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去不去北京的前后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位生活在澳洲的弟子,最近我们澳洲有许多弟子都在考虑去北京还是不去北京一事,我自己也经历了这样一个思想过程。下面就我自己的经历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体会,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记得大概十月初的时候,我从网上看到一篇题目叫“让自己得法的一面主导自己”的文章。文章中谈到了没有证悟到应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同修的各种状态,写得很激励人。看了之后我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当时就萌生了去北京的心,认为去北京是最好的护法。但转念想想自己的实际情况,自己有一对年幼的女儿,小的才一岁出头,大的也未满四岁,一起带去吧,的确很麻烦,别说尿布、食物一大堆,就算到了那里可能也是连照顾他们都来不及;不带去,把孩子留给先生吧,先生要去工作,这样会影响他的工作,会遭到他极力反对的,所以同我的朋友交流一下后,就暂且没有再谈起去北京的事了。后来我国内的同修亲戚正好打来电话,说他们那里一切消息都被封锁了,很想知道现在有关大法弟子的消息。因为我没有传真机,我就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朋友,请他帮忙传去一部分最新消息,有一部分是心得体会。他收到后觉得很好,就复印了许多份传给当地各个点的弟子,有一部分人明白后因此走出去堂堂正正地护法了,有的本来已打算不修了,现在又开始修了。由此我生出一念:或许我应该买一部电脑或传真机,帮助国内弟子提供真实消息,这也是他们最需要的,心里一直想为护法做些事,其实师父看到我有这样一颗心,就这样妥善地安排了一切。这样既不用给家里人造成麻烦,也不用小孩和我一起去奔波。但当时的我并不悟,说不清为什么心中还有一种因为没有能去北京的内疚感,总感觉去北京的弟子最了不起,能放下一切的名利情,实在太不容易了,我还怀疑自己是否放得不够才没去北京的,这种思想一直缠着我一断时间。

直到有一天,一位老学员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约了几个人都准备去北京了,他们中有的放弃了工作,有的放弃了家,一切困难都不顾了,准备去北京护法。而且听人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以后再也没有这样可以圆满的机会了,并叫我别多考虑,不能失去这样的机会。当时我很受他们的鼓舞,加上又不想失去这最后的圆满机会,没经过考虑就说:好吧,把我的机票也一起订上吧。可静下心来一想,不对啊,我这次是受别人影响,好象为了最后那个圆满的机会才去的,这样的动机去北京,又有什么意义呢?又怎麽能圆满呢?这样的圆满如果发生了又有谁要啊!想到这,我就给同修打电话说暂时别为我订票,我觉得这事不对,等我自己悟过来,心态摆正后,自己买票再去。之后我就问自己上次我没去成北京,是不是我怕麻烦自己、麻烦家人才不去的,是否我有放不下对我孩子及先生的情,因为老是听说别的弟子为了大法可以舍弃一切,那个境界那麽高,我是不是也应该不管我先生的反对,不管我孩子的感受,为大法一定去北京,那似乎是护法中最难的,吃苦也最多的事,这是不是在为自己的修炼积累威德呢?经过我一整天一整夜的苦思冥想后,我准备把我的孩子给我的婆婆带,因为她身体不好,只带得动一个孩子,大的孩子就跟我去北京,准备给反对我去北京的丈夫留下一张纸条就出发。我想为大法,为去我的执著心,我这一次一定要去北京。决定之后,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她也象我一样,经历了一个十分痛苦的割舍过程,还抱着她的儿子为此哭了一场,之后我俩决定礼拜六去订回国的机票,因为当时想,为了大法有什麽不能放弃的呢?!

有幸的是,礼拜五晚上我和大家一起学法,读了学会的紧急通知,加上与几位学员的诚恳交流,我的头脑一下子冷静下来了,我得再考虑考虑这件事。晚上我翻开师父在瑞士讲法的书,认认真真地看过一遍,只觉得许许多多师父的话就是冲着我心中的疑问来的,我的心豁然开朗,明白了自己在决定去北京过程中,许多有为的、错误的地方。初步总结后,悟到以下几点体会,供大家参考:

1. 当自己听到外来的任何信息时,不管消息的来源是来自于在别的方面已修得很不错的同修,还是他已修炼了较长的时间,一律要冷静、理智地去对待,不要“人心浮动起来”,不要“热血沸腾”。因为修炼是自己的事,是严肃的事,如果我对一个修炼中的人说的话就这样的话,那将来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神仙同我说什么,我不是更要跟他去了吗?我一定要在关键时刻把握好自己,为自己的修炼负责。师父说:“人在发脾气、暴烈、无理智的情况下就是魔性。人在理智、和善、慈悲状态下的就是佛性。”就算是为了大法去做工作,如果失去理智的话,也很容易被魔所利用。

