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不是迷信和伪科学,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

——大量科学家的实践证明着法轮功中的科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 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法轮功的传言和谣言非常多,不时有人在互联网上或借助其他新闻媒体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特别是一些职能部门或何XX等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无视党和政府对待气功和人体科学的一贯政策,以及法轮功给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心和国家的稳定和精神文明建设带来的巨大好处,利用手中的权力或院士的身份,打着“反对伪科学”、“反对封建迷信”的旗号,不断编造各种谣言、挑起事端,大肆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为了澄清事实,还公正于天下,使党和政府、各级领导以及广大群众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有一个全面、客观和公正的了解和评价,我愿就一个党员和普通科技工作者的身份,本着对党高度负责的精神和我党历来倡导的实事求是的原则,结合我修炼后的切身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对法轮功科学性和所带来的良好社会效益的认识,仅供参考和鉴别。

一、现代实证科学的局限性使其不可能完全证实法轮佛法对时空、人体、生命以及整个宇宙的论述,但是不能被其证实的未知现象和事实却不应被一概视为迷信和伪科学。

首先,断定一种未知现象和理论是科学还是迷信、是真科学还是伪科学,不应仅仅凭借个人有限的学识、观念、好恶和现有的概念、公理和常识作为唯一的尺度。事实上,《辞海》把“科”、“学”二字分别解释为“程度”、“等级”、“类别”、“学问”、“学说”等。综合在一起,可以把科学理解为人们通过研究、探索,使认识不断加深、不断提高的学问。应该说,这是公认的尺度。用这一尺度衡量,各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这样的学问,哲学作为两大门类科学的总结,也是这样的学问[1]。马克思主义哲学则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就是说,断定事物科学与否的最终尺度是实践。并提出要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以及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去对待一切事物。毛主席则进一步指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根据上述各项原则,我认为判定某种事物科学与否,首先要不带偏见地抱着不断探索真理、客观对待未知领域、不断提高自身认识水平和深度的科学态度。其次是要尽可能地亲身参与实践或通过充分的调查研究,只有通过实践和调查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实践出真知嘛。

(I)东方科学思想体系真实地反映事物的本质

反观人类产生文明以来的科学思想和科学发展道路,发现大致可分为东方和西方两个体系。其指导思想和认识事物的方式方法相差很大。古老的东方文化是直接针对人体、宇宙、时空去研究。比如中国的五行学说,把事物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类。它们之间既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这一学说表面上看很抽象,但它被应用到中医学、战争学(如《孙子兵法》)等方面,效果很好。特别是中国古代的中医是非常发达的,它讲究治标必先治本,诊断时,要通过整体调整身体的阴阳平衡来达到祛除病根的目的。所以东方科学思想是试图抓住自然界的本质及规律,然后再将其应用到具体实践中。而这种思想体系往往可以比较客观真实地反映事物的本质,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例如:

1. 中国考古学家在清理秦始皇兵马俑时,发现了19把青铜剑,这些剑出土时,把把光亮如新,锋利无比。科研人员经过测试后发现,剑的表面镀有一层 10微米厚的铬盐化合物,这一发现立即轰动了世界。因为这种铬盐氧化处理方法,只是近代才出现的先进工艺。德国在1937年,美国在1950年才先后申请了专利。

2. 另外发现的一把青铜剑被一尊重达150千克的陶俑压弯了,其弯曲的程度超过45度。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人们移开陶俑时,那又窄又薄的青铜剑竟在一瞬间反弹平直,自然恢复。即当代冶金学家梦想制成的“形态记忆合金”,竟然出现在2000多年前的古代墓葬中。

3. 同样,经过测定出土的“越王勾贱自用剑”,发现此剑约2500年来不锈的原因也是在于剑身上被附上了一层含铬的金属。大家知道,铬是一种极耐腐蚀的稀有金属,在地球岩石中的含量非常低,提取非常不易。而且,其熔点高达1890℃,很难加工[2]。那么2500年前春秋战国时代和2200年前秦始皇时代的工匠又是如何掌握现代科学刚刚掌握或者象“形态记忆合金”这类还没有被人类完全掌握的技术呢?

