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 2000年01月14日 星期五 全部文章

要获取每日的全部图片,请到图片网的"最新图片"栏目(http://photo.minghui.org/

  • 空军指挥学院于长新因坚修法轮功
    被非法判刑十七年

  • 山东省广饶县李桥西村法轮大法学员被游街示众6天

  •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赞扬克林顿政府提案批评中国人权恶状

  •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赞扬克林顿政府提案批评中国人权恶况

  • 南华早报: 三名澳洲法轮功学员因呼吁信被盘问(摘译)

  • 香港法会发言稿:"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

  • 香港法会发言稿:众里寻他千百度

  • 香港法会发言稿:弘法活动中的一些体会

  • 香港法会发言稿:坚持学法 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 香港法会发言稿:走上真正修炼的大道

  • 密苏里州布恩县法轮大法周见闻

  • 匆匆过客与网友寒松的问答录



  • 空军指挥学院于长新因坚修法轮功
    被非法判刑十七年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四日】 据消息人士报道,法轮功学员、中国空军指挥学院于长新教授因为被指支持法轮功,上星期四被空军军事法院秘密重判入狱十七年。不少已经退休的空军将领对有关判刑表示不满。

    现年七十四岁的于长新是在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据他的家人表示,法院指控他协助扩展法轮功组织,以及协助法轮功始创人李洪志出版书籍。他已经向解放军高级军事法院提出上诉。

    据报道,在七十年代于长新是空军优秀试飞员。他致力研究令空军发生事故的次数大大减少。

    山东省广饶县李桥西村法轮大法学员被游街示众6天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在中国,1999年4月25日,万余法轮大法学员去中南海反应意见后,某国家领导认为法轮功危及他的统治,决定铲除。

    他们无中生有,罗列罪名,于1999年7月22日企图将法轮功打为“非法组织”;在得不到充分的证据后,一意孤行,于1999年10月24日在法国颠倒黑白指法轮功为“邪教”;之后,又指使中央电视台大肆污蔑法轮功,并控制人大通过了把法轮功定为“邪教”的法令并强行实施。

    就是在这样不分黑白大肆镇压的情况下,广大法轮大法学员遵照师父的教导,有矛盾先找自己,看自己那里不对;再善意地去说明真实情况。所以,广大法轮大法学员不断地去北京向中央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但政府回敬的是非法粗暴的逮捕。

    1999年12月中旬,山东省广饶县李桥西村6名法轮大法学员也去了北京,想向中央政府反映一下个人意见。4人逮捕后送回;2人因看到没有办法反映意见,自己回了家。

    山东省广饶县为了打压法轮大法学员,特别为了使法轮大法学员不去北京上访,决定将去北京上访学员游街示众。

    初冬的山东,北风呼啸,穿心透骨,寒气逼人,气温在0℃以下。

    1999年12月22日至27日,广饶县政府将李桥西村去北京逮捕后送回的4个法轮大法学员游街6天。

    游街时,前面5辆警车开道,后面有一辆武警的卡车,卡车上写着反对法轮大法的标语,卡车两边各站2(3)个带手铐只准穿毛衣的法轮大法学员,卡车中站满了穿大衣的武警。6天中游了广饶县县城、广饶县各乡镇。

    同时,广饶县政府还将李桥西村其他法轮大法学员关押在县政府,于2000年1月11日晚上才放回(白天不敢放人)。

    我们山东法轮大法学员,希望联合国、各国政府、新闻媒体共同谴责这种无人道可言的野蛮行为。

    山东大法学员
    2000年1月14日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赞扬克林顿政府提案批评中国人权恶状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
    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
    新闻发布
    News Release

    紧急发布 2000年1月11日 联系:Alistair Hodgett转302 电话:202-544-0200
    FOR IMMEDIATE RELEASE CONTACT: Alistair Hodgett x302
    January 11, 2000 202-544-0200

    国际特赦组织赞扬早些时候关于(谴责)中国的决议案
    Amnesty International Praises Early Decision to Back Resolution on China
    克林顿政府对人权(状况)恶化的反应
    Clinton Administration Acts on Deterioration in Human Rights

    (首都华盛顿):美国国际特赦组织今天赞扬了克林顿政府关于发起一项在今年三月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组织会议上批评中国人权记录决议案的决定。
    (Washington, D.C.):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 (AIUSA) today praised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赞扬克林顿政府提案批评中国人权恶况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
    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

    新闻发布
    News Release

    紧急发布  2000年1月11日                 联系:Alistair Hodgett转302  电话:202-544-0200
    FOR IMMEDIATE RELEASE                CONTACT:   Alistair Hodgett x302
    January 11, 2000                                         202-544-0200

    国际特赦组织赞扬早些时候关于(谴责)中国的决议案
    Amnesty International PraisesEarly Decision to Back Resolution on China
    克林顿政府对人权(状况)恶化的反应
    Clinton Administration Actson Deterioration in Human Rights

    (首都华盛顿):美国国际特赦组织今天赞扬了克林顿政府关于发起一项在今年三月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组织会议上批评中国人权记录决议案的决定。
    (Washington, D.C.):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 (AIUSA) today praised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s decision to sponsor a resolution criticalof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at the 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HumanRights in Geneva in March.

    美国国际特赦组织立法主任StephenRickard说:“我们拍手称赞政府能够作出这样的决定,这将使政府能够疏通更多的委员会成员加入美国一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进行挑战。”“我们鼓励其他委员会成员支持这项努力。”国际特赦组织已经将中国列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的第一优先。
    "We applaud the Administration for making a decision now that willenable it to lobby other Commission members to join the U.S. in challengingthe deteriorating state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said Stephen Rickard,AIUSA Legislative Director. "We encourage other Commission members to supportthis effort." Amnesty International has also made China one of its toppriorities for this session of the U.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国际特赦组织突出了中国利用残酷的国家安全法律对付持政治异见者和法轮功运动成员。很多人经过概要的审判后已被执行。持不同政见者被处以苛刻的监狱徒刑而加以控制;关于拘留所里犯人被折磨和死亡的报告接连不断。
    Amnesty International has highlighted China's use of draconian nationalsecurity laws against political dissidents and members of the Falun Gongmovement.  Large numbers of people have been executed after summarytrials; harsh prison sentences have been meted out to curb dissent, andthere are persistent reports of torture and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prisoners.

    国际特赦组织最近得知,经过一个非常不公正的审判之后,两名男士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因政治罪行“分裂国家”而被判处死刑。其他九人因同样罪名被判有罪并处以一年至无期徒刑。国际特赦组织相信,这些判决是建立在酷刑榨出的招供基础之上的。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cently learned that, after a grossly unfairtrial,two men have been sentenced to death in the Xinjiang Uighur AutonomousRegion for the political crime of "splitting the country."  Nine othermen found guilty of the same crime were sentenced to terms ranging fromone year to life imprisonment.  Amnesty International believes thesentences were based on confessions extracted under torture.

    Rickard说,“当前,我们正在目击自1989年反对人民和平行使基本言论和结社自由(事件)以来最无情的镇压”。
    "We are currently witnessing one of the most relentless crackdownssince 1989 against people who are peacefully exercising fundamental freedomsof expression and association," said Rickard.


