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生寻求,终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修炼法轮大法后回顾我的一生,发现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我得法而做的准备。没有这些经历,我相信我不会接受而且认识到大法是真实并且唯一的真理。

在我一生中,我一直相信每件事情发生都是有原因的。也正因为这个信念,帮我渡过了一生中遇到的各种疾病、死亡、及不幸。但我并不能理解这些事为什么发生。为什么我的姐姐艾琳娜生下来就有病,在医院里度过她的大半生的时间,19岁就去世了?为什么我会恨她给我父母带来那么多担忧和苦恼?为什么在她去世后我会一直懊恼、内疚,一提起她的名字我就流泪?有许多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在我姐姐去世后不久,我最小的妹妹也生病了。我很不谅解父母让医生只开一些压下表面症状的药。医生的无所不知的态度也令我生气。我更气我自己不知如何帮助她。四年后,她二十岁时就过世了。我心中充满了挫折感,不断地问“为什么会这样?”,“让我学到什么教训?”

几年后,当我父亲对生活失去兴趣,也病倒时,我觉得我气愤得要爆炸了。他怎么能离开我们?在这以后的两年期间,他的病越来越重,我的困扰也越来越深。我必须照顾父母两个,还有自己的家。白天上班,晚上教书,还要读自己研究生的课程。我恨我自己和我的人生,讨厌我的父母,看不起那些用重药伤害我父亲的医生。当他在医院孤独死去时,我又恨我自己没法在他的身边。我意识到我在一生中必须学会的是如何对待死亡。我深信在我周围会不断有人死亡直到我学会如何更好地处理这个问题。

果然在我父亲发病之后,一个朋友求我收留她发现的一条迷失的狗。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流浪狗”。在它进我家的那一刻,我就觉得它是来和我在一起的。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我对它的爱护超过我以往有过的小动物。当它年老瘫痪时,我认定这又是一个考验,思想上很难决定是让它安乐死,还是继续照顾它。每个人都对它的温顺态度和适应能力感到惊奇。我就在这难以抉择的困境中挣扎了四年,同时照顾它像瘫痪病人一般。当它病情加深时,我发现照顾它愈来愈难了。但我不能忍受失去它的想法,我知道这是我必须学会的教训但我无法决定如何做才好。

这同时,我和丈夫在生意上遇到困难,我们生意所租的房子被房东转卖后,生意开始走下坡,我们知道应该把它关掉,但又舍不得8年来的忠实的顾客和朋友们。相反地,我们为开第二个店签下租约,希望能经营两个地点。这变成我们最可怕的恶梦。我们开始与房东、市府发生纠纷。必须请律师代为解决。我们不知怎么办。我们在失去我们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积蓄,一点收入也没有。我直觉地知道这背后有其原因,但不能理解是什么。我沮丧极了。

我另外有个信念,就是当你最需要某种东西时,你通常可以找到它。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找到了法轮大法。大约在9月初,一位好久没见的八年的女顾客来到店里来,她一见面就告诉我她在哈佛大学发现了一种静坐方法,说对我一定有帮助。她怎么会知道我有什么困难?我从来没告诉她什么,我在顾客面前总是表现很愉快的。我去了一个炼功点,辅导员教了我炼功。第二次去时,他给我一本书看。

当我回到家翻开书看时,翻到的头几页就是得与失和舍弃执著心的。我为这段内容与我的人生紧密紧密相关而感到震惊。我马上意识到这本书将改变我的一生,也正是我一生中想知道的。我知道我以前所有所谓的“悲剧”都是绝对必须的。它们为我今天这个认识打下了基础。在几天的阅读之后,我对躺在我旁边的狗说:我们俩都得放下。我没有哭,我没有犹豫。我对大法的接受给了我力量能减弱和驱散我对舍的恐惧。同时,我也开始跟我丈夫商量关闭第一家店面的问题,我们一致同意把它关了。

在1月26日,我第一次参加了九天法轮大法学习班。在参加这学习班前,只有当我想法轮大法时才按照去做。然而在这学习班之后,我在清醒时不能不想法轮大法。我觉得有一个好的天使在我一边肩膀上,也有一个坏的天使在另一个肩膀上,我被夹在中间。我应该如何做?我该想什么?什么是错的?我该说什么?

自从听完第一讲及以后几讲中,我经常觉得身体发热甚至觉得要燃烧起来。这对我是个好兆头,因为我以前总觉得冷,当我刚开始学法轮大法时,我觉得很冷,甚至要穿好几件毛衣保暖。跟辅导员交流后我认识到是李老师在给我清理身体,我决定不吃任何药。

记得第四讲那天,下着很大的暴风雪,我决定还是去参加。我以前很怕在风雪中开车,尤其是冰雪天。我的车不是四轮驱动的,且我住在一个很陡的山坡上,也没有扫雪车来在街上撒沙子。我斗争了很长时间――好的天使跟我说要去,坏的天使让我呆在家。最后我决定还是要去。我只能手脚并用地爬到车边,因为地上很滑根本不能行走。终于把车一点点开上了路。在将近街头时,我犯了一个大错误:踩了一下刹车,车子开始急速打滑,并向路边一个消防栓撞去。不管我怎么转方向盘,车还是对着消防栓冲去。最后我干脆放开方向盘和刹车,闭上眼大叫“停车!”很奇怪,车在离消防栓一英寸左右就停下来了。这真是个神迹!!然后我把车开走,一点也不觉得害怕。我觉得我一下子放下了恐惧心,因为有李老师保护。第二天早上,我知道了我认识的好几个人由于地面冰太滑出事故受伤了。当我去外面撒沙子时,脚下一滑,一下子四脚朝天滑倒了,我本来摔倒在地上,但好象一下子又弹起来,一点事也没有。我悟到是我在那一瞬间的正念使我免于受伤。我更确信我被大法保护着。

