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魔难 坚定实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30日】前一段国内一些学员一直在讨论是否应走出去护法的问题。我认为这只是问题的表面,最根本的是如何看待当前的魔难,它是针对谁的?为什么有这个难?为何这个时候来?它与我们的修炼有何关系?对这些问题真正从法上、从理性上认清了,那么觉悟了的本性就明白该如何做了。我几个月来几次进出拘留所,认真思考了这些问题,似有所悟,现谈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

一、魔难是针对大法的,利用它给大法树立威德。

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指出:“说给我制造了麻烦,那就是针对这个法的破坏。所以这和你们过关是完全不同的。这绝不是师父在修炼,或师父在过关,而是真正针对法和宇宙的破坏……”当前的魔难是针对大法来的,是法难。那么大法为何要承受魔难?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那么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给我们这个大法带来了魔难,那么我们也在利用它在圆融着我们的法,给我们法树立一个威德。”在北美法会上讲法中又说:“如果一个法传出来,要没有它的魔难,没有他给后人留下来的威德,我说那是邪法。没有什么值得伟大的,没有值得庆幸的,没有威德留给后人,它必然是这样。”因此魔难本身就是圆融大法的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不但每个修炼者都要在魔难中修出自己的威德,而且这部流传千古、匡正宇宙的大法也要在魔难中树立自己的威德。

二、魔难本身也是大法中的必有之义,经历魔难就是在证悟大法。

《转法轮》中提到了我们将来修炼中“会出现许多大难的”、“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而现在你就那么不稳,要是现在给你出现这个磨难,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现磨难的。”不经历这样的魔难,就无法对这些法理有真切和深刻的认识。许多学员都有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近几个月对大法的理解和心性的提高要超过以往的几年。

三、魔难是相生相克的理在我们这一空间的反映。

师父在《为谁而修》一篇中指出:“人类社会从古到今就存在着一个理,叫相生相克,所以有好的就有坏的,有正的就有邪的,有善的就有恶的,有人就有鬼,有佛就有魔……”在《佛性与魔性》中说:“再往下,两种不同性质的物质就越来越发生对立,那么就形成了相生相克的理。”“有了相生相克也就表现出了善与恶、正与邪、好与坏。那么生命就表现出有佛就有魔、有人就有鬼。在常人社会中就更加突出和复杂了,有好人就有坏人……”过去我们思想上往往有个误区,只看到由于法大而可以修的最快、最捷径的一面,却忽视了法大而相应的难也会大的另一面。特别是在末法时期这样一个黑浪滚滚的空间中修炼,其环境之复杂、矛盾之尖锐、魔难之残酷修炼史上从未有过的。因而许多人由于缺乏清醒的认识,魔难来时则疑惑、彷徨、不知所措。师父讲:“这个复杂的环境就成了你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一个最好的条件了。那么反过来讲,这个大法也只能是在这样最不好的形式下才能显出他的威力来。在好的社会环境当中不用这个大法,那么在好的环境也用不着正法了,世间只要有耶稣、释迦牟尼如来法就可以了。”(《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四、魔难是宇宙中正法的天象所造成的。

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说:“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们,天下的事没有偶然的,神在那儿看着呢。……随便在常人社会中想要出现什么就出现什么吗?绝对不可能的。”师父告诉我们宇宙中正法是从三界外开始做的,当进入到三界时,“这些三界内的生命(所谓的神)和高层空间逃避正法跑进来的各种所谓高层生命,他(它)们大多数是不知道正法的真相和抵触正法本身的……”,加上代表邪恶势力的魔不甘心灭亡,必然会垂死挣扎。反映到人类社会,在修炼道路上必然会魔难重重,举步维艰。

