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得法经过和荆门现在的一些情况

更新时间: 2014年11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我看了众多法轮修炼大法学员的修炼经过、体会以及各方面的文章,激励和促进了我,使我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熔炼和提高。我也想讲一讲自己的得法的一些过程以及身边的一些事情。我现在觉得大法和大法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格外珍贵。

我1989年考上大学到武汉念书,我把大量的时间用来研究气功及人体科学。当时看了很多版本的《老子》以及佛教经典,还有钱学森等人研究人体科学的论著,有《论人体科学》等,以及当时的气功研究成果。也学了一些气功(当然只是祛病健身的气功,还上假气功的当)。由于不得法和不知修炼心性,两三年的研究也没能向高层次上提高,我产生了一种失落感。但由于受自己所学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自己观念的影响,李洪志老师在武汉传功讲法时,很可惜我没能去参加。

1993年我毕业来到荆门工作。同年12月,我在《中国气功》杂志上第一次看到了李洪志老师的法像,感到就是我要找的师父,心中又萌生了修炼的念头,然而我还是没能去参加师父在大陆最后的传功讲法班。我再一次非常可惜地失去了一次机会。

1996年元旦前后,我终于邮寄得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看,我就明白很多我苦苦追索的问题,也知道了这是一本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的书,对当时的感觉我无法言表,那强烈的能量场,那融入心灵的幸福,是书中伟大慈悲的语言震撼着我的心灵。我知道气功是博大精深的东西,是源远流长的。由于当时荆门还没有集体炼功的环境,我自修了一段时间,各种繁忙事情接踵而来,就没能继续炼下去。

1998年10月,我在因特网上浏览的时候,看到了“法轮佛法”一词,那个欣喜啊难以言表。我就来到了石家庄网站,把大法的书籍和经文下载了过来。那天晚上,我通宵达旦一口气把《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和《转法轮》看完。于是各地法轮大法网站就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觉得那些法轮大法网站的管理员或编辑,他们就是我的辅导员,虽然从未见过面,但通过他们的弘法,我才得法。

这样,我自学自修了几周后,就有人指引我找到了炼功点。以后的经过很多就象《转法轮》书中所讲的。经过了一些关,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我不断地学法不断地做好。当我越炼,就越放不下《转法轮》这本书了。到了1999年6月,我发现熟悉的法轮大法网站浏览不了了,中国大陆的法轮大法网站全部被关闭,而在多伦多大学的法轮大法网站被“黑客”破坏,主页上面用“英文”写了一些谩骂的词语。1999年7月20日,我终于查到欧洲法轮大法网页还可以浏览,才知道中国大陆对法轮大法修炼群众打击与镇压开始了。1999年7月22日,我所查到的唯一可以浏览的法轮大法网站也被中国大陆官方屏蔽掉了。我接下来就被调查、询问、做思想工作、公安局传唤、离岗学习。9月我去了北京,但不到一周,我在公园和学员交流时,被单位派来的人和地方公安人员找到了。我被带回刑事拘留25天后又转为行政拘留25天,在11月份被单位和爱人担保出来。

十一月份前,荆门学员被关押有二十几人,后放了十多人。十二月份,荆门学员纷纷去北京护法,估计有一百人左右。很多荆门学员和各地的大法弟子共一百多人在北京合租一套住房,元旦前被北京公安局发现并抓了很多学员。据《荆门日报》报道自十二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日有六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去,荆门公安局人员在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把他们押回荆门。目前,龙庭、周萍(夫妻二人)、慈保生、朱翠花、李青霞、柳德玉等二十多人已被判劳教一至三年并已送去劳教所,看守所还关押有二十多人。另外,拘留所还关有十几人,在一所技校也关有至少十多人。荆门辅导站站长孟祥龙也被逮捕。荆门地区已被列为湖北省重点中之重点。

慈保生(月亮湖派出所所长)和朱翠花,都是辅导员,自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护法,共三个多月,公安人员一直想抓他们没抓到,后来他们去信访办上访才被抓回。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很多学员多次到北京去,被抓放出来后又去。我非常敬佩我所认得的许许多多的法轮佛法修炼者,他们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所以我呼吁政府能正确对待我们。

我上面所说的是实情,我愿意为我的言论负责。

荆门学员XXX
2000年元月十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