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理智的教育孩子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是北大西苑机关炼功点的法轮大法学员,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回想我在刚开始接触法轮大法时,就觉的这个法真好,感到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他是超常的,是李老师在往高层次上度我们,自己有缘得到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并且暗下决心,要在法轮大法中好好修炼,一定要功成圆满。

开始修炼时我也经历了消业,也注意学法修心。对平常一些小的磕磕碰碰也能去忍,还认为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好人”。丈夫虽不修炼,但也不怎么反对我修炼。上初二的女儿一开始也跟我一起炼功、看书学法,家里环境不错。在单位和大家的关系也很好。我心想我修炼的环境真不错,没那么多麻烦事,炼的顺利,心里很高兴,心情也很舒畅。看书学法也学的都明白,心想有什么磨难我都能过,没问题。

可慢慢的,我发现环境起了变化。主要表现在我女儿身上,她开始不学法了,不但不学了,还越变越坏。在学校,在我们家属区大院里尽和一些不好好学习的孩子来往,越来越不安心学习。一回到家里,电话就打起来没完,聊些无聊的话,一说就是半小时,一个多小时。对劝她好好学习的话,一句也听不進去,一说就和我顶嘴。我心里很着急,可怎么教育她都没用。她不但不听,还越来越变本加厉,经常说谎,晚上也不安心在家了。我每天晚上七点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她就跟她爸爸随便说个谎跑出去玩到九、十点钟以后才回家,到后来竟和别的孩子去迪厅一玩就到凌晨两三点钟。第一次去迪厅时,我和她爸不知怎么回事,到半夜了不见人,急的到处打听、寻找,她爸还一个劲的说:“肯定出事,肯定出事了,报派出所吧……”我又是气、又是急,心想等她回来,非的好好管管。直到夜里三点多了女儿才回到家,可我刚说没两句,她爸就不耐烦的说:“别说了,都这么晚了,睡觉吧。”我心想,平时你就不怎么管,孩子都这样了,你还不配合我一起好好管管她,反而还堵我嘴。可又想,确实已经不早了,第二天女儿还得去上学,而且炼功人要做到“忍”,今晚就先不说吧。可心里却堵的慌,根本就放不下。

第二天中午,我给女儿上了课,心想道理给她讲了,我也没发火,大概女儿会明白、会改正了吧。可没想到,女儿又偷跑去了迪厅,又是半夜才归。这下我可气坏了,管它是夜里几点,妨不妨碍别人睡觉,我大声的质问、批评女儿。可更让我生气的是我丈夫,他在旁边一声不吭,还绷着个脸,好象在说我:“看你那个凶样。”(平时我一管女儿,他总是不说女儿什么,却总说我方法不对,说话态度不好,等等。)可我心想,女儿都变成这样了,你就应该配合我好好的管教她才是,你也没什么好办法,还不让我管,那不行!我不能看着女儿走下坡路。可女儿见她爸爸不说话,仿佛更理直气壮了,我说一句,她顶一句,眼斜楞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心里的火一股股的往外冒,哪里还能忍,把师父的话全忘了,没有守住心性,照着女儿的脸就是一巴掌。女儿当时就哭了,鼻血也流出来了。这时,我丈夫一下就蹦过来了,揪住我就使劲推,冲我吼着:“你还炼大法呢?你什么玩意儿,瞧你那凶样,那……”等,反正很难听的骂人话都出来了。这么多年,他没冲我骂过脏字,这回就象是骂一个外人一样,还说要离婚。我也急了,回他说:“离就离。”他又说:“你别来虚的,你写离婚书,我马上就签字。”我当时全炸了,冲他嚷嚷:“早想跟你离了。跟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人没法在一起。但你不许乱骂法轮大法,我炼不好是我不好,我炼不好不炼了,非得跟你们把这个理说清楚不可。”我觉的我教育女儿没错,他俩一个是明明有错就是不改,一个是看见有错也不管,怎么还都弄成我的不是了呢?我真是气急了,晚上自己跑到办公室去了,怎么也想不通,心里真是苦极了。我还真的写了离婚书。心想,法我先不炼了,等我把这事处理完了再炼。少了他们更清静,一门心思的好好炼大法,更好。

第二天早上回家我把离婚书给了我丈夫。这一天我心里极不舒服,干什么都没情绪,心里很烦乱。心想,修炼真难,常人的事真烦。我知道这一关根本就没过去,“真善忍”更无从谈起。可心里还是抓着常人的理不放,总认为自己没错,忿忿不平的,觉的不能这么窝囊。

