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得法的(译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二日】大家好!我叫杰森,家在缅因州,是波士顿塔福赐大学的学生。七个月前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是怎样得大法以及大法是如何改变我的人生的。

我第一次注意到法轮功是通过贴在塔福赐大学校园中心的一张传单。看到它之前,我从未听说过法轮功,甚至连气功是什么也不知道。在读传单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儿怀疑是否九天弘法会能给人一条修佛的道路。可是当读到返本归真以及修炼的道路是从做好人开始,直到开功开悟时,我变得很有兴趣了,而且很高兴弘法会是免费的。我决定去参加弘法会因为返本归真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复印了一张传单,把原件依旧贴在校园中心的布告上,以便别人也有机会看到它。接下来的几天,我越与朋友提起这张传单,去参加九天弘法会的热情越大。甚至热情到把传单给了一位向我散发一种宗教传单的陌生人。现在回头看,我似乎在得法之前就开始弘法了。因为没有记住弘法会的地址,还把唯一的传单送了人。我想只要回到校园中心再复印一张就行了。

可是,星期六早晨,也就是弘法会的第一天,当我赶到校园时,发现大楼的门因为周末给锁上了。我围着大楼转来转去,检查每一扇门,想找到一扇没锁的,甚至试图撬开后门,却毫无用处。在搜索了整个校园以期找到另一张传单后,我给校园警察打了个电话,请求他们为我开门。可他们拒绝了,我很失望。随即我又想起一个主意,立即赶回家,按照那张宗教传单背面的电话打了电话,我希望能问到弘法会的地址,可是听到的只是电话留言。

那天下午,我向一位朋友诉说我的困境。她给我出主意说可以假装她被锁在了公寓的外面,并且告诉警察她的钥匙忘在校园中心了,以便他们能让她进去。起初我很想这样,可是不久我发现自己却对她说我不想给她找麻烦。那时,我放弃了努力,不得不准备放弃九天弘法会的前两天。于是我倚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来。

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半,而弘法会五点已经开始了。五点四十五分当听到门铃响时,我立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是我的朋友,出于一片好意,她成功地为我拿到了传单。虽然我已经告诉她不必麻烦。谢过她之后,我立即赶去弘法会。

在进去之前,我不知道法会上会遇到什么。看到老师这么年轻让我有点儿吃惊。我晚到了一个多小时,并不想打扰别人,就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直到一位辅导员走过来告诉我没有同声翻译的耳机了。可是留下来听同样会受益的。我在地上坐了下来,李老师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我感到非常轻松自在。在最后二十分钟的时候,我拿到了耳机。当听到师父说我们来到学习班就是缘分,我确信无疑。辅导站的人真好,让我当晚留下来补听了第一讲。

在九天弘法会中我的感受很神奇,使我真正地相信了大法。开始,我的左右肩膀先后出现疼痛,仅仅持续了几天,那几天我朝哪边睡都不舒服。可是我没在意,因为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经常是每一讲之后,都会感到很轻松,走回家时仿佛体重都减轻了。可有时我的脑子里很忙,我会提出好多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想得太多了,我的思考和业力有关系吗?尽管过后我就忘记了我的问题,可是第二天的讲法就让我想了起来,因为师父讲到了思想业。我惊喜地发现我的问题这么快就得到了解答。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法轮图形上会有万字符?师父第五讲就谈到了这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如果我不以喝酒为嗜好,我能不能喝酒呢?同样,在接下来的一讲中,师父说炼功人不能喝酒和吸烟。在这九天中,我提出了许多问题,师父全都解答了,而且常常是在想到的24小时之内解答的。

弘法会结束的第二天,我开始阅读《转法轮》。同时也开始参加集体学法。因为弘法会结束了,我感到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以坚定修炼的决心。那一个星期,我的自行车撞倒了两次,我却没受伤。第一次,我撞在一块石头上,车后轮压过了我的头,我摔在人行道上,没有恐惧,也没有受伤。第二次,我骑着车,一手扶着车把,另一手拿了一块三明治,急匆匆地赶去参加学法,一边骑一边吃。拐过一个拐角后,自行车突然失控了,翻倒在地。我非但没有一点擦皮伤,而且我仰倒在地上,手却高高举起三明治一点也没弄脏。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呢,因为我没有害怕。

第一次考验是在弘法会一周以后,这次我对法轮功的坚定性受到了挑战。我有一个看似很重要的理由要在周末赶回家,尽管我不得不放弃周五、周六和周日的炼功学法。起初,我最好的朋友邀请我回家和他一起去打高尔夫球,还和其他的朋友玩球、喝啤酒。我觉得尽管不想喝酒,我也应该回家去,不能错过和不常见面的朋友分享快乐时光的机会。我害怕失去他们的友谊。紧接着,我母亲打来电话说弟弟生病了。我开始担心起来,觉得应该回去照顾他,给他吃一种汤和有机食品。我甚至认为他生病是因为我比以前好了。因为有师父多次的告诫,我知道不能用气去给我弟弟治病。但因我正在吃一种特殊的健康食品,我想可以用好吃的和安慰话来帮助弟弟。似乎为弟弟着想回家去是我该做,而且最不自私的事,我不知怎么办好,于是给我的辅导员打了电话,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她最后说不会告诉我如何去做的,但是通过我们的交谈,我对法的认识逐渐清晰起来。我知道我弟弟应该自己还自己的业力,我不能帮他。同时我也发现了自己对于宣传饮食和自己的观点方面有很强的执著。

我放弃了特殊饮食和害怕失去朋友的想法。那个周末没回家,却在炼功和学法上收获很大。例如,在周六早晨炼功前,把自己的思想梳理了一遍,我意识到自己对于名、利、旧观念、大麻、女孩子、情感、竞争和需要就是合理等等方面的执著。因为大法,我感到这些都一钱不值,而且头脑也比以前更清楚了。

过去,我不是个早起的人。可是第一次弘法会后的那个星期里,我开始睡得少了,有时不用闹钟早上四点就睡醒了。要在过去,我就会继续睡下去。可是因为法轮功,我真心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个机会早点醒来开始新的一天。我认为这是在点化我,让我早晨起来炼功。第一次弘法会后,我又参加了第二次。现在多数早晨我会去参加集体炼功。

现在我相信是由于大法,使我在得法前的几个星期走出抑郁,放弃烟和大麻,开始健康饮食、锻炼身体,也正是如此我才能做好修炼的准备。我早有一个做好人和返本归真的愿望,所以我相信是师父的法身帮我消业,带我找到法轮功。而且,当我第一次走进弘法会,虽然谁也不认识,可有些人我一见到就感到很熟悉。现在我知道是缘分,这真的很特殊。我由衷地感谢能有这个修炼的机缘,以及这次心得交流会与大家在一起的机会。

另外,在那次我想回家帮我弟弟治病的一周后,我寄给他一本《转法轮》,并且附上几句话说我觉得他会理解,而且不要在书上乱划。令我高兴的是他读了书并且接受了大法。他的病也好了,他还在所在高中以及他的朋友们中开始弘法。

(1999年纽约法会选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