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科学的不足和“真、善、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一)“悟”

人们在理解超常的现象时仅仅从逻辑上去思考是不够的。《转法轮》中谈到,过去人体的遥视功能被否定的原因是,通过这种遥视功能看到某人做的事情与这个人当时在做的事情不符合,尽管看到的环境一点也不错。这是因为功能存在的时空与我们人存在的时空有一个时间差,所以“按照现在科学这么去推理,去研究,再过一万年也白搭。”(《转法轮》第58页)有的人对这句话理解不了,认为既然有时间差可以让这个有功能的人看看那个人干的几件事情,只要按顺序说对了不就行了吗?也有的人说既然有时间差,看看这个时间差之后做的事情符不符合不就可以吗?这么简单的推理,为什么要一万年呢?

这种推理确实是再简单不过了,但是我们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提出这个时间差的假设并来验证它,已经有了一个前提:必须有勇气承认“这个人看到的环境一点不错”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然而这样证实的是时间差的存在,而不是证实这个功能的正确:为什么环境就能看得一点不错呢?还是从开头有些人就不愿意承认这个功能的存在,只要抓到有一点与所谓的常识不符合,就来否定它。而超常的现象肯定是不能用现有已知的东西所能把握得了的。出现了一种不符合,知道了原因后你可以用这样的逻辑去对待它,那么出现了另外的不符合,你会不会仍用这样“简单”的推理去对待它呢?还是依此而反对它呢?

从很多法轮大法学员的亲身体会中我们可以看到,通过看《转法轮》,并在平常生活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和炼功,他们都体验到了由于自己心性的提高和道德标准的升华而带来身体的变化,周围环境的变化,和自己世界观的变化。我也感受到了这些虽然很微妙,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变化。这些变化和每个人的存在一样是不容置疑的,那么从这些事实出发,我们能不能也用一下这种简单的推理,正确地对待所发现的那些表面上的不符合呢?真正地用心来理解《转法轮》这本书的内涵呢?

我想这就是“悟”吧,不是用逻辑推理能涵盖得了的。在我的理解中,我们从《转法轮》一书中所能理解到的东西,即使是自认为符合逻辑的,认为对的,很可能并不是象想像的那样,这也许是从书中的同一句话中我们能领会到不同含义的原因之一。假如一个人突然间具有了某种特异功能,那么这个人应该悟到的是,怎么运用它去做好事,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运用它,否则对别人就不公平了,而且还要努力地弄清楚它真正的意义所在。这是“悟”到的。而当人用逻辑推理去对待这件事情时,往往容易想到如何利用它来谋取个人的利益,从而做出不好的事。逻辑让人只是在表面上推来推去,而不去思考背后的内涵。

(二)“真”

科学是对真理的探求,是求真的。而逻辑推理只是求真的一个因素,决不是全部。推理过程中所隐含的、不加思考而认为对的命题太多了,觉察到的和觉察不到的。这些都是观念。而科学中的重要的发展都含有非逻辑的跳跃,一旦破除了某种观念,回头一看,这逻辑也很简单。

数学家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信念,只要给定很少几个无定义的原始概念和一组不证自明的公理之后,仅仅利用逻辑推理,就能够得到所有其它真的命题,而且不会自相矛盾。然而哥德尔证明的不完全性定理,破除了这种观念。这个定理是说,任何一个足够复杂的形式系统如果是自洽的,就不是完全的;而这种自洽性在这个体系之中是不能被证明的。

这个定理证明的核心是指出来,在任何一个包含算术的形式系统中都有这样一个命题存在,如果承认它是真的,可以推出它的反命题也是真的;如果承认它的反命题是真的,就可以得到这个命题本身是真的。承不承认这个命题都是不自洽的,是矛盾的。由此,我们能更进一步地理解为什么“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论语》),因为电脑就是一个纯粹的形式系统,不可能突破哥德尔定理的约束,而人脑就不同,有“悟”在。

