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法会: 我的修炼点滴

更新时间: 2011年09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7日】 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在1994年5月回国探亲的时候。翻了一下《中国法轮功》这本书,觉得很深奥,看不大懂。回美国后,不断听先生说这个功法好,看他既有博士又有硕士头衔的,怎么会对气功感兴趣呢?第一次收到老师“济南九天班”讲法录音带时,我和先生连着两天抢着听完了。当时的感觉是原来人生是这么回事啊!老师讲得很在理,可这一切是否是真的呢?况且要放下那么多自认为在人生中理所当然应该追求的东西,觉得很难,不可能做到。95年10月母亲得癌症去世了,让我想了很多,对我打击也很大。为什么她一生吃了那么多苦,却在该享福的时候离开人世呢?在先生的影响下,好几次拿起《转法轮》,但都由于自己常人的执著心太强及各种干扰没有读完就放下了。

1997年3月,第一次有幸参加纽约法会,亲聆老师讲法。当时自己连《转法轮》都没有完整地读一遍,带着一肚子的执著听着老师讲法,似懂非懂的。内心深处却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震撼着。听完法后,先生问我:这下子决心炼了吗?我说:炼!谁知第二天,在朋友家居住时,自己的手表和钻戒不翼而飞了,怎么也找不到了。接下来就是婆媳关系的考验。

自从和先生结婚以来,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合。我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在乎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怕人说我不好,吃不了亏。婆婆是性格直爽,说话不饶人,特别偏爱儿子,总认为我这个媳妇做的不够好。95年我生老大时,婆婆来帮忙,期间大大小小事情不断,弄得我焦头烂额,内心痛苦不堪,愤愤不平,经常和先生诉苦。先生以大法的道理来劝我,但我一想到若要以大法来要求自己,就要做到忍、不应该再和她计较,心里就不平衡。97年法会回来后,心里明白和婆婆这一关还得过。于是自己下决心,做好准备。果然考验就来了。第二天和婆婆一起做家事时,她开始对我挖苦埋怨,讲的话很难听。当时自己有思想准备,忍住了,事后还觉得这关过得不错呢。正好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和外界没有什么接触。生活虽单调,可脑子却没有闲着,经常翻出婆婆对我的不公平,说的不好的话。开始我没怎么在意,渐渐地就开始在思想中和她争吵起来。当时虽然开始炼功了,但却很少看书,把那些不好的思想都当成是自己的。很快不平的心理又出现了,甚至觉得自己很傻,没有维护自己的利益,应该和她评个理,论个是非。就这样,我又回到了一个常人的状态。

虽然不看书也不炼功了,我平时总喜欢看老师在各地的讲法和学员的心得体会。对自己的状况很苦闷,却又抓住对名,利,情的执著不放,觉得大法好,但是做不到。这样一拖就到了1998年3月,先生参加了纽约法会,带回来老师的讲法带子。我又一次捧起了《转法轮》,这次我告诉我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半途而废了。就这样,在听到法轮功的四年以后,我第一次把《转法轮》从头到尾读下来了,再一次下决心修炼了。

接下来马上就是过“夫妻情”这一关。我以前一直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对夫妻情看得很重,经常自寻烦恼。先生对我的态度好坏,关心程度多少会牵动着我的心。在我看来,要让我看淡,直至放下这个情,生活都会变得没有意义了。这在当时也是障碍我得法的一大关。那一阶段由于各种原因,我和先生在一起的时间少了,觉得被冷落了。然而看看事情的原因还在于他。几次找他沟通,试图指出他的不对,都没有成功,心理很苦闷。在一次看书时,看到老师这么一句话:“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后来在和一位学员交流时又提到这个问题,她用老师“遇到矛盾向内找”的话回答我。我认识到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先生不对,但我的根子上也有问题。我对情看得太重了,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伤害。讲话时带着这颗心去指责对方,用老师的话来为自己掩盖,和宇宙的特性扭劲了。法理虽是明白了,要看淡真是很难。没有别的办法,于是我就是不停地看书,排斥着那些不好的念头,渐渐发现那颗心淡了。和先生的关系反而更协调了。内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我有一个两岁,一个四岁的孩子,自己又有一份全职工作。每天起早摸黑的,等孩子安静下来都已是10点,11点了。我就想再争取利用晚饭后孩子玩的时候增加看书学法炼功时间。于是就想尽量把孩子敷衍过去,找机会溜走躲起来,心里最怕让他们找到我。但却事与愿违,孩子总会想方设法找到我。有时我真羡慕那些没有孩子的弟子的修炼环境。由于自己的心态不对,对孩子自然缺乏耐心,还不时有一股怨气,对孩子脾气都不会好。很快我意识到自己怎么了?善心哪去了?不是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吗?环境不好不是正好可以提高自己吗?于是我就利用和孩子一起玩的时间看老师九天班讲法,或干脆对孩子们念《转法轮》。我这边心一放下,孩子那边也变了。老大每晚睡前一定要我念老师讲法,老二睡前也不允许我关灯了,这样我可在她床边看书。