    南华早报: 三名澳洲法轮功学员因呼吁信被盘问(摘译)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南华早报1月10日报导--

    三名澳洲法轮功追随者因为试图递送一份呼吁北京的高层领导者重新考虑对法轮功精神运动禁令的书信而被北京警察审讯,知情者说。

    这三名被取缔的静修派别的修炼者以旅游者的身份到中国, 并试图将一呼吁信通过新华社转交给江总书记和朱总理,知情者说。

    来自墨尔本的三名澳洲法轮功学员,安娜.特柯及双胞胎兄弟西蒙和尼柯拉斯.委瑞沙卡, 准备在去机场搭乘飞机回国之前先到新华社总部递呈呼吁信,知情者说。

    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被拘捕或释放, 也不知他们是否赶上回国飞机。他们的行踪在进入新华社总部之后就不知道了。

    一位驻京澳洲使馆官员说:“目前这件事仍在调查中, 我们已提出询问。”

    在给外国记者的呼吁信的复印件中, 这三名澳洲法轮功学员请江总书记和朱总理不要误解这一被北京取缔的精神团体。

    信中说:“法轮大法 (法轮功别名) 不是政治运动, 任何人如对政治, 名或利感兴趣就不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他们说他们从修炼法轮大法中受益, 他们不能忍受北京继续禁止法轮功修炼者打坐炼功。

    “当我们听到法轮大法的名字被诋毁破坏, 我们真不能呆在家什么都不做, 因为法轮大法所给予我们的是永远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 他们写道,“所以我们要继续维护捍卫大法直到目前的错乱状况被纠正。”

    中国官员拒绝评论此事。

    法轮功教导佛家和道家风格的静修,使身心健康, 道德高尚。

    (2000年1月12日稿)


    香港法会发言稿:"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

    文/王冬燕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我叫王冬燕,是大陆来香港定居的大法学员,得法已经两年多了。我原本是一个从小体弱多病,没有健康,没有快乐的人。上学时,曾因病休学两年。得法不到半年,困扰我二十几年的胃病、神经衰弱等病便不翼而飞了。为此,我很感激大法。

      7月21日,国家把法轮功定性为非法组织后,我们一致认为中央政府的决定是片面的、错误的。九月初,当我听说中央政府要给大法弟子判刑时,便带著不到2岁半的女儿去了北京。在那儿,我遇到了很多大法弟子,全国各地的,其中以东北人比较多。他们有的从7月份开始便去了北京。有的甚至用光了钱,睡在马路边儿,一路捡著吃。在北京,经常见到大法弟子,相识的与不相识的,相遇后互相塞钱,难忘的情景。有谁能说大法不是一片净土呢?

      在北京,我曾住过一个大法弟子的家,他们家三口都修大法。老俩口和一个没结婚的儿子。女儿出嫁了,也是大法学员。有时他家一天竟接待二十几个学员。后来她女儿还把新装修不到一个月的公寓腾出来给学员用。一天,我和这位郭大伯谈到护法一事,他老人家老泪纵横地告诉我说,他已经对女儿交待了后事。他对女儿讲:“你拿好家里的钥匙,很可能有一天,我和你妈,还有你哥哥都不回来了。到时候你好能进来……”讲到这儿,老人家哽咽著无法讲下去。我们都无法讲出话来,因为每一个去北京的大法学员真的都是抱著死的那一念:如果中央政府不顾一切地镇压善良的大法学员的话,我们恐怕会出现像“六.四”那样的事件。我们宁愿用我们的生命去捍卫大法,用我们的血肉之躯感召世人的良知和善念。

      由于孩子小,带著孩子已经成为我继续留在北京的麻烦。我先生出差到了北京,我很想把孩子交给他,再回到大法弟子中。他劝我回家,我严肃地对他讲:“我不属于你,也不属于孩子。我是为了大法而来的。如果不是为了大法,我们甚至不会成为一家人。大法开创了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其中也包括你们。你不知道,并不等于不存在这个理。现在大法遭到了这么大的破坏,我们连生存的依据都没有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先生流下了眼泪,他说:“你讲的令我很感动,好像当年共产党为了共产主义奋斗。可是摆在我面前的是:让你走,你会被抓、被关押、被判刑。我的家要破裂,我的孩子要失去妈妈。……”我对他讲:“我爱我的家,也爱我的女儿。我正是为了你们的幸福,以至千千万万个父亲和孩子的幸福,我才要这样做的。大法是正法,大法学员都是好人。我希望中央政府能够承认大法,接受大法。如果人们连
    正的都不肯定,连好的都不接受,那么人们要甚么呢?扭曲的心会把恶的当成善的,把坏的当成好的来追求。如果人们都去求邪、作恶,灾难岂不真要降临到人们头上?你们怎么会安宁、怎么会幸福?自从我有了孩子,我爱世界上所有的孩子。每当我看到了由于战争、疾病、以及大自然灾害而使儿童遭受不幸、痛苦,甚至夺去生命时,我都会感到心痛。可是人们都迷而不知,这一切正是由于自己的业才招来的。

      第二次到北京,我得知郭大伯和他儿子都已经进了监狱。我第一次去北京时住的那间房被封了,警察从中知道了我,通知我公司把我把我追回,进行监控。

      十.一过后,我试图同公司老板讲我修大法以后身心的变化。他摆手说:“我是共产党员,你改变不了我。我看我也改变不了你,你已无药可救了,你看怎么办?是我撵你走,还是你自己走?”我笑著说:“我自己走。”公司的部门经理含著眼泪对我说:“我不是出于工作,而是出于同事的情谊,我们一干工作好几年。你知不知道你辞职了对你来说意味著甚么?你的一切福利、保险、住房基金全都没有了。你可以有你的信仰,这和工作没有关系。”我说:“我知道。这一切我都知道。可摆在面前的是:我要在信仰和工作之间做选择。我不能改变信仰,也不想把我的信仰强加给别人,让公司的每个人都跟我受牵连。不能因为我个人的这点小利,而损失了大家的利益,这不公平。”

      就这样辞了职,我来了香港,把孩子留在了广州,我先生也不太常在香港。这就意味著,很多时候我得一个人生活,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到了香港,我突然意识到我又开始了一种新的修炼。不知为什么,有时觉得自己很像云游。放不下的家、放不下的孩子、放不下的情,不知不觉中都已经放下了。新的环境中,许多深处的东西在暴露,我试图挣脱、冲破。酸甜苦辣,各种人心的干扰……,有时又感觉自己在结一些缘,解一些怨。

      我很容易便找到了一份工作,薪水很低,工作时间很长。开始工作有时每天要十几个小时,晚上回来,有时连饭都不想吃,话都不想说,只想睡觉。因此,学法、炼功有时不能正常坚持。我感觉,在香港这样的环境,面对各种人心的干扰,我们需要排除各种障碍,坚持学法炼功。在复杂的环境内修这颗心,默默地对照大法,找自己的不足。发现哪颗心后立刻去约束它,抑制它,消灭它。同时,参加集体弘法,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已经是在精进中了。因为在常人的一思一念那么强地牵著你。凡事都和钱搅在一起。除了钱,人们不太关心其它的事情。这里充满著生活的紧张、工作的压力。以及人们对生活种种质量的追求:虚荣、骄傲、歧视、也有赞美……各种人心、各种机遇,各种挑战和诱惑……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风风雨雨,愈加感到学法的重要。很想默默地学法,默默地修一段。我明显地意识到自己的层次有限,很多初期的东西还没有冲破。遇事首先冒出的都是人的一念。白天工作太久了会想睡;睡得少了,会弄得自己迟些起床。为什么不想:我是修炼的人,学法、炼功是第一重要的。大法的无边内涵会补足身体所需要的。我是个一步一步越来越脱离常人的修炼者,大法底层对人的一切束缚,我们最终都要冲破,不受其约束。当别人看不起大陆新移民,很明显的歧视和不公平时,我为什么第一念发出的是不平衡、不开心,而后才是用法理平衡呢?而不是第一念就是“感激”,我应该感谢那些待我不好的人。我们从那么高的层次上掉下来,一层一层。师父讲我们欠下了无数的债,欠下了无数的高层生命的债,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还。现在人来要这个债,我应该庆幸我有机会还给人家。还清了债,我才会轻松,我才有可能回到那么圣洁的、产生我的地方。