此外,中国古代医学早已认识人体经络系统的存在,并且能准确地绘出经络的线路图,并掌握了经络穴位的特点、作用,从而用于疾病的诊治等。而西方科学家直到近年来才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认识到经络系统的存在,并证实其线路与中国古代医书上所描绘的完全相同;中国古代发明的农历是将太阳历和太阴历结合起来制定的历法,其对节气的测算极其准确,因而对农业生产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上述这些事实说明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一书中(260页)指出的:“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现在的西医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我们现代从西方学的科学不一样,它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能带来另外一种状态”。的论述是千真万确的。

(II)西方科学思想对科学实验及实验现象的重复性采取绝对化认识

西方科学的思想方法正好相反,它走了一条实证科学的道路。也就是试图从具体的事例中,通过归纳、分析、推理、总结找出宏观的规律,给出严格的定义,提出某种理论和学说。再用有限的实验或试验去考证所提出各种学说是否相符。也就是说,能被实验及其重复性所证实的理论才能被承认。特别是它只看重而且只能看到在我们这个物质空间中的事实。认为看得见、摸得着的,能被其他人重复的实验现象才会被承认。否则便会被否定,甚至认为是不科学的,是迷信或伪科学。近代以来,西方科学思想体系在科学发展史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其弊端和局限性也逐渐显露出来了。而造成其弊端和局限的根本原因是其赖以发展的基础--“实验及其可重复性”判据往往很难或者不可能反映研究对象的真实情况。

这是因为实证科学把“科学实验”等同于“科学实践”而加以绝对化了,也就是把科学实验当成了科学实践的全部了。实际上,科学实践应该包括科学观察和科学实验,这两者均是经验认识的方法。但科学观察是有计划、有目的地用感官去直接考察研究对象的方法。这种方法正是古代,特别是中国古代科学实践所采用的主要方法,而且经久不衰。而科学实验则是指为了在科学上阐述某一现象而人为地创造某些特定的条件,即用人为的方法使研究对象的众多边界条件在实验过程中得到控制,使其不变或不起明显作用,也就是尽可能地简化研究对象后,再去考察少数几种要素之间的动态关系,以揭示其内在的联系。也就是说科学实验只能研究系统比较简单,边界条件比较少的运动形态。而对边界条件众多的复杂体系或时空跨度比较大的体系,科学实验和实证科学就显得极其肤浅和力不从心了。

例如,象宇宙、时空、地球和人体这些研究对象是一些极其复杂的巨系统。他们的运动形式不是单一的运动,而是多种形式在不同时空中的不同组合,他们的运动过程往往是不可逆的,也是不可重复的。况且,他们的运行过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跨度也是非常巨大的,现代科学技术根本就不可能建造如此巨大的实验室,也不可能在实验室里完全模拟如此漫长而复杂的运动过程。因而也就很难得出符合客观真理的完整准确的结果来。

又如,现在实证科学在宏观上对宇宙只能观测到约70亿光年,通过计算认为宇宙可能有150亿光年那么大,而对150亿光年以外的宇宙是什么样不知道了,因此就武断地认为宇宙只有约150亿光年大小,而且宇宙的年龄也就是150亿年了。显然,这种结论下得未免太早,也太草率。而且,目前所提出的爆涨宇宙学还存在着许多疑点和缺陷。尽管人们又提出了一些其他的宇宙起源学说,但都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加于证实,因此很难令人信服。

如此看来,由于实证科学判定某种事物是否科学的唯一依据--科学实验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因此,面对法轮佛法这部超常的宇宙大法,如果不能够用真正科学的态度去对待他,并参与亲身实践--修炼,是很难理解其博大精深的内涵的。只有通过修炼,真正认识到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更不是迷信或伪科学,尤其不能把当今实证科学不能证实的,但又客观存在的许多现象统统都视为迷信。

例如,我们人体每天都在发生大量的生物化学反应,正是这些生化反应维持着人体每天的新陈代谢,可是实证科学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直接观察和有效地研究这些反应,甚至对其作用机理也知之甚少,可这并不等于说人体内就没有这些反应。

