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辽宁省各市包括沈阳、大连的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二日】1999年7月20日零点起,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逮捕各地法轮功负责人,因而引发了法轮功学员纷纷到当地省、市政府"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无辜被捕的学员。早有准备的公安部门,立即出动武装警察,手持警棍和特制的棍子(用硬橡胶合成的,打人特别痛),对付手无寸铁的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不管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是怀孕的妇女。下面是在中国大陆发生在那几天里的一些真实画面:

武警在刺耳的警车警笛合鸣下,用扩音器向学员大声叫嚣:"你们知道吗?我们不抓好人,只抓那些和外国反动势力勾结,反对政府,要推翻政府的人,他们违反了国家法律。"──时至今日,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的荒诞借口。

警察驱赶学员尽快散开,学员们知道警察在造谣,仍要求放人,坚持不肯离去。于是警察便冲入人群,挥舞警棍和特制的棍子,往学员身上、头上狂殴乱打,用脚踢、用拳头揍,人群一面面被打倒,有人被打致骨折,有人头上鲜血直流,有人脸上、脖子上被手指甲划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很多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警察们只顾着享受着打人的惬意,忘记了他们对付的是一群善良的人,甚至也忘记了他们自己还是不是人了?!

70、80岁的老人也不能幸免,不但被毒打,打倒在地爬不起来时,警察还用脚往身上踢、踩,他们身上、脸上的血水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一位阿婆被四个警察抓住四肢,裤子都被扯掉了,远远地拖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下。──人民群众养育的人民警察,竟以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父老亲人。

许多妇女被狠狠地揪着头发往外拖,头发被一把把揪下来。一名警察两手各抓住一名妇女的头发,将二个人的头往一起使劲撞。尤其是一位怀孕八个月的妇女,被警察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狠狠地往肚子上踢,如果是普通人,一定被踢坏。还有一位妇女被警察抓住头往旁边4米高,厚厚的商场橱窗玻璃上撞,整块玻璃被撞碎了,散落下来,警察的双手鲜血淋淋,可学员的头上没破没红没肿,甚至碎玻璃都没有掉到她和其他学员身上。

面对上述种种暴行,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体现出大慈大悲、大善大忍之心,能够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对警察劝善。

连续几天出动,警察怕人手不够,还动用了专门对付犯人的狱警,甚至下岗工人、民工也被找来穿上警服,充当帮凶,镇压法轮大法学员。

把被抓的学员扔到大汽车上,拉到正放暑假的学校,强迫每人留下姓名、单位、住址、电话,签上字,直到晚十点多才放人,一天内无吃无喝,也不让上厕所。

街道上,行驶中的巴士突然被警车拦截,警察冲上车,二话不说,就开始翻乘客的提包,行李,一发现有带法轮功的书,立即带走。

乡村情况更惨,村干部、公安打人更加凶;如果知道大法弟子谁进城,就去抄家,连法轮功的书籍,图片带家里的钱、财物都全部拿走。

整个中国处于白色恐怖包围之中,一片肃杀。街道上警车昼夜喧嚣,尤其是夜深人静之时,警笛那一阵阵尖锐的鸣叫,让人一次次从睡梦中惊醒。来自单位同事、邻居的是一双双警惕的眼睛。人人明哲保身,真理、正义、良知如果还有的,也只能深埋心底。老百姓说:"这次整法轮功,其实就是第二次搞文化大革命。"

今个夏天,某中央领导曾三次前往大连,亲自督战,不随他的意时就大发雷霆。──无怪得辽宁那里对法轮功的镇压如此凶残。



内地监狱实录

被抓进去的法轮大法弟子,被分为三档:一档是站长,要戴手铐脚镣;二档是分站长、一些所谓的重要成员;三档是普通学员。一、二档学员被单间隔离,当作政治犯对待。初抓进去时七天七夜不许睡觉,白天干活,夜里提审,搞疲劳战术。提审时警察大声吼叫,搞精神轰炸,力迫学员就范。他们认为的重犯,被强行改名,家属去找,被告知没有此人。提审时叫新名,学员必须大声喊"到!",否则就是一顿毒打。

新抓进去的人,半个月没有衣服换,不让家属送衣物。

每餐只有三两三的标准,吃的是发霉、发馊的面蒸的馒头,烂菜叶子冲洗一下,加点盐煮成菜汤,一碗汤里也见不到一个油花,根本吃不饱。

普通学员与犯人一起住大通铺,原本一个人的铺位,让二个人睡,一晚上两个人只能轮换着睡觉。每人每天只准去二次厕所。

白天要干很重的活,有的妇女被强迫每人每天织一件毛线衣,完不成任务,不许吃饭、睡觉,不会织的逼你现学。还要随时被提审。

尽管处境如此残酷,大部分学员们始终牢记自己是修炼人,心中有大法在,坚定不移地面对考验,他们甚至不忘向周围的犯人弘法,感化他们重新做人。

另外:明慧编辑:目前国内各地学员中除在谣传有师父的新经文外,还有外地学员到其它地方去,讲师父在何时何处(如7月份在旧金山)讲法,他们亲自听见讲了些什么等等,希望您们能够尽快在网上辟谣,证实一下师父从芝加哥讲法之后再未在任何地方讲过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