      我们是生活在常人中的修炼者,表面上,我们无异于常人,我们做著一切常人的事情:工作、学习,也要吃饭、睡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在社会中的一些个社会关系、亲朋好友。但是,我想,我们又和常人不同,不同在我们的心,我们做著常人的事,可我们却不执著于任何事,一切都能泰然处之,顺其自然。并且我们和常人不一样的还有:我们凡事不会以自我为出发点,我们会考虑别人的感受。遇到矛盾后向内找,而不是去怪别人。与人相处,我们珍惜缘份,相识的、不相识的;对我好的,对我不好的,我都很珍惜。因为我们的相识、相遇,一切都缘于一个“缘”字。

      前一阵子,我回了一趟广州。是到了去北京刚刚被抓回来的我的姐姐家里。她说:“在被拘留的瞬间,真的是一切做人的尊严全都没有了,和犯人一样。警察让你做甚么,你就得做甚么。真的在去你的“名”。可是,进了拘留所,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却使他们感动得流下眼泪,里面有军被、生活用品:盆、碗、衣服、食品、水果……大法书。甚么都有。上面有一张纸条,写著:“这些都是大法弟子的。”他们感到一阵温暖。虽然有警察看守,他们在里面却可以炼功。而这一切,都是先前进来的大法弟子以他们不屈的精神:面对电棍电、犯人打,甚至戴上死囚用的刑具“地牢”,以绝食等换来的。是他们用大法修炼者那超常的“真”、“善”、“忍”感动了犯人,感动了警察,感化来的。

      我姐姐他们向警察弘法,警察也很愿意听,他们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睡到夜里,我姐姐听到房间里有响动。第二天早晨醒来,他们发现“愚公移山”等电脑上下载的文章不见了,原来警察在他们熟睡时偷拿去拜读了,恐怕这便是大法的威力。师父讲过这样的话(大意):“好人就是能听到好的,坏人就是能听到坏的。正法不是人所能破坏的,每一次对我们大法的破坏都是对大法的一次弘扬。”我想这件事对执行命令的警察来说,是不是大法展现在他们的面前的一次机会呢?真、假,善、恶用你自己的头脑,用你自己的心去评判,而不是趋和于某种权势和压力,恐怕这便是你真实的心性,在摆放你未来中的位置吧。或许也是他们走进大法,升华自己的一次机会。

      越在法中修,越感到大法何其大,何其广博,主佛又何其慈悲!在这样的乱世,在人心已经变得自己都憎恨自己,在不识自己真面目的年代还传给我们这么大的一部法。救度这样不可救药的人,为一切众生开创了未来不灭的机会。可是人啊,却又多么地可悲,可怜,认识不到这是大法给自己开创的一次机会啊!

      许多人说我们修大法有甚么政治目的。为了政治吗?离我们太遥远,我们也没有这个头脑。为了钱吗?有人说是甚么势力的指使,可是许多人都为了讲出一句话,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和真理而失去了工作,失去了钱。许多身居高官的大法弟子甚至为此而失去了权势、地位。他们实在无法理解我们,无法理解我们修炼的人。

      通过修炼,我们看到了宇宙的法理。明白了做好事会给自己带来好处,做坏事会给自己带来害处。同时,我们明白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对人间真理与谬误的评判,我们有宇宙的法理做指导,而不是屈从某种势力的淫威。为了坚持我们所信奉的真理,我们视死如归。我想,我们大法弟子对大法那坚如磐石的心就在使魔望而生畏,就在消灭著它。

      我也是一个修炼中的人,层次有限,所谈所想都是依层次所悟。

      过去的一切,关过得好,过得不好。都已成为过去。未来的路对我来说还很长,未来的关我还要去闯。至于今后怎么样,也全凭我的心去如何把握。每一关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希望在未来的修炼中能得到同修们的帮助和指正。


    香港法会发言稿:众里寻他千百度

    文/台湾出家弟子 释证通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弟子向伟大慈悲的师父问好。我是个迷了路,好想家好想家,又回不了家的孤儿。各位同学好,本人法号释证通,以前是过去佛的弟子,得法后是现在佛的弟子。这篇心得体会,点点滴滴,虽无条理,但确实是我所在层次的修炼之真实心路历程。

      出家后曾经是精舍的住持兼负责人。在传统佛教里自己觉得不适合,也深感自己还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不敢误人误己,更不愿就此老死在寺院里。而且这些外相上的东西,也并非我所追求的,因此就毅然的离开。自己又觉得无法改变时下的环境,只好从自己本身做起。所以克服万难,开始走上了行脚托钵云游的修行方式。打著赤脚,背著伞盖,行李睡袋,顶著烈日,走过一个县市,又一个县市,脚底磨破了皮,走烂了的脚底,踏在很烫的柏油路上,踩在碎石子路上,真的是痛彻心肺。我睡过坟场、睡过树下户外,身心所受的磨难,真是无法言喻。为了什么?就是希望寻找一条能回家的路,寻找一位真正能带我回家的师父啊!

      九八年初,我在道业上遇到瓶颈,一直觉得无法突破时,有一天大法弟子余智荣先生送我一本《转法轮》,回到用功的小茅蓬后,以十分恭敬的心举书过头,翻开书页,当看到师父的照片时,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不知是为什么,对老师的身份、来历好像了然于心,我坚定感觉到,我所要寻找的师父就在面前。现在回想起来就如师父在《洪吟》53页的〈缘归圣果〉里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而书中大法无边的内涵,心已清楚明白,这是伟大佛法人间的再现。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因传统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后更是百病缠身。身为一个出家人,已没有在社会上工作,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是居士们发心护持,如不好好用功已经很说不过去了,更何况再加上医疗费用,负担更重,内心深感惭愧不安,而且多年来一直四处求诊均无起色,内心真的是内外交煎、痛苦万分。因为长年的病痛已经严重的障碍到了道业上的修行,顿感身心疲惫、万念俱灰。

      专修大法后,因为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身体很快就康复了,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似地,精神焕发,心神愉悦,从此脱离了多年病痛的苦海,与医药绝缘,因此在法理上也就更能心领神会。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威德的体现。现在我除了不断的充实自己外,也到处弘法与学习,这是法轮大法与传统佛教很大的不同。

      在法理上与整个修炼过程的区别更大。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他破天荒的向人类公开了宇宙和修炼界的种种奥秘,阐述了人类在整个宇宙中的位置,也指出了人生活的目的应是返本归真。法轮大法以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以宇宙最高特性为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法轮大法直指人心,明确了修炼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还有最大的区别是:

