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明慧网1999年8月9日】 《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要求“共产党员无论何时何地、对人对己都要尊重事实,按照事物的本来面貌如实地向党反映情况”。目前,舆论界充斥着有关法轮功的各种不客观的报导。但是,辩证法告诉我们,人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辩证统一的,在一个事物的内部就存在着正反两个方面。至少,据我所知,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是十分明显的,我本人就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切身受益者。所以,作为一个将近7年党龄的学生党员,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把我所知道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实际效果向党组织反映一下。

修炼法轮大法前夕,我已被疾病折磨得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在本科学习期间就患有一定程度的脾胃疾病,食欲很差,消化不良,身体比较虚弱,中医诊断是胃寒、脾胃不和。但由于社会工作繁忙、学习紧张、医疗条件不方便等原因没有及时医治。自从进入研究生阶段学习以来,各种疾病更是接踵而来,令我痛苦不堪。首先,竞争激烈的研究生入学复习考试和工作量较大的毕业设计工作,使我的身体状况更糟了,入学后感到精力明显不足,学习很吃力。再加上租民房居住,条件比较差,冬天暖气不足,造成当年冬季连续3个月感冒不愈,打针吃药都不好使,学习时间和学习效率无法保证,严重影响了学习成绩,也使我原本不佳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第二年春季,感冒有所好转,但仍很频繁,抵抗力差,只要有流感肯定落不下我,一旦气温有较大的变化或者稍微着凉、受热、吹风、淋雨,就会病一场。可那时我已顾不上每月落不下的感冒,困扰我更严重的是脾胃病。一吃东西就胀气,消化不良,造成营养不良、血色素低等。尽管在北京中医院看了一年多中医,临近6月份期末考试时,我还是由于急性胃炎病倒了,因为校医院的误诊拖延了治疗时机,转为慢性胃炎,致使我连续一个多月卧床不起,连续几天水米不进,脸色苍白,元气大伤。尽管入秋后有所恢复,但经常四肢无力,有时连自行车都快骑不动了。当时我就这样硬挺着,强打精神,勉强于97年秋开了题。

然而,雪上加霜的打击随之而来,我的头疼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头疼病犯起来十分痛苦,只要用脑过多,或天气变冷,就会头痛,还伴有恶心、呕吐,很难受,冬天以及春寒时头痛得更频繁,甚至一星期要疼好几天,难以保证正常的科研工作。为了治病,我常常要起老早排队挂号,看中西医的专家门诊。我曾求治过校医院最好的心脑血管专家、宣武医院天坛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和北京一所著名中医院的神经科主任,吃过多种西药,坚持吃汤药,但症状无明显改善。同时,还花费了近5千元医疗费(基本由校医院报销)进行B超检查和核磁共振检查,后确诊为腔隙性脑梗塞,从而造成了神经性血管性头痛。而且专家告诉我:这种病无法根治,只能用药物减少它的发病次数(大部份药物副作用很大),某著名医院的神经科主任自己患有此病,还不能治愈。身为研究生,头脑是唯一的资本,我好不容易考上研究生,本想好好做科研,没想到得了这种病,不仅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还减少了工作时间,晚上不能加班,老师交给的工作做不完,甚至为此与导师也发生了矛盾,面临休学的窘境。同时专家还告诉我说,这样的病即使休学也没什么大用,就算休学时病情有所好转,一旦工作紧张起来还会发作的。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我几乎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那种被疾病长期折磨的痛苦是难以描述的:自己从小就想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当初入党时立志要为国家建设多做贡献,现在身体搞成这样,以后还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呢,而且还拖累我的男朋友照顾我,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渐渐地,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情绪十分低落,世界在我的眼里都是灰蒙蒙的。

就在98年4月我失望迷茫之时,我偶然阅读了《转法轮》一书。书中讲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解决了我很多人生疑问,重新点燃了我生活的信心。于是,我到练功点上学会了五套动作,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简直象变了一个人。首先是心情一下开朗了,我感到自己不能再象以前那么自私和狭隘了。《转法轮》要求每一个修炼者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碰到矛盾和问题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看淡名利,但要对自己和社会负责。我努力按照这些要求去做,对生活中的小事不那么斤斤计较了,对自己个人利益上的得失也能够一笑了之,淡然处之了。我感到自己生活的很真实、很坦然、轻松而充实。当我按照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我的身体在短期内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知不觉中,所有症状都消失了。当我只想着自己是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努力提高心性,完全忘记了以前的病的时候,我多年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了。无论怎么加班、天气怎么剧烈变化,我的头疼病和感冒再也没犯过,并且食欲大增,脸色红润,皮肤细腻,精力充沛,不用午睡,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有一次在练功时突然下起了阵雨,我没有避雨继续练功,虽然浑身透湿却一点没有感冒,反而觉得很舒服。自从去年年底,课题工作进入关键阶段,我每天从早干到晚,经常不午休,几乎每天晚上加班,周末和节假日也经常加班,甚至今年寒假也没怎么休息,自己在宿舍里工作。以这样的工作状态一直干到今年5月,每天都感觉精力充沛,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要是在练功前,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这些变化都是在我没吃过一粒药,没去过一次医院的情况下发生的。身体好了,当然用不着看病吃药了,医药费也省下了。法轮大法使专家称为不能根治的疾病痊愈了,使我从一个小病包变成了一个健康人,又可以精力旺盛的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去了,这是真真实实的事实。

这样的事实不仅我一个,我周围一起练功的同学中就有很多。下面我列举一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健康调查的数据。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中国中医研究院等7个单位11名医务专家对北京市各区12731名法轮功学员的抽样调查,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转、基本好转或完全康复,治疗疾病的总有效率达99.1%,其中有6962人(58.5%)得到完全康复。一年共为国家节约医药费4170多万元,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3275元。另外,98年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进行了调查。由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于98年9月对广东省的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约1.25万余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就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这次表格抽样调查学员12553人,其中男性占27.9%,女性占72.1%,50岁以下的占48.4%,50岁以上的占51.6%;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的学员104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83.4%,通过2-3个月至2-3年不同时间的修炼,患病学员的身体状况大为改观,祛病效果十分显著,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同时7170名学员填写了年节约医药费数字,共节约医药费1265万元/年,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可见其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

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的神奇般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有的甚至是现代医学都无法解释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是谁也抹杀不了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相信大家对这一点都是认可的。看任何人、任何党派或团体的行为是否正确,都应毫无疑问的遵从这个标准。在广大法轮大法学员的实践面前,我们会得出什么结论呢?确实出现了有人不吃药身亡的事例,但是李老师从来没有说过不叫人吃药的话,相反,李老师在广州讲法中明确告诉危重病人如果感到不适,立刻去医院就医。即便有这样的人,这1亿多法轮大法学员中也不过占十万分之一,远远低于一般医院的死亡率。那么,按照唯物辩证法,我们不是应该看事物的主流和大多数吗?毛主席还说过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呢。怎么能仅仅看那么几百个人就无视另外1亿人身心的实践呢?现在市场上的哪一种药的有效率能够达到100%呢?如果把这样的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的功法说成是“侵犯公民的生存权、健康权”的话,哪一种药能说没有损害到“生存权、健康权”呢?这样的话看来所有药厂都要关门了。

以上是结合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向党组织切实反映一下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党员的义务和责任。

(一名法轮大法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