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是高尚、合法的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 我于96年在美国得法。三年的修炼中,历经了各种大小过关,以及许多心性上的考验。在实践中,更能体会到博大精深的法理及显现在我身上的神奇。今年七月间,我刚巧在亚洲旅行,耳闻目睹了许多事情。今秉持良知,想说几句心里话:

一、信奉神并非迷信

有些世人不相信神的存在,这本是常态,但因而否定神的存在,甚至不允许别人相信有神存在的可能性,这种做法合理吗?以宗教的角度而言,世界各大正统宗教之经书中,明文记载着各种名号之众神。人无法用科学的方法,提供有力的证据否定神的存在,但却以没有看到过神而否定神的存在,这种说法科学吗?咱们用科学的逻辑来思维一下:这浩瀚的宇宙中,存在著无数的星球,怎么可能只有地球才有生命呢?如果其它星球也有生命的话,其智慧是否有可能比人类更高或更低呢?那么那些更高级的生命,可否称作神或仙或其他名称呢?有人因看不到而否认,但人也看不到空气,不也都承认空气的存在吗?我们只能说,现今的科学水平还无法证明到那一步,无法理解真正的理,但这并不代表神不存在啊?人类科学的发展有很多都是在大胆的假设下、前人没有认识到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只因科学的方法无法证明就予以否认,这是科学精神吗?人类还能发展吗?记得在人们都相信地球是方的的时代,第一位提出地球是圆的人,竟然被抓了起来。这都是人固守僵化了的观念所造成的,当真理出现时,不去探究,只会打击。今天我看到了真理,我愿投入毕生志愿,按其原理去实践,这难道不是实证科学精神吗?如果在实践中发现是假的,我会持续三年吗?我还愿意继续修下去吗?现今人们可以决定要当大官、发大财,或当伟大的科学家,我立志修成佛道神,不可以吗?为什么一个无神论的政府,非要压迫相信佛道神、与事无争的良民顺民呢?人与人之间思想与信仰的差异,在自由民主的国家是受到尊重与保护的。为什么在某个区域生活的人民,除了无神论之外就别无选择了呢?大法是圆融的,我们从不排斥其他人的信仰,包括无神论,也不反政府,为何要把无神论以外的法轮功与反马列、反党、反政府扯在一起呢?如果是这样,为何只打击法轮功,而让其它明白标榜有神的宗教存在?其实,有没有神的存在,真的是一个大有为的政府首要解决的问题吗?还是一个国家赖以生存的法宝?

二、修炼法轮功是高尚的、合法的

我在入门不久后就了解到,法轮功不存钱,不存物,没有任何组织形式,不涉及政治。三年来,在每次的集体学法或交流中,如果学员所谈的话题或内容超出修炼的范围,大家都会自觉地劝止,更遑论提及政治之事。我想此一事实,世界上一亿弟子中的任何一位都可以作见证。如今忽然听说四二五一事是谋反中国政府,这可使我惊呆了。记得中共有句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我们没有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用何来抵抗中共军队?大家聚集,从没有军事训练,也没有思想准备,如何能图谋政府?说句笑话,要那些平日连鸡都不敢杀的修炼之士,拿起刀枪去闹事,还真的为难他们了;世人哪里知道,对于连名、利、情都放下的修炼者,要那些权力、名义干什么!如果连动机都没有,居然会出现谋反政府之事,请问世人,这可能吗?我看四二五事件很单纯:中国政府对气功有三不政策(不干涉、不宣传、不打棍子),可有人就是故意利用宣传工具恶意攻击法轮功。天津的弟子多次去请求,不但没有回应,公安还肆意打人、抓人,消息传开,大家便声援被捕之人:在海外的弟子到各地领事馆陈请;大陆的弟子依宪法给予的权力上访国务院信访局,请求解决。朱总理接见后,答应立即放人,人群便自动散去,秩序良好,没有妨碍交通,也没有给社会造成任何不便。这次上访,正说明了民众对政府有信心,相信国家领导人会主持公道。记得多年前,港台两地非常流行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我也很喜欢,原因是我看到了公理正义、善恶分明。那些含冤之人得以见青天,所以很多受害者,宁冒生死,只求见到包青天,就好像见到了光明!如今,把善良弟子们对政府的信任推到反面去,说成是反政府行为。当局不但不去追究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肇事者,反而去责怪上访人数太多。如果大法弟子有一亿,才去了一万,比例是万分之一,这算多吗?如果我们组织严密,真有企图的话,人数会只有一万吗?当局据此把各地负责人,在一夜之间同步逮捕,并意图加以反政府罪名,大家知道,在这些负责人被捕之后,连续几天,大陆各地都有弟子向当地各级单位上访陈情,人数由数百人到数万人不等。以北京而言,这些上访者都被抓起来,用巴士带到各体育场内集中,都装满了人,人数至少5至6万人,比四.二五人数还要多数倍,难道这些人也是已被逮捕的负责人所策划?也要被定性为"谋反政府"吗?俗话说"不平则鸣",这才是民众上访的真正原因!也是中国政府赋予人民的权利,完全是合法的。如今却要说成是非法,还要扣上反政府的大帽子,非置他们于死地不可的做法,我也只能盼望当局能思之再思。如果你们也承认这些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你们忍心对他们下此毒手吗?你们的良心安稳吗?