此外,过去曾经认为原子是不可分的最小微粒。但这并不等于说原子就真的不可分了。现在科学已经证实原子不仅可以分割成很小的原子核和更小的电子,原子核又可以分割为多个质子和中子;而质子和中子还可分割出更小的粒子──夸克和中微子。同样,由于实证科学目前在微观领域中只能感受到夸克和中微子的存在,还没有弄清它们的存在形式。因此有人又根据夸克理论,认为夸克、中微子…是“没有内部成份”的基本粒子,是构成物质的最小微粒。可是,随着科学实验手段的发展,美国费米国立加速器实验室的科学家发现夸克之间存在着剧烈的碰撞,这表明夸克可能并非宇宙最基本粒子[3]。尽管如此,由于人类研究微观世界的科学实验手段目前只能达到这种水平,使得实证科学对微观世界的认识距离物质的本源还相距甚远。由此可见实证科学对宇宙、时空和人体等物质世界的认识的确是很肤浅的。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才逐步从实证科学的框框中跳出来,用更高的理去重新认识宇宙、时空、人体和实证科学。认识到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等一系列著作中第一次全面系统地阐述和揭示了宇宙、时空、人体及生命起源之谜。

二、现代科学和哲学研究结果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实法轮功对史前文明、人类起源、宇宙空间及另外空间等多方面的论述的确是客观真理,而不是迷信或伪科学。

李洪志先生在其专著《转法轮》“气功是史前文化”一节(14~18页)中,通过列举出许多现代考古学发现的事例,指出:“国外许多大胆的科学家已经公开承认它是一种史前文化,是我们人类本次文明以前的文明,就是在我们这次文明以前还存在着文明时期,而且还不止一次。从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个文明时期的产物。所以认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地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周期变化的。”。“气功也不是我们今天人类发明出来的,也是经过相当久远年代遗留下来的,也是一种史前文化”。这一论述已得到了大量考古证据的证实。

例如,最近我国地学古生物学家在云南富源县三叠纪岩面上发现了4个人的脚印[4]。而三叠纪岩石的年龄距今约2.35亿年左右。按照现代地质学和古人类理论,人类祖先古猿的出现,应该是在距今1000万年前的第三纪时期,而在三叠纪,地球上是既没有人类也没有其他哺乳动物存在的,哪来人的足迹呢?可是这个发现却是真实的,它只能说明云南省富源县在2.35亿年之前就存在过人类。

再如,人们在加蓬共和国奥克罗矿区发现了20亿年前的13座核反应堆,其科技水平是现代人类尚无法达到的[5]。

现代科学界公认:在地质历史上曾发生过几次特大的灾变,几乎所有的生物都灭绝了。有关地球周期性灾变的直接证明非常多。例如:

波士南斯基对玻利维亚境内的帝华纳科古城进行了50年的研究,发现了充分的证据表明毁灭那个文明的灾难,是一场大洪水[6]。

科学家们在西伯利亚的冻土中,发现了冰冻的成千上万的哺乳动物的遗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树干绞在一起。检测它们胃里的食物,发现它们所吃的草还没来得及消化。即在极短时间内,发生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毁灭性灾难,使位于温和地带草原上的生物,瞬间全部被冻僵在今天的位置上了 [7]。

美国波士顿大学的地质学家在研究埃及吉萨地区的古迹,特别是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时,发现该古迹的形成时间要比古埃及学家一口咬定的形成时间4500年前至少要早4000年。他们经过研究提出的狮身人面像是跨越不同时期的作品的论点得到了多位学者的支持。如果这种新理论能够成立,那就意味着在古埃及之前还有一个文明古国活跃在大地上。凑巧的是,人们在外星球上找到了这种理论的印证。即前苏联太空人员勃列若夫博士宣称,“航行者二号”传回11幅图片显示,在月球、金星、火星上发现石脸人像的脸型、眼睛、鼻子和头盔均与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相似。但雕刻那些石脸人的文明远比地球上出现的人类要早,并指出埃及狮身人面像没准便是外星人的杰作[8]。

