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北京法会: 在比学比修中勇猛精进

更新时间: 2004年07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23日】《转法轮》中说:“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不同的天象变化,不同的天时,会给常人社会带来不同的社会状态。”由此我想到,既然师父讲了“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当今史无前例的法难中,宇宙正法演化到这一步,我们就在修特殊的东西,和以前任何时候的修炼,从形式和实质上都是不同的。天时一过,机会就永远地过去了。

从自以为是,到奋起直追

7.20以后我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觉得自己是重点的负责人,和一般学员不一样,在家里就顶着很大的压力。我想形式不重要,坚定的心不动就行了。以前为大法做了很多工作,现在正好多看书,还觉得自己状态不错。

第3次学员来家找我才把我点醒,我脑子里转出一句法,师父在一次海外讲法时讲:“神他不存在着元神、副元神或者其他的形式,神就是自己。”我一下看到自己那些心口不一的言行都是保护自己的东西。明明有顾虑,还在找借口层层掩盖。对《安心》中:“多看书,圆满近”完全是常人的理解了!这样下去圆满临近了,就是圆满的机会来了,我还误着不动呢,谈什么圆满!越发觉得自己被政治利用了,成了阻碍学员冲破魔障的反面典型了。

如梦初醒,马上出去交流。比学比修,看到了自己远远落下了。切磋中明白该如何去维护大法,心里别提多畅快了。回来再交流,大家也明白了。奋起直追!马上出去炼功,第2天就被抓走了。由于我平时很简朴,牢狱生活没觉得苦。半个多月出来后,再听到外地学员狱中精进的故事,我才发现自己很多东西没悟到,没修出来。交流对相互促进太重要了。《法会》一篇讲:“弟子们相互谈一谈修炼中的感受与心得体会是很必要的”,偏离法绝对不行啊。

“难 行 能 行”。

政府把大法诬陷为“邪教”,真格的考验来了:森然宁重、北风呼啸天安门广场,表面好象没有人站出来,你自己站出来,行不行?

短暂的交流,破了集体上访的框框,消了“这么做有用没用”的观念,非常高兴。今生,终于到了能够为正法献身的时刻,久远的誓言即将兑现了!

师父讲过“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否则会败坏法”。这回该我们带动那些被障碍的人了。那我就去承受,舍身最苦的环境磨炼,警醒他人,圆融大法的威德。

我们坚定地走到人民大会堂正门前,堂堂正正地向警卫说明来意,一些学员跟了上来,一个警察冲过来想骗走我们,见我们不上当,转身跑了。原来那边有学员打起了横幅,警察忙不过来了。我们按警卫所说去了接待室,走到接待室门口,大家平静地和值班的谈了一会。警车就冲过来了,把我们十来个人抓上车。

几次审讯,我没考虑自己的后果,站在法上,站在师父的角度。我们并没有违法,决不认罪签字,认可魔的东西。如果非要追究责任,我愿意承担。悟到多高的标准,就做到多高的标准。关过得很快。我9天不吃饭,用生命为大法鸣冤。这是又一次放下生死,每天我都不知明天会怎样,但清醒的理智给了我正信,我感觉这是在修我的某种东西。可惜人的情面迷住了我,知道这样化解了大难(判劳教)后,我没继续绝食下去,20多天就取保放了。

这次,觉得自己是修出来的。“做到是修”,每次做前,总有人的思想干扰,可是坚定地迈出人的时候,在那一瞬间,人的东西已经荡然无存了。

《转法轮》最后讲:“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按照法理一试,真是“难行能行”。

环境融炼了我,再次看到了差距

出来后,停止一切待遇,博士学位不给了,户口将打回原籍,房子收回;爱人因为修炼态度坚决被报了劳教,已被单位开除了;老人因为上访被打回原籍下狱了。真到了《洪吟》中:“支离破碎载乾坤”的境地。

面对这些,心里升起一种自信的感觉,原来我也有这么大的承受力!师父也想把我造就成大根器之人。《环境》中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现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修炼环境。

十几位亲朋好友对我群起攻之,软硬齐施,我只做到了自己心如金刚,他们无可奈何地离去了。后来听到学员正周围环境的故事时,我才醒悟。有一个学员的家人当面骂师父时,他义正词严地说:这样做会下地狱的!后来家里人再也不提了。心在法上,言行带有法的威力,神的一面在正法啊!

一个学员的话使我很受启发:什么是真正为人好?我们用自己的行动来证实大法,能让他们明白法轮佛法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在人间传,他们虽然没有修炼,但是也听到佛法了,正因为他们的付出,才能有资格留下来做人,这是为他生命的永远好,这才是修炼人的善,是慈悲。我们遇到矛盾时总是不找自己。如果我们的情真放得很干净,对家人完全用慈悲善念,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好,环境肯定会变化的。师父讲:“一正压百邪”,遇到这样的磨难,一定有自己不正的东西在里面,需要提高的东西在里面。绝不能消极回避,人为地滋养邪魔。

以前我只是随缘告诉周围的人大法的真象,对一些顽固的人觉得很难说服,还觉得严厉起来就不符合法了,觉得讲高了反招非议,都是人的自私的想法,人为地抑制了神的一面,滋养了邪魔。都是人做事的想法,多少正法的机会推掉了!

悟到了,师父安排了一个机会。在一次揭批大法的报告会上,我们开场就站出来质问发言人,用不同方式揭露对大法的诽谤,正法的力量震慑了那个场,后面一个发言的都没有提大法的事,邪魔的企图破灭了。

正法中的弟子,圆融着大法的威德

对于这阶段如何修,我很迷茫,修炼也松懈了,奔波谋生也一无所获。

在交流中,我在理性上认识了当今的环境:没有这个环境,怎么把人的东西舍尽呢?空前的魔难,造就了多少大根器之人?多少学员献身正法,多少弟子身陷牢狱,为正法承受着人间最大的苦难?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在炼,跟不上天象的演化,就是跟不上修炼啊!我也悟到该为正法献身了,帮助一些学员打破消极等待的壳,共同精进,助师正法。

以前我对一些学员护法的“壮举”不可理解,认为“过激”,在那种环境实修过去之后,我明白了,我那么想都是在造业。虽然她们没有留下太多的言语,甚至一个字也没留下,但是她们的行为,就是那层法的体现,真是惊天动地,不用言语表达了。悟到了,就得去修了。

我修得很迷,什么也看不见,感受也很迟钝。但每当我做好的时候,书中的法理会点醒我,使我豁然开朗。《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讲过:“我能最大限度地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这句法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我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

不少学员先起程了,一路闯关,与当地学员交流促进,天天都在变化,事事都在升华,师父借此来催我了。再迟疑下去,时间不等我啊。

收拾、交付了几度荒废的家,准备起程了。好象从《访故里》中有所领悟:“回身心愿了,再来度众归。”

北京大法弟子
2000. 1. 2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