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是最正的功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内容提要:

一、 到某气功基地寻找梦中净土失望而返,在法轮功修炼队伍中圆了净土梦;
二、 过去追求“真善美”而不可得,现在按“真善忍”的法理向内找修自己;
三、 以前面对世风日下无能为力,现在喜看法轮大法提升社会道德威力无比。

我今年40岁,是学哲学的,1982年至1994年曾先后在国家主办的两个主要报社理论部做编辑、记者工作。1994年6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4年多。在这里,我想本着新闻工作者客观、公正的职业道德,根据自己的亲身实践和感受来说明三个问题:
一、 法轮功的修炼形式是最正的;
二、 法轮功的修炼法理是最正的;
三、 法轮功对社会的影响是最正的。

一、到某气功基地寻找梦中净土失望而返,在法轮功修炼队伍中圆了净土梦

我是1992年开始接触气功的。因为一位新华社记者的介绍,我去某地“XX气功培训中心”参观。开始我感到非常兴奋,以为寻找到了梦想中的净土、世外桃源,并很快以专业记者的身份写了一篇调查报告,从哲学、科学和群众实践的角度阐述气功科学发展的意义。然后我请假参加了那里的一个学制2年的专修班,一边学习,一边进行大量的采访,还在第二学期竞选当上了专修班班长。但当我真正深入那里的集体生活后,逐渐发现,那里并不像它宣传的和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它作为一个有相当规模的气功组织和集培训、治病、康复一体的自收自支的经济实体,必然设有从上到下一系列的职位、职务,形成一个小社会,那么社会上的一切不好的风气:比地位,比谁和大师的关系近,吹拍妒嫉,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争名夺利,甚至贪污腐败,就必然带到练功者队伍中来,直接影响修炼。我在那里当上班长后,由于为同学仗义执言,很快陷入错综复杂的人际矛盾中。我越来越对那种修炼方式和修炼环境感到困惑和失望(这实际上也是当时专修班上许多同学的共同感觉),最后我呆了不到一年,给那位赫赫有名的气功大师留下一封信离去了。信中我说到这样的意思:我认为学一些气功手法、治病的技术是次要的,修炼最关键的应该是修人这颗心,把气功当作技术来教和修炼的真正目的是背道而行的;这里在理论上虽然也讲练功要重德,要“大我”而不要“小我”,但实际形成的环境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正因为我有上述教训,所以当我于1994年6月在济南听李洪志老师讲法,听到李老师讲:法轮功实行松散管理,坚决不搞经济实体和行政机构式的管理方法,不存钱物,不搞治病活动,辅导员只是义务教功,和所有学员一样都是大法弟子──我感到振奋和折服。我当时还在心里想:李老师的这个办法是明智的。李老师在10堂课中,从方方面面都是讲修炼首先要重德,修炼就是要修这颗心,并且讲明了怎样去修心。我觉得这才是我真正要寻找的功法,是正道大法。因此我决定放弃以前学的功法,坚决地投身到法轮功的修炼中。

但是在修炼初期,我对于法轮功能不能真正像李老师说的那样,始终保持一种纯洁的修炼形式,不走偏,心里还是存有疑虑的。从济南回来不久,与我同时听法的一些学员当上了法轮功辅导员。有人对我说:你也应该当辅导员呀?我马上回答:我不想当!我不想参加有组织的活动,容易惹麻烦。老师既然讲了松散管理,我就修自己就行了。因此我有差不多3年的时间,除了在假期偶尔带孩子到公园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基本上是自己在家炼功、读法。有时几个从事新闻出版工作的法轮功同修聚在一起为大家编辑修炼心得体会稿,我也是想干就干,手头忙就不干。但是我逐渐地发现,我在修炼上进步得非常慢。后来我甚至感到着急:修炼怎么这样难呀?我还怎么修下去呀?因为我发现我在社会上总是把握不好怎样才能算符合老师要求的修炼人要做到的“无为”,有些事情我总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不该做。而且有时要想严格地做到“真”,涉及到各方面的关系,要想下决心也不太容易。我心里矛盾重重,炼功上的感觉也是停滞不前。

