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北京法会: 做正法中的一分子


【明慧网2000年1月23日】我是1997年11月有幸得法的。我在4.25和7.21分别去了中南海和信访局反映情况。我以为过了些大关,也放下了生死。

但是当7月22日宣布取缔法轮大法后,险些迷失了方向。我气愤、不平进而迷惑和失望。我拿起经文无意翻看,竟是《大曝光》。老师说:“大法是宇宙的,贯穿到常人社会中。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心性吗?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我意识到思想上出现了偏差,赶快抓紧时间学《转法轮》,有时一天四、五讲。老师的法急速地纠正着我。老师说:“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P208)

接着我又做了一个梦,有个人领我到一个有许多房间的地方,每个房门上写着号。很多大法弟子坐在院子里,愁容满面。那人告诉我,这是你的房间。我一看这也不象天国啊。醒后悟到老师用摆放位置来点化我,再执迷不悟就真的没你圆满的位置了。

反思4.25和7.21,不是说人走出去了,就等于放下了生死,走向了圆满。其实有很多的常人心夹杂在里面,带着有为的心,怕失去圆满的心等,而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我知道离圆满还差得很远,从此更加认真学法、修炼心性。

老师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转法轮》P2)我以后又去了派出所过了两次关。总结一下:大方向没迷失,回答问题不含糊,但是也暴露出很多心,尤其是怕心。开头审问时,虽然想到“一正压百邪”,但还是压不下去。可我知道暴露出执著心是好事,就得下决心去掉它。

10月25日,电视中公开诽谤大法是邪教。于是我连着好几天到天安门。当看到有的弟子打出“法轮大法”的横幅,被抓上车。我当时一念:确实英勇!我敢吗?接着被“效仿是否有为”掩盖了怕心。四天下来,我又陷入迷津。原来期待的大的集体护法行动没有发生,但想我也走出去了,就以“宇宙大法常人是破坏不了的,”“正法是老师的事”作为借口,就在家中“静修”,恢复到自认为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而且还陶醉在其中。

然而不久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外地弟子大批进京。我开始认为他们不在家静心实修,不符合老师讲的“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但是这些学员前赴后继地上访。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天象变化。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划着船,在一个小河沟里划到了对岸。我没等上岸,就急于向岸上的人说我经过的惊涛骇浪(其实几个小波浪)。岸上的人不等我说就嚷着:“快上来!快上来!”我被喊醒了。我意识到老师是让我突破什么。可是往哪儿突呢?这时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想和同修切磋。

这个愿望一出,老师就安排了三次和同修切磋交流。听了外地弟子舍身护法的故事,对我震动很大。他们放弃工作,放下儿女情,甚至置生命于不顾,把维护大法放在首位。他们无私无我,放下自己的一切,把自己融入法中,去捍卫神圣的大法。

于是我明白了我该如何做。在这以后,我先带上了法轮章,既而敢在车上看大法书,敢堂堂正正告诉别人我是大法弟子,敢堂堂正正在炼功点炼功。

接着12月3日、12月26日,我两次去中级人民法院被抓。警察问我:“为什么要去‘中法’?”我说:“因为我是大法中的一分子。哪里有大法的事,哪里就有我。我要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修炼大法无罪!’这是一个公民的权利。有人践踏了法律,但不是我们。”我坚定地说:“大法一定会正过来,而且时间不会太久。”警察让我写保证不再出去。我断然拒绝了。

这两次为什么过关较顺利?因为我的心与大法融在了一起,我是护法行列的一分子,我是堂堂正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我出来后,本想急于学法,但是师父却连着安排了几次交流,大家不停地切磋。那几天,我真的心灵很纯净,根本没想到别人占用了我的学法时间,只是想告诉别人我的感受:必须走出来护法。切磋中我明显地感到大家对法的理解在提高、在升华。而当深夜或凌晨,我翻开《转法轮》读了几小节,却领会到了以前很久都难以突破的对法理的新认识。而且出现了这样的状态:不管是炼功、睡觉、做饭、走路……那高一层的法理都在往脑子里灌。噢,我明白了,大法是圆融的,不只是捧着书本才能提高层次,不只是看书时间越长层次越高,其实学法修心是融合在一起的,而且必须在实修中、在磨炼中才能真正地提高。我有些明白了老师讲的“事事对照,做到是修”以及“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的道理。回想起来这十几天为什么突飞猛进?是因为我在用老师教导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要求自己,把“我”尽量地看淡,发现“私”冒头就赶快往出排。放下了“我要圆满”,而想的是“共同精进,前程光明”;想的是真正融于法中,不是融进去索取,求得保护,而是奉献自己的一切;想的是在大法中做一个越来越纯、越来越亮的一分子。

基点站对了,我发现修炼原来这样的简单、轻松和美妙。老师讲法中说:“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只要不是从“我”出发,只要在法的基点上,有护法的愿望,师父自然会为我们整体安排提高的机会。

这几天,我学经文《挖根》也颇有所感。自从7月以来,很多同修就退回家“静修”了。以致于大家一直在争论着一个问题:走出去符不符合法。我认为我们应“以法为师”,其实答案就在《挖根》中。

老师针对北京电视台事件在《挖根》中指出:“……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人为地在破坏大法。在这种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北京大法弟子采取了一种特殊的办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坏大法,其实没有错。这只是在极限的情况下而做的……”老师又写到:“大法给最低的人类开创了这一层的生存方式,那么这一层人的生存方式中的各种人的行为,包括集体向谁反映事实情况等等,是不是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无数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种呢?…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只是不在极其特殊的极限情况不采取此方式。”

毫无疑问,当前的形式就是人为地在破坏大法,而且是铺天盖地,比北京电视台事件不知升级多少倍;毫无疑问,当前是处在一个更极其特殊的极限的情况下;毫无疑问,大法弟子所采取的集体上访、个人上访、写信向各级政府部门反映情况等等,没有错。大法弟子面对无辜开除、关押、拘留、严刑拷打甚至死亡仍坚如磐石,而始终用善的一面去阐明“法轮大法好”。这真是惊天动地,可歌可泣。

老师又说:“我早就看到有个别人,心不是为了维护大法,而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的什么。你如果作为一个常人我不反对,做一个维护人类社会的好人当然是件好事。可是你现在是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

其实,答卷给了我们,答题给了我们,连答案都给了我们,而我们有的人面对毕业考试却看也不看,答也不答,怎么能谈得上老师的真修弟子呢?!

师父大慈大悲,给我们都安排了圆满的路,师父一次次地给我们机会,师父一等再等,我们却不知道珍惜,轻易地失去一次次的机会。

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临。师父慈悲,也许还在给我们机会,也许想抓住机会都是有为,都是私心。我们应无条件地投入到护法的洪流中,真正融于法中,成为大法中闪闪发光的一分子。

坚定地走下去,一直到法正过来的那一天……

北京大法弟子
2000. 1. 2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3/1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