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参加羊城法会之后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有幸与几十名来自全国各地及海外的大法弟子共同参加了在羊城召开的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虽由于方方面面内在、外在的原因,预期的法会没有顺利开完,但通过七、八天共同的切磋交流,大家都得到了提高升华,在法的认识上、在当前修炼环境下维护大法的形式上都有了新的认识;同时到会的学员写的心得体会都先后发到了大法网上,使得大家的修炼体会得以在全球更广泛的范围内交流,使得更广泛的学员得以共同切磋。可以说,羊城法会虽没有顺利开完,但法会的目的达到了,使得大法在国际上又得到了进一步弘扬,同时使得更大范围内的学员得以共同提高。

除去使大法得以弘扬和使我们弟子得以提高之外,在当前环境下,羊城法会的召开本身就是一种对大法的维护。我体会到:目前,不被魔所带动,不让其钻我们的空子,恢复师父给我们规定下来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炼功、弘法,在当前形势下可能是更好的维护大法。

在法会的第八天,有五十多名学员先后被捕,由于学员们的住所较为分散,我们住在另一处的十几名学员在得到消息后得以转移。“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在法会没有顺利开完之后,我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在心性上和行为上的一些不足。但更为重要的是羊城法会丰富了我们的经验,为我们在今后全国其他地区法会的圆满召开提供了借鉴。

通过与学员们的共同切磋交流以及在开法会一段时间内的修炼,作为一名没有被捕的学员,本人深感有必要将自己法会后的心得体会写出与大家共同交流。

特此谈以下几点自己的体会:

1. 我对“修炼”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修炼过程中,我们的学法、炼功以及各种行为方式为什么就能成其为修炼呢?师父讲过:我们的修炼是和正法相联系的。我理解为:正是因为我们的行为方式圆融、维护着常人这一层次的法,也就是正常人这一层次的法,我们的学法、炼功才是真正的修炼。大法是贯穿的,只有我们常人这一面圆融着常人这一层的法,通过学法炼功才能使我们在微观上得以突破。只有这样的修炼才是完整的、贯穿的修炼。我悟到:我们的修炼实质上就是不断地在不同境界中用我们的行为以至生命维护大法的过程。只有在维护大法中才能体现出我们的修炼以至生命的真正意义;同时,在维护大法中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无条件向内找就能使我们发生实质的改变、得到真正的提高。

2. 我对“坚定实修”也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正如我们的修炼应该是完整的、贯穿的,那么我们对法的坚定不能只理解为坚持自己的学法、炼功,我们还应坚决地维护、圆融常人这一层次的法。就像师父给我们举的关于耶稣讲“信”的例子:“信”耶稣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才是真正的“信”。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是不是必须去维护大法才是真正的“坚定”呢?我悟到:对大法的坚定不能只停留在嘴上和思想上,必须体现在自己维护大法的行动中;维护大法的过程就是“实修”的过程。

3.舍私为法,不执著与护法方式本身而明明白白护法

在当前的形势下,每一位大法弟子对于维护大法的方式可能都有自己不同的认识。因为大法太大了,大法弟子又是千千万万,所以维护大法的方式绝不会是千篇一律的。每一位大法弟子在不同层次都会有自己不同的做法,只要以维护大法为出发点,都应该是对的。这里绝不是倾向于那一种方式,我只是想在维护大法过程中应保持什么样的心态上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维护大法可以有多种方式,然而无论任何方式,其有形的行为方式的本身并不是目的,只是在特定环境下采用的一种维护大法的手段,维护大法才是大法弟子们的根本目的,那么在不同环境、形势条件下,对于不同的学员为了达到真正维护大法的目的,可能应该采取不同的维护大法的方式。因此,我感觉: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是不是都不应固守某一种维护大法的方式呢?从而形成一种对该方式本身的执著,被这种框框约束着。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维护大法就是:不放纵魔,不让其钻我们行为方式的空子,不去人为地滋养它们。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我们应分析我们的某一种护法行为能否被魔及魔所带动的人所利用、从而达不到真正维护大法的目的。此时,如何采取其他维护大法的方式就是每一位大法弟子需要面对的课题。

师父讲过“私”贯穿很高层次。通过深刻剖析自己,我找到:在我的维护大法的行为和动机后面掩藏着一颗为了自己修炼的心。这同样是一层“私”,修炼者放下圆满的执著才会圆满。同样在维护大法中,只有放下我们的修炼以至圆满,那才是真正的维护大法,才会在真正的维护大法中体现出我们真正的修炼。

