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赋予我更好的人生和人生观

首届全俄法会修炼体会专辑(译文)


【明慧网1999年9月18日】我生长在一个有父母和4个兄弟的家庭。我的父母为了我们四兄弟的食物、住房、和学业而忙碌着。在学校里,我们学是:大自然的一切都被一个不变的规律所控制;自然界是在怕死的挣扎中发展起来的;那些胜利者和能生存下来的人才是最强、最精明、最美好、最能干和最聪明的;人类也是一样,人是智慧稍微多一些的猴子,生来死去。

我原以为幸福是从比赛、竞争、挣钱和购物中得到的。它是短暂的,所以需要不断地奋斗。在学校,我们要考试,学会争高斗低,当个精明人。那种生活很艰难。由于受人类社会中那种对异性的观念的影响,使我在这方面麻烦很多,因为我对自己、对女朋友的外貌和为人要求很高。这就是我对生活的理解;美和强就是幸福。

假如我曾想过人生的意义,那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间。一旦有什么不安的思虑出现,我就试着干些什么或吃些什么,使自己平静下来。没有人讲过人生的真正意义和受苦的原因。我们以为:受苦是不好的、免疫力差是疾病的根源,所以要种疫苗;细菌和病毒来自他人和自然界;只有注意饮食、吃药和锻炼,你的身体才能抵抗得住。把困难留给别人是精明的办法。然而,我为什么要有一个人体,有五官来感知大自然,活在世上,高兴、悲哀,发现,组织家庭,生儿育女,病,甚至遭受意外事故,失去朋友,生气,忧郁,害怕,妒嫉和最后死去?为什么呢?除了李老师,没有人能讲清为什么和如何解决人生的最大难题--苦。

大约5年前的一天,我在萨摩看了一个电影,影片讲述的是生活在瑞典北部的瑞典印第安人被基督教会驱逐。我感受到心灵上的巨大痛苦,感觉到我的心好象被吹成一片一片的。这是怎么了,我感到无力。后来的长时间里我一直都处于精疲力竭状态,我胸部疼痛,也经常头疼,可是当我去看医生时,又检查不出任何毛病。我以前时而出现的孤独感这时变得越来越强烈,于是我开始寻觅。我变得越来越对哲学、心理学、佛教及戏剧等感兴趣,而且觉得好象我肯定会找到能够返回我本有的幸福的路。现在我认识到,正是由于这种孤独,我才有了寻求真理和生命意义的愿望和努力。感谢那些痛苦和所有的问题。他们指给我一条路,我现在明白了,这是对我真正的仁慈和帮助。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法轮大法,这一伟大、神圣的法门,并参加了九天的学习班。在此之前,我听说过法轮功。但那时我正在学其它功法,而且听别人说法轮功有点象宗教。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在随后的两个星期,我全力以赴地把法轮功和其它的功法进行了比较。我发现法轮大法更公开、更博大和更精深。我学了动作,参加了炼功并放弃了以前的功法。

读了几本老师的书后,我发现和体悟到,在更高层次上看,我以前所学的理论都是错误的。它们都是建立在不科学和错误的基点上的。什么是自由和幸福,为什么有人受苦而有人幸福,为什么我有时感到不幸福和生活对我不公平?但任何事情都被不变的法所支配着吗,什么是人类的发展?这些以及许许多多其它的问题,我在这里找到了答案。我明白了宇宙和大自然其实是非常友善的,充满了慈悲。这种奇妙的灵体创造了所有我们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一切。它不毁坏我们,而是在帮助我们。我们也是由它造的。如果我要学会倾听内在的本源,那他会帮我返回去。但是,我还没学会往内找,总是向外求。

我现在明白了,我们之所以生活在地球上,是因为我们的无知、我们的欲望和对名、利、情、物质、人、性的执著心。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给人造的。这里就象一所相互作用的学校,有机会了解宇宙和我们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代接着一代,我们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如果我们不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不把心中的坏东西去掉,那么我们就面临着消亡。

