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北京市一名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修炼法轮大法虽然才半年多,但是谈起炼功的体会,实在令我感慨万分。

我自幼身体很弱,从记事起就没断过吃药,每月几乎得感冒三、四次,常常是这次还未好又连到了下次,用“见风感冒”这个词形容我也不为过。无形中养成个习惯,每到书店总买些医疗方面的书,看电视时也格外注意广告中又出了什么感冒药。学习时常觉的精力不够,极易疲劳,眼镜度数也不断加深,最后终因患胃炎于一九九六年暑假后休了学。频频去医院后,虽然疾病得到抑制,但精神上却十分苦闷,性格更加内向,每日里郁郁寡欢。

有一天,母亲的同事来我家谈起了法轮大法。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心中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很快便和那位阿姨接上话,而且谈的很投机。到她家看了教功录像带,李老师那慈祥的面容令我激动不已,真是比见到父母还要亲。回家后我仔细读了《转法轮》,大法就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田。手捧宝书,我今天才真正体会到“爱不释手”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今年四月初,我和妈妈开始到玉渊潭公园炼法轮大法。

可以说从我炼功一开始,消业的各种表现就象暴风雨一样袭来。大概是炼功的第四天,患胃炎时的那些症状全部翻了出来,每天早上一起床便剧烈呕吐,我咬牙坚持去炼功。也奇怪,一到炼功场准好。第二天早上又是如此。就这样,持续了几天过去了。

还有一次炼功回家后,突然间发起了三十九度的高烧,睡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我心中明白这是李老师在帮我消业。我叫妈妈将李老师的讲法录音打开,我听着大法,迷迷糊糊的时睡时醒。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我猛的惊醒了,耳畔清清楚楚的听到录音机中李老师的声音在点化我,提醒我,我真激动极了,心也就更坦然与坚定了。到了夜里十二点多时,我浑身疼痛,特别是双腿疼的更厉害,连妈妈也犹豫要不要吃点药,而我始终坚定不移。大概是两、三点钟时,我突然醒来,觉的周身轻松,体温退到三十六度多,第二天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连发烧后的疲乏也没有。面对事实,我爸爸也连连称奇。

类似这样的消业经历了多次。一九九七年九月份的一天早晨,我一起床就开始胃痛、恶心,剧烈呕吐不止,但心里却很踏实。后来呕吐越来越厉害,竟然一口口吐出血来了,鼻子也流出了血。但我和妈妈一点儿也不害怕,而且我觉的法轮在腹中飞速的旋转。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吐出了两块大约长四厘米、宽两厘米左右的棕褐色象粘膜一样的东西,我和妈妈同时意识到这是把胃中的病灶给清理了出来。在呕吐刚一止住时,我居然吃了一碗面条,这在常人是不可思议的。当时我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举一个心性考验的例子,那是我新学期开始没几天,大家正在上课,突然“咣当”一声响,教室里静了片刻后大家哄堂大笑起来。原来是我坐的椅子散了架,我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老师把我拉起后,让我带上钱去教务处换一把新椅子,让我赔钱。我刚刚上学才几天,怎么能说是我坐坏的呢?带着一肚子委屈上了英语课,可是怎么也压不住冒出来的念头。这时候,英语老师突然大声嚷道:“李老师给你们说了这么多,你们怎么就是悟不出来呀!”我立刻清醒了,这不是咱们的师父在借她的嘴说我吗?我算什么炼功人呀?把这事看的这么重?椅子确实是坏在我的身上,赔钱是应该的,有什么可委屈的!于是,我心里平静下来。下午我带上钱,搬着坏椅子去教务处交钱。那里的老师看了看我,又看看椅子说:“这么文静的小姑娘怎么会坐坏椅子呢?给你换一把新的,就不要钱了。”这件事情对我的教育也很大,在修炼的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事,只要能以法为师,提高悟性,就能够过关,升华上来。

我是一名学生,摆好学法和上学的关系十分重要。平时学习紧张,但每晚完成作业后,我都坚持听半个小时法,双休日坚持跑步到炼功点炼功,做到学法和上学两不误。现在我身体很棒,劲头十足,体重增加了十几斤,学习时间长了也不觉的疲劳,从早到晚有使不完的劲。凡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判若两人。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