如果说人数众多是被清算斗争的主因,这点我也有话要说。凡事有果必有因,法轮功自92年起,一直是在相关职能部门监控下成长的。法轮功从未靠广告宣传,只是人传人、心传心。举一实例,在今年七月日本法会上,有一家族四代同堂39人,先后修习大法,是由一人先开始,由于看到了习法者身心变化后,又真正认识到法理时,一个接一个陆续得法。这就说明了,大法是正的,是好的。否则谁会把不好的东西传给自己亲朋好友呢?如果实修后,没有发生变化,人们又怎么会去相信呢?弟子中有许多是文革时代的人,也有很多高级知识分子,他们会轻易地被影响吗?全世界一亿多弟子,都是受骗上当的笨蛋吗?在美国数千人中,大多数都具有高学历,受过科学洗礼之人,他们为什么能接受呢?我个人这三年来,在实践中更认识其正确性,悟得越多,也越肯定博大之法理。当人们在法中受益了,或人心变善了,或身体变好了,所以人们就相信了,人数就越来越多。就社会层面而言,人们的道德水准提升了,身强体健,人与人之间和谐了,生产力增加了,这对任何一个国家不都是好事吗?一个国家应该期望好市民越多越好,为什么要惧怕呢?法轮功虽不是为此目的,但确能达到此一效果,所以应该欢迎才对。当然,人数众多,对政府而言,就牵扯到管理的问题。做为一个弟子乐见其成,而政府宜采辅导的手段,而不是高压强制的方法。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处理修炼之事,非得要劳师动众,举国上下搞成斗争形式呢?既知我们是善良的,又有何理不能讲,何事不能商量呢?如果我们真犯了什么错误,是否也应该给我们一个改正的机会呢?难道这是解决人数众多的唯一方法吗?难道这样做就真能解决问题了吗?古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一个失去民心的政府,其代价将是什么?世界各国又是如何看待呢?大家平和而理性地解决问题不好吗?诚盼中国当局能重新评估,审慎处理!

我看到的事实是,当局先抓人,再定性,然后网罗编造所谓的证据,起用宣传工具,国家从上到下,发动了文革以来最广的整肃运动,明明是一件平和请愿之事,却塑造成滔天的反动大罪,根本没有任何政治动机,硬是要扣上反政府的大帽子,也知广大的修炼者都是良民,但仍无情的迫害,甚欲将之判以重刑,很多在党政军单位工作的修炼者,更以退党、退职相胁制,不从者,党组织、单位领导,天天谈话洗脑,甚至居委会发动邻居,亲朋好友来施压力,这些无辜的修炼者,不仅不能在一起炼功学法,而且心中有话却无处倾吐,精神上的煎熬,内心之痛皆一点不比脖子抹一刀来得少,我仿佛看到悲剧中,好人被坏人欺侮的情景,看到同胞残害同胞的历史悲剧之重演,这世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三、法轮大法有助于人类道德提高