      师父什么都不看,只看我们有这颗修炼的心,师父就为我们负责。而留给我们弘法与修炼方式都是松散管理,没有清规戒律,没有任何条条框框,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而所有大法弟子却都能自束其心以法为师;没有任何有形道场而全世界遍布各个角落却都有大法弟子。不论寒暑、风雨无阻,每天不断地奋力精进修炼,这正体现了大法“大道无形”的内涵。我悟到“无”就是无限、无量;“有”就是有限、有量,再多再大也有限量,还必须得劳民伤财,想方设法去完成。没有任何形式,师父却都要求我们要做到各自遵守国家法纪,不得干涉参与政治,要处处与人为善,先他后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矛盾与问题时不要找责任,要向内看,向内找,如不能做到爱我们的敌人就无法圆满。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在《精進要旨》50-51页〈无漏〉与〈圆融〉提到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用尽了人类的语言也无法道尽我们师父有多么的慈悲伟大。时至今日,世界近三十个国家中,已有上亿人有缘感悟到了法轮大法的殊胜,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到书局买一本《转法轮》回来,用心通读一遍,了解内涵呢?因为这是我们生生世世的丰功伟业,这其中包括你、我、他。

      最近网路,媒体用常人之心对师父展开攻击,根本无法了解到师父为了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为了所有生命几乎耗尽了所有一切,身为大法弟子,真是热血沸腾,可是又不晓得怎么生气。真正佛的四众弟子应该都很清楚明白,释迦牟尼佛曾经说过有八万四千法门,与恒河沙数的佛,而毕生所说的法,有如指甲上的土而已,没有说到的法,就如大地上的土那么多,还必须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所教,弘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怎么就这么健忘,我们师父虽无特定的外相,但所作所为却都是最好的表帅,上至宇宙以至于国家社会人群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按理说对我们的师父连感激都来不及才对,为何会如此反常让人不好理解,这使我联想到过往的一件事情。

      我一向都很早就起床,那天起床一看小闹钟,才两点钟,于是我还看一小时的书,才出发到炼功点炼功,可是到场一看,我竟然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原来小闹钟误点太多了,这件事情使我内心动荡得太大了。现在有多少人都在扮演著小闹钟的角色,不曾停歇过。但是因为背后动力的关系,误了自己,也误了别人,心中真是痛心,失望。

      最近看到师父的《洪吟》,一直哭得停不下来,以师父的境界、层次,也没有对象去说。师父在〈苦度〉中说道:“危难来前驾法船,亿万艰险重重拦,支离破碎载乾坤,一梦万年终靠岸。”其实已经天机尽泄了。尽管师父的法已讲得那么白了,我们是从不同的世界里来的,修成后将回到不同的世界中去。但在我的常人之心里,仍深深地期盼著,能够赶快圆满,去到师父的法轮世界中。师父最近出了这些书,一方面是弟子们的层次提升了,一方面也真有紧迫感,我们何其有幸能在此生得闻大法,希望各位同学珍惜这一切,大家一起奋力精进,早日功成圆满。

      我们的修炼过程是师父做有序的安排。有一天清晨当我骑机车到屏东时,突然有一位喝醉酒的先生开车把我撞倒了,心里知道没事,但我的手臂已经骨折而且手腕也脱臼,无法再骑车,只好步行到炼功点和同学一起炼功。因为不能骑车,所以手在消业期间,先后两次分别住在两位同学家,真的很感谢她们的照顾和所有同学关心,谢谢!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如果还不清业债就不能圆满,这是我生生世世的业,我必须要承受,感谢师父在我承受骨折与脱臼消业的同时,也安排让我过心性关,这次的矛盾是我得法后最尖锐的一次,后来关虽然过了,但想起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写的:“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这首诗的时候忍不住泪流满面,因为所有大法弟子在过关时,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一切更多、更辛苦。

      伟大慈悲的师父真的“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使我这次手臂骨折和手腕脱臼完全没有做任何的医疗而很快地痊愈。

      特别是自今年7月22日以来在中国大陆,有无数无数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大法弟子,正在受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教人向善、回升道德和安定社会的法轮大法虽然赢得了世界的赞誉,福惠亿万民众,但却遭到了倾国之力的肆意污蔑和残酷镇压,而在狱中的大法弟子们虽然遭受酷刑仍坚持在狱中学法炼功,有的甚至牺牲了生命,他们在人间为大法树立了威德,用生命在助师护法。还有无数的大法弟
    子为助师护法,餐风露宿街头。为助真相大白于天下,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都有举办大型的法会活动,我也参加了日本、西雅图以及报名香港的法会活动,看到来自世界各地同学们的用心与修炼心得,真使我感动并找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这次的法难,在我个人所在层次的体悟,是我们自己的难,这么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在人间弘传哪有不做安排的,只不过是藉著外因条件用来考验全世界每一位大法弟子对大法是否坚定,师父在《精進要旨》中〈大曝光〉与〈位置〉已经写得再明白不过了。

      最后感谢所有成就这一次法会的任何一个因缘,谢谢!谢谢!

    (2000年1月14日发稿)


    香港法会发言稿:弘法活动中的一些体会

    文/英国学员 邓小兵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各位功友:

      你们好!我是一名正在英国读大学的学生。面对中国政府对大陆大法弟子的非人道镇压,对尊师竭尽的诋毁和铺天盖地的谣言的散发,我们英国弟子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唤起更多人的良知,让更多善良的人得法。

      在此我想谈谈自己从十月份中国领导人访英到目前的一些初浅的体会。

      英国的大法弟子并不多,居住亦分散,因此更少相互了解的机会。在中国领导人访问英国的四天里,参加首相府、鸽子广场等地炼功的只有几十人。法国、德国和爱尔兰的弟子也远道赶来,给大家很大的鼓舞。虽然人少,但在这四天里大法弟子祥和、慈悲的炼功请愿给英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警方对我们增进了了解,消除了他们往日对请愿者们的戒备。英国几大报纸、电台都相继报道了大法弟子的炼功情况,起到了很好的弘法效果。

      在集体炼功的第二天晚上,我忽然悟到了:如果我因为学习忙没有来参加这次炼功,少我一个人,这件事照样能做成。可是我参加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大法的力量。可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给自己做的。虽然我们本著为大法而做,但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员,那么受益的是谁呢?虽然没有本著私心去做,但真正受益的还是自己。师父讲了,“佛只看人心”。师父为我们开创了一次机会,就看弟子怎么
    对待。

      从十月初三个周六,我们进行了巡回炼功。分别在伯明翰、利物浦和爱丁堡集体炼功,同时在宣传板上向世人展示了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事实。

      我个人觉得,在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如此劫难时,作为一名海外弟子,如何让更多人知道法,了解法,让更多善良的人得法,这是摆在第一位的。国内的弟子为了唤起世人的良知,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身在海外的我,此时若这点力所能及的事都不做,那么我还配是个大法弟子吗?有一天我还配和国内的弟子站在一起吗?

