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己安外

我对当前形势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 自从7月20日以来,在我的周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经过冷静思考,对照大法,我逐渐看到自己和其他一些弟子的许多执著心,也能更好地理解师父一再强调的“以法为师”了。我深深体悟到:正法必须先正自己。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的心正才能真正起到护法、正法的作用。

7月20日,我得到消息,说政府已经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大搜捕,各地都抓了很多大法的负责人。因为我认识某站长,我就打电话给他,让他注意安全。其实,在这个时候做为弟子,就已经应该站出来护法了。但我还在等待大法学会或站长、辅导员们的决定。这是我的第一个没有做到“以法为师”的地方,还是用了人的认识。

第二天早上(7月21日),听到有人说“不能容忍大法在人间遭受如此破坏”云云,我们才打定主意第二天再去中南海。因为当时我认识的那个站长已经被抓了起来,我就想办法与国外联系,确认一些消息的真伪。就象有人所说的,假经文的流传绝对不是偶然的,因为在学员中普遍存在著遇到问题不从法上悟,而是依赖辅导员、依赖站长等想法。我这一次也没有完全做到“以法为师”。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很多时候,我们不自觉地希望老师通过超常的办法改变当时的形势,而不去想出现这样的法难时弟子的责任、是弟子应过的关。一直到第二天(7月22日),我们去中南海时,还希望会有超常的情况出现。这种自己还没做好就希望看到奇迹的心理实际上和“没有真正放下治病的心,却希望自己的病好,再希望以病好坚定修炼的心”是一个道理。作为一个修炼人,根本上就是摆错了事情的先后顺序和因果关系。

7月22日下午3:00的诋毁老师的录像片播出后,我们被警察强行解散。当时心情特别灰暗,在一家快餐店吃饭时,一句骂人的话脱口而出。自从我修炼大法,到当时已有4年多了,4年多我从来再没骂过人。老师告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作为修炼人,我无论如何也不该骂人。老师说:“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就想要采取什么负的一面的办法,那么就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啊,或者是采取什么暴力啊,对于我们来说这都不行。”(<<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可我有时不得不看新闻时,看到说大法坏话的人,我就在心里说一句“大傻”,并以此排斥看到的东西。老师说你和常人一样对待时,你已经和他一样了(不是原话)。我没有用大法中的法理来排斥看到的东西,而通过这种常人的办法来排斥,这样做了就等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8月12日中央台播放的所谓“4.25事件真相”。我当时正在出差,吃饭时碰巧看到了这个录像(因为我平时很少看电视,尤其7月22日以后就基本不看了),我想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我虽然没有见过李昌、王治文和纪烈武本人,但从他们说话的内容和口气就可以看出是修炼有基础的老弟子。所以对他们的话我非常相信,但又觉得和老师说得不符。我甚至把老师在悉尼会见中英文媒体的讲话又拿过来看了一遍。其实这个问题,做为弟子是绝对应该自己悟的,也是可以悟得出来的。因为我亲见政府媒体把师父在北美法会上讲法的录像中“不存在世界末日”抹掉“不”字,变成“存在世界末日”,这种伎俩早可识破。比起其他学员跟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也相信老师说的”,我实在差得太远了,我感到很惭愧。

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在经历了4月25日和7月21、22日的事情之后,我想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就可以说是圆满了。从而在看书和学法上都不象以前那样每天时间那么长,心里还有点盼著修炼早点结束。其实,这就象常人乘火车一样,没上火车前,生怕火车已经开了,上了火车就盼著火车早点开。完全是一种自私心理。再说,如上所述还有那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怎么就会觉得自己该圆满了,自己真的修得执著无一漏了吗?师父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讲到耶稣的时候说“他虽然有那么大的本事,他也得去把人心搞好才能度了这个人。”师父还说:“如果你们在座的,你们哪一个人自己不能使自己的心性在修炼中达到圆满,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能给你讲法理,我能帮你演化功,我还能替你消一部分业,我还能保护着你,我还能够给你做许许多多你不知道圆满中和圆满以后所需要的一切。但是你那颗心要是不动,你那个心要不提高,这一切都不算数。”最近又有人说师父出了新的经文,我到明慧网上看了一下,没有看到。我想师父真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发表什么经文都是光明磊落的。所以我想这也都是因为弟子有这样的心才造成的。每个为其所动的弟子都应该看一看自己。

最近还有这样的事。有一些人打电话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样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该上班上班”,他们说他们也要象外地学员一样,把工作辞了,到大街上去,吃馒头咸菜,说是要修去怕心。我觉得这样做也不合适。上不上大街上只是个形式,怕不怕是心的问题。大法修炼直指人心,我觉得我真心可以为大法付出一切,有这个心就够了。记得老师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时说过,“你们圆融法首先就是要做一个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时就已经是在圆融法了。可是你们毕竟是在常人中修炼,你们还要高于这一切。那么你们自身如何能真正地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炼,做一个堂堂正正地真正的修炼人。这样大家就是在圆融着法,换句话说,你也是在维护着法。因为每一个学员在常人社会中的表现,都是代表着法轮大法的形象,是不是这样?如果我们都做得不好,那么肯定会给大法抹黑,同时我们也不能说在圆融法。”真是辞了工作,常人会怎么看我们,怎么看大法呢?有人会又得说词了,会对大法说三道四。而且辞了工作吃馒头咸菜,等于是找苦吃。是不是还有求圆满和觉得马上修炼要结束等其它错误心理呢?

现在有学员猜修炼结束的时间,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得很好,该得师父度化的人都修到圆满了,这个常人的环境就失去它对修炼人的意义了。反之,记得老师在美国东部地区讲法时念一个人的条子,那个人说他(她)执著心一大堆,而他(她)“悟到”时间只有半年了,老师笑著说那是“一个大执著”。这个执著不去,是不是也会延误我们圆满的进程呢?

我现在悟到的就是,对个人的是否圆满不必过多地想,在维护大法时,首先要时时事事把自己修炼人的心摆正,以法为师,尽快从常人的观念和思维中彻底走出来。如果我们大家都能从内心深处坚定对大法修炼的信念,在放下生死的考验面前,置个人的生命于度外,无论在什么样的艰难环境下都能做到“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那不已经是渐渐溶于法中了吗!

以上,谈了我一些个人的粗浅认识。不知是否妥当。谨供学员交流。

大法学员 1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