听完九天课后,辅导员跟我说要多学法,并给了我几本李老师的书。我开始每天早晚读书。但我开始觉得身体不舒服,而且觉得背疼及头疼。但我坚持不吃任何止痛药。我还感觉到我好象站在很遥远的地方在看着我生活的世界,就象看我自演的电影一样。我能看到自己是如何表演,而且恨我自己演成那样子。有一天,我看到自己在一个没有什么照应的餐馆里排队买午餐。我等了很长时间并想说什么但我没有说。这时,在我后边的两个人开始抱怨起来。我看到我扮演的那个脚色要回嘴了。我好象站在很远的地方大叫道:“别说出来!”,但我扮演的人没听见我并说了些愚蠢的话:“午饭时间,你们还希望有很多人来为你们服务?”我憎恨我那样的表演,也恨这样看着我自己的感觉。我给辅导员打了电话,她建议我再参加周末的另一期九天学习班。我参加了,这是我参加的第二个另外的九天学习班。下来以后,我觉得全身心轻松愉快。我很惊喜这样的变化并认识到李老师又给我清理了身体。

听完第二次班几天以后,我经历了另一个低潮。我教的学生们开始向我抱怨他们的生活、学校、成绩、作业等等,我尽量去给他们解释,从我教学的哲理说到穿校服的必要性。我花了一整堂课去说服他们,结果弄的头很疼。当我离开学校回到我的店里做晚间打理时,一个朋友打电话来抱怨他的工作环境。他越抱怨,我越觉得难过。回家后我心情坏极了并开始跟我丈夫抱怨我的学生。第二天,我母亲打电话来跟我抱怨这、抱怨那。我觉得自己陷在抱怨的泥潭里。因为我也很难受就也向她抱怨起来。就在同时我头疼得很厉害,晕旋、恶心,到了下午,我甚至不能转头,简直觉得要死过去了。一般这种情况下,本来我要吃四片药,但我一片也没吃。我挣扎到学校,把考卷发给学生,让他们做完后就可走了。我要去参加炼功。当送走最后一个学生赶到炼功点时,已经晚了,而且找不到停车位。我犹豫是不是应该回家,因为我已经赶不上大部分炼功了。但我还是决定去,哪怕炼五分钟也比一点不炼好。我一下决定后,马上发现炼功点附近就有一个停车位。当我进到炼功场里发现学员们才炼完第一套功法。在整个的炼功过程中,我一直提醒自己:我要从泥塘里出来,我是修炼人。我不能陷在怨恨和自卑的流沙中,我要再有个机会升华上去。当炼完功穿上衣服走出炼功点后,我突然发现头痛消失了,一点也没有了。我呼吸流畅,象变了一个人。那感觉非常奇特。我知道李老师又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修炼。

最近在一次炼静功时,一个问题出现在心中,我的狗“流浪狗”Hobo过去是什么?我马上意识到我不应该问这样的问题并很快地试图把所有杂念排除掉。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有那么一瞬间,我看见一个小孩和一个成年人站在一起,成年人可能是小孩的父亲,因为他们穿着同样的黑色毛衣并有同样颜色的头发。我突然明白了这个小孩就是Hobo,“流浪狗”,我也明白了它应该承受它的磨难,(我曾从“爱”出发使其免于受难)。它会来到我身边是因为其它人会让它尽早地死去,那么就还不了它的业。“拥有”它对我来说也是必要的,因为通过它我学到了怎么放弃那种我一直想跟它建立的情的执著。从学大法中获得的智慧让我清楚地知道我应该怎么对待目前情况。我知道我做了正确的决定,过了这一关。

几天以后,也是在静功修炼时,我突然觉得我姐姐艾琳娜从上往下看着我。当我一看见她我就明白了她有她的病业,以及她生活在地球上的特殊目的和道路。我理解我也是她所过的关的一部分。我对她说我理解,并感到很平静。当她的形象消失后,我觉得我父亲出现了,我告诉他我知道了以前发生的事的因缘,当他逐渐消失后,我也很平静。多少年的艰苦斗争想平伏下来的,由于他们死亡引起的不平衡心理,由于修炼了大法,在这一瞬间平息了。我不再对他们有任何执著,他们将走他们自己的路。

我和丈夫现在关闭了第一个店。我一点也不后悔,没有失败感,不执著于它。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为了我得法。如果我们没有那个店,我不会遇到那位引导我得法的顾客。如果没有过去的苦难,我也不会做好了接受大法的准备。我和丈夫在准备新店的开张,但我不再怨恨和沮丧。我在心里感谢那些给我制造困难的人,因为我知道我在按照李老师安排好的道路去还自己的业。

(1998年纽约法会选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