      当然,我有时学习很忙,或者有很重要的作业等,但我觉得承受这一点点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可尊师还是慈悲地把这些麻烦给化解了,每次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心性提高上来,回头一看,那个难什么也不是,是我的不丢。我思想中曾有过这是我为大法承担的念头,但马上意识到这是极其错误的。其实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正像师尊讲的“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其实都是自己为自己承担。这还是师尊为我们消业后留下的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只不过这种承受与正法、弘法联系在一起的,才更有它的意义。

      有一位白人弟子讲,他每次参加这样的弘法活动之后,在修炼上都会有一个突破。我自己更是这样。师尊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可每次我只付出了那么一点点,大法给予我的就更多,更多,更多......。我想起师尊讲过:“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最近一次大家在爱丁堡弘法,晚上一位白人弟子向大家讲述他为什么每次都参加弘法活动,一次没落。六十七岁的老人,在白白的头发上附托著他那张慈祥的脸。老人动人的讲述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弟子,那真挚、慈悲的力量打动了我的心里。也许他才得法几个月,但却平均每天读五、七讲书......,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知道应该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了。

      从爱丁堡回伦敦的车程上,我在读著书。当读到“玄关设位”一节中“而这个身体,经过转化之后,在常人中和常人一样,常人看不出来,他又可以穿越空间。”这一句时,我忽然明白了,大觉者们为何才具有这样一种能力,那是为了度化众生啊!以前我每次读到这儿时,都有种“我要能穿越空间就好了”的念头,现在才觉得这是多么自私、多么肮脏的想法,从前我每次读到“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和“所以佛想要什么,想吃什么,玩什么,什么都有” 这两处时,都很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大觉者的生命完全是为别人,为宇宙中众生活的。我虽然还不能知道大觉者是怎么样生活的,但我已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那种生活是那么无私,那么神圣,那么伟大.......。师尊在大连讲法中说:“你修炼的目的不是为了别人吗?”现在我才开始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从前我在参加弘法活动时,还与别人讲,师父说“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 。那时我觉得作为一个修炼人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太可惜了。可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了,那想法太自私,这样自私怎么能做弘法这件事呢?师尊讲了“用心不当即有为”。我心变得更纯净了,在“返本归真”的归途上又前进了一步。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粗浅的体会,写出来和功友们交流。记得前不久一位新学员跟我讲,她喜欢与修炼时间长一些的学员交谈,并认为成功的经验对她有帮助。当时我悟到了一层理,并对她说:“这些经验都是属于大法的,并不属于哪个修炼的人。”我今天同样是带著这样的感受,和大家分享宇宙大法给予我们的心得。

      谢谢大家!


    香港法会发言稿:坚持学法 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香港学员 胡英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我叫胡英,在香港大学应用及分析化学系读书。修炼2年多了,藉此机会谈谈我修炼的心得。

      我成长在一个传统教育的家庭环境当中,小时候父母亲告诉我要作个真诚正直的人。我一直庆幸我这个环境,它可以说奠定了我后来修炼的基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后来修炼的勇气和决心。那时我渴望成为一个道德高尚、有才能的人。成长过程中不断地在寻找一个标准或者方法能让我达到这一步。我学习古典美术、音乐,希望能从中得到心灵的升华。可是那时候,北京正在改革开放中,几年的时间里,人们的道德价值观变化得很惊人,周围的人好像颠倒了衡量好坏的标准。起初我还坚持我做人的原则,渐渐地我发现我总是被视为“傻子”或是“幼稚”,而且总是吃亏。古典艺术和儒家道德观逐渐对我失去了它们的作用。

      来香港后,我逐渐地随波逐流起来。开始深信“物竞天择”的道理。平时脸儿拉得老长,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好像别人生出来就欠了我似的。我以为这样可以保护我自己,不受欺负。心胸狭窄得不得了,别人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让我琢磨好半天。为了我的利益不受损失,不惜伤害别人,就连人家无意踩了我一脚,我都愤愤不平,扬起个厌恶的表情给人看。真的不知那时造了多少业力!我不记得那时是否真的得到了很多物质上的利益,只记得我那时生活得真是很苦、很累、很不快乐!我不明白生活的目的,致使我很长时间都挣扎在本性与后天观念的矛盾之中。

      我生命的转捩点是在97年夏天,我看了《转法轮》,很激动,我的人生一下子明朗起来,我好像等了他很久,一直是等著这部法。虽然,我走了一段弯路,但好在与法的距离还不太远,有机会重新来。我慢慢下定了修炼的决心。修炼没多久,我就发现我变得平和了,冷静了,心底生出来一股持久的愉悦。我很惊讶,也很欣喜,我知道我的一生都将因为他而受益无穷。现在想来,又何止我的一生啊!

      修炼的初期,我很执著于甚么行为应该做,甚么行为不该做。由于没有重视起学法,所以遇到点事,就不知如何是好,总想从老学员那儿学点甚么招儿来对付,或是问他们这件事怎么做?那件事怎么做?后来我悟到:修炼是修人的心,并不是修人的行为啊!人的行为只是物质的表面现象,支配人行为的是那颗心。就算是行为表现得多么好,我的心不纯,不到位,就不能算过关。能提高修炼人心性的只有这部法,只有多读书,我才能在法上认识法,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99年我接触了珠海和广州的学员,觉得他们修得太好了,每一言一行都能在法上,自己与别人的差距太大了。那时一听到珠海一位负责人来了,就很高兴,有一次我忍不住对他说:“您每次来,我都能学到很多东西。”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只说了一句:“要多看书!”我一下子就惭愧得无地自容。是呵,我修炼是凭著这本《转法轮》哪,怎么向人学起来了?任何人都涵盖不了这部法,别人修得再好,他也是依照这部法去修的。我不仅看到了我与人家的心性上的差距,而且看到了我们根本上的差距:我在向外求、向外找,更没有把读书学法重视起来。

      尽管我明白了学法的重要,但并没有真正地把法摆在第一位。99年夏天,我忙于帮助做弘法的工作:书展、小学员班、打心得体会稿子等等。忽略了学法,实际上还是没有真正地明确学法的重要。可当时就拿“为大法做事”为借口,不去看书,致使行为不能以法的要求为基准,许多心性关没有重视起来。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一篇中写道:“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这一关又没过了,难、关来的时候是一个接一个的,一关没过去,下一关接著来,而且越来越大。

      八月份我回北京了,三个星期,我只看了一遍《转法轮》。在官方传媒和亲戚的狂轰乱炸之下,我由于看书学法少,耳朵边又没遮拦地听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使魔钻了学法少的空子,思想业返出来的比较多,比较严重,人为地想抑制它已经是徒劳的了。我知道这是我看书学法不足所致,可是看书时它们又干扰得很利害。那时我真的很难受,很痛苦,渐渐地在思想中产生了一种怕它们的执著心。以至那些思想业一翻出来,我就害怕、痛苦。我越是把它们看得大,它们就越大,我就越害怕它们,它们就更大。有一天,我在学法点学法,突然它们又来了,这次来势凶凶,把我逼到了悬崖边上。我含著泪面对著师父的像,我想:师父啊,我不能跟它们走!我不能放弃!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我翻开手中《精進要旨》,正好是“为谁而存在”,法的威力真是无比,顿时我感到平静了许多,那些东西被排出去了,我又继续读了“道法”等经文,那些东西渐渐离我而去。我感到修炼简直太严肃了,不能放松自己一丝一毫。这一段弯路真是兜得太大了。我深深感谢师父慈悲,给我这不精进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让我看到了自己以往的不足,能继续走在修炼的路上。

      以后的日子里,我给自己规定了看书学法的时间。每天要保持能看一讲《转法轮》,开学的初期,功课不算太忙,我有时间多看,没时间少看,但坚持每天至少读一讲。那些天真是变化不小,脸色红润、身体轻松、心境平和、心态很正。近学期中期末,考验来了。功课堆得像小山,各科测验、实验报告、作业设计(project)、实验陈述(presentation)一下子拥过来,我又经常参加集体炼功弘法活动,还要帮忙打稿子,我有点压得透不过气来。不过,我还是坚持学法。初期我安排晚上读法,结果经常是读著读著就睡著了。后来我想不能这样下去,就把学法安排在下午有空的时候,清清醒醒地读法,晚上做其它的事。这样一来,我不得不用睡觉的时间来做功课或打稿件。连著几个星期,我每天只睡2-4个钟头,还经常熬通宵,可是第二天上课却不困,还很精神,功课也按时交上去。看著别的同学捱不住,一个个的病倒了,眼睛肿起来了,上课打瞌睡了,我想起以前体弱多病的我……现在却没事儿人一样,我想法的威力真大呀!其实,我也知道,我周围的人有些是在帮我承担著。有时我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的时候,同组的同学总是很自然地做了我那一份……修炼毕竟就是有福份的。本来学校安排明天(12月13日)考试,可是我们系的老师莫名其妙地把日期改在了1月4日,我欣喜:有时间帮忙做法会的筹备工作了。