这时一个老学员也是辅导员对我说:你出来参加参加集体学法吧,看看怎么样,离你家不远就有一个学法小组。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那儿。这个小组每星期六晚上在一个辅导员家里集体学法,学法的方式是大家先一起读老师的书,主要是《转法轮》,然后互相交流体会和感受。十几个学员中只有一个是和我同时得法的,其他人包括辅导员得法时间都不长。但我听他们的发言很受感动和启发:大家都是认真地去领会老师讲的法理,并且对照检查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这件事我做得对不对?这个心性考验我经受住没有?这个不好的念头我应该去掉──这些人年龄、身份各异,有干部、工人、知识分子、学生也有家庭妇女,但大家在一起非常祥和,没有等级差别,没有任何私念,大家都是敞开心来谈话。谁在学法上有疑问或者遇到某件事不知道如何处理,别人就谈谈自己的理解,启发他去悟,一起帮助他解决难题。特别是从那几位辅导员的谈话中能听出来,他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任何事都努力按老师讲的法去悟,并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我还逐渐知道,这几位辅导员都是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提前到炼功点,为大家打扫乾净场地,准备好录音机,并在值班时放弃自己炼功为新学员教功和纠正动作。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上的差距。我又去参加了一些全是辅导员的集体学法活动,和一般的学法小组一样,辅导员也是年龄、身份各异,但大家没有任何地位的概念,没有行政命令,大家都是大法弟子,学法内容和普通学员一样,也是读法、切磋、交流,目的都是尽快地同化法,修炼提高自己。

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交流是李老师倡导的法轮功的修炼形式,目的是形成一种修炼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但是这些集体活动又都是非常随意的,没有强迫命令,不会硬拉人参加,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参加这儿的也行,参加别处的也行。因为法轮功本身就没有任何有形的组织、有形的机构,没有人给谁封官许愿,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会议室,没有专车,甚至没有专用电话。就是哪块儿公园空地合适,不扰民,这些人就在哪儿炼功;谁家里方便,就凑到谁那儿学法。法轮大法的修炼和传播就是像李老师说的:走了一条“大道无形”的路。

当我投身于这种修炼形式中,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心在迅速地发生着变化:原来自己放不下的一些执著心,自然而然地放下了;原来自己悟不明白的问题,自然而然地明白了;原来感到不好过的“关”,现在比较容易地就过去了。在同修们的激励下,我更加精进地学法、炼功和实修,虽然对自己的功力上长情况并不清楚,但有时在睡梦中真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像坐火箭一样往上冲。

我真正理解了李老师讲的:“我们法轮大法这一块地方,我敢说它是净土。”而且我真切地感受到:这是一块越来越纯净的圣土,因为我们每一个修炼者都在不断地按照老师的教导,克除一切私念,净化自己的灵魂。这里绝对没有社会上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没有利益的冲突。并且老师也在看护着所有的修炼弟子,一旦发现有可能出现的偏差,就随时写一篇经文予以纠正,以保证我们走一条最正的修炼道路。最近,我也主动加入了辅导员的行列。没有证书,没有登记,没有任何形式,只不过是我早晨出来到炼功点炼功了,也就和其他辅导员一起轮流值班为新学员纠正动作,并且在集体学法之余,主动和新学员聊一聊,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问题。我之所以下决心彻底走出家门参加集体修炼活动,一方面是因为我敬佩那些很早就主动为大法尽义务的同修,他们确实在修炼的道路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更主要的,是因为我发现自己过去借口要管孩子上学而不出来集体炼功,其实掩藏的是自己的一颗私心:不愿去尽义务,不愿多吃苦受累。那么我要进一步修炼,进一步提高自己,就要把这颗私心去掉。同时,在辅导员工作中,有可能遇到意见分歧,那么我能否保持以慈悲祥和的心态来对待,能否从心灵深处彻底克除一切名利、地位等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观念,真正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我对自己感到没有把握,所以我认为自己需要置身于这种环境中来进一步磨炼。

李老师说:“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如何提高自己这才是主要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次要的。”我切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这种修炼形式是最正的,最有效的,我愿意将自己更深地植入法轮大法修炼队伍这块净土,和大家共同升华。

