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干警:我修大法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 我是某公安分局一名公安干警,今年58岁,我是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回顾三年来的修炼体会,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下面把我修炼情况向各位功友作一汇报:

一、病魔缠身,苦不堪言

我19岁参军,在海军服役多年,后到地方公安局工作。四十年来,参军、立功、受奖,获得了各种荣誉称号。这一直是我所荣耀的,认为这就是人生的价值。我不分昼夜,不管酷暑严寒, 拼命的工作,由于长期的精神紧张,过度劳累,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终于有一天在破获一起扒车案时我晕倒了,住院检查,一看医院诊断书上整整写了一篇:高血压、冠心病、胆结石、风湿性关节炎,尤其严重的是心脏左偏45度,导致心脏不能正常工作,医生意见:立即住院治疗,一级护理。

身体垮了,精神崩溃了,由于病情严重,我整天躺在床上,每天靠打针吃药维持着,身边有血压计、体温计、吊瓶、氧气瓶陪伴着,早上六点一睁开眼就开始吃药,每隔一小时就吃一种药:中药、西药、成药、补药一直吃到晚上十点钟。由于药吃的太多、太杂,连打嗝、出气都是药味,大便都是药渣。大医院、小诊所,中医、西医都看遍了,病不但不好,反而更加重了,不能下床,连上厕所都得有人扶着,走几步都累得气喘嘘嘘,甚至吃饭都端到床上。最后只靠吸氧、揉脉维持生命。我都有了死亡的感觉。我痛苦我流泪,自认为是打不倒的各方面没服过谁的我,如今成了这个样子,看见家里人每天为我忙碌、忧愁,我绝望了,这样遭罪受苦,度日如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死了之,我几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二、喜得大法,重获新生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有缘喜得大法,那是在九六年四月的一天,有个朋友来看望我,看到我这痛苦的样子说:你学学法轮功吧!并给我介绍法轮功的情况,还说: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是佛法修炼。

我一听说是修佛的就摇头说:修佛不是迷信吗? 我可不学,他却笑着说:“我送你一本《转法轮》书你看看就明白了。”随后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想:“反正我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看就看吧,就抱着这样的态度看起书来了。开始我连书都拿不动,只好让老伴给我念。听着,听着,我渐渐地被吸引住了,后来我索性自己看了起来,越看越爱看,也不觉得累了,我深深的被书中的法理折服了。师父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通过看书使我明白了许多做常人时不知道的理,解开了许多解不开的谜,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决心修炼了。看书没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一天晚上睡觉时在梦中,我觉得头很疼,接着全身开始疼,痛的很厉害,尤其是心脏部位剧烈的疼痛,痛的我超出病重时的极限。我被疼醒了,奇怪的是醒来后全身没有一点痛感,我悟到了,师父是在我睡觉时净化身体,否则我会吃不消的。从此以后我身体轻松了,腿也有劲了,半年没下床、一年没出门的我,于96年5月5日竟走出家门参加集体炼功了。

一天早上炼功时做抱轮动作,我突然看见眼前一片白光,白光过后我看到了许多美妙的景象,接着又看到了一个个法轮在旋转着,我真正体会到老师所说“苍穹无限远,移念到眼前;乾坤无限大,法轮天地旋”的含义。让这个在常人中迷得很深的我,看到了这些美妙的景象确确实实是真实存在的,热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当时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从内心深处我喊了一声:谢谢师父。从此以后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每天坚持炼功学法,不管是春夏秋冬,酷暑严寒,从不间断。

由于身体好了,家里的活我也主动去干,如买粮食、换液化气,上下四层楼都不觉得累。同事、邻居、亲朋、好友看到我身体这么大的变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感到很惊讶, 不可思议,都问我是怎么好的,谁给你治好的?我自豪的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好的。

三、排除干扰,坚定实修

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不断的提高,我对大法越来越坚定不移。97年我担任某炼功点的辅导员,每天组织学员炼功学法,弘扬大法。有一天局里有个同事对我说:“听说你练什么法轮功,那功可是宣传封建迷信,你怎么信这个?听说你还是个头,快别练了,否则对你影响不好。”我就深有感触的说:“这个功不是宣传封建迷信,他是真正的科学,让人重德、做好人,法轮功教人修心性,对社会有好处,对个人有好处,你看我以前是个快死的人了,通过炼功现在什么病都没了,你说,这功好不好,实实在在,能说是迷信吗?我建议你也学学法轮功。”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我的,任何干扰、任何压力都不能阻止我修炼大法,这法我是修定了,第二天我照常去组织学法炼功。

一关过去后新的考验又来了:一天我学法回来在路上我觉得浑身难受,没有力气,好容易到家躺下后全身发冷,盖上两床被子还是不行,上牙打着下牙“咯咯”的响,心脏像针扎的疼痛,我知道这次消业来的骤然凶猛,疼的越来越厉害,我都忍住去了,可是过一阵就感觉胸闷、憋气、呼吸困难,这时我有些害怕了,“万一一口气上不来不就完了吗,吸上氧气吧。”这念头一出,我猛然看到了师父的法像,看着师父的法像我心里既难过又羞愧:刚才这一念不是把自己当成常人了吗?用法衡量就是悟性太低、意志不坚定的表现,自己过去病的根源都是业力造成的,自己的业力就要自己还,消业就得痛苦,吃苦遭罪才能还业,师父在“病业”中讲到,"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好险哪!差点没守住心性,就这样我整整折腾了一夜,后来我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我却哪也不疼了,这次我终于守住了心性,过了消业关。

大法如此超常,为什么不让更多人得法,知道法?于是我不仅在亲朋好友、同事、邻居中弘扬大法,我还拿出自己的积蓄和学员们一起买大法资料,做宣传栏、条幅等,到农村和边远山区去弘法。

如今的我骑着摩托车,像个小伙子一样穿行在农村的田间小道,翻山越岭,不管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不知累不觉苦,看到我现在精神饱满,红光满面,身强体壮,有谁会想到三年前我是什么状态呢?每当想到这,我修炼决心更大了。我要多弘法,让更多的人得到大法。今年春节前夕,女儿结婚的前一天,正好是去某地弘法,老伴说:今天你哪儿也别去了,呆在家陪客吧,似乎是请求,其实是命令。我想弘扬大法是神圣的,让很苦的农民得到法,都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是我们每个弟子为己任的,我绝不能失去这次弘法的好机会,想到这我陪着笑脸对老伴说:“家里有人就行了,别叫我陪了,那么些学员都等着我哪。”没等她答应,我赶忙跑下楼去,骑上摩托车一溜烟的跑了。

通过三年来不断深入实修,使我更加知道大法的珍贵,今后我要加倍珍视大法,学好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坚持实修,再去执著。(1999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