      还有一件小事,我也觉得有趣:有一次上中国传统文化导修课,导修的题目是“唐代的妓女”,那导师说要给我们看一些唐代人画的三级画,说著便拿出胶片放在投影仪上。我一直低著头,心想,这可怎么办?我不能看这些东西呀,看了不好的东西,就从眼睛往里灌;可是我坐在第一个,正对著导师,不抬头听他讲课也不行啊?无可奈何,刚一抬头,投影仪“啪”的一声,死掉了。那导师急得团团转:“怎么会这样呐?刚开机就烧了?”我心里暗暗高兴,这时有同学说:“不该看,不该看!”我知道了我不应该看这些东西,师父说:“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转法轮》“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啊,现在社会上的人不知到甚么应该做甚么不该做,他们迷;而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应该是清醒的,就应该按照宇宙特性去衡量甚么应该做,甚么不该做。

      大法的威力,作为一个常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我们通过修炼都知道:师父净化了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心灵。从最苦的环境中把我们救度出来,从此以后我们的生命变得意义深远,我深深知道,如果我不是修炼大法,我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我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得度,都能认识大法带给人们的益处。我有责任告诉别人,告诉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证实”一篇经文谈到“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在人类社会中,我们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们要是不去证实法,那么又由谁去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呢?香港还有很多人不了解法轮大法,还有很多人听信了反面宣传,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向世人证实大法。十月十一月间,我们到了不同的地方去炼功弘法,向人们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与庄严,让更多的人知道:正是由于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才能够在艰难的环境下,仍然坚持不懈地修炼法轮大法,仍然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衡量标准,以善待人。还有一点,我觉得维护法不仅包括了向世人证实法,而且更应包括维护法的千古不变。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应该“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纯洁不变,金刚不破,永世长存。”(《精進要旨》
    “大法金刚永纯”)

    (2000年1月14日发稿)  


    香港法会发言稿:走上真正修炼的大道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我在三十多岁时,深深感到心随境转之苦,活得很不自在;被伤害了觉得委屈,忍不住对别人不好时,不但内心不得抒解,反倒更觉难受。在得法之前的十几年来,一直从有关灵修的书本中、宗教中,寻求解脱之道。曾先后接触宗教中几个不同的法门,也试图努力遵照这种方式修行,但宗教的形式并未真正触动我的心。由于了解一点因缘因果的道理,心中多少减轻了对事物的成见,然而想要进一步放下执著心,却找不到著力之处,衷心渴望寻得促使自己往上提升的妙方,希望有一天能够达到真正的解脱,乃至具备了利益他人的能力。在寻寻觅觅中,我抓住了所谓新时代的书,一本接一本地阅读,几年下来,发现它好像成为我安抚心灵的镇定剂,每天服用它,却看不到前途所在。

      虽然对于宗教界的诸多现象一直困惑不解,后来因身体欠佳,又走进了一个所谓的性命双修法门,既练气功,又学佛修心。不久之后,身体原有的不适都消失了。当时我以为帮人治病是行菩萨道,是普度众生,也很乐意能替众生承担业力,因此义不容辞地在气功发表会上义务帮人治病,有时也替亲朋好友治病。过后不久,我的身体逐渐地越变越差,后来更陷于严重的病痛之中,甚至身心都受到另外空间严重的干扰。首先是腹部剧痛、右手疼痛不已;曾有一阵子,在半夜因喘不过气而醒来,只敢坐著睡;接著情况越发不妙,两个眼圈黑得像个猫熊似的;冬天在家裹了一身的衣服,睡前得先上健康床温热一番;每周去针灸几趟;天天为煎药而忙碌;还得拖著病痛不堪的身体,花大笔钞票去采购健康食品;每次外出回家,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非常难受;也曾在没有任何预警之下,全身突然感觉绷胀起来,体内从头到脚都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有时持续一天,有时持续几天;打坐、睡觉时更是这样;后来甚至在睡觉时,感到有东西在体内到处流窜,窜到哪儿痛到哪儿,五脏六腑、肌肉、骨骼都疼痛不堪,令我无法成眠;最后右手伸不直了,为此还经常去整脊,饱受折磨。如此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然而心中并无怨尤;我认为过去给予人的痛苦理当偿还,又觉得自己既然承受了,再为他人分担一点并不难,因此,对于一切灾难都默默地承受。只是每当想到自己陷入这种混乱的状态,而无力提升自己的层次时,就感到非常迷茫无助。

      其后有人帮忙处理过这些事情,使我暂时摆脱干扰。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落得全身元气尽失,右手也变形了。为此我深自痛加检讨,认为是自己根基不好、业力大,又没打好基础,也未精进实修所致。就在我打算振作精神,从头修起的时候,很幸运地读了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才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啊。原来,当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返本归真;一个人修炼的时候,就连自己的业力都得靠高功的师父帮忙消去大部分,才可能返回去,而我竟然不自量力地将他人的业力也揽到自己身上来,甚且招来了附体,为此还几乎丧失了宝贵的性命。在《转法轮》中,老师所说修炼界的混乱现象,我好像都一一亲身经历过。历来不解存疑的部分,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没有高层次的法指导,其实根本是无法修炼的!像我这样稀里糊涂地修,真是可怜,不但使自己提升层次、解脱自在的本意都成了奢望,更何况达到当人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

      读到老师在《精進要旨》中〈警言〉那篇经文所言:“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时,我泪如雨下,激动不已。过去一点也不知道僧人、居士如何祸乱释迦牟尼佛的法,致使它成为末法,让很多糊涂的常人在修炼的形式中追求生活安逸,反倒强化了自身的执著;让很多不明白法理而真正有心修炼的人,抓不住修炼的核心,只是在边缘上兜圈子,苦不堪言;那么多在宗教中专业弘法人士本身却不认识自己所传的法,真是令人痛心啊!有些人甚至改动释迦牟尼佛说的“以戒为师”,然后将自己的认识当作佛法在传;例如对不二法门这一名词乱加解释。我根本不知道所谓不二法门指的是修炼要专一,修炼不专一就不严肃;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功在另外空间的演化有很深的内涵。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在修炼上是不严肃的,然而我过去正是在取众家之所长的法门中修炼,并没有认识到要想往高层次上修炼就得专一。因为没有高层次的法指导,自己盲修瞎炼,才招惹了这些麻烦,才落此下场的。

      当我得了这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身心安顿,心中的喜悦无法形容。随后我断绝了所有的医疗手段;之前视为宝物的健康床也不碰了;把所有的能量用品都收了起来;把所有的健康食品都送人;把一切与修炼有关的书都处理掉;把过去所学的不正确的观念都抛弃。扔掉了这些累赘,如释重负。从此把身心交给大法,走一条老师为我重新安排的真正修炼之路。

      得法之后,身体马上就恢复了元气,右手也在九天学功班中不知不觉地伸直了;此后,对于一切消业现象都坦然承受。每当遭到触及心灵的考验时,都能向内去找,逐渐看清自己的执著;在情绪激汤中,咬著牙不断地默诵著老师的话:“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或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或是“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藉著大法的力量,平伏了内心的波动,逐渐地提升自己。