二、过去追求“真善美”而不可得,现在按“真善忍”的法理向内找修自己

法轮功吸引了数千万人投身其中,他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这些人为什么要“修炼”?究竟什么是“修炼”?为什么说法轮功的修炼法理是最正的?在这里,我也想用自己的切身体会、我自己内心的巨大变化来谈一谈我个人的理解。

在北京大学百年校庆那一天,哲学系同学的返校聚会上,我说了这么一番话:当年我是为了寻求真理报考的北大哲学系,但在北大的四年,我并没有找到真理。在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的十多年中,我结识了许多理论界精英,可是我也没有找到真理。但是现在我找到了,这就是法轮修炼大法!他揭示了宇宙最高的真理、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对于我来说,当官发财我都没有兴趣。我觉得真正能修炼自己,使自己的精神、生命升华上去,这才是最重要的,最幸福的!我的话赢得了这次聚会上最热烈的掌声。聚会后的一天,我为几位外地同学送行。我送给他们每人一套李洪志老师的书,并谈到我修炼前的经历和修炼后的变化:

我16岁高中毕业参加工作,17岁在单位受审查,在“文革”的尾声体验了挨整的滋味。我从小受到的都是正统理想主义教育,一踏入社会,感受到的现实和理想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我极力去探索、认识这个社会,揣摩千奇百怪的人心。我所感受到的人性自私、伪善、恶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我的理想或者说幻想就像一串串美丽的肥皂泡一样飘舞着破灭了……上大学学哲学,我一下子悟到:一切事情都是辩证的,相反相成的。我追求“真、善、美”,但真的背后就是假,善的背后就是恶,美的背后就是丑,它们是紧紧缠绕在一起的。我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纯粹的“真、善、美”,撕破华丽的面纱就是令人作呕的现实。同样,地球有生成就有毁灭,那么再辉煌的事业最终也必将化为灰烬。这种哲学上的思索,使我的内心已不再是痛苦而是灰暗。大学二年级,我20岁,应该是女孩子最美妙的时光,我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到处问别人:你为什么要活着?……毕业后的十几年,我走的地方多,接触过的人多,遇到的各种磨难也多,年纪不大,但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社会经验,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可以说是一个强者。但我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自己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始终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念与这个社会同流合污。我似乎一直在寻找着什么,等待着什么,内心总有一种不安和躁动。当我得到法轮大法后,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我在寻找和等待的东西。我追求尽善尽美的人格,但过去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现在我知道了,只有走“修炼”这条路,才能达到理想的境界。过去我追求“真、善、美”,是在向外找,要求人家做到“真、善、美”。现在我不再这样要求了,而是按照李老师的教导,向内找,修炼自己,要求自己在最复杂的环境下做到“真、善、忍”,要求自己能清醒地判断和主宰自己的一切行为。这样向“内求”而不是“外求”,就不再去抱怨社会,心里对那些伤害自己的人的一切怨恨,一下子就化解了,过去的所有不愉快的记忆都抹掉了,怀着一种慈悲善念理解一切人和事,心里变得非常祥和……

其实我是在说完这些话时才突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已经发生了这样根本的转变。实际上,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年以上的人,都程度不同地经历过理想幻灭的痛苦,许多人内心深处都保留着对美好境界的追求。他们一旦有缘得到大法,其感受往往是共同的:如获至宝,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明白了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明白了自己应该为什么而活着,应该怎样活着。

李老师在讲法和著作中阐述了博大的宇宙的法理,揭示了许许多多关于宇宙、时空、物质、生命、人体的奥秘,其境界远远超越现代科学。李老师指出:“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记得我在济南听法时,还不能马上领会李老师所讲的这些高深的法理。李老师说最后一堂课是答疑,我就写了一个条子,一上来先说:“我们是学哲学的”,然后提了十几个问题,包括宇宙的起源是怎么回事,人是怎么来的,社会发展的规律,社会道德体系,等等等等。我找机会直接把条子递到了老师手里。老师在答疑时第一个念的就是我的条子。但是老师念了两三个问题就不念了,并且严肃地说:这些问题都讲过了,不知道你是怎么听的。什么学哲学的,赶快把这些放下,不要抱着探讨知识、探讨理论的心来听法。我这里讲的是修炼,而不是知识。不放下这个心你是什么也得不到的。你只有修到那个层次、境界,你才能明白那个层次、境界的理……老师的这番话当时令我感到十分尴尬。现在回忆起来,我悟到:老师当时是打出强大的功来破我头脑中常人观念的壳。因为确实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了探讨知识的想法。我只记住老师说的:要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来,返本归真,只有按“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去要求自己,去修炼。

