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部分法轮功修炼者的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们是清华大学的一部分法轮功修炼者,我们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向你们汇报一下我们在修炼法轮大法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和感想。

作为清华大学的科技工作者,我们认为现在对未知世界的认识手段,主要是以西方的实证分析方法为基础的,这里必须要澄清一个概念--“科学”。当“科学”作为形容词时,我们通常是指“实事求是的”、“客观的”等等意思;当“科学”用作名词时,我们一般指的是“西方实证分析的研究方法”。实证分析的研究方法发展到今天,已经有许多科学家对这种研究方法提出了质疑。很显然,以不完全归纳法总结出来的公理和定律为基础的体系,在适用范围和准确程度上,必然存在着固有的“ 先天不足”。但是对于只能感知一个三维空间的人类而言,这似乎成了认识世界的唯一途径。其实不然,在多年对宇宙探索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实事求是和客观 ”并不恒等于实证分析的研究方法”。事实上,有许多“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摸不着看不到的,但客观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的这物质空间来的现象,实实在在的表现”(选自 《转法轮》论语)是用目前人类已有的科技能力无法去证实的。而我们要想进步,就必须有勇气“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 ”(选自《转法轮》--论语),这就是人类每一次获得重大进步前,所必须要作的努力。

幸运的是,目前在我们这个文明中,就同时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认识世界的思维方法。作为中国古代思想的杰出代表,中医理论以其较好的疗效多次在国内外引起轰动。例如针灸、按摩、推拿、点穴等等,这些技术的理论基础就是二千五百年前《黄帝内经》上所著的经络学说。但是由于不能被西方医学的解剖学所证实,人体经络学说一直倍受冷落,在西方国家更是难以理解,有的人甚至认为它是迷信或巫医。直到前苏联学者基利安夫妇发现了“基利安效应”〖1〗,在活体上拍摄到了与 <<黄帝内经>>记载完全相同的人体经络图,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人们才认识到中国古代中医理论的科学性。这个例子说明,我们现在通过实证分析的认识方法,虽然对人类文明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目前对人体的认识是相当肤浅的,远远落后于中国古代对人体的认识程度。那么中国古人是如何认识到经络的呢?显然,它们当时没有我们现在的科技,他们走了完全不同的认识道路,他们对世界的理解是“生命的宇宙观”。因此直接奔着“人体、生命、宇宙”去研究了。在当时社会的各行各业中都讲究静心、调息,做事讲德性。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古人所认识到的宇宙、人体,和以“机械宇宙观”为认识基础的我们有着根本的不同。