      学大法不久,曾每天清晨六点不到就醒来。因为我习惯于半夜一两点睡觉,怎么也不情愿起来;持续了一段时日,终于悟到是老师要我起来炼功,从此养成每天清晨炼功的习惯。老师不仅在我清醒时安排各种情境考验我,让我提高心性,还在睡梦中测验我修得扎不扎实。我曾在梦中见到以前的老师劝我回去;我很坚定的拒绝,并告诉他我为何修大法。然而另一次梦到有人在炼我以前学过的招式,心想这
    是我最拿手的,就随之比划起来,醒来发现自己在显示心的驱使下,竟然忘了自己是修大法的,懊恼得很。也曾做了一个很玄的梦,梦中我正在读《转法轮》,摊开的那页,忽然慢慢地朝著我的方向脱落,老师坐在对面接起即将掉下的那页,将它左右对摺,像个屋顶似的横摆在摊开的书本中间。原想跟老师说不是我把它弄下来的,但我没说出来,还是继续读下去。梦醒后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涵。大约一
    个多月后,有个学员提议到附近的公园炼功弘法,我们订做了一个长三角锥形的压克力板,贴上“法轮修炼大法”几个字,把它横摆在两叠并排的资料上;这像极了我在梦中看到的景象。莫非老师当时在点化我应该到公园炼功弘法。

      老师说:“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老师会利用它来暴露我们的常人之心。学大法不久,有一次我急切地想寄《转法轮》给一位老朋友,正好孩子要回学校,我托他帮忙邮寄,两个星期过后,孩子却原封不动地把书带了回来。正如老师所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一向自认为脾气很好的我,这时气得跳了起来,破口大骂,孩子平静地说,我不是告诉你我不一定会记得吗?我知道老师要让
    我看到自己深藏的魔性,我知道不论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发脾气是不对的,这是魔性的表现。而且,既然觉得事关紧要,就该自己跑一趟,而我不但将事情硬推给别人,事后还责怪人家没责任感,搪塞自己的不对,这那合乎修炼人的标准?既没做到真,因为掩饰自己的不足;又没做到善,因没有善待别人;更没做到忍,因为动怒了。于是,我为发脾气的事向孩子道歉。

      还有一次我去海外参加心得交流会,老师也做了巧妙的安排,来暴露我的执著。有一天走在路上,一个年轻女孩跟我打声招呼,就告诉我她妈妈很过份,只要自己认为好的东西,都强迫她看,强迫她学。不过她因而看了《转法轮》,也觉得很好,但一直等到去海外参加法会,听完老师讲法之后,才开始炼功。在这短短的交谈当中,我感到有些讶异,我们素不相识,她却好像专程来找我讲这件事情似的。是不是老师藉著她的口要我悟甚么?

      我想起自己在得法之前,身心正处于非常混乱的状态时,医生说我的孩子也病得不轻。我焦虑万分,带著孩子一会看这个医生,一会看那个医生;一会吃这个药,一会吃那个药。孩子因生病,自愿学了气功。而我却不能理智地帮助他,每天三番五次地催促他炼功,叮咛他吃药,以致引起孩子很大的反弹。因此当我得法之后,跟孩子说大法有多么殊胜时,他说都是你讲的,我怎么知道下回你又要跟我说甚么比较好了,于是他拒绝看《转法轮》。

      我知道唯有自己好好地修炼,一旦提升上来,孩子自然会感受到大法的殊胜。可是当我读了老师的新经文〈和时间的对话〉之后,心情非常沉重,希望孩子早日得法。当时正值暑假期间,孩子成天在家玩电脑,看漫画,我著急了起来,给孩子看了那篇经文,并告诉他老师谈到的有关科学是外星人搞的,以及脑子里装了甚么就是甚么样的人,等等这些事情。孩子没表示甚么,我说这都是老师讲的。他回我
    一句,可是那是从你的嘴巴说出来的,而且我最不喜欢看到你那种表情。我知道老师藉著孩子的反应,点化我心急是不对的,应该随其自然。

      在这次法会之前,我问孩子要不要一起去参加不久之后的另一次法会,他说不去。但我没放弃希望,心想说不定他会变卦,于是打算偷偷地帮他报名,为他保留一个机会。为了得知他的护照号码,我问他能不能借我看一下护照,他说你不会偷偷地帮我报名吧,我笑了笑说那倒是个好主意;为了申请役男入出境许可,我又向他借身份证,他说你不会把我卖了吧,我说你那么瘦也卖不了甚么钱。就这样轻易地达到了目的。然而心想,这可像是个大法弟子的行为?继之又想,让人得法不也是很重要的吗?不过总觉得做了亏心事,心里颇不坦然。

      在海外听了女孩讲的那几句话之后,内心开始翻腾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那样刻意地想让孩子得法,就像那个妈妈强迫孩子一样,也很过份?但我并不会强迫孩子去呀,我只不过为他保留一个机会而已。想来想去,居然起了这样一个念头,那女孩不正是在妈妈强迫之下得法的吗?不正是参加了法会才开始炼功的吗?难道我强迫孩子,就可以让他得法?不行,不行。到底该怎么对待?折腾了好一阵子也没悟出来。

      后来,我向朋友提起这件事情,还问她该怎么跟孩子讲,我已经替他保留了一个参加法会的机会。朋友说,你马上跟他道歉。我像挨了一棒似的,顿然清醒过来,老师的教诲再一次清清楚楚地进入我的脑中。老师要我们无为、随其自然,因为万事都是定好了的,我们只是按照剧本在演。孩子该不该得法,甚么时候该得法,不都安排好了吗?我这样有为的造作,不但无济于事,反倒徒增烦扰与不快,还可能成为他得法的障碍。说白了,就是在造业。老师说,人各有命,我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更何况去左右别人的命运。如果他不是我的孩子,我在传法时,也不致如此心急,而采取过当的手段。我看到了自己对亲情的执著,这才是我真正应该提高的地方。

      老师一次次的点化我,终于松动了我对亲情的执著,急于让孩子得法之心随而淡去,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也越趋于和谐自然。两个月后,孩子接受了《转法轮》,并与我探讨他的困惑、分享他的体会,半年后他自动要求参加纽约的法会。我很庆幸自己及早醒悟,在为与无为之间摸索,逐渐知道如何拿捏,才不致继续强力干扰孩子得法。

      老师以他的神通法力,巧妙地安排了一切,就看我们自己悟不悟。老师说,任何有形的东西都能使人执著,都不是修炼。因此,老师走了大道无形之路,深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遍及一切地设置了重重的玄机,不著痕迹地启发他的弟子。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老师无微不至的照顾;不论在身体上或心性上老师为我设下的各种大小磨难,一再地鞭策我、激励我,让我在吃苦中消业并提升层次。有些清醒时想不明白的事情,在睡梦中老师会点化我,让我找到思考的方向,从而放下心中的执著。每当身心很难受时,想到老师为了度我们无条件地付出,就觉得如果连这一点难受都熬不过去,怎能在吃苦中积累自己的威德,未来成为一个威严伟大的觉者?

