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媒体报道还能相信吗?

评大陆媒体的法轮功报导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 最近大陆各官方新闻媒体可忙坏了,上面的任务布置下来,要“揭批”法轮功,要批的越“彻底”越好、越“狠”越好,要配合好这场“政治斗争”。于是各新闻媒体对无数通过修炼法轮功达到祛病健身、道德水平提高的客观事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反而绞尽脑汁,断章取义、东拼西凑、嫁祸于人,把本来不是由于法轮功导致的“致伤、致残、致疯”案例归罪于法轮功。更令人震惊的是,现在有些媒体,甚至是堂堂的国家电视台和《人民日报》,已经发展到完全不顾新闻工作者的基本职业道德,颠倒黑白、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事实,公然让人站出来作伪证。下面仅举几例说明之。

《人民日报》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报导,现年80岁的潘玉芳声称1952年在为李洪志老师接生时就已用上了“催产素”。然而,催产素应用于临床,是1953 年以后的事。不知她用的是哪家药厂生产的“催产素”? 根据《哥伦比亚百科全书》(The Columbia Encyclopedia, Fifth Edition, Copyright 1993,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记载,科学家们于1953年发现了催产素的分子结构,同年,科学家们在实验室成功地合成了催产素。《人民日报》为了诋毁李洪志老师,竟然让80岁的老人去对47~48年前的事情“记忆犹新”,简直是荒唐。文章最后评论指出:“由此可见,《人民日报》所有关于李洪志老师的报导都是值得怀疑的,请读者自辨,不要轻信。”

《人民日报》还公开宣称说,“李洪志叫病人不要吃药”。而事实上,李老师在所有的讲法中都没有讲过不让人吃药,只是讲了一个修炼和吃药的关系问题(李洪志老师所有的讲法都有录音、录像或书籍,但凡遭剪辑改编者便不足为证)。相反在讲法中,他曾经一再说过,医院能治病、吃药能治病,常人得病了就得吃药,就得去医院的。

媒体还报导说,李洪志宣扬“世界末日”。事实上,李老师在多次讲法时,针对有人在这方面的提问均明确回答说,没有世界末日,人类大劫难根本不存在。到了大陆新闻媒体那边,断章取义地把“没有”、“不存在”等词剪辑掉了,改为宣扬“世界末日”。

李老师以前说过地球曾经爆炸过,是举例说明地球可能发生的大灾变,如地外小行星撞击地球而引起的爆炸,使地球的物种消失等。在漫长的宇宙历史中,地球遇到外来天体撞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是科学界一直在研究的课题之一。太阳系内有大约14亿颗彗星,还有闯入太阳系的小行星。虽然其中相当一部份会被质量较大的木星捕获后绕木星轨道运行。但是谁能保证所有这些天体都不会撞击地球呢?特别是当太阳系各行星处于某种特殊排列形式时,对于那些位于拉格朗日不稳定点上的彗星。目前科学界的共识是,只要地外撞击体的直径处于0.6千米~5.0千米之间,就有可能使全球陷于“撞击冬天”的困境,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黑暗而寒冷的冬天将笼罩全球,导致颗粒无收,生态系统破坏,全球性的饥荒,直接撞击造成的生物灭绝,臭氧层的破坏,酸雨的出现,植物的中毒,人类将处于灭绝的边缘。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天文学家休梅克估计,在目前的近地空间,直径为10米左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约有20万颗,这些小天体平均每1000年与地球撞击一次;直径大于1千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数目高达2000颗,平均每10万年和地球撞击一次。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地质学家弗兰克·凯特在98年11月18日的《Nature》杂志上撰文指出,他已经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的奇克苏卢布郧坑中,找到了一块埋在白垩纪结束、第三纪开始时(第三纪与恐龙灭绝的时间大体一致)的地层中的郧星碎片化石,此化石中含有外星物质铬,被认为是6500万年前郧星撞击地球的证据。据科学家们计算,当时一颗郧星坠落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巨大的撞击导致爆炸,并把郧星向西抛出去5400英里,落在太平洋中部的洋底,由此导致恐龙的灭绝。可见,地球爆炸是属于现代科学研究的学术问题之一,李老师根本就没有宣扬什么地球要爆炸,只是论述学术问题而已,而大陆新闻媒体中称“李洪志宣扬地球要爆炸了”,如此断章取义,实在贻笑大方,不负责任。

