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学法 促進实修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们一厂辅导站是一九九四年五月成立的,规模由小到大,现在每天参加学法炼功的学员有一百五十多人。

一九九五年以来,遵照李老师先后两次在北京辅导员会议上的讲法,根据中国法轮功研究会和辅导总站的要求,我们站开始重视学法。

我们把学大法的时间固定在集体炼功当中。开始是早上十五分钟,晚上三十分钟。随着学法的深入,又增加星期六、星期日早上各两个小时;一段时间后,又把每周二、四、六晚上各两个小时都作为学法时间。这样,学法时间基本上不少于炼功时间。

首先是通读《转法轮》。刚拿到书时,由辅导员用了八个晚上通读了一遍。学第二遍时,由每个学员轮着读。然后由辅导员领读,学员跟着读。同时,为了照顾年龄大或不识字的学员,辅导员又领着一字一句的读。不识字的学员在辅导员领读时,用心听,用心记,跟着背读。最后是大家齐读。至一九九五年末我们已集体把《转法轮》通读了八遍。

其次,背大法。我们感到这么好的法应该背下来。于是就开始背《转法轮》中的《论语》和书中的部份章节。现在绝大部份学员能全文背诵《论语》和十一篇经文等。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是老师的生日,我们站举行了庆祝活动,集体背诵了《转法轮》中一至三讲中的部份内容。学员们认真参与,声音洪亮,每个人的脸上红红的,身上热热的,整个炼功场上呈现一片祥和气氛。

第三,在集体学法时间外,学员们自己也抓紧一切空闲时间学法、抄书。学法已成为大家的自觉行动。有时间就学,时间紧,挤出时间也要学,甚至走在路上也在背大法。工作休息时手不离卷,有别人在的时候看书或小声读;无人在的时候就高声朗读,还经常收听、观看老师的讲法录音、录像。有些学员逐字逐句的抄写大法,写错了字就从新抄。现在有的学员已把《法轮功》和《转法轮》全部抄完。特别有不识字的学员,跟大家一起读法后,也能认字抄书了。

第四,经常开小型学法心得交流会,让大家谈自己的学法体会。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取长补短,共同提高,效果很好。我们还派人到外市学习、交流;听取外省市的有关学法的经验介绍,如《法轮大法在北京》等,及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的录音,对大家触动、启发很大。通过学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仅举一例说明:

方怀顺夫妇,是九五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他们修炼的非常精進,去炼功点炼功,不管是风雨交加,还是冰天雪地,从未间断。六十八岁的方怀顺,由于眼盲耳聋,学习大法非常困难,除了在炼功点上参加集体学法外,在家里他就每天带着助听器听他妻子给他念两到四个小时的大法,雷打不动。在炼功前,他的左眼只能从外眼角向侧面看到一点光亮,甚至面对面都看不清人的鼻子、眼睛。通过学法后,这只眼睛能离一米远看清人的脸和电视画面,现在他能用这只眼睛学法了。今年一月二十九日晚,方怀顺到炼功点院外的厕所去方便,由于天黑看不清,两脚踏空落進三米多深的粪池内,可是没有摔着,一点伤也没有。他在心得体会中说:“这是恩师法身悄然而护的结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从此以后,他们夫妇俩更加坚定了学法的信心。这件事发生在学员们齐读《转法轮》第九章的那个晚上。通过这件事情更加增强了大家学法的劲头,推动了学法。

由于辅导站把组织大家学法摆在首位,促進学员们注重了心性修炼,普遍提高了悟性。大多数学员能时时、处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例如王太权,修炼前的二十多年中,他为了名、利、情,在常人中争来斗去,造下了很多业。有一次在生产劳动中大锤把手砸伤而变形,他到医院照个片子就回单位上班了,可到开工资时车间考勤员说他那天缺勤,扣了他的工资,气的他当时把她骂了一顿,并一直怨恨不平。还有一次,他因公伤住院,领导去看他时问他报不报公伤,他怕影响升级不报公伤。可是到年末升级报表时,又是这个考勤员偷偷的给他报了公伤,这样他就不能升级了,因此,他竟找领导闹着为他升了级。从此,他更恨这个考勤员了,一连骂了她一个月,并想寻机报复她。一九九三年他又患心脏病住院治疗,但他为拿到当月奖金和两级浮动工资,三天就上班了。一九九四年七月,他心脏病复发兼患脑血栓,病情较重,可他为了保住“标兵”的称号和全国先進班组的副班长,住院不到十天就上班了。但这时的他已被疾病搞的面黄肌瘦,四肢无力,心脏时而偷停。就在他走投无路,陷入极端痛苦之时,他有缘加入法轮佛法的修炼行列。通过修炼,使他懂得了大法的内涵,认识到了以前别人欺负他是业力所致,修炼就必须去掉名、利、情和争斗之心,他完全把以往的报复之心放下了。在读法、背法上下功夫,悟性和心性提高的特别快,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丛玉兰,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五年三月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提高了悟性和心性,摆正了失与得的关系。她的老伴去世多年,自己含辛茹苦将儿女养大成家立业。她把自己上访中央、省有关部门给老伴落实政策的楼房让给儿子住,自己住平房。每月房费都由她付,她自己没有工作。后来儿子一家搬到大连住了,房子由她儿媳妇让给她妹妹住着。丛玉兰去要房子,可人家说:“我姐临走时说了,这房子不给老太太住,只让我住。”老太太十分生气,于是就到法院告了状。当她学法后,学到老师关于“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的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老师的这段讲法使她豁然开朗,体悟到这是心性修炼的好机会,而且失去了楼房就等于给自己消了业,还了债,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又前進了一步。于是她心里平静下来了,就到法院撤回了诉状。

辅导员马惠平是炼功点所在地第一机床厂幼儿园的负责人,她不仅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炼功场地,而且也能以身作则,刻苦修炼,带领大家学法炼功。今年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六点多钟,也就是集体读法的第七个晚上,当她来到幼儿园时,看到南楼二楼有个窗子亮着灯,她感到很奇怪,怕自己的眼睛不好,没看清,就问前来炼功的功友是不是灯亮着,功友也说是有灯亮着。马惠平又问院内的两位更夫,他们也看到灯是亮着。可是大门却是锁着的,根本就没有人。更夫用钥匙打开门,后楼里却一片漆黑,灯根本就没有亮。当更夫拿着手电一照,看见从二楼哗哗的往下喷着水和热气,原来暖气片破裂了。更夫赶快上二楼打开原本全是关着的电灯,找人把暖气修好,阻止了一场整个楼房被水淹泡的事故。学员们悟到,这是李老师用灯先告诉马惠平暖气漏水,及时阻止了水灾的发生,也保护了我们这块圣洁的修炼场地。由此也鼓舞了马同修尽心尽力做好辅导员工作,她修炼也更加精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