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及全体员工的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24日】

局长先生及全体员工:你们好!
近一个时期以来,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说“法轮功就是邪教”。贵局也在党中央的带领下,积极地投身于这场“揭批法轮功”的运动。在此,我想发表一点个人看法。

播音员在念出“法轮功就是邪教”这句话时的语气、语调、架式,无一不让人联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一首著名的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嘿!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现在想来,这首歌是多么滑稽,但当时有多少人在虔诚地唱它!如果说法轮功真是邪教,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真的好,干嘛非要用“就是”这个词来拼命强调?足见说这话的人是多么心虚和多么想强加于人。现在媒体上的局面,难道不是已经很象那灾难深重的十年了吗?中国人民有能力抵挡又一次文革吗?也许有,也许没有!

作为宗教管理局的官员和员工,我想各位对以下史实一定比我更加清楚:

在两千年前的西方,耶稣诞生了。在他诞生不久,就有预言家说,犹太人未来的主已在这个城市诞生。为了这句话,当时的统治者下令将这座城市中两岁以下的儿童都杀死了。但耶稣的父亲在此之前带领全家逃走了。与耶稣同时代的人绝对没有意识到耶稣有多么伟大,他回家乡传法时,还遭到家乡人的耻笑。他们说,你不就是耶稣么,你不就是木匠的儿子么,你不就是谁谁的兄弟么,你的妹妹们不都在我们这儿么,你有什么法传给我们。耶稣叹了口气,说,大凡先知,除了在本地本家外,在其它地方都是受人尊崇的。说完就转身走了。当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他的门徒只有十二个,其中还包括那个出卖他的犹大。(顺便提一句,犹大在耶稣死后不久就由于羞愧而上吊自杀了。)

在两千多年前的印度,释迦牟尼诞生了。他虽然贵为王子,却深感人生之苦,因此发愿要出家为众生寻求一个解脱之道。王位、美女、世间的一切享乐及父王的苦苦哀求都不曾让他动心,他终于还是出家了。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他开始了长达49年的传法。在这49年当中,他也一直在与包括婆罗门教在内的其它宗教进行着意识形态上的艰苦的斗争。

而在中国,几乎是在同一时代,也出现了老子这样一位伟大的觉者,只不过他在世时未曾收授门人弟子,而是只留下五千言的《道德经》就匆匆西去了。

我在此想说明的是,既然历史上能出现老子、耶稣、释迦牟尼这样的觉者,今天为什么不能出现一个李洪志?不管当时的人们如何不能理解他们,但他们的思想影响了人类几千年。或者说,人类社会在进入本世纪前的几千年中,之所以能够保持社会的相对稳定和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等原始正教在人类社会的流传。正是由于人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才使人类社会的道德水平维持在一定高度之上,才使人间没有变得象地狱一样。

进入本世纪以来,由于社会的变迁,原始的教义已逐渐不能被人理解,宗教也发生了很大变异,以佛教为例,今天的和尚已很少有修行的和尚,而都变成了职业和尚或政治和尚;其它许多宗教也被用来参与政治或发动宗教战争。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渐渐失去了信仰,即使在形式上还保留着宗教的形式,但也没有多少人是真正信佛、信神,真正地按照宗教原始的教义在做。正是由于失去了信仰,今天的社会才会变得如此可怕。

在这种人类道德濒于全面崩溃的情况下,法轮大法的传播使人们又重新找到了信仰,恢复了对于世界的信心。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们相信“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也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而修炼的人要想达到修炼的最终目标,必须使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都符合“真、善、忍”的要求,要放弃过去所有不好的思想和行为,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要时时处处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在生活中遇到任何磨难或与他人发生矛盾时,都要首先找自己的原因;他们相信“心性多高,功多高”,因而把提高心性、提高道德水平看作是修炼的首位,而炼动作只是辅助手段而已。请问这样的人会对社会有害吗?可悲的是,在人类道德衰败的今天,当我们听到什么儿子杀害母亲、父亲谋害女儿的恶行时,不再耸然动容;而当人类社会出现许多不谋私利、一心向善、在自己获得内心深处真正的安宁和幸福后还想去帮助别人的人时,却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这些人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和野心,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谁利用了。这真是人类莫大的悲哀啊!

