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前几天接到了一个功友的电话,她被拘留49天,刚刚放出来。她给我讲了在狱中修炼的事。平平淡淡的话语,却是她扎扎实实正悟的成果。骤然间拉开的差距,让我们看到了自己体悟、体会的空洞。

1.悟到做到,艰难地开创着修炼的环境

她得法时间不长,七月那场风雨中,是当地最坚定的学员之一。9月来北京接触了许多外地学员,交流后感到提高很大。悟到就该去实修了,10月自己就去上访了。上访后就被遣返,处以刑事拘留。

她在监狱炼功,结果被戴上了37斤的脚镣。两天后,警察说:“回家再炼吧”,她就随和了一句,就给她摘了。她对自己的随声附和很后悔,一个修炼好的人怎能“跟着不正的东西”走呢?怎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回到监牢她又坚持炼功,这次脚镣戴了5天。在这期间她3天半没吃饭,状态却很好,37斤的脚镣也没把脚咬肿。

取下了镣铐,她又炼功了。这回再也没人管她了。每天3点半起来炼功,至少2小时,白天还经常打坐。她是第一个在当地监牢中开始炼功并坚持下来的人,给后继的功友开创了便利的条件,后续的学员一起维护着这个珍贵的环境。

她向犯人们讲法中的道理,还教其他人炼功。有一个想学大法的人开了天目,看到师父每天都在她身边,有时看到师父拉着她,她又拉着那个犯人在天上飞。她问那人怎么就知道那就是师父?那人说:“当然了,师父只有一个!”

2.纯净自我,无私无我,更能正人心

审讯中,几个功友把一些事情推倒了她身上,她全都承担了下来。

有一次提审时,警察拿着一些手抄大法书的纸张问她:“这是你抄的吗?”她坦然地说:“是,这可得还我。”警察就把手抄的《洪吟》还给了她。她记性不好,背下来的法不多,这下正好背下了洪吟。半个多月后监牢中又关进了一位功友,带来一本《精進要旨》。这样她们比学比修,出狱时,《精進要旨》已经背下一半了。

每次提审她都向警察弘法,环境也在慢慢转变。警察对她说:“我知道你们是在过关呢!”;“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不过这是我们的工作”。还有一个警察说自己也想炼,另一个玩笑着说:“早晚有一天你也得在这里呆着。”

3.向谁写“保证”?

她上访前曾打电话叮嘱家里人,别走后门把她保出来。在狱中亲人们都来看她,哭哭啼啼,求她写保证,她都拒绝了。

这个问题,从一个很浅的层次上看,如果为了亲情、为了自己少受点罪写了保证,亲人们会变本加厉地再来阻挡,再说三道四。这是真的对别人好吗?在另一个境界中,向拦路的魔“保证”什么,怎么能是一个修炼中的神可以做的呢?而且,真正圆满了,想替谁承担的什么,却是轻而易举的。当然,升华之后,这些为人的想法又是执著。

警察对她说:“看你在家里挺乖的,你们别的功友都挨亲戚的骂,你还没挨骂。”有一回她没忍住说了弟弟几句,警察都说她:“这哪是炼功人?”随后她意识到了,平时修口没修好,关键时候就没反映过来。

在关了一个月的时候,她思想有些波动,不想呆了,但思想中装的法强烈地起着作用,一天后心就稳定下来。

我们在电话中交谈,电话可能都有人监听,可是我们认为:大法弟子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听去就随缘吧,在这正念的场中,听者也受益。不该发生的事绝对不会发生。

关于电话的问题,我想起另一件“奇特”的事情。近来我们集体学法时,有几次学完后才有电话打来,有的说刚才打电话怎么没人接,也有的说刚才你们电话老占线。其实电话好好的,没人动,其它时间也没这事。我们都明白:在艰难中维护着“一片净土”,我们有这样的心,实际是师父在看护着这个环境不受干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