我们看到,就是在数学这门科学中也不能这样单纯地从逻辑上求“真”,所以真并不只是逻辑,真还有其它的内涵。所以现在的科学并没有真的做到了真,到头来,它就保证不了自身的真。科学还要在实验事实中去求真。有些事实就会和逻辑发生冲突。在粒子的干涉实验中,当所有的条件都一样时(当然只是在我们现在科学所能理解、控制到的范围之内),在干涉仪中的粒子却会以一定的几率有着不同的行为,这从逻辑上就不可思议。在量子力学描述的范围之内,这种随机性不是由于知识不全而造成的,也就是说,这种不同的果不是由于存在不同的因造成的。能通过这个来反对量子力学吗?而现在所有的相关实验都没有超出量子力学的预言。费曼曾讲过没有被量子力学搞糊涂的人就没有学好它。这个被搞糊涂就是从逻辑上把握不了。然而现在科学的这种从实验中求真实质上也是有局限的。

(三)“善”

现在的科学在确定它的研究对象时,为了尽量排除人为的任意性,把人放在科学之外仅仅作为一个观察者,人不在其中。物理学中有一个很基本的思想是对称性,物理的量,物理的规律都是与观察者无关的:做一个实验,如果条件一样的话,不论谁做都会得到相同的结果。那么物理学就局限在这一类的现象与规律之中去研究。为了排除人为的任意性而把观察者放在外面,这种求真,就不可避免地带来一种局限性:可能使得一些客观现象排除在门外了,例如,我们认为的客观的物体真的就没有它生命的一面吗?

再比如说一个人好坏的程度,善良的程度,也就是心性有多高,并不是哪个人任意说说能算得了数的,“衡量心性有多高,还有一个尺度。”(《转法轮》第30页)这个尺度也是客观存在的。它通过这个人所做的一切事情方方面面都能表现出来,尽管它没有象温度那样很严格的科学定义。那么,这样的一类现象,也就是与人的心性这个客观存在相关的现象,是不是也可以成为科学研究的客观对象呢?

现在科学的应用部分,也就是科技,人们认为是它善的一面,可以解决解决一些问题。然而现在的科学实质上却是无善恶的,因为科技可以用于好的目的,为好人而用,也可以用于不好的目的,为虎作伥。就算用于好的目的,也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如对环境的破坏等等,会带来一些不能控制的因素。这种不能控制的因素的存在,恰恰就反映了现在的科学对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的认识少了点什么。当然科学也在一步一步地不断发展,但我想,它所缺少的不是象做微扰展开那样,只要加进越来越多的项就可以弥补得了的,少的是一个关于整体、大范围性质的那么一种描述。现在的科学“真正地像盲人摸象一样”(《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四)“忍”

现在的科学中一个很基本的概念是无限(大或小)的概念。一个无限大的量加上或减去一个有限的量不会增或减,我想这应是“忍”的一种表现。然而无限的概念本身就蕴含着矛盾。按照能否完成或形成整体,无限可以分成所谓的潜无限(不断在创造着的永远完成不了的进程)和实无限(完成了的无限)。而哥德尔的不完全性定理说白了就是:“总存在某种实无限过程所界定的无穷集合,其全部内容恒不能由其所相应的任何潜无限进程列举或判定。”因为算术逻辑是潜无限的。现在物理学研究的一个很主要的方法就是分析,把物质世界这一整体分为很多很多小的部分,例如物质的组成由分子到原子等等一直往下分,以为研究清楚了各个部分就能知道了整体。然而在由部分拼凑整体图像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有些关于整体的性质根本就无法从部分得出来。例如气体都是由分子组成的,每个分子的运动可以由牛顿力学来描述,然而气体作为一个整体,有趋向平衡的性质,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而所有描述个体行为的方程都是可逆的。所以也有科学家意识到物理的规律也是分层次的,而这个层次的划分是按照系统自由度相对无限来划分。“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第7页),不同层次也有不同的物理规律。众所周知,现在的科学能够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这个物质世界知识,我想是因为它有真的一面,有善的一面,也有忍的一面。但是我们在应用现在科学的时候所带来的问题,也是都能看得到和感受得到的。这是因为它的真没有做到真正的真,不论是从逻辑上,还是在实验中;而它的善是善恶同存的善;其中忍的因素——无限也包含着矛盾。那么我们设想一下真正的科学应该是什么样呢?至少,理想中真正的科学就应该是只能为好人而用的,应该能描述这种与人的心性有关的现象与规律。而核心问题是如何衡量好和坏。