谈到宗教,其实宗教总要有一定的形式,才能称其为宗教,如基督教要洗礼、做礼拜、找牧师忏悔等,佛教要剃度、出家、守戒等。法轮大法什么外在的形式都没有,怎么能说是宗教呢?当然他与宗教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他也是一种信仰,而且修炼的目标也相同,但他的确没有走入宗教这种形式。至于说邪教,其实李洪志先生在传法时早就讲过,除了原始正教,即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犹太教等,本世纪及前几个世纪所产生的许多教都是假的,正教是能度人的,而它们不能;李洪志先生甚至还明确指出:日本的真理教头子就是地狱里的鬼转世。也就是说,李洪志先生从开始传法之日起,就已经指出了这些形形色色的假教、邪教的真实面目,使明白的人不再上当。为什么把一直在真正反对邪教的人反而说成是邪教首领呢?其实国外的邪教问题比中国要更加严重,各国政府确实一直在致力于减少它们的危害。但为什么诸如日本的真理教、美国的大卫教等邪教却依然存在且继续危害人民呢?根本的原因不在于别的,就是因为人们心中没有了正信正念,才会去相信这些邪的东西。而法轮大法在世间的传播,却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真的是国家的幸事、民族的幸事、人类的幸事啊!为什么要正邪不分、诽谤天法呢?

我是1966年出生的。我上小学的时候,正赶上“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虽然我那时连林彪、孔老二是谁也没有十分搞清楚,却在老师的带领下积极地投身于这场运动,从报纸上抄写了许多批判文章作发言稿,还写过几首象模象样的打油诗。为此,我得了一张“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积极分子的奖状,挂在家里许多年。当我上大学时第一次读到《三字经》时,我才在心里惊叹:天哪!原来《三字经》写得这么好!我小时候却在天天批判它!多么荒谬!所以,我在此想请问各位先生、女士的是:你们自己读过《转法轮》吗?知道里面究竟讲了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信奉他吗?你们可曾与哪怕是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做过哪怕是深入一点的交谈吗?世间有许多成语,如“众口铄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颠倒黑白”、“肆意歪曲”、“以讹传讹”、“断章取义”,“百口莫辩”等等,似乎都是为今日的情形而造的。作为法轮大法学员,我们什么都不怕,就怕世人不了解我们啊!因此我想在此请求各位:自己找一本《转法轮》来读一读,或者自己找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谈一谈,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千万不要用别人的结论,来代替自己的思考啊!

近日电视里对法轮功的报导中大量地播出了被精心剪辑过的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用以证明他确实在宣扬地球爆炸。我不知各位跟其他人一样是受人蒙骗呢,还是明知真象,却出于工作需要去存心蒙骗他人。如果是前者,那么我在此想告诉各位的是,请你们找一本《法轮大法义解》,翻到第124页,或者是找一本《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翻到第42页,您立刻就可以看到,到底是谁在撒所谓“弥天大谎”,是李洪志先生,还是那些制作节目的人;如果是后者,那么我想请各位哪怕只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呢,也要考虑考虑这样做会不会取得预期的效果。在当今这样一个信息时代里,过去的那种愚民政策实在是太过时了。现在我们的电视台在这里放这样被剪辑过的录像,难道海外的学员们就不会放未经剪辑的完整的录像?那个时候,当世界舆论了解事实真相时,我们堂堂大国的政府颜面何存?所有存心撒谎的人颜面何存?就算是国内的老百姓暂时看不到,可我们别忘了,全国有那么多的不可能受蒙骗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一个人至少认识十个不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一定会在一切可能的场合下告诉周围的人事实的真相。政府这样做,到头来除了丢尽脸面、失尽民心外,又能怎样呢?在此我想借用李洪志先生的一句话来奉劝各位:“人不止一生啊,来世可能更惨!”