在实践中我发现:维护大法如果站在自己修炼的基点上,往往就会产生对某一种维护大法方式的执著,而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考虑怎样才能真正的维护大法,这样往往起不到维护大法的作用。

例如这次参加羊城法会,因为这次法会的召开,在当前形势下无论在维护大法上还是弘扬大法上都有很大的意义,所以为了保证法会顺利进行,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适当地对人数、地点进行了限制和保密。在法会进行的过程中,原来应该参加法会的一名澳洲学员因为其人身受到一定的监视,为了保证法会顺利进行,他决定不参加法会了;而有三名本不应该参加法会的国内学员在得到不应该得到的消息后,当天就飞赴羊城参加了法会,造成了一定接待安排上的麻烦。当然,这里我不是评论谁对谁错,他们都有着维护大法的一颗心,都没有错。我只是举个例子说:同样是出自维护大法的一颗心,在形式上有的参加了、有的没参加,然而哪一个悟的高、基点站得更正呢?任何一种维护大法的有形的方式,其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正站在大法的基点上考虑如何才能真正地维护大法。

学员中还有一种观点是: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应该“无所求而自得”,只管自己去做自己的,师父看到我们维护大法的这颗心就够了。

这种说法,我认为不够全面。如果我们去维护大法为的只是让师父看到我们维护大法的这颗心,这是不是又是一层“私”,用维护大法的某一种行为方式来表明我有维护大法的心、来证明我对大法是坚定的,基点还是为私。我们应该纯纯正正地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只要大法还被破坏着,作为大法中的一分子,我们就必须站出来,用我们的行为和生命去维护大法。

另外,我理解:“无所求而自得”是针对我们个人修炼来说的,对于个人层次的提高和超出常人的东西我们应该是抱着“无所求而自得”的心态。然而现在我们在维护大法,用我们的行为、生命正常人这一层的法,难道我们还是“无所求而自得”吗?师父曾经在讲法中提到过:“如果有高层败坏的生命来干坏事,那么法本身就会动用我们护法神或其他高级生命把他销毁掉。”,“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那么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作为常人这一层的护法神的我们应该凭着我们的善心利用常人这一层次的行为方式以至我们的生命把这一层次的法正过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应该有所求,我们追求的目标就是:我们的护法行为能够真正地起到维护大法的作用以至最后把被破坏的常人这一层的法正过来。

时至今日,回看自己从上访到被拘留、收容以及再次进京与功友们在一起切磋提高以至后来的参加羊城法会。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自己对法的认识得到了一步步的升华,此时再去考虑如何去维护大法,我悟到:原来“大道至简至易”,维护大法的形式可能也很简单,我们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炼功、弘法,其本身也许就是对大法的维护。排除人的框框的限制,只要有利于证实大法和大法的弘扬,我们的炼功、弘法可以选择在任何地方,在极限的环境下,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在极限的地点炼功、弘法呢?

4.无条件地深刻地向内找

羊城法会没有顺利开完,当然有他方方面面的原因。在我看来也许在一定程度是因为:我们的心性和行为上还有一些问题,而没有及时向内找,而被魔钻了空子;同时,我们在生活小节上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对待自己在集体环境中的一言一行。

我们每一个修炼者都知道“无条件向内找”的道理,然而往往我们又容易忽略了最起码的这一点或者我们仅仅是很肤浅的找一找,而没有做到深刻地向内剖析自己。这里我想建议:今后我们无论做任何事,即使是最神圣的维护大法,只要出现了矛盾、干扰、麻烦或者是一些意外的事情,我们最好是应该集体坐下来,抛开常人的虚荣心、顾虑心,相互间深刻地找我们心性和行为上的不足。

另外,在法给我们开创的集体环境中,无论做什么、说什么,即使是生活中的小节问题,我们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这种行为能不能影响到这个集体的环境、无意中破坏了这个环境。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一点不注意影响、破坏了集体的环境,这是多么的不应该。在北京,许多学员们住的环境都是因为学员们自己的原因--在生活小节上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一次次的不在意,结果导致最后被公安部门查抄。

以上就是我在羊城法会之后的最近的几点体会,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们共同切磋。

大陆学员 XX
1999年12月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1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