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员的拘留所问答摘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2月2日】1999年10月29日

问:你修炼法轮功几年了?
答:5年。

问:去天安门干什么?
答:听说那里每天都抓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所以想去看看。

问:你是怎么被抓的?
答:看到警车绕着广场巡逻,不时地向路人发问“你是练法轮功的吗?”,一回答“是”,就让上车。我就过去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上车了。

问:政府不准练法轮功,你知道吗?
答:知道。但我觉得政府要是真正了解法轮功就不会禁止人民修炼法轮功,更不会这样抓人了。所以我想用自己修炼的切身体会去向政府说明真相。

问:你对电视里播放的那些受害者(所谓因为练法轮功而受害的人,笔者注)有何看法?
答:那些人不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心不正才导致的恶果。不按照李洪志师父的要求去修炼的人算不上法轮大法的弟子,师父也不会去管他。而这些人跟成千上万受益者相比,连个零头都够不上。政府怎么可以一叶障目、全盘否定呢?好比一个国家里总有少数部分为非作歹的人,难道就能为此而认定这个国家不好吗?一个医院里总有一些病人不能治愈而死亡,难道就能认定这个医院不好吗?再说其中还有一些人可能根本和法轮功没有关系,有人做手脚。

问:你对你们师父利用法轮功挣钱有如何想法?
答: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伟大的觉者,请世人不要用自己唯利是图的肮脏心理去理解、想象、毁谤我们的师父。

1999年11月8日
问:考虑得怎么样了?
答:这一个多星期接触同监的十几个刑事罪犯,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跟她们交谈,使她们从抱怨、悲观、愤恨、厌世、决心出去后干更大坏事的情绪中扭转过来,表示要弃恶从善,出去后也修炼法轮功。有的还表示要教育亲属和子女一定要从善。所以,我想政府要是能够弘扬法轮大法,那我们的社会该会减少多少罪犯,人们就会更加安居乐业。

问:不是不让你们在监狱里宣传法轮功吗?
答:帮助政府教育犯人,而且有特效,也有错吗?

问:你们为什么要去中南海、天安门闹事?
答:我们不是去闹事,是去找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一开始要是政府的宣传部门、公安部门能深入了解一下法轮功,而不是捕风捉影、公开直接诽谤、压制法轮功;要是法轮功学员能有正常的渠道反映自己的真实情况,当初就不会跑去报社和中南海了,现在也不会跑去天安门了,这是被逼的。大概也因为我们对政府还抱有信任和希望吧,如果完全失望了,也就不会再去反映问题了。

问:你是怎么听党的话的?什么态度?
答:我是求实的态度。共产党一直教育我们要实事求是、坚持真理,我是按照这个准则做人的。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任何压力面前都要实事求是,不能为了个人名利而不说真话,也不能为任何政治权势所利用。自己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得到了这么多好处,师父历尽艰辛救度我们。现在师父和大法受到如此毁谤、践踏,还不出来说真话,这种心性就不行了,做人不能没有良心。同时我们这样做也是出于慈悲心,要用亲身的真实体会向政府、向世人澄清事实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再给自己造业。

问:你在修炼中得到什么好处了?
答: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在修炼中,我明白了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及其提高心性的重要性;明白了具有超常智慧和能力的佛、道、神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大觉者,而不是什么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明白了其他空间真实的存在,而不是什么迷信。我按照师父所教的去修炼,使自己的身心得到了迅速的净化、升华,我觉得从没活得这样明白、自信、坦然。我过去非常急躁,现在一点都不急了;过去我有甲亢、胃炎、气管炎、鼻炎、关节炎,现在全好了,而且吃的非常简单,身体却非常棒,家里的人都说我换了个人。5年多的修炼,我亲身确确实实地体悟到了师父所讲的一切法理都是百分之百的真实。

