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大陆的乐观报道

更新: 2017年1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7月19日凌晨以来,中国大陆各地,从城镇到乡村,开始了在定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的前提下,对法轮功辅导员的逮捕。从那个时候起,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所经历的是一场“生死观考试”。19至20日,对法轮功所采取的“取缔”活动,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态势全面展开。在农村采取行动的范围是查抄所有大法弟子的家和没收法轮功书籍,拘留并殴打有反抗行为的大法弟子;而在城市,查抄范围则局限在辅导站负责人和一些炼功点辅导员身上,并且有的辅导员已被公安局正式逮捕。7月20日,北京各街道公安局派出所将其管区内的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找去,向他们转告了法轮功已经被政府定为“非法”的消息,并要求这些辅导员回去后,向炼功点学员广泛通知这个消息。这个消息一传开,北京和外地的大法弟子下决心。就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也要努力使政府在通过宣传媒体正式发布取缔法轮功的错误决定之前再做考虑,收回成命。他们走出去了!他们明知中南海周围已经有准备地布满了公安、武警,但也义无反顾地走出去了!

这一次,由于政府已经知道公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并做了严密的布置,因此表面上看中南海周围确实一直也没有形成大规模“聚集”,但是21日,在丰台区体育场(露天)石景山区体育馆内却被一车一车、源源不断地拉去从中南海附近“请上车”、“令上车”或“强行推上车”的大法弟子(在他们上车之前,他们随身携带的大法书籍,被强行收缴)。石景山区体育馆内的主看台上,很快被大法弟子坐满。由于“警力不足”,另外三面的看台不敢向大法弟子开放,因此后被拉来的大法弟子就只能一整天坐在临时调来大公共汽车上,占用了20余辆公交车。石景山体育馆馆里馆外大法弟子一千几百人(馆内约有8百人左右,馆外即汽车上约有数百人),丰台体育场则容纳了4千余人。警方可能原以为,将这些大法弟子拉到这外界不知的地方,然后用汽车再拉到事先安排好的中学校、乡政府登记是轻而易举之事,岂知“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些大法弟子明确要求要“见两办负责人”,并明确表示如不“放人还书”绝不走。北京各区政府都派出“领人”的人,但是竟然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领走”(不包括坐在汽车上根本就没下车的大法弟子)。最后两个体育场馆都不得已采取了由武警和公安干警“强行清场”的做法。可是,也很难。因为一方面警察毕竟也是人民子弟兵,他们当中多数人不忍硬下手,他们知道他们现在要对付的是一群好人;另一方面,大法弟子都将胳膊挽起,就是不肯在“放人还书”前离去。有些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皮肉之苦。大法弟子在推动人身自由的情况下,齐声背诵《论语》和《洪吟》中的诗篇,警察成了弘法对象。弟子们互相帮助,共享食物和饮水,脸上充满了坚持必胜的自信表情。相比之下,警察却很被动、消极,多余地完成着他们维护秩序的责任。在丰台体育场内,一天之内有许多感人景象,下雨了,大法弟子主动为负责看着他们的警察支起雨伞、当警察采取分割包围战术时,大家自动挽起臂膀形成人墙等等。最令人感动的一幕要算是,大法弟子躺在将要开动、被警察装上大法弟子的汽车车轮底下,以自己将会成佛的血肉之躯阻止汽车的开动。

可能是由于考验很大吧,在中午天空放晴的时候,不少弟子亲眼看到天空中出现李老师的打加持手印的法身和带着长长光柱的大法轮。而在石景山体育馆最催人下泪的是,伴随着大法弟子用便携式小收录机播放的大法音乐的鼻音伴唱。那声音之美简直可说是专业合唱队无法与其媲美,不但使所有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祥和,也使所有警察停止了他们之间的聊天和其他活动。

接下来就是大法弟子被分送到事先早已安排好了的中学及乡政府,在那里登记后,按照他们的居住地,与派出所联系,由派出所接回,进行教育,然后通知家属或所在单位来签字领人回去。多数弟子在21日凌晨2、3点左右到家,也有的弟子一直在派出所等到22日早7、8点钟才回到自己家中。

22日各个事业单位党组织内部传达了关于中央正式取缔“法轮功”的文件。并要求所有党员按要求表态。据笔者的朋友、也是那位“修炼法轮大法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亲密朋友讲,她在单位党总支传达文件后,当下明确表态:我反对中央的错误决定,它颠倒黑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她的这个表态使她所在单位所有同志为她捏一把汗,也使她的领导感到措手不及,马上声明,现在还不是让表态的时候,是学习阶段。她说,那就什么时候要我表态,我再表。

23日,“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 ”、“公安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的通告”、由谎言和伪证构成的“李洪志其人其事”、以及拼凑的“因修炼法轮功致病,致残,致死的部分案例 ”和“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 、《人民日报》“提高认识 看清危害 把握政策 维护稳定的社论,从当天下午三点开始,在广播、电视上重复播出。当日,就又有很多大法弟子自觉地站出来,到中办信访局反映意见。这一次由于警力布置更加严密,也没有形成“聚集”。接受21日教训,警方这一次将被装上车的大法弟子分散到西城区各中学的教室里,每个教室最多只放20余人,“教育”的方式基本上就是播放关于取缔法轮功的电视片。大法弟子每看到电视片中出现李老师的形象时,都欢呼鼓掌;还有的大法弟子将教室变成了法轮大法的小型法会,大家利用教室的讲台坦然地讲自己的修炼体会。在登记之后,也由各公安局派出所接去进行“教育”,然后分别由家属或所在单位领回。

24日,“上访”依然不断,人数还不得而知。一位上访的大法弟子在被押送途中听一位押车干警说,“这两天(因为押送上访大法弟子)我基本上把西城区的各中学跑遍了”,人数之多可想而知。据有些弟子说,他们被送回家后,还会再来的。他们在登记时,一切都是如实填写。有的弟子问,我已经登记过两次了,再登是否会造成重复统计的误差,警察回答:“叫你填你就填吧。”于是,我们有些弟子的大名,已经三次出现在“法轮大法炼功者登记表”上。

警察连日来已经疲惫不堪,一位海淀区公安干警对大法弟子说:“你们什么时候算完啊?我从上周四(7月16日)至今(7月22日凌晨)没有沾床边,累得都不知道北了。”据说,警力布置是十天,可是我们都知道,在被抓的各地法轮功辅导员站负责人和炼功点辅导员被释放之前,每天都仍会有大法弟子持之以恒地上访的。他们当中很可能就会有登记五次、六次甚至十次二十次的弟子。甚至很可能,大家为争取一个合法的集体炼功环境,可能一直将上访下去。警察很明白地说:“我们知道什么是坏人,一看就知道,你们都是好人,而且素质还很高。可是我们必须服从命令。”持续的时间达到一定长度,相信警察们都会向中央反映他们对于处理法轮功的决定的意见了。

大法弟子在这次护法活动中失去的是各种先前很难放下甚至发现的执著心和业力,而他们得到的则是白色物质“德”,心性和功力的提高,他们在通向圆满的金光大道上迈出去了具有决定性的一步。(7月24日早6点22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