在学习法轮大法的过程中,我们理解到,不仅仅存在“生命的宇宙观”,而且也存在着“多时空的宇宙观”。在修炼界里,人们把各个不同的时空称为不同的“道”。爱因斯坦把时空结合起来建立了四维空间。现在西方还有许多科学家认为宇宙中不只存在着一个四维空间。在每个四维空间中都有各自时间场的作用,但是其中一个空间的时间对另外一个空间的物质不起作用,也就是说,每个时间场只对它所在的空间中的物质起作用。按照这种思维方式,我们就有可能就中国河北香河县老太太的尸体〖2〗,在常温下为何不经任何处理而可以长期保存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即老太太生前通过修炼,物质身体被另外空间高能量物质所充满,甚至替代,所以不受我们所在空间时间场的制约。而这一现象--一个不经处理而能在常温下常年不腐的事实是用现在的科技思维方式难以解释的。在佛教寺院(如安徽省九华山、山西省的五台山)中,也保存了一些和尚的肉身,他们都是历经百年而不腐烂,也是一个道理。举个具体例子,1998年7月9日<<人民日报B海外版>>报道:“百年僧尸不腐如今端坐蒲团”。据考证新发现的不腐肉身是法众达签,圆寂已有170多年。在没有任何防护条件下,其肉身不腐不烂,软组织仍有弹性。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这些不腐烂的尸身在生前均是一个修炼者。修炼者所独有的现象还包括和尚或喇嘛的虹化及舍利子等,这些都是基于单时空理论的实证分析方法所难以解释的。舍利子带有光泽,有能量,有人相当然地认为是人体的结石,然而带有结石的人不在少数,为何他们烧不出来舍利子呢?显然,这种牵强附会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其实,修炼界认为舍利子就是修炼时在另外时空采集的高能量物质,所以带有能量,有光泽,但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物质,所以也就无法确定它的元素成分了。人的结石的成分主要是钙元素,他是会与强酸起反应的,而舍利子就不会,这一点是极易被证实的。我们认为法轮功是我们目前被公认的实证分析方法难以证实的科学。这是因为两者是在不同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修炼者对宇宙的理解基于“生命的和多时空的宇宙观”,而仅仅建立在“单一时空观和机械时空观”上的实证分析方法难以解释也就不足为奇。机械的宇宙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种表面上的带有描述性质的方法,并非是实质意义或揭示内部根本原因的科学,因为它被单一的时空所局限。比如我们观察到了地球围绕着太阳在转动,就通过一组公式来描述它的轨迹,至于它为什么转动――即第一推动力的问题就无能为力了。牛顿在定义了质量概念的基础上,通过惊人的洞察力直接得到了万有引力公式,来描述我们在自然界里所观察到的现象。如果另外的人通过其他的解释方法也能总结这一个规律的话,我们应本着实事求是而不是先入为主的原则,审慎对待这两个认识方法,看哪个更接近实质。事实上,修炼界对此也有它自己的解释,一样可以说清楚。所有目前存在的不能被实证分析科技解释的现象,促使人们对科学本身进行思考,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修炼界许多观点的正确性。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对待这些事实要比机械地维护已有的科学体系有意义的多。比如美国的一位从事电子研究的专家--巴克斯特〖3〗,在使用测谎仪时发现了惊人的事实:植物有感官,有思想。他的实验过程如下:首先让一名学生当着一棵植物的面,将另外一棵植物给践踏、踩死了。然后,将这棵植物移入另外的房间接上测谎仪,让五个学生轮流进来,前四个学生没有引起测谎仪的任何反应,当第五个学生--践踏植物的学生进来时,测谎仪急速地画出了人们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出现的信号波形。巴克斯特做了许许多多的实验,其结果是一致的,并将这些结果发表了出来,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目前,全世界许多国家的科学家都在加紧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以上事实说明:植物不仅有感官,有思想,而且他们的思想表达对于测谎仪而言与人的思想表达方式是一致的,都能被电子仪器所识别。因此,人们很可能想到下面的问题:即精神和物质的关系很可能是一致的、统一的、一性的,都是物质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法轮功是唯物的,而且是更彻底的唯物主义。