《转法轮》出版后,不管看得懂看不懂,我先把所有的疑问放下,像其他同修一样只管去读、去看、去悟,只管按老师讲的办法去修炼。李老师说:“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真的,当我投身到这种“真、善、忍”的修炼中,才醒悟到自己已经在社会上沾染了那么多污浊。刚参加工作时,我曾要求自己:“出污泥而不染”。等工作了20多年后,这句话早已忘了,不知不觉地也学会计较一些利益,也学会放纵自己的情欲,也学会说一点儿假话……现在回顾、审视自己,感到面红心跳。

“真、善、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相当难的。现在社会上的每一个人几乎天天都是泡在谎言中,从大事到小事,有多少完全是真的?有的时候是为了这项工作能做下去,有的时候是为了让别人高兴,不得不说假话。真、假和各种切身利益直接相联系。但是做为修炼人,就必须彻底放下常人的“名、利、情”,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修炼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老师看护着每一位弟子,也利用一切机会磨炼、考验着每一位弟子。我也像许多同修一样遇到了一系列在常人看来是“忍无可忍”的矛盾和事情。比如你做了最多的工作,又放弃了绝大部份利益,却有人在不断地给你制造工作障碍后,还要造谣陷害你。我按照老师说的,放下一切执著心,从一开始的带点气恨的忍,逐步可以基本做到不动心的忍,并且能逐步做到像老师说的遇到矛盾先查找自己的原因,看看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当你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随着你的升华,你会逐渐发现,你与周围人距离越来越远。当他们在你面前高谈阔论、喋喋不休时,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内心,而你却坦坦然然;当面对五光十色的新奇享受,别人跃跃欲试时,你却心里清清淡淡;当面对矛盾冲突,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你心里想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周围的气氛很快会变得祥和起来……你也能清楚地分辨自己头脑中的一思一念,哪个是对的,哪个是不好的,赶快把不好的念头排斥掉;你越来越能理解老师讲的宇宙的法理,并因此也能理解周围一切事情的因果关系……你是在明明白白地活着,并且活得健康,生气勃勃,青春常驻。你没有浪费生命。这不令你感到欣慰和自豪吗?

我想,即使是最固执的人,最抱有偏见的人,他如果认真看了李老师写的文字,就是他嘴上仍然反对,心里也会佩服的,因为法轮大法的修炼法理实在是太正了!

三、以前面对世风日下无能为力,现在喜看法轮大法提升社会道德威力无比

李老师说:“在宇宙的演化过程当中,特别是现在走入商品经济大潮以后,许多人的道德相当败坏,离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来越远,在常人中随着潮流走下来的人们是感觉不到人类道德败坏的程度的,所以有些人还觉得是好事,只有心性修炼上来的人回头一看,才能认识到人类的道德败坏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

确实是这样的。回想68、69年,我是小学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那时候的孩子,要时时刻刻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狠斗私字一闪念”,“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学习雷锋,做一个“天天向上”的好学生。1975年我在北京某大饭店参加工作,正赶上开展“拒腐蚀,永不沾”活动,我又是积极分子。那时的饭店服务员是决不会收客人的小费的,大家受到的教育是:我们是社会主义祖国的窗口,代表着国家的形像,要为国争光。外国客人要给小费往往是弄得自己不好意思,不论他们是亲华、反华,都非常敬重中国人的精神。

