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行

更新: 2016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我是一名澳大利亚的学员,于12月9日赴北京至18日回来,虽然短短一周,但所见、所闻、所体悟的,都是在国外的环境中无法感受到的。

在去京之前,原打算赴香港参加法会,但在临走前几天,突然悟到如果在香港举行法会和炼功有着其重大意义的话,若去北京不更好吗?当和学员交流时,有学员提出“这不可能,阻力太大。”但我认为“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常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就不一定了。要做成一件好事,往往会有同等大小的阻力,别人认为我们是邪教,而我们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即然我们没有犯法、没有干涉政治、没有对抗政府,我们在世界各地都可以堂堂正正地炼功学法,那北京为什么就不行。

在这段日子里,也暴露了很多心,第一个就是怕心。尽管在去之前已再三考虑清楚了,可悟到和做到是两回事,原本计划复印一些网上的心得与国内弟子交流(因他们大多数是没有上网),但北京市内复印中心都收到公安通知禁止影印“法轮功”资料,所以就打算买个复印机,然后租一个屋子悄悄复印,但立刻悟到这是一颗“怕”心,修炼大法是堂堂正正的,并不是搞地下工作,所以当天就和一起赴北京的两个澳洲学员一起去了一家复印店,当把资料给店员时,面对着封面上“法轮功”三个字,他仿佛视而不见,复印完后,当我们提出下次可能有大批资料,他还表示可为我们晚上加班复印。

有了上次的经验,第二次的复印我们就毫无顾忌地去做,待全部复印完,正准备离开时,老板突然从办公室出来,一把拿过我们的资料气势凶凶地说:“你们走不了了,这些资料公安早有通知不能复印,把钱退给你们。”这突如其来的事,一下子使我升起了争斗之心,就想把资料抢回来,但马上意识到自己应该冷静,悟一悟上次为什么会那么顺利而这次就不顺,肯定自己有问题,就在短短几分钟内,我悟到,其实去了怕心之后,也不能升出欢喜心和显示心啊,这些心发展下去,不就是和“有老师法身保护,不怕汽车撞。”有什么两样呢?任何一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都是有漏啊,而有漏就会给魔钻了空子,进行干扰与破坏。悟到这层理后,我尽量心平气和地对复印店的工作人员说,:“你可以看看我们所印的资料,有哪里不好,另外你给不给回我们资料我们可以慢慢谈谈,但钱我们不会要你退了,毕竟你也用了那么多纸。”听完这番话,他也改变了态度,说:“那把你们名字地址留下,若有什么事再找你们。”这样我们就拿回了资料。

在和国内弟子交流时,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真是激动人心,自己在听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问着自己“我能不能行?”。在听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的心性和承受力也在提高,同时我们的回去对国内弟子也起到了鼓舞和支持的作用,一个北京弟子对我们说:“你们不远万里,飘洋过海回来护法,你们一句话也不用说,那颗心也已经在那儿了。”

其实我觉得对于那些为护法几个月在京的国内弟子来说,真的发自内心的敬佩。冰冷的气候,他们只吃着白馒头和咸菜,把硬纸皮铺在地上睡,抱着法不正过来不回家的正念在坚持着。我接触的一对夫妇,有4个小孩,一个孩子被其他功友带来北京,可能被抓后至今无音讯,而他们又带着其馀3个毅然来京,最小的孩子才2岁却指着天说“护法,护法!”。还听说一位黑龙江的老太太走了二个多月的路来北京,当被警察询问时,她给警察看的是一双双磨穿底的鞋。还有的学员上访被抓,放出来马上又去,来来回回几次,最后警察都说,你一个人来有什么用,他立即悟到,光是一个人提高还不够,整体的升华才是关键,如果都能达到标准的话,那么这个难也就自然不需要了。

在这些天中,我对“走出来”的涵义有了新的认识,以前认为去了“怕”心放下一切能走出来护法就算可以了,现在看来那只是第一步,其实在潜意识中还有一颗为自己提高为圆满的心。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学员在9月9日前很坚定护法,而9月9日后就动摇了,因为抱着一颗在某一日或某次大活动中,就能圆满的心,才支持着,而希望一旦破灭,就一下崩溃了。所以我觉得护法是贯穿生命至始至终的,而不是某一阶段某一时期的更是不分国界地区,不是说我去过几次北京就算完成了,而圆满是我们修到的,而不是等到的。师父说“修得执著无一漏”,而自己以前认为赶上哪次大活动或等到什么日子就一起圆满,那不正是强烈的执著吗?在护法中只有不抱有任何一个私心去做才是最神圣的。以前时时会想,这样做有没有用,那样做有没有意义,现在才悟到那都是用人的观念去思考了,有用与没用在这个空间中是无法衡量的,而师父所要的不就是我们这一颗心吗?正所谓无求而自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