事实证明法轮功的修炼不是迷信,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法轮功学员当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有许多是科学家,有许多是博士、硕士,特别是在美国那个环境下,有很多,不下几千人,那都是拿几个学位的。这些人不聪明吗?他们非常聪明。比如说,在我们中国大陆,有许多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有许多是高级干部,甚至于是搞政治工作的,他们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有过思想信仰,追求过,也有过盲目的信仰,也经历了这样、那样的运动,这些人是傻子吗?他绝不是,他能够盲目地追求一个东西、盲目地信仰一个东西吗?这些人是绝对不会。(选自?李洪志老师悉尼会见中文媒体?)” 目前,对于这些事实的态度,还存在着以下几种人:“固执的人硬是无根据而找理由说成是自然现象,另有用意的人违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于追求的人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选自?转法轮?--论语)”。有些另有用意的人虽自称为“科学家”,但是他没有、也不愿意去了解和认识他知识面以外的现象,把他们统统说成是迷信,这是一种不负责任、不谨慎和不实事求是的行为。何祚庥多次违反1990 年国务院关于人体科学和气功“不宣传、不批判、不争论”的三不方针。公然在各宣传媒体上污蔑法轮功。通观其文,空洞无物,不顾上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的事实(欢迎国家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状况进行考察),作为一个对法轮功不了解的人,闭着眼睛反对:因为是伪科学,所以是伪科学。我们认为这种态度的本身就是在大搞伪科学。他不负责任的言行败坏了中科院的声誉,极大地伤害了广大人们群众的感情。其行为不是科学家的行为,而是一个政治投机者的行为,为了积累政治资本,不惜影响国家的安定团结,唯恐天下不乱,一次又一次地在全国挑起事端。几乎每次人民群众善意地自发地向领导反应情况都是由于此人歪曲事实的言行所致。今年,何祚庥又一次在天津无故制造事端。无视人民群众身体变好的明显事实,称广大人民群众的祛病健身活动是伪科学,是迷信,极大的伤害了人民群众的人格和尊严,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如果这一趋势继续发展下去,广大人民群众将无法坚持正常的炼功活动。因此,在不得已的形势下,法轮功学员本着修炼者的心性标准,自发地、善意地向政府部门反映事实情况,在反映情况的过程中,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完全不同于静坐或请愿。虽然去反映情况的学员很多,但他们都是代表自己去的,当政府提出选取代表时,我们可以看到每个学员都希望去作代表,并不象许多不了解事实的人认为的“必然存在组织者”。许多学员自发地维持交通秩序,自觉地清洁路面,这么多人安安静静不喧哗,处处体现了法轮功学员的心性,这些文明举动在当今的社会上是罕见的,已经令广大群众感到陌生和难以理解了。只有心性提高了,自己愿意严格要求自己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仅仅靠他人的管理或者组织者的组织是难以做到的。因此,法轮功学员根本不会影响社会的安定,正相反,他们是维护社会稳定,有利于社会精神文明的好公民。如果真要追查这次事件的肇事者,不难看出何祚庥才是真正的制造混乱的人,是真正的不安定分子,是造成这一次在中南海反映情况的直接责任者。如果没有他超出正常学术讨论范围的、不负责任的诬蔑行为,就不会有这次事件的发生。

法轮功不是宗教,没有任何宗教形式,没有花名册,松散管理,不注重任何形式上的东西。而宗教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法轮功修炼者修炼法轮功的目的就是要向善,没有组织,不参与政治活动。任何想将法轮功拉入政治为目的的行为都不会得逞。因为这种行为直接与法轮功对修炼者心性的要求相抵触。修炼法轮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没有组织,自己管理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以“真、善、忍”为准则,是不会被其他邪恶的思想所利用的。而且,我们一旦发现别有用心的人妄想利用法轮功参与政治,我们都会配合国家揭露他们的行为。例如,河北某地的刘广义、刘春延冒用法轮大法弟子名义,公开书写、散发有涉政治内容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安全的所谓“告人民书”。1998年12月15日,当地法轮大法学员发现二刘的“告人民书”信函后,以法轮大法修炼者应有的心性标准,本着遵守国家法纪,对人民负责、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在当夜23时许直接向当地公安部门举报这一事实,再次说明法轮大法修炼者是维护社会稳定与遵守国家法纪的积极因素。

试想,在全国有这么多人愿意作一个好人,在社会上、家庭中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有什么不对向自己的内心去找,不用警察管了,自己管理自己,社会风气不就好了吗?因此,人数多不是坏事,相反,好人多是好事。法轮功修炼没有什么秘密。欢迎国家政府部门调查,我们相信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愿意配合政府部门的工作,并希望更多善良的人了解大法,在身心两方面受益,这对于国家的安定、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幸福、健康都是有益的。

清华大学部分法轮功修炼者
1999年5月15日

注:
〖1〗 弗拉基米尔.伊里辛教授的科学论文"基利安效应的生物本质"
〖2〗 1998年7月22日,北京青年报
〖3〗 植物的奥秘?(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