同样,国外一系列考古结果,如在《神秘的人类起源》这部电视片中,考古学家用大量的事实证实了地球上早就存在多次文明,最早的可追溯到18亿年前。

根据这些确凿的证据,一些学者提出了史前文明学说。认为人类的发展并不象以前想象的那样,而是周期性的,不同时期地球存在不同的文明,不同时期地球的大灾难毁灭了当时的文明,甚至灭绝了当时绝大多数的生物。对于这一切证据和现象,用偶然或巧合是根本无法解释的。这说明史前文明的存在是确凿无疑的。这样一来,一个严肃而重大的问题又向今天的人们提出了。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李洪志先生在其专著《在悉尼讲法》(25页)中明确告诉我们,达尔文的进化论是错误的。指出:“他的理论是漏洞百出的,是不完善的,却被人接受了,一直到今天。大家想一想,他提出的从猿进化到人这个进化中间的过程,千百万年的这样一个过程,找不到,没有。为什么没有人和猿之间的这种人存在呀?其他物体不只是人,他所说的进化的动物都没有中间过程。而且澳洲大陆存在的物种和其他大陆存在的物种为什么不一样?他都解释不了。这个漏洞百出的进化论却被人接受了。这才奇怪哪!”。

事实上,许多地质历史事实和考古学研究结果使得许多不愿盲从的真正的科学家开始明确否定进化论的观点。例如:

1. 瑞士的许靖华曾根据地质事实指出达尔文进化论的三大错误[9]。
2. 詹腓力曾在《审判达尔文》一书中指出:“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中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10]
3. 美国生物化学家贝西在《达尔文的黑匣子--生化理论对进化论的挑战》一书中,生动地评述了在分子水平上计算进化产生新物种的概率是小得让人无法接受[11]。
4. 澳大利亚分子生物学家但顿著有《进化:危殆的理论》一书,他也发现了进化论的严重问题。
5. 德国人类胚胎学家布莱赫施密特在《人的生命之始》一书中,以详实的资料证明进化论的重要证据--重演率是根本错误的,他根本不相信进化论的观点[12]。
6. 1984年我国科学工作者在云南澄江县发现的大量寒武纪多门类生物化石群,这表明生物物种在某一时期是以爆发的形式突然产生的,据此有的科学家也明确提出否定进化论[13]。

李洪志先生在其专著《转法轮》(4页)中指出:“在这个宇宙中,我们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会中产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因为这宇宙中有许许多多制造生命的各种物质,这些物质在相互运动下可以产生生命,也就是说,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

俄罗斯和美国科学家最近通过分析陨石碎片发现早在地球形成之前,宇宙中就已经出现了生命[14];

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和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通过实验发现构成生命的许多成分来自于外层空间,地球上的生命可能来源于宇宙空间[15]。

还有,国外学者不断报道火星、木卫二等其他行星表面发现有洪水流过的痕迹或存在着比地球还多的水等等。

这些现象无一不说明在地球之外和地球形成之前早已存在生命,且生命来源于宇宙的运动,并非象达尔文进化论所说的那样,生命仅来源于大海,且人是由猿猴变来的。

李洪志先生在其专著《转法轮(卷二)》(13~14页)中指出:“其实,月亮就是史前人造的,它里边是空的”。这一论述同样得到了现代科学的证实[16,17]。

例如,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及一系列探测结果证实月球与其他星球有四点显著不同:

①月球与地球这种具有强磁场的实心星球不同,其磁场强度非常弱,只有地球磁场的千分之一。
②当用火箭撞击月球的表面时,发生了长达3小时20分钟的月震现象,其月震深度达35~40公里。只有空心球体受到撞击时,才会发生长时间的震动;
③此外,月球表面的岩石与地球表面的岩石一样,具有稳定的热剩磁。
④月球绕地球的运行轨道与其他天体不同,不是椭圆型的,而是象人造卫星一样,基本上是呈圆形的。这些现象说明月亮内部的确是空的。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一书中(54页)明确论述了另外空间的问题,指出:“大家知道,物质在微粒下有分子、原子、质子,最后往下追查下去,如果每一层你能够看到这一层的面,而不是一个点,看到分子一层的面、原子一层的面、质子一层的面,原子核一层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间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能够证实这一论述的报道也比较多。

留美物理学博士杨森曾在《中华文粹》杂志上撰文,从现代物理学的角度论述了另外空间的存在[18]。一些物理学家通过研究提出存在着与我们人类所存在的空间平行存在的“平行世界”[19]。另外一些科学家还提出了宇宙应是多维的,如10维或11维空间,甚至有人认为宇宙是无穷维空间[20]。70年代提出的“超弦理论”则突破了爱因斯坦的四维时空观,从数学上论证宇宙应是大于四维的多维空间。北京大学一位数学家在《潜科学》杂志撰文指出有64维空间存在等等。但显然我们人类科学对另外空间的认识还处于猜测、假说和数学推导这样的初级阶段,并未真正打开另外空间的大门。另外空间的真象,并未被我们人类所认识。但毕竟我们人类的科学家也已经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开始对另外空间进行探讨。