问:你们没有组织,4.25能同时有那么多人去中南海吗?
答:这个问题我们师父在答记者问中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我们没有组织,原来只有松散管理,现在连这都没有了。我们心中只有一部宇宙大法,每个人的行动都是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现在的事实不是也证明了这一点吗?研究会没有了、辅导站没有了,可是政府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和邪教时,仍有那么多人去上访,要不是政府动用这么多警察见一个抓一个,同时在全国各地动用各种方法阻止他们出来,那么聚在一起的肯定不止一万人了。电视上还说法轮功有严密组织,还有什么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等等,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要说法轮功有什么骨干分子,那就是大法的真修弟子!而他们已不是常人了,也绝非别人所能理解和制约的了。

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答:政府为什么不听一听我们真修弟子的亲身体会?

1999年11月19日
问:你以后还练吗?
答:要炼。

问:还出不出去?
答:要看有没有必要。

问:你要这样坚持得判刑的。
答:这个威胁不了我们,献身佛法是我们的荣幸。在监狱内外我们都会一样地乐观、自由、坦荡。但是我想问一问,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个人信仰有什么罪?找政府反映情况有什么罪?罪犯还有上诉权,难道一个公民就没有上访的权利吗?政府如果真是对人民高度的负责,就应该两方面的意见都听一听,而不能只听一方面的。政府的宣传部门也应该允许两方面的意见都发表,而不能只支持、发表一种意见。千百万人民群众的声音为什么就不听一听呢?我们这么多老老实实、手无寸铁的群众跑出来只是为了找政府反映情况,而不是想背着政府干坏事啊。有什么罪?许多外地的大法学员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地等待在北京只是为了找机会向政府说一说自己的心里话。恳求政府听一听他们的声音啊。然而政府不但不听,还一个一个地抓起来,甚至残酷地拷打他们,难道政府就真的这样恨真修向善的人民吗?我们对政府有什么害处和威胁吗?难道我一直信任的政府就是这样“对人民高度负责和关心”吗?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问:国家人大已通过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不准练,你知道吗?
答:正是为了这个我们才跑出来的,如果说法轮功是“邪教”,那就没有什么“正教”了。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说法,我们是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地修炼,不是什么迷信,更没有受什么“毒害”,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是遵纪守法、勤勤恳恳工作的好人,凭什么这样定论呢?人大代表对此事深入调查了解了吗?宣传部门不准我们发表自己的看法,法院不准我们申诉,我们只有跑出来向中央政府直接反映真实的情况,可是公安部门又说成我们闹事,一个一个地抓起来。我不能不问我们的国家里法轮功学员还有讲理的地方吗?政府为什么就不听一听这么多人民的修炼体会呢?为什么不准我们说真话?以权压人是实事求是的作风吗?是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吗?

问:不管怎样,国家制订的法就得遵守,你明白吗?
答:我不明白“人大”怎么可以不弄清事情的真相就制订出国家法令?我们对宇宙真理的认识确实就如师父所说的那样“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所以也是任何压力都无法改变的。而在压力面前动摇不修炼的学员,那是没有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宇宙法理的人。

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答: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功法,我们师父只是把宇宙真相和人类社会的真相告诉世人,要世人往好里去做,要我们这些修炼的人做得更好。这对社会、对政府都是有益的。如果师父有半点要我们“反什么”的话,我们都不会相信了。我们一再地出来说明真相,实际上也是跟我们师父一样是慈悲于人。毁谤佛和佛法是天理难容的,后果不堪设想,希望政府能为了自己、也为了国人聆听一下我们亲身实践的真实体会,不要一意孤行、一错再错。我认为有勇气正视和修正自己错误法令的政府才是真正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政府,才会真正得人心。因此也才是真正对自己负责的政府。

北京大法弟子
1999.12.1



注:在整个“问答”过程中,被审问的学员心中感到能够面对这一级的政府机构说真话,这个机会也是来之不易。所以牢记师父所讲之法理,注意语气、善心、道理,保持祥和、坦然的心态。数日后,被“取保候审”。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