“文化大革命”的恶果,引发了中国社会深刻的信仰危机。随着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了,人的精神、社会的道德体系却垮下来了。报纸上批判“高、大、全”的英雄形像,让大家理解:即使是英雄、伟人,也有人性上的弱点,有私欲。于是人们既宽容了英雄的堕落,也放纵了自己的堕落。报纸上宣传马斯洛的人的需求的五个层次学说,于是人们就心安理得地先满足生理上的物质需求,再追求名誉、地位,至于高尚的精神,那是将来的事情。

我作为多年的报纸理论版的编辑,在心里一直关注着我国社会道德体系的重建问题。1985年我曾在XX日报理论版上主持现实生活中疑难问题的征题征答栏目,其中就有雷锋精神是否过时问题,我精心组织长篇文章进行答复,但并不能解除人们心里的疑惑。86、87年,社会上时髦的理论思潮风起云涌,我当时主办在全国社科界有相当影响的一家报纸。每天处理的数万字稿件。虽然各种理论讨论很热闹,但找不到真正能提升人的精神的文章。有感于此,我曾写了一篇“哲学家在改革中的地位”的随笔,向哲学界提出呼吁。文章激起热烈反响,但过后仍是不了了之。再往后,人们越来越务实了,冠冕堂皇的文章后面是个人的地位、名利。

我本来非常热爱编辑、记者工作,因为家传和天赋,更因为报纸是教化民众的最好的工具和阵地。但当我找不到精神的火炬,对报纸的教化作用彻底失去信心后,我放弃了在报社的工作。教化不了民众,我可以管教自己的孩子。可是我发现现在的孩子太难管教。几年前,我的孩子还是小学生,当电视新闻上报导模范人物的事迹,大人正感动得要流泪,孩子却冲着电视来几句风言风语。每当这时,我会把孩子狠狠训一顿,但收效甚微。我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心里没有善念?平时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人一批评,他马上会用各种理由反击,从不检讨自己。后来和孩子的聊天中我发现,原来在学校的课堂上,当教师一表扬某个同学时,其他孩子会群起而攻之,说那个同学有什么不好,满堂风言风语;当教师批评学生们某个错误时,全班的孩子又都会说出各种理由证明自己没错,是别人的错,是老师的错,而年轻的教师面对这种场合却不说什么话,想不到要及时教育孩子,或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培养孩子的品质。我真是对现在的学校教育忧心忡忡。这样长大的孩子,将来怎么能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呢?

法轮大法不光挽救了我,也挽救了我的孩子。《转法轮》出版后,每天晚上我和孩子一起坐在床上读《转法轮》,一遍一遍反复读。慢慢的,老师讲的“真、善、忍”和“要内求”的法理在孩子的心里扎下了根。从这以后,我再发现孩子有什么问题,只要向他指出:这是不是符合“真、善、忍?孩子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有时批评孩子,他刚有点不服气,一旦提醒他:要内求!他马上就平静下来,接受意见了。孩子现在上初中三年级了,不仅学校认为、我也承认他已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在学校,每天午餐时都主动帮助师傅抬饭,分发盒饭,自己最后吃。有时发到最后没有自己的饭了,就毫无怨言地自己去买东西吃。考试时,同学们从前排往后传试卷,到他这儿,他把不清楚的一张留给自己,把清楚的试卷传给后面的同学。孩子无意中向我讲到这些事,我听了真是非常欣慰:我们小时候常做的好事孩子现在也能做了。当然现在我也还是经常批评孩子,就是督促他更精进地修炼,严格克除自己的一切小毛病。

我曾听到孩子在那儿自言自语地感叹:得到法轮大法的人真幸福啊!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说?他回答说,自己和其他同学不一样,其他同学活得稀里糊涂,他却活得明明白白,对于中学课文中的很多古文,他比其他同学甚至语文老师理解得都更深入、更清楚,因为古人的许多话只有修炼大法的人才明白其中的内涵。跟着大人修炼的孩子是非常多的,他们都是好孩子。我所在炼功点的一位辅导员是一家三口修炼,女孩子是北京二中的高中生,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在北京电视台出现对法轮功的歪曲报导,很多大法弟子去电视台反映实际情况时,她也去了北京电视台。她在那儿讲的一番话把一桌人都感动哭了。她讲到:我过去不知道学习是为了什么?以为就是为了多挣钱、吃喝玩乐。以前也和一些不好的孩子来往,家长很担心。学大法后,家长不再说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已经有了心法,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生活有了目标。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的衣服都被雨淋湿了,家长问我怎么回事儿,我没吭声,其实我把雨衣借给其他同学了。期末复习考试的时候,同学想星期六、星期天借我的课堂笔记用,我很痛快地借给了人家,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学校考试时很多同学都作弊,有的同学要把答案给我看,我从来不看……女孩子是要告诉电视台的叔叔:法轮大法是多么好!她自己说着说着忍不住掉下眼泪,周围的大人无不为孩子的纯真而动容。