人迷于所谓的现实世界当中,放不下眼前的功名利禄;百年后再来看看,这些真的不过就是过眼烟云。人的生命不会那么容易就完结,而我们今日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在未来承担。不要以为这只要空洞的说教,这是宇宙绝对的客观规律,信与不信,他都存在。我现在看见有的人失去理智般的行为,除了深切的痛心外,更有深切的悲悯。直到此刻我才了解,佛家为什么除了“慈”以外,还会有“悲”,只因众生实在是“自作孽”啊!

其实今天世界上虽然存在在着形形色色的宗教,但人们发自内心信奉的,并不是神、佛、道,包括在原始正教中。人们真正信奉的是科学。我本人就是学自然科学的,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理学硕士,下面就想从科学的角度再来谈一谈法轮大法。

诚然,今天的科学并不能证实神的存在;但同时,我们大家所忽略的是:它也不能证实神不存在。茫茫的宇宙中,人是多么渺小,难道人类真的就会是生命存在的唯一方式吗?为什么我们连探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呢?所谓的神,也不过就是智慧、能力、生存方式都要高于人的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呢?其实,自然科学的各个学科,都没有说神存在抑或是不存在的问题。比如,数学说,1+1=2,神存在或神不存在,它都成立;物理说,距离=时间*速度,神存在,它也还是成立,……等等。唯一对神的存在提出否定的,也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这是我们在中学课堂上就当作定论而接受了的一种学说,思想上一旦接受了以后,也就不再对其置疑了,也就把它当作真理了。其实达尔文的学说只是一种假说,他唯一的证据就是找到了一些各个时期的化石,然后把这些化石按照时间序列摆在一起,再提出进化的假说而已。无论是他的证据还是他的假说,都存在着若干重大缺陷。从证据上来说,人们迄今为止,尚未找到400万年前至800万年前的人类进化序列中的化石,也没有找到猴与猿、猿与人之间过渡的物种存在,而且搞克隆技术的人最近发现,猴子的基因是永远也无法变成人的基因,等等;从理论上讲,也同样存在着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如:为什么猴子、猿的眼泪是淡的,而人类的眼泪是咸的?为什么世界各地的猴子和猴子之间相差甚微,却进化出如此众多的民族,而这些民族还拥有如此不同的文化和语言?根据进化论的原理,所有物种的各个器官都存在着“用进废退”现象,而今天的科学已经证实了人的大脑有70-90%是没有被用起来的。那么这些闲置的大脑为什么没有退化?或者说,当初猴子进化成人的时候,为什么多进化出那么多没用的大脑?……等等等等。其实世界上有许多科学家早就开始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出置疑了,只不过是人现在赚钱要紧,已经没有多少人肯去动脑筋想一些问题罢了。

从科学的道理上讲,任何一种理论,只要它能自圆其说,并且能得到实践的检验,我们就应该承认它。法轮大法中所讲的法理,固然思路、名词术语、方法上与现代科学有很大不同,但正象中医与西医在思想和方法上都绝不相同,却同样是一门科学一样,法轮大法不但在理论上绝对地能够自圆其说,还能够比现存的很多理论都更加圆满地解释自然、生命、社会、宇宙中的种种现象;在实践上,也已经被千千万万修炼者的修炼实践所证实。从这两点上讲,他绝对绝对地是一门科学,而且比我们现在的实证科学还要高。因为实证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他解释了;实证科学所不能做到的,他做到了。只可惜还没有被更多的人认识而已。

令人痛心的是,今日的许多科学家过于陶醉于科学已经取得的成就而丧失了勇于探索未知领域的精神,有的固守已有的理论而拒绝接受客观现实,有的甚至参与政治,变成了政客手里“一根打人的棍子”!这真是科学莫大的悲哀与耻辱!

这封信写到这里,我已没有更多要说的了,只是想与各位交换一下看法而已。不妥之处,敬请原谅。

法轮功学员:蒋真
1999年11月12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