2. 修炼是修这颗心,把自己存在的所有不好的心一个个割舍掉,而并不是表面形式上做出来,叫别人看我已放弃了物质上的东西。以前我对“做到是修”这句话理解得很浅,认为自己只有在表面行动上做到了才叫做到,而其实师父说的是那颗心要一定做到。师父他不重形式,只看人心。师父在书中说道:“如果你把物质上的东西都放下了,可是你心里边还放不下,恋恋不舍,割舍不掉,还时常的想起来,有的时候因此还影响了修炼,我说那不是放下,那是强迫的放下。所以把物质表面的东西看得很淡那是形式。我看真正能够修上来的原因是因为人心发生了变化,这个心达到标准了,人的思想境界达到标准了,才真的修上来了。”我们修炼人周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心性提高上来,包括这次去北京的事,如果证明自己表面上什么都放下了,孩子不管了,家不管了,工作不要了,我去了北京了,可那颗心没提高上来,那麽这种为去北京而去北京的行为一点都没有意义,相反在我那个痛苦的冥思苦想中,我心中真正的放弃了那个情,那麽那个表面行动上的去不去北京,对我来说已没有多大意义。师父说:“上士闻道,凭悟而圆满。”

3. 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是自己安排的,不应刻意地去找苦的环境,不要有追求做大事而不做小事的心,好象事情做得越大,苦吃得越多,就修得越好;也不要没到这个层次强迫地让自己去做认为很高层次的事。就我而言,为国内弟子传递消息、用回国那样高的心性标准在当地弘法所发挥的护法作用比我本人去北京远远地要大的多。另外师父说:“要想达到佛的境界你得有一个修炼的过程,有一个深厚的思想基础。也就是说你在不断的修炼,不断地加深、提高着自己,越来越提高,那是逐渐达到的。”而不是我强求所能得到的,否则就是“拔苗助长”,“欲速则不达”。所以如果心性不能真正提高上来,我就是去十次北京,也保证不会圆满的。哪里都是一个修炼的环境,在哪里都能修出圆满,修炼不在于人在哪里,而在于心性到了哪里了。其实每个学员如果都能从自己的身边能做的做起,师父自然会把我们修炼的路安排得好好的。所以我认为,走出来护法是我们每一个真修弟子应该做的,但走出来的意思并不代表一定走出澳洲,也并不代表人人应去北京。

4. 在修炼过程中想为大法做事时,千万不要出自于对师父“感恩戴德”的常人心态,好象是做给师父看,我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事,“不要用常人的心去衡量佛的心性。”师父要的是我们真正的提高,修成圆满。“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做过了什么事情。”

5. 以法为师。不管听到多么感人的言辞,读到多麽激励人的文章,都要用大法去衡量,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过滤之后才能吸收,作为参考而已。师父每次讲法中都强调看书的重要性,而我这一次的经历再一次证明了看书的重要,是师父的书让我明白了这一切。所以,碰到问题一定要多看书。

6. 师父如果把这个法正过来,何止是屈屈小事一件。这种天象的发生,表面上看来有些让我们无可奈何的样子,而实质上是为了我们每个修炼者的提高所安排的最好的环境。师父说在针对破坏法的事情发生时,“我会把它当做真正的魔去对待,而你们不行!你们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对你们修炼有直接关系的,所以你们都得把它当作是修炼,都得找自己的原因,这是截然不同的。”在处理问题时有做法上的善恶之分,师父又说“我们一定都用善的一面起作用”。而且,一个修炼的人应该在哪里都是个好人,在家里,在社会上,千万不要以为了大法做工作为理由,为了成神,却忘记了首先要做个好人。

上面的几点主要是从我这个在海外的弟子的角度出发,针对最近出现的“去北京是最好的护法”这种倾向而体会到的,可能并不适合国内弟子的修炼环境和情况。另外要说明的一点是,我这里并无反对任何海外弟子去北京的意思,如果你认为去北京是最合适的护法行为,或者去北京是为了看看国内弟子需要什麽,能为他们做些什麽,或者为了同他们交流提高等合适的原因,那麽Go Ahead!马上就走。但如果回国困难重重,或者心里放不下什麽,而这里却有其它更适合你的途径去护法,那就不必强求,也不用内疚。师父说“不要把你们非要干什么而又干不成的执著都说成是魔的干扰。”因为“大道无形”,而修炼只看人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