法轮大法在净化着孩子的心,更净化着大人的心。学了大法以后,好人更好,坏人弃恶从善、改邪归正,我耳闻目睹的这样的事例太多了。工人学了法轮大法,退还了过去随手拿的厂里的财物,兢兢业业地干活,改变了全厂的精神面貌,促进了企业经济效益的提高;农民学了法轮大法,革除陋习,变粗野为文明,带头缴公粮,有的粮站明文规定:法轮功学员缴公粮免检!科研人员学了法轮大法,不再计较个人名利,身体健康,开智开慧,不断取得有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公司老板学了法轮大法,在经营中摒弃一切不正当手段,合法经营;国家干部学了法轮大法,心态豁达祥和,工作得心应手;原来不和睦夫妻、父子、母女学了法轮大法,尽释前嫌,家庭变得和睦了。现在下岗职工很多,其中也有法轮大法学员,他们一般都是心态稳定,不向单位和政府多提个人要求,还有的主动下岗,把工作让给他人。有公司到一所著名大学招收毕业生,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要学法轮大法的学生,因为这样的学生人品靠得住。一些地方的公安局甚至把罪犯带到法轮大法的心得交流会上,让他们听听修炼者是如何做人的,让他们受受教育。

今年的春节前后,某地公安分局抓到一个贩毒嫌疑人,他不招供,晚上把他关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堆着查抄来的盗版《转法轮》,他看了一夜《转法轮》,早晨自己敲门要求供述一切罪行。……

李老师在每次讲法结束时都会谈到这样的话:“……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

古人都讲重德。释迦牟尼讲法49年,就讲一个德;老子写《道德经》五千言,也讲的是一个德。今天,李老师的《转法轮》等著作是更明确、更深刻地讲这个德,现在社会上的所有出版物,有哪一本书能够像李老师的《转法轮》等著作这样,反反复复地讲道德的重要、做好人的重要和怎样做一个好人?法轮大法的修炼与传播,在这样大面积地、深刻地从本质上改变着人心,这是任何一种社会运动都不可能做到的。就是因为这个大法太高、太正、太纯,他直指人心,才有这样巨大的威力。

法轮大法之所以能在社会上产生这样大的影响,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想学、追着学,而且一旦学了就坚定地修下去,就是因为我们每一个大法修炼弟子都有很深的感受,从理性上,从身体上,从素质上,从道德水准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也是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为什么这样敬仰、热爱我们的师父─李洪志的原因,他为我们会付出了许许多多,给了我们许许多多,却不要我们一分钱,不要我们任何东西,只要我们有一颗向善的心。新闻媒介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任何记者对法轮大法传播的实际情况进行过全面深入的调查采访,没有任何媒体进行过客观公正的详细报导。但是李老师传的大法,对社会的影响是最正的,对我国乃至全世界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社会安定,做出了最大的贡献,这是我们几千万国内外大法弟子和众多读过李老师的书、了解一些真实情况的公众所坚信不疑的。

法轮大法不是常人中的什么理论,而是佛法,是宇宙大法,是宇宙的法理。他不是唯心与说教,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真切地体悟到他是真实不虚的,他是更高的科学,是超常的科学。作为还没有开悟的弟子,我们对于李老师的认识和对于法轮大法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应该说,人们对李老师和他传播的法轮大法怎么评估赞誉,都不会过份的。因为李老师实在是太正太正了,法轮大法实在是太正太正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