      我的生活除了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外,就是学法、炼功、弘法。像这样的修炼生活,让我觉得踏实自在、幸福无比。修炼并不难,只要一次次地读《转法轮》,思想境界就不知不觉地升华著,宇宙的更高法理自然地显现,执著心也随之淡去,在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下生活,历事炼心,以法为师。学法将近两年,我深深地体验到老师的威德、大法的威力玄妙不可思议。我认识到真正度人的师父是有足够的威德帮弟子消业,改变他的人生道路;我感受到大法直指人心的力道;我看到了大法的伟大,从而珍惜大法,对大法坚定不移,决心踏踏实实地修炼下去。

      自从遵循大法的指导后,发现身心变得越来越纯净。相信只要精进实修,有一天必能将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完全返出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大道无形,大道至简至易,是我至深的感触。希望有缘人及早得法,在回家的途中少走冤枉路,都能走上一条真正修炼的大道。


    密苏里州布恩县法轮大法周见闻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一月九日是密苏里州布恩县法轮大法周的第一天。来自圣路易斯,欧法隆,堪莎斯,莫玻里,福通及哥伦比亚的大法弟子以及对法轮大法感兴趣者约50人相聚在密苏里州布恩县政府会议大厅,庆祝布恩县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中午12点至2 点,部分学员手把手地教约十位新来的美国朋友。其他学员在一旁炼功示范。大法音乐在整个会场上空回荡,宁静,祥和。

    下午2 点,布恩县政府专员丹·斯坦珀出席庆典仪式并宣读了他签署的褒奖。当记者问他为何拒绝中国政府提出的收回褒奖的要求时他说:“这栋房子,这个州,这个政府及这个国家都是建立在自由之上的。”“言论自由,个性自由是我们和中国政府根本不同的地方。”丹·斯坦珀在签发褒奖前仔细阅读了大法弟子提供的大法介绍,观看了录象“法轮功真实故事”。

    大法弟子向政府专员赠送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及法轮功教功录象带。专员表示感谢。

    颁奖仪式以后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英文心得交流会。各地学员上台介绍了自己的修炼体会。法会在下午5 点圆满结束。

    一月十日开始,本地弟子开办一期法轮功学习班,连续九天放映师父在广州讲法录象。共有四个新学员。一位七旬老人开车单程一小时来参加学习班,并从炼功点复制了一套录象带,希望在他的县城组织一个炼功点。虽然才看了三讲,每人在思想上和身体上都经历了很大的变化。


    匆匆过客与网友寒松的问答录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笔者问:网友中有人对“一亿大法弟子”产生质疑,先生是怎么看的?
    寒松:寒松简单从修炼角度谈一谈这个问题。7.22之前,全国修炼的大形式是好的。大法经过7年的弘传,有远远超过一亿的人看过《转法轮》一书。书中包含的信息量已远远超过实证科学的范围,也不是任何一种学说所能容纳的。这也是为什么知识层次越高的人越易接受的缘故。不管人们的社会阶层如何,学识如何,心中善良本性是相通的。虽经过若干世的转生,自己善良本性已被后天的观念污染,但都在默默地等待著被唤醒的时候。经过苦苦的等待,大法终于出现了,他唤醒了人们心底先天的善良本性。当本性觉醒之时即是佛性出现之时,“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老师慈悲每一个众生,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返回到自己先天所在的位置上,那么就要把你当弟子带,毕竟是在有人身时得到了最正的法,而你的佛性又返出来了,这也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机缘。即便中途因各种原因延误了修炼,那么如果能在这次正法之中留下来,将来也许还有继续修炼的机缘。老师慈悲每一个生命,把每一个看过书返出佛性的人都当作弟子带的!

    笔者问:先生对于“圆满”是如何看的?
    寒松:想从两方面谈。首先寒松并不回避此问题,我想圆满的境界是每一个生命发自内心向往的!他是每个修炼人经过漫长艰苦的修炼过程而得到的果实。但寒松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谈论“圆满”。寒松生在了大法弘传的特殊历史时期,说其特殊是因为每个人的修炼都同正法联系到一起,那么,就已经超出了单纯修炼的问题了。怎样在老师正人间法时能为大法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呢?如果把每个弟子比作一滴水,把弟子集体做事看作是大潮汹涌的话,那么当每个弟子都汇集到浪潮之中,随浪潮向前时,其情景是让人激动人心的!但并看不出你自己真正的作为,因为你是被大的环境所带动的,是被动的,但这是一个基础!那么现在整个的环境都逆转过来了,看你还能不能堂堂正正的修炼下去。一滴水的作用是不大,但千千万万的水滴却可汇聚成一道道浪潮。而这种汇聚却是弟子发自于觉悟了的本性,这就变成了主动的!这是一种升华!这必将荡尽人世间的一切污秽及败物。每一个弟子都为能生在这历史变革时期而感到自豪,看到自己用慈悲换取新宇宙的诞生,生命在其存在的过程之中再现辉煌。因此,寒松对于圆满已不是最关心的,即便寒松因为执著心没有去完全而没有圆满,寒松并不后悔,寒松可以在正过来的未来新世界中,在下个轮回中完成今世的修炼,但如果在正法之时,寒松因为常人心不去,不能挺身而出,为赖以提高的大法堂堂正正地说一句真话,未能为大法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我想生生世世都会深深痛悔的!但反过来看,若心性不提高,维法护法并不能起到好的作用,在修炼中助法,在助法中修炼!

    笔者问:先生对最近大法研究会主要成员被判刑是这么看的?
    寒松:首先向千万的大法精英致敬!这里寒松不去评价此事如何,因为网友已对此事做了大量的评述。寒松倒想对一部分心还没走出来常人的同修说两句:寒松自从7.22后心中就一直有一个很大的疑惑,那就是自7.22至现今的心理转变过程。7.22时寒松可以在北海毅然走上警车,心中坦然不动,而后在公安局中度过了漫长而又短促的39个小时。承受著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而心不动。回家后反倒从当初的坚定变成了消极等待,一直到后来竟生出怕心,再后来逐渐去掉怕心,再变成消极等待,在潜意识中放纵自己,而后出现贪财为利之心,色心,各种情等等,(这些本来是前些时候已经修下去的啊!)而后直到现在的猛醒。直至今日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那就是我没有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而却被自己的魔性所控制著。在7.22时,自己神的一面在关键时起了作用,(但不允许其老起作用,神不能老做人的事)。那么当破坏大法的真正的魔进入人间时,(我想老师一直在延后著这个时刻的到来,同修可重温《和时间的对话》一篇及此时间以后的经文)老师为了让每个弟子在磨难中尽快提高,就允许了千万的魔对大法的破坏,但这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利用它让大法弟子看出自己的魔性并去除,走出人的状态,而当大法弟子真正从“人”的状态走出的时候,与人决裂(必须自己走出来,不能借助老师或自己神的一面)用本性去正法时,那么魔就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这个魔同自己的业力有直接关系)这时老师和各层护法神就可以将其销毁,而如果在弟子没走出这决定性的一步时,老师就要继续苦苦的等待下去,否则这个弟子不可能圆满了。亲爱的同修啊,老师在慈悲著每一个得法的弟子,可我们现在却在做些什么?是“静静”在家里不受影响的“实修”,即便千万大法精英被投入狱中时吗?从某种意义上说,圆满之期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的,你在被自己魔性控制之时,无数心已经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却正在牢狱之中为我们承受著,我们敬爱的师父在为我们承受的同时正苦苦的盼望大法弟子觉醒的那一刻,老师和我们大法的精英正盼著你早日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护法神,将你的威德在全宇宙展现!

    匆匆过客于1999年12月30日千僖年前夕整理

    最后捎上网友寒松的祝福:祝所有善良的人们新年快乐!


    订阅请发空邮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订阅请发空邮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联系编辑或投稿请发电邮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联系技术部请发电邮到:webteam@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