这时,炼功点的两位老功友及时的帮助了我,他们谈了自己修炼过关的体会,帮我提高悟性。慢慢的我心里平静了许多。回到家捧起《转法轮》书,李老师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是啊,哪有舒舒服服的就修炼上去的呢?修炼就是在磨难中提高,而我在磨难来时,没有想到这是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机会,却完全象常人一样去争、去吵、去斗,根本就没有按一个炼功人的标准去做。遇到矛盾就想采取逃避的方法,而没有好好去悟一悟,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麻烦事。通过反复学法,我开始悟到,表面上看是女儿在“变坏”,其实问题却在我身上。虽然我对女儿从小不怎么娇生惯养,但自己平常一直认为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要好好培养,千万不能让她学坏了。平时女儿稍有一点不好的苗头,我就特别敏感和担心,因为是我的女儿就不能有一点偏差。这个情,是很重的。现在女儿偏偏就在一天天的“变坏”,这是在去我这方面的执著心啊。对女儿的这种情要是不去,能修炼出来吗?女儿的这种变化和丈夫对着干,不正是给我提供了提高心性、去掉执著心的好机会吗?而我却一点没有守住心性,失去了一次次消业过关的机会。想想自己,并非原以为的那么好,离“真善忍”的标准真是相差太远了。修炼是严肃的、艰苦的,刚刚遇到这一点“难”就过不去还谈什么修炼呢?更从何谈圆满呢?知错就改,我主动找女儿诚恳的谈心、认错,保证今后再不打她。女儿流了泪,说:“是我错了。”离婚书我也从丈夫那里要了回来(那两天他不签字,也不吭声)。家里又恢复了平静。

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女儿似乎变的好些了,跟我们也有说有笑了。可没想到,一天早上八点多钟,学校老师突然来电话说女儿没去学校上学。我和丈夫很奇怪,明明看见她早上背书包走了。这段时间好好的,怎么又开始逃学了呢?这时我明白,磨难又来了。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好好过关。我对丈夫说:“你放心,你有事该办就尽管去办,她中午回来,我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等晚上你回来后我们再一起找她好好谈谈。”上午我照常去上班了。中午回家后已过了吃饭时间仍不见女儿回来,学校老师又来电话问找到女儿没有。我发现家里的所有现钱(四千多元)都不见了,这时我明白了,女儿离家出走了。走的这么突然,事先我们一点也没觉察出来,互相之间也没任何摩擦发生。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女孩子,身上带这么多钱,现在社会上又这么乱……这时丈夫又开始埋怨了:“都是你的责任,上次打了她,这下好啊,出了事怎么办?”这回我沉住气,没和他计较,他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想起:李老师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转法轮》)所以,我想这回不管丈夫怎么埋怨、责怪我,我都不去和他争辩。这么一想,心里还真的一点也不着急,而他却急的六神无主了。该问的问了,该打听的打听了,就知道和女儿一起出走的还有个女同学,家长同样也不知道究竟女儿去哪儿了。丈夫说要报派出所,可一点线索都提不出来让人家上哪儿去找?我当时明白,这是给我设下的难,就看我能不能守住心性,放下这颗常人的心。女儿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我心里很平静,所以脑子也不糊涂,我忽然想到前两天女儿曾去过奶奶家,会不会把要走的事告诉奶奶家的表哥啦?果然,这孩子在我们的追问下提供了线索。根据这个线索,我们在天黑之前,很快把她们找到了。

回家后,我没有去责怪女儿,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吃着饭的样子,觉的她挺可怜。(那天正赶上下雨,她们没带雨具,身上带钱多也不敢到处转,在白石桥附近遛了一天也没怎么吃东西。)我想,是我修的不好,让女儿吃了这个苦。过后我问是不是因为妈妈上次打你,心里还有想不通的地方才跑的?为什么连一张纸条都不给我们留着呢?女儿说:“根本不是,我从来不记仇的,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很烦就是想走。条也留了,不过不想让你们很快找到,所以放在比较隐蔽的地方了。”我看了纸条,上面没有一句生我们气的话。

从那以后,女儿似乎和我们更亲了,也知道这样做很幼稚,是不对的,还跟我说:“放心,我会把学习赶上去的。”但后来女儿又有两次忍不住跑到舞厅去玩。其中有一次跟我说:“太困了,想早点睡。”其实她把门反锁,偷偷的跳窗户走了。要在过去见她这样骗我,我肯定会气炸的,但现在我不去跟她生气了。晚上我安心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从侧面尽量的教育、说服她,让她明白这样的行为是不好的。我想,我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了,如果她真的要学坏,那是她自己的事。我对女儿的好与坏的那种执著的亲情慢慢的放下了许多。女儿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了不好意思。有一天,女儿给我们写一张条,说:“爸、妈:你们不要以为我是个坏孩子,象个不良少年,我承认有些事我做的不对,有不良嗜好等等。有时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所做所为,回头一想才明白。有时情绪不好,不好的原因连自己也不知道。总之,有时我情绪、心情波动很大,有时很好,有时很差,所以做出的事也时好时坏。现在,我很想做个乖孩子,克服那些不良的嗜好,不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接触,我讨厌他们。你们希望我好好学习,我会努力的……。”我们也给她写了张纸条加以鼓励。从此以后,女儿再不晚上出去了,也开始对学习认真起来了。她主动让我给她找家教老师,还请班上学习最好的同学每星期给她辅导一次功课。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的执著心就此荡然无存了。修炼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