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员北京受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2月18日】 我和妹妹从悉尼飞去香港参加了香港法会后,并与刚刚在法会上遇到的学员乘坐了从九龙到北京的直通快车,在九龙火车站,我们又碰到了几位澳洲墨尔本及黄金海岸的大法弟子。一路上,我们只是谈天,读书。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

第二天12月14日的下午4点多,火车马上快到石家庄站了,乘务员到了我们的车厢,要检查证件,借口拿去看看就再也不还给我们护照了。当车快到北京站时,警察及便衣就把我们带到了2号车厢,二人一包厢地关在里头。连我们上厕所也让乘务员在外面催赶着快点出来。车到北京站时,我从走道里看到许多警察小跑地围了过来。乘务员就催赶着其他旅客下车,当我看到一名西方人与同行的一名华人下车时,立即用英文对他们说,我们是澳洲公民,我们没做任何坏事,现在我们被抓起来了,也没有自由了,请帮助我们通知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并把我俩的名字报上,当我们下车后,二、三十名警察及警车分三层把我们给围住了,并要我们上车。我们拒绝上车,并强调一定要通知大使馆后才能上车。我们没有做任何坏事,没有理由抓我们。警察最后是把我们推、拉上车的。

到了北京公安局的对外事处,另外五名学员也被抓来了。一共九人,八名是持澳洲护照,一名持中国护照。其中一名是身怀八个月胎儿的孕妇。

北京公安一一地审讯了我们,在审讯的过程中,我一直强调要通知大使馆。警察说,你现在是在中国,中国警方有权提问你,你要与我们配合,问一句,答一句。我还是重复我的观点,只要通知大使馆,告诉他们我们在这后,我们就回答问题。这位年轻的警察没有办法,就去叫了一位凶一点的中年警察进来,瞪着眼,大声地质问起我来了。还说如我不配合就用别的办法对付我,让我不要不知趣。后来。他俩看硬的不行,就用软的。说只要我配合就放我们出去,我还是没说,只是笑着说我要告知澳洲大使馆后才能配合。当那警察在记录时,我看到他的手在发抖,字也写错了。他还说,他没有做好工作,因为没有成绩。

审讯完了之后,我看到我们的学员都在给警察弘法,讲大法好,讲中央台播放的法轮功的所谓“真相”是不属实的。大法弘传二十多个国家,深受各国人民的喜爱,《转法轮》已译成多种文字。我们的李洪志老师在国外得到了许多的荣誉褒奖……。一个较有文化的警察说,社会改造人啊。我们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回来。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把将真话、做善事,事事处处忍让别人的亿万人民打成“邪民”、“邪教”,那这样的社会会造就出什么人呢?警察说:我们头脑简单,只是执行中央、上面的指示。

不一会儿,警察又一个一个地把我们叫去会议室,抢走我们的书及搜身。其中一个女学员,把书放在大衣里,紧紧抱着拒绝搜身。三个女警便冲上去,撕扯着衣服,并大声地骂着:你这个精神病的滚出中国去。还说:她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啊!最后三个警察,一个拉手,一个拖脚,一个从腰部伸手进去把书抢走了。她们就是这样对待一个没有做出任何违法行为的外国人的。

把我们的书抢走后,就摆出了饭菜让我们吃,我们说,还书就吃。后来又让我们移到什么地方去“休息”。我们要求把书还给我们,我们才走。持中国护照的小王说:“人在书在,没书我们不走。”警察便大声地骂她:这里没你说话的,你不准说话。小王只是笑了笑。王大姐说:“我们把书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把书还给我们才走。”警察说,到了休息的地方我们再还给你们不行吗?我们说不行。其中一个警察说:“快走,再拖下去,我把你们的书都烧了。有许多学员心里想,他要真烧书,我们就会用身体扑过去抢回来。有些学员善意地告诉他们那样做是会造业的。警察说:“不去就算了,你们就在这等着,没水,没吃,不许上厕所。”我们都表示没问题。我们愿意在这里等书,然后大家在一起背“论语”和“洪吟”。后来警察没办法,只好一本一本地还给了我们。

到了旅馆已经是次日的12月15日零晨的一点多了。我们被安排在三楼,二楼,除了服务员24小时看着门,还有二名女警也住进了这家宾馆。我们不能出去。我知道,我们已被软禁起来了。

回到房间,我们读了一讲书,然后就和衣睡了。6点的时候,我醒了。我很想到天安门广场去看升旗。于是我叫醒了妹妹,便大大方方地从宾馆走了出来,来到了天安门广场。

现在我们没有护照,没有机票,也不知道其他七位学员的下落……

澳洲大法弟子
1999/12/1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