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省部分进京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29日】12月8日晚,来自辽宁、河北、内蒙、四川、甘肃、吉林、安徽七省的42名学员在北京某地进行了心得交流会,参加交流的学员中,最大的80岁,最小的只有10岁,现将部分学员的发言整理如下:

A:俺是来护法的,没走出来之前,心里总是空虚,来这儿跟大家一交流,好象自己没学过似的,来这两天就放下好多执著心。我觉得是李老师安排我们在一起,在这儿去掉人的东西,才能护好法,不然思想境界就达不到。

B:我今年16岁,第一次我妈上北京没有叫上我,我责怪了她。这次听我妈说要上北京护法,我说我也去。后来我妈不让我来。我哭了,心里很难受。到学校向老师请了假,我妈还是不让,但我爸让我来了。我爸最疼我,我想到修炼就要脱人这层壳,得去掉这个情,走的头天晚上2点钟我就醒了,到了3点半,收拾东西走了20多里地乘车,我心里特别平静。到这里后,我妈要和我分开,我心里有点不平衡,但想到出来就是护法,不能跟着妈走,不然圆满时,自己没修好,能让妈带我走吗?

C:(13岁小弟子)别人问我是否上北京,我心里有点怕,犹犹豫豫地说:“去吧。”临走那天早上,我心里就象有个兔子似的。我爸说:“不想去就别去了。”我说就要去。昨天来到这里,心里老想妈,情起来了。但心里又觉得要放下这个情,跳出这个情。天快黑时,心才平静下来。我觉得上北京,只要有这个决心,什么也挡不住。

D(甘肃弟子流着泪):大法被定为邪教,我心里好难受。我原来的胆被切除,医生说2年内得换肾,现在什么都好了。家人也知道大法好。我来北京住在妹妹家,我说要为大法站出去说句公道话。妹妹全家极力阻拦我,说我在家怎么炼也行,想上哪儿就开车送我到哪儿。我流着泪说:我说不出一句公道话,我不亏吗?我瞒着妹妹噙着泪水走了。我原打算到信访办,但听说现在信访办不能去了,不管用。那我就去天安门广场,把我抓起来,我就可以说上话了。走出这一步,肯定得受到打骂,我想既然站出来了,我就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的心里话必须要说完,才能告诉警察我是哪儿的。大法、师父被常人说成是这样,我能在家里安静实修吗?中国政府把大法定成邪教,我在家修炼,有什么意义。现在我心里准备着,哪怕在遇到什么极刑,我也不怕。法正不过来。回家还有什么意思。所以要斩断对人间的一切执著。

E(70岁老太太):我是带着怕心来的,来这里几天就有了很大的飞跃。以前我很恨江泽民和警察,他们对人民这么残酷。当时一定为邪教,我的气就上来了:把好人定为邪的,大法遭到如此非难,老师受到这样的攻击,哪里是他们说的那样。我到长春去,看到老师的小孩穿的是2元钱的鞋,哪里来的豪宅。

我到这以后,短时间明白了许多。原来只想来几天就走,现在不想走了。我原来的心脏病很严重,没花一分钱,修大法就好了,受益了。现在师父、大法被打成这样,我们弟子都哪里去了,我们还修什么?如果每个修炼者都到位了,就没有这码事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来维护这个法。

我的家乡一个点,100多人,现在剩30多个,回去后,我去做工作,把炼功点恢复起来,现在XX市就开始集体炼功了。来到北京,我认识到要用善的一面来对待所有的人,用自己的行为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达到无怨无恨,来时很怕,现在不怕了。我做了工作,我们姐妹仨就直接上访,政府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们生死都不怕。

F:我出来的念头很久了,来到北京后,看到这个环境,觉得很好。现在准备先修一段时间,再回家弘法,告诉家乡的同修不能在家静修。

G:我是第二次到北京,第一次悟偏了,来了就走了。希望这次能过好关。

H:我来北京几次了,起初都是一个人在北京,不知道怎么护法。9月20日以后,抓了几批我们当地的学员,现在就剩我一个在北京。我们那儿有四姐妹,各过各的关。我们家乡那儿,只要你不上北京,在家怎么炼都行,但她们不答应,结果姐妹俩睡了七天的“死人床”(死刑犯人临刑前睡的床),她们在床上安然无事,后来被判劳教一年。

我们到市里、省里弘过法。他们开会说,单位不许开除,不许辞职,看住我们不上北京,许多学员被监视。我还是来了,临走时,婆婆患了肺癌,到了晚期,孩子哭着不让我走,我还是走了。大法都这样被破坏了,我还能呆在家里吗?

I:来北京后,不能老呆着,总得为大法做点什么。现在有几种想法,上访;到广场打坐;提高后回家做工作。

J:我7月24日来到北京天安门,当时没有怕心,后来常人心出来了,给家里打电话,亲人就抓我回家了。回去后撒了谎,还以为在圆融常人这一层法。后来又写了保证书,也上了电视,电视台录象都没录出来,就是在点化我,但我没悟到。后来心里一直痛悔不堪。直到心定下来,我告诉功友要坚定实修。听说北京的情况后,我对女朋友说:我要上北京,女朋友让我在大法和她之间作出选择。她一直在哭,但我说必须得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后来又悟到了,自己的基点还是有一点自私,想为了自己圆满,家乡就我能活动,为什么不去带动其他弟子呢?明天我就回去。

K:以前我受过公安局审讯、单位监控,参加了学习班,受情的干扰,又写了保证。写保证时,眼泪直往下掉。看了电视,我老发火。10月份,单位监视我,天天签字报到。总认为早该上北京了,但不知上哪儿,后得到了车票,我想单位开除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于是说走就走。

现在大法受到这样的破坏,我认为作为大法弟子,首先要心正,提高心性,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正法这么长时间还没结束了,还是弟子整体心性不到位,如果都提高上来了,可能就近了。

L: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曾和我关在一起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这位大法弟子是做安排外地进京弟子工作的,被抓回省里后,关起来了。警察就问他和谁联系,打他,他不说,把他放在浴盆里面,一会泼一盆凉水。正折腾他时,他的天目看到了天女给他送花,他笑了。把他头按在水里,两个人都按不住。又打他嘴巴,用胶皮棒打他,他也不屈服。实在对他没有办法,就送到监狱里去了,和我关在一起。

江泽民到监狱里去视察,那天他正打坐,他听到有人说他真不简单。所长看见了,用灌铅的胶皮棒打他,他说还炼,警察踹他,结果警察自己倒退两步。警察打他,他一点也不动心。他又听到了话音:不愧是我弟子。(2000年1月28日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