还有,李洪志先生在《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75~82页)中对外星人的产生过程及存在形式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论述。指出:““它是当时地球末期所留下来的,它带有当时的技术进入到那个星球上去,起点比较高。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所掌握的宇宙的情况已经远远地超越现在地球人。它的身体可以进入到另外的空间,在另外的空间场里适应另外的空间场的状态,都达到这种程度了。它所乘坐的那个飞来飞去的、人叫它飞碟的那个飞行器,也能够进入另外空间,在另外的时空里飞行。如果它在一个很快的时空里走,它进去一会儿就已经去很远了,所以它那个速度对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所使用的燃料根本就不是现在科学所能认识到的那种物质及技术理论概念。”这一论述也已得到了现代科学的证实。

例如。1998年11月19日晚11时左右发生在中国河北沧州上空的歼击机追赶不明飞行物(UFO),失败的原因是因为UFO的性能远远超过歼击机,而且它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想隐身就立即隐身[21]。此外,据国外研究不明飞行物的科学家称,外星人或他们的基地可能就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上某处。还有,最近一期美国《明星周报》报道说,美国政府的一份绝密文件表明:在1993年9月发生的飞碟空难中,幸存的外星婴儿--一个小女孩至今还活着。这艘神秘飞船显然来自另外一个星系,在出事地点,同时还有4具成年外星人已被烧焦的尸体。目前这个小女孩虽然只有6岁,但其心智之高、体形之大绝非地球人可比。她的智商高达180以上,已能完成高等几何题目,而且会讲17种语言[22]。

这些不正好说明的确存在着外星人,他们的科技远远超过人类,而且他们的飞碟完全可以走另外的空间吗?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法轮功的功理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迷信,也不是什么骗人的伪科学,而是李洪志先生结合着现代科学和人体科学在向人类宣讲宇宙的真理(佛法)。因此,他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更为伟大、更为重要的是法轮佛法不仅展示了现代科学业已研究和认识到的现象和事实。而且第一次全面、系统地揭示了人类从来没有涉足和认识到的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佛法),因而他又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参考文献

1、 《辞海》,1745页
2、 《古剑之谜》,北京日报,1998. 8. 9,第七版
3、 《“费米”发现夸克间存在碰撞》,北京日报,1996. 2. 9
4、 中国地质矿产报,1997。11。6
5、 C.克勒尔著:《放射化学基础》,236页。
6、 葛瑞姆.汉卡克著,李永平等[台湾]译:《上帝的指纹》,民族出版社, 1999,453页。
7、 葛瑞姆.汉卡克著,李永平等[台湾]译:《上帝的指纹》,民族出版社, 1999,120页。
8、 历史谜案,北京青年报,1996。1。8,第八版
9、 许靖华,《达尔文进化论的三个错误》,世界科学,1987,4,12-14。
10. 詹腓力著,钱锟等译,《审判达尔文》,中信出版社,1995。
11. 迈克尔J贝希著:《达尔文的黑匣子-生化理论对进化论的挑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29-35页。
12. 布莱赫施密特著 [德国](Erich Blechschmidt)《人的生命之始》(The Beginnings of Human Life),科学出版社,1987。
13. 《 揭开“生命进化之迷”》,中国科学报,1996年6月7日。
14. 《地球形成之前宇宙已有生命》, 北京晚报, 1998. 2. 5
15. 《生命可能源自外空》,北京日报, 1998.
16. 《月球是宇宙飞船吗?》,时代青年,1992年第二期
17. 顿.威尔逊著,《月球之谜》,海潮出版社, 1991,153-170页。
18. 《人与科学》,中华文粹,1997.2.14
19. 戴维斯、布朗著,《原子中的幽灵》,31-32页。
20. 《世界科学》,1996, 9期,46页。
21. 《沧州上空,飞机追赶UFO》, 北京日报, 1998. 12. 6
22. 《美国关押着外星人》, 北京晚报, 1998. 10.1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