九八年再次下决心修炼以后,对与婆婆的关系上却放不下,平时也与婆家敬而远之,尽量少接触。今年年初,公公婆婆决定又准备来美探亲,我当时心里真是七上八下,打心眼里不希望他们来,还对先生说:“我们两个带孩子完全带的过来,你希望他们能来不就是想轻松一些吗,我们自己多吃点苦有什么不好?”虽然知道自己不对,却是在用大法当借口来掩盖自己。也奇怪,公公婆婆几次反复后决定不去签证了,说以后再说。我自己心里却暗暗庆幸。三月份参加了纽约法会,学员的修炼心得让我万分感动,也让我找到差距。回来第二天,就接到公公婆婆来电话说马上要去签证了,几天后得知他们将于五月份来美。这时,我也冷静下来了,认识到自己这关早晚得过,对婆媳关系上的怕心,实际上是执著不放。

公婆来的那天,我主动去了机场接了他们。在以后的那段时间里,遇到了不少过心性关的机会。每次矛盾来的时候,都能尽量按法的要求,找到自己的不是,发现只要自己的心一起来,那个场就不好了。公婆来了以后,在后院种了不少蔬菜。他们花了不少精力和时间。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婆婆告诉我刚长出的菜苗被人齐刷刷地剪断了,问我是怎么回事并又在一边指桑骂槐地骂起来。我立刻听出来她是在怀疑是我剪的,刚开始还觉得很委屈,冷静下来后知道发生的一切不是偶然的。看到在回答她话时自己的心态不好,只看到自己被委屈了,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上为他们考虑。把心放下后,我主动帮他们分析原因,并买了保护菜园的塑料网将园子围起来。过不多久,婆婆告诉我她看到是松鼠吃的。在和先生的交谈中,我对他说似乎这次婆婆变了。他却说:我看她没变,说话还那样,对你还那样,是你变了。公公在离美回国前对我说:“你学了法轮功后变得成熟了。这次你妈在我面都没提到你的不是。”婆婆也说:“你现在精力真好,一天忙到晚还挺行的。”

今年7月份,大法遭到了空前的磨难,和许多弟子一样,我去了华盛顿。在华盛顿的那几天,在和学员们一起做事时,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当一位学员提醒我:“显示心和欢喜心最会被魔利用”时,使我看到自己。那几天感到自己提高得很快。本来只以为在华盛顿一天就回来了。但到了那里才感到自己应该留下来。马上就面临如何和公司请假的问题。我所工作的公司很小,有许多工作我不在就没人做,而且还有一个项目马上要交工。当时自己只有个念头:丢工作也不管了。和老板通电话时,我尽量向他说明情况,表示等回去后一定加班加点把工作完成。老板听了很不高兴,电话里暗示我会因此丢饭碗。那天我一天心神不定,说是容易,可真要放下利益之心时就放不下了。回公司后和老板开诚不公地交谈,赶时间做完了工作。两星期后竟意外地被加了工资。

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自己差一点和大法擦边而过,是老师的慈悲一直在给我机会。也是在我动了真修善念的时候,老师让我看到了法轮,为我清理身体,并把大法交给我,利用各种机会去我的执著心。自己还是有许多的不足,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大法已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中,坚修大法的心是无论如何不会动摇的!

美国纽约州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