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日夜: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被关押的日日夜夜里,每天面对的不是警察就是犯人。警察愤怒时拍桌子厉声大叫不让睡觉,说我要不是个女的,他一个巴掌上来我就得打几个滚;犯人们管我们叫“新来的”,整日厉声恶语,让我躺在湿淋淋的地上睡觉,还让我在房顶滴漏污水的地方睡了两天。

我一直牢记着师父的教诲:“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中,我在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维护一个修炼者的尊严的同时,扎扎实实的做一个好人。我对审讯我的专案组的警察们一再陈述我的观点:你们尽可以把我当敌人当犯人,训问我,呵斥我,那是你们在你们的角度做工作。但我从没有把你们当做敌人,我堂堂正正的修炼,本本份分的做一个好人,我没有任何违犯宪法的行为。我也不把自己当犯人。我可以和你们谈话,谈我修炼过程和体会。在谈话中我和你们是平等的。”经过20多天这种训问与谈话式的交流,我偶尔听他们背后议论:XXX这人真不错,上面要处理她,咱们坚决不答应。

当他们评论师父及大法时我心里特别难受,为师父为大法也为他们,我就善意地对他们说:“以前一直是你们教训我,我也诚恳地对你们忠告,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你们真的无法理解她那博大的法理,我不说你对大法妄加评论对你的生命产生的永远的影响,就是做为一个人,一个善良的人,也不能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呀!”拘留一个月后他们把我从看守所提出来放在派出所里监视居住,碰上心地善良的警察值班时,就把我从监里放出来活动,我就扫院子浇树洗汽车,还帮助做饭菜的大爷下厨房。有人开着玩笑说:“这不象炼法轮功的呀,电视里播的炼功人都不干活,家也不管了,地也荒了......”。我在看守所的一个“迎国庆严管月活动”中每人必写的保证书里写到:“每年国庆前夕我都会用工作成绩向国庆献礼,但我坚信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做一个好人,在看守所这个特殊环境中,我会善待每一个人”。

我帮助值日的犯人擦地刷厕所,替有病的犯人值夜班,闲时我就跟她们谈我修炼的体会及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有一个新来的农村妇女不识字,要求三天内背熟监规,指派教她的人教了一天就不干了:“号长,我XX的受不了了,让‘真善忍’来教吧。”我因为白天要被提讯,就利用午饭后,晚点名后的时间一边给她拉家常一边一句一句教她,一句话上百遍她也学不会,有一天我也急了,我当时很难受,我一个修炼的人,人家犯人都叫我“ 真善忍”,而这点小事上我却没有善也没有忍,真是处处有漏。20天后终于她会了,她常拿好吃的感谢我,我说我是修炼的人吃不吃无所谓,这些东西对你就很重要,你留着自己用吧。她感叹说:“哎,这么好的人也住监狱。法轮功这么好,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听说过,我出去一定炼这个功。”

在此之前犯人们大部份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我进去之前她们都根据舆论宣传的导向写的认识,我进去后她们看到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我还不断向她们介绍修炼的真实情况,她们由开始的好奇到逐渐地了解,发现电视宣传都是假的,竟有一半多人表示想修炼大法,很多人跟我学打坐,我也觉得有意思,我炼了几个月才能盘上几秒钟,她们大多数能盘得很好。师父说:法度有缘人。无论她们以前做过什么。

难得生逢大法弘传之世,我真的希望她们能够在大法中修炼 ,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在我以后又进来过5个“新来的”,她们都没有受到欺负,一个做值日有6~7个帮助。犯人们基本上已不骂人不说脏话了,我临走时一个犯人指着我对大家说:“她不会骂人,我在她跟前不敢骂人,想骂人脸就红,不好意思骂不出口了。”上课时我旁边坐着的女孩天天与我聊天,她说:”人们都说,好人进了监狱也得学坏,我在里面却学会了如何做好人。”

法轮大法学员
1999.9.28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