五、魔难是整体修炼发展进程的有序安排。

师父说:“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我理解,修炼在整体上有着系统的有序的安排。大法从最初师父以气功的形式传出,到后来上亿人真正得法修炼,从有名无实的“法轮功研究会”到退出气功研究会,又到后来出现种种魔难,只要仔细学法,就知道其实一切尽在有序地进行,师父在法中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这件事情做得很系统。但又不像常人所表现出来的在常人社会怎么安排他的形式,我们没有走常人社会的那种行政事务式的管理方式,或者是其他方面的那种形式。看上去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却是由浅入深地在做,因为传这么大的法是非常严肃的。”(《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那么到现在,也就是从北京电视台事件以后,我个人感到,修炼从整体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挖根”经文中所说的“决裂人”,要与“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决裂,要退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师父曾用树的年轮和剥洋葱来形容大法修炼从微观到表面的突破过程,并指出越到表面越是艰难和缓慢。因为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所以这种艰难在修炼者就恰恰表现在与人决裂的艰难,表现为“世间的舍尽”的艰难。就象有的学员梦到被一个坚硬的壳所包裹,使尽全力也突不破它。在这种情况下,以往那种平稳的修炼环境已很难使我们脱掉人这层壳了,那么魔难也就顺理成章地来了。它犹如一柄重锤在敲击那层坚硬的壳,有人因此破壳而出了,也有人难免连同壳一起被敲碎。其结果正如“大曝光”中所说的:“我们就是叫那些修得不精进的弟子看到自己的不足,叫那些混事的表现出来,叫那些变相破坏的显露出来,叫真修弟子圆满。”其实现在的魔难师父也早就明示给我们,只是当时没有认识到。“有人骂我,有人说法轮大法如何如何不好,严重地干扰了我们修炼。但是大家想一想,这个事情啊,它是不是个好事呢?你修炼整个过程都存在着一个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你坚不坚定的问题,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是谈不上的,什么也谈不上,不是这个问题吗?你对法本身不坚定,你能照着法去做吗?那其他不都动摇了吗?他认为这都是假的,他自始至终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有这样一种魔的形式来干扰我们。说要没有这种魔会怎么样呢?人家也讲了,说你这法轮大法里要没有这些破坏,要没有这些东西来干扰,你这也太容易修了,那咋看到人家提高上去的?光是有点难受,身体难受,光是你平时遇到那些个麻烦事,那你不露了项了吗?你在对法坚不坚定这方面怎么办呢?人修炼是在方方面面都应该得到提高的。动摇心也是一种不稳定的执著,也是执著心。”(《法轮大法义解》)

六、魔难的出现也是我们大法修炼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第一,修炼主元神。要求我们“……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地在利益问题上吃亏……”“那么最难也就难在这里,在常人这个最复杂的环境中修炼。可是最好又好在这里,因为它让你自己得功,这就是我们这一门最关键的东西,今天我给大家讲出来了。”(《转法轮》)。我悟到,修炼主元神要比修炼副元神理应承受更大的魔难,而且因为修炼主元神,一切难都会体现在这个空间。历史上,佛教尚且经历了四次大的法难,我们今天魔难大一点就没有什么不好理解和难以接受的了。

第二,我们的修炼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正法过程必然要充满佛与魔、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当正法进入人间这一层的时候,很多东西就会在这层空间表面化。做为一名修炼者必然会有许多魔难,在魔难中才能将名、利、情不好的东西充份暴露出来,去掉它。同时我们经受了考验,提高了心性,成为被伟大的正法圆融的一分子,反过来又圆融着大法。

七、魔难与我们个人修炼又有着密切的关系。

师父说:“你们碰到任何事情都是有直接关系的。”我个人理解具体有这些关系:一是与自身业力大小有关,即转化业力的需要。二是与心性修炼有关,例如当我们某个执著心放不下时,这方面的考验就会大一些。三是与我们来源的层次有关。师父在瑞士法会上的讲法说:“如果这个常人社会复杂的程度不够,也就说你没有那么大的难,没有那么大的干扰,来源于更高层次上的你们就永远无法回去。”四是为护法承受魔难。也许有些学员本身没有这些业,这些难,但他们看到大法在人间受到如此破坏,毅然挺身护法,他们行为的基点既不是维护常人社会,也不是执著个人的圆满,他们心中只有法。我认为这样的修炼者恰如师父所赞许的:“不愧是伟大的神”!

以上为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指出探讨。

北京弟子
2000年1月2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