环顾现今社会,色情、暴力充斥在报章杂志中,影视媒体上,毒品之泛滥,连高薪的机场地空工作人员也干集体走私的勾当,为了钱,可以杀害湖中一条船的人命,世界各地多处都有肆意开枪、滥杀无辜的案例。全球的气候均反常,洪水、飓风、地震、干旱、"圣婴"等重大天灾也时有耳闻,这一切的天灾人祸,人们都视为自然或偶然,难道自然的背后没有形成的原因?在一个修炼者的眼中,这都是人类道德的败坏所致,人不敬天,不畏神,不相信恶有恶报,所以才敢为所欲为,造下重大恶业,最糟糕的是,人自己做了坏事而不自知,因无正念,所以黑白不分,是非不明,欺善怕恶,倒果为因,私欲横流,良知泯灭,真理出现了,也不相信,这才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我步入修炼之路的主因。我想,与其诅咒四周黑暗,不如燃亮一根蜡烛,中国人常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如果人人都能从本身完善做起,回升成一个道德高尚之人,一个道德高尚之人,有矛盾向内找,没有法条之约束,也能自律做好,这样的社会不就平和了吗?在这乱世中,我一生寻觅,终得大法,指引了一条光明大道,步入了返本归真之路,而其珍贵的宇宙法理,正是"真、善、忍",而其修炼方法,更是直指人心,去掉各种欲望与执著,且不重形式,就在常人社会中,复杂的环境下,扎实地修自己,这三年无悔地走下来,我从中受益非浅,体受良深,也更确定这是一门高深大法,对于现今发生的一切乱象,我是心知肚明,不为迷惑言词所动,不会随著魔的音乐起舞。我相信宇宙的真理,是不会因为人为地否定而不存在,相反地,也正因为人的正念一出,大法将在这一层空间中体现出来,广为流传世间,这便是法正人间。

在历史上,正法弘传时期,都有邪魔干扰,例如释尊传法时,印度有多种宗教同时流传,就看人进哪一门。如今在一个十恶毒世的时代里,若没干扰才是怪事呢!从另一个角度看,越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大德之士,越艰难的考验,才能看出修得扎实与否。如果坐着沙发,喝着开水,就能修成,那修炼也就没啥价值了。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中,不正是衬托出大法威德的时候吗?时至今日,我们受了这么不公平的待遇,咱们没有记恨,也不用暴力手段,各地的陈情,说明事实的真相,也都是平和理性地进行,因为我们把社会上对我们如何,都当做考验修炼人的心性,如果我们也去参与政治斗争,我们与常人之间又有何区别呢?任何苦难,不正是自己提高层次、积累威德的好机会?如果人人以法为师,坚定实修,这不就维护了大法在世间留存了吗?如果我们心存正念,能识正邪、明真假、辨善恶,不就悟到法理,足以过关了吗?如果人人都能让周遭的人,甚至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听闻大法,那么多一个人得法,世间不就多一片净土吗?从另一个角度看,每次大法被干扰时,也正是大法弘传更广之际,法轮大法被免费宣传,不仅在大陆上,人人知晓,在世界各地,也打开了知名度,这不是大好事吗?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咱们行得正,走得稳,欢迎各国政府及善良的人民来认识大法,来了解我们,看看书中有没有叫人"不吃药、不打针"?出现了"不吃、不喝、不拉、不睡"的现象,是否是本功法所要求的现象?在多本书中,均明示"世界末日"是不存在的,是邪说,如今都变成我们的主张了?请加入我们的修炼行列,以详细观察,我们是不是个严密的组织,有没有参与政治?我相信纸包不住火,谣言会被拆穿,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真理是经得起考验的。

过去在佛教中听闻这样的话:"欲知前世事,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事,今生做者是"。我从小就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因果关系,所以人干的一切事,就得自己去承受,干了坏事,就得遭灾难、病痛、贫穷等报应。人在迷中,往往不信,等到遭罪承受痛苦时,才后悔,所以有"菩萨畏因,常人畏果"之说法。我在得法前,有次大难,几乎就要离开人世了,在昏迷之前的刹那之间,这生之事,历历在目,我被高速旋转着,直奔宇宙去,最后的印象是,我看到亮丽的地球越来越小,看到满布星球的宇宙,而这影象居然出现在教功录相带的开始处,让我初得法时,为之震惊。我说这事,只想说明,天理不是我想不想去承认它,而是事实上它就存在宇宙中,三年来,我每次打坐,无一次不疼痛的,这也警惕我,不能再干坏事,否则,就得再受苦,我之所以愿意精进,也就是期望这一生了结一切业债,早日超脱出来!愿与同修共勉,咱们不断精进提高,早日圆满,同时,期望世上善良的人们,能早日开启自己的本性,入道得法,最后,也想奉劝那些不相信天理之人,试着以"真、善、忍"为准则,少做损德之事,因为我实在不忍看到人在遭罪时的痛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