(五)“实修”

我们中华民族古老的科学如五行学说,中医,气功,所面对的直接就是人在其中的现象,“因为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转法轮》第260页),而各种古老的宗教中都要教人如何去做一个好人。但是以前所有这些学说也好,宗教也好,并没有给出一个衡量好和坏明确的标准。而《转法轮》论述了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万古以来第一次讲出了“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转法轮》第13页)所以我认为,法轮大法“讲出的是道理,是法理,是以理服人。”(新西兰法会讲法99.5),是真正的科学。

现在的科学要证明一件事情,必须得有可重复性,这是与它所局限的研究对象有关的,要求与观察者无关的。但事实上也有人认为到我们从课本中学到的东西,有多少是亲自做过实验验证过呢?那么对于科学知识的相信很大程度是建立在逻辑上的,但逻辑不是绝对可靠的。相反,法轮大法讲实修,虽然没有表面上的可重复性,因为与观察者有关,但是每个修炼者必须在常人中实修,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增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说白了就是必须亲自做这个实验。那么这种在实修中自身切切实实的体验和那种抱着各种观念推来推去苍白的逻辑相比哪个更接近真理呢?

我听到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个人被撞坏了,肇事者当时就跑了,一帮人围着看,后来一个年轻妇女做好事,把这个人送到医院,替交了医药费。后来这个人好了,不但不还钱感谢人家,还说就是她撞的。理由是:现在哪有这么好的人哪?这种逻辑听起来是很可笑的。可是在不理解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中,很多人不就是这样推理的吗?哪有那么多好人呢,这样做一定有什么不好的目的。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确实是在做着好人,努力地尽量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同化于宇宙的特性“真、善、忍”,这次没有做好,下次再努力去做好,提高了心性后就能对这个世界有更深一层的理解。法轮大法就是这样要求我们的,何“邪”之有呢?以上谈到的都只是我个人的理解,这种理解决不是绝对的,因为一方面在科学中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另一方面我还是一个在修炼中的人,还在继续读着《转法轮》,周围还不断有事情发生,但是,我想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才能是真正的真理,什么是真正的好与坏。我的建议是,读《转法轮》的时候抱着这样一种态度,就是愿意对一切不加思考而认为对的事情加以考察的态度从头到尾地读。最好能再亲自做一做这个实验,实修实修,你是能够体悟到一些真正的东西,真正地理解到一些为什么,而所花的时间和精力绝对都是值得的。真的是这样。

愿天下所有有缘人都“乘正法船”(《洪吟》)!

真乎玄乎修乎
惚兮恍兮悟兮

(一九九九年六月)

附1:关于特异现象
http://xxx.itp.ac.cn/abs/quant-ph/9906014

附2:关于逻辑和哥德尔定理

“数学的科学的可能性本身好象是一种不可解决的矛盾,如果这种科学之为演绎不过是表面的,则它所有的这种严密而无疑的正确性何由而来呢?反之,若说它的一切命题都可用形式逻辑的规则相互引出,则数学岂不变成一种庞大的重复语么?三段论不能告人以真正新颖的事物,且如所有必来自同一律,则所有亦必能归入其中,然则充满许多书中的定理的陈述将不过是A即A的各种弯转的说法而已,这样说人们会同意吗?”《科学与假设》庞加莱,pg.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