得到法轮大法后,由于我太高兴了,就生出了欢喜心,把法理解错了并导致我做错了一些事。我总是试图说服别人炼法轮功,而不考虑他们愿意不愿意听。现在我不这样做了。我明白了老师说的:“你不想修了,谁也不能强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坏事。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我还曾自己找过苦吃。无形中,自己安排了修炼的路,去找难受。

开始修炼时,我浑身痛,出汗发冷。在工作中,我也感到很艰难,觉得别人都很讨厌,对美餐和甜食的执著愈来愈强。思想中反映出:算了,别炼功了!别读书了!甚至有时想骂人,想有关老师、大法和他人不好的事。幸亏有大法,我才区分开了那不是我,是思想业在作怪。从中,我学到了许多东西。我想,这些思想业一定是很顽固的,它们反复多次出现,想向我说些什么,不甘心弃我而去。但是,我坚持学法,我的心越来越坚定。我学会了辨别思想中的好与坏。大法在我的身心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如今,我在工作中感到轻松愉快,身体充满活力,看别人的优点多了,心也比以前平静了。

我向别人弘法时,我感到四肢和内心象棉花一样,思想也很纯净。在炼功点上炼功时,我常感到善与恶在我身体里越来越清楚。炼功后,我有时感到体内凉嗖嗖的。有时我有一种很大的慈悲感。这种感觉使我的痛苦和思想都消失了或者都不重要了。当我看别人炼功时,有时我感到既高兴又悲伤。

我在瑞典是个辅导员,帮助别人得法和组织炼功学法。我把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用在弘法和翻译老师的书上。通过弘法,我意识到得法是很不容易的。在人的思想中和社会中存在这许多干扰的因素。而我们在不断地得到帮助。

回首看看自己的一生,似乎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得法和弘法的而准备的。以前长时间的奋斗使我被常人知识和观念污染,甚至大部分都是错误的。感谢大法使我明白了当今所产生的障碍。我希望我能用我在这地球上的全部的时间修炼和帮人了解大法,破除这些障碍。我认为没有什么比返本归真和帮人了解生命的意义更重要的了。

对我来说,老师说的:“做一个一心为了别人的人”的话,就是我的回家之路。当我能无偿的给予,有一颗清静心时,我才能放弃自私的心理。只有那时,我才能将我得到的礼物展现出来。谈到给予,我给大家讲这样一件事:两个月前,在我等火车时,我遇到一位以前的相识。我想走上前去向她介绍法轮功,但她突然把头扭过去,不愿打招呼。我的思想中出现了迟疑和恐惧。此刻,一位素不相识的、10岁左右的小女孩向我走来。她递过一包糖,问我要不要。她眼里闪烁出来的纯真和善意打动了我的心。我已经得到了宇宙最珍贵的大法,但我却犹豫;不能把法传给一个我认识的人。而这个小女孩却能毫不犹豫地把她所拥有的东西送给一个陌生人。这对我触动太大了。我感到后悔和内疚的同时,也感到一股力量,下次决不犹豫。这个教训使我又向自由迈进一步。

日常生活和他人都有助于我成为一个真实、善良和能忍的人,和有助于我去掉身心中的苦难。我不再允许不好的思想和情绪毒害我。在看书时,我有时感到心中有更深的理解,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弘法愿望。遗憾的是,我执著别人将会如何看我,我被这种的怕阻挡了,甚还与别人和与自己以前比。然而,现在我已经意识到我要与法,与真、善、忍比,碰到矛盾要向内找。

在修炼中,每次我对感到自己满足和骄傲时,总会马上就会出现一些关和难,使我重归正轨。我体验到欢喜心对修炼起反作用。我不应自满,我要坚信大法,不断精进。

在今年纽约的法会上,老师说:如果你放下心来修炼,我保证你圆满。在高层次上看,放下生死就是神。“大道至简至易。”听到这些,我感到修炼又容易又很难。但是,如果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坚信自己能修成,我就会功成圆满。在一篇经文中,老师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我要努力去忍,修这颗心,我还要帮助别人得法。最后,我希望所有的同修们功成圆满。

谢谢大家。

瑞典学员

1999年9月1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