例如中央电视台所谓揭露“四·二五”真相的节目,其制片人移花接木、肆意杜撰,不择手段地编造谎言,采用如此“大胆”的新闻“创作手法”令世人瞠目。比如,纪烈武的讲话中每次提到“李洪志”的地方,录象明显都不连续,口型与字幕不符,声音也有些异常间断。录像片中配上播音员带有倾向性的配音,再加上故意渲染的开会场所,很容易使人忽略这一点。其实,纪烈武是打电话和李昌联系,字幕打出的是与“李洪志”联系。按普通话发音,“昌”的口型是嘴角向脸部两边咧开,而如果发“洪”的音,则应该嘴角向中间收。更重要的是,作为老弟子,出于尊敬,都不会直呼李洪志老师的名字。纪烈武只会说“李老师”或“师父”,那么口型就更不对了。很明显,技术人员把纪烈武的发言中提到与李昌联系的地方作了技术处理,妄图嫁祸于人。如此“创作”新闻的方法让人很难让人点头称是。

又如,在多次出现于镜头的加有红线批注的原法轮功研究会骨干“自白书”中,我们多次清清楚楚地看到“朱镕基”、“总理”、 “会面”等言词,而电视上却口口声声地说法轮功学员“没有见到中央领导人”。 其实,朱总理亲自出来和广大法轮功学员见面并和学员交谈,乃为很多学员亲眼所见。当日下午朱总理又亲自与五位代表面谈,倾听大家的意见。连这活生生的事实,中央电视台也敢否认。

再如天津警察抓、打学员一事,事实真相是:天津的一家杂志《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一篇何祚庥写的严重失实、诋毁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天津学员善意地去反映情况、澄清事实,要求停止这种新闻侵权行为,但始终没有结果。他们在杂志社院内等待交涉结果时,都在安安静静读书,没有影响交通和秩序。到4月23日晚上,天津公安局突然出动了300多名防暴警察,粗暴地连踢带打、揪着头发拖,强行驱赶学员,当时3千多人挨了打,加上后来共有45人被逮捕,于25日才被放出来。国际媒体已广泛报导这一事实。而对这样铁的事实,中央电视台竟然让天津市公安局某处处长公然在记者话筒前作伪证,大言不惭地说“天津没有抓人,一个人也没有抓”。这不是明摆着“瞪着眼睛说瞎话”嘛?

中央电视台另外一个伪证的“杰作”是:气功高潮时,中国气功研究会曾经委托中科院高能物理所高级工程师杨雨霖等领导的课题组为中国气功研究会管辖下的气功师做鉴定工作。这是中国气功研究会所管辖下的气功师、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中国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等单位有关人士都知道的铁的事实。中央电视台竟然让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公然出面作“伪证”,否认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曾经为任何气功做过鉴定工作的事实。这又是天大的笑话。真是什么的事实都敢抵赖。这样的“新闻”还有什么“可信度”可言吗?

连国家电视台都如此荒谬地编造事实,地方电视台更是有恃无恐,嚣张捏造。据内部消息,某市有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曾于7月25日左右来到位于该市的某医院,找到一个病人,将一张纸条递给病人,让他背下来。纸条上写的是因炼法轮功而身体不好的话。病人说,我对法轮功不了解,电视台的人说,没关系,只要按照条子上的话说就行。后因病人背得太生硬,就让他按条子的意思,用自己的话说,并将其录像以供公开播放。

还有很多怪诞希奇的消息:《北京青年报》8月19日第3版宣称,“据中华医学会公布,经医务部门公布调查,练‘法轮功’精神出偏者人数逐年上升,1996年占练功者人数的10.2%;而1999年上半年上升到42.1%”。请问,是什么医务部门在什么地方对什么练功者群体作的调查?如果按照早先大陆官方自己估计的一亿法轮功练功者估算,该有几千万法轮功学员被变成了精神病患者吧?如果这是真的,即便把大陆所有的精神病医院都装满了,恐怕还装不下呢。这么荒唐的谎言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刊登出来,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以上种种事实表明,大陆新闻媒体为了诋毁攻击法轮功真是不择手段、费尽心机,连新闻工作者的基本职业道德都不顾,编造谎言,愚弄人民。他们可以把黑的硬说成是白的,把白的硬说成是黑的,而且所有媒体口诛笔伐、众口一词,根本不容许法轮功有任何申辩,“说你有罪没商量”,不禁令人回忆起“文化大革命”的狂澜。最近在网上读到一普通中国百姓写的感想《从批“刘”批“邓”到批法轮功》,笔者也深有同感。当年批判“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也是报纸、广播、电视齐上阵,各社会团体纷纷表态,全国人民愤怒“声讨、控诉”,众口一词,“铁证如山”,然而最后那些“铁证如山”的“叛徒”、“工贼”、“走资派”的证据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是伪造、是编造、是捏造、是诬陷,也无人敢问了。历史是如此惊人地相似,为了批倒一个人,为了政治需要,什么新闻的“客观性、真实性”,什么“实事求是”,那是政治上的“幼稚”。

呜呼,大陆的新闻媒体的道德准则!人要信了这样的新闻媒体会有什么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