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读后感

【明慧网2000年1月9日】昨天看了《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心中有所感。这篇文章生动而真实地记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开始从走进修炼到关过不去对佛法产生误解的过程。

我回头看看我自己,生活经历上很多方面与他很想象,也一样较早修炼了法轮大法。但有一点就是起始点不一样,他是因为"祛病强身"而开始炼功的,我踏进佛法却是因为当时看到了一个纯真的境界。

作为一名"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知识分子,我也一直在问我自己"人为什么修炼?""我为什么修炼"。对这两个问题每过一个阶段我都有新的认识,都有一个"为什么"产生,然后又觉得该"为什么"变成一种让我难受的私心,逐渐去掉它,又有新的"为什么"产生……其实这可能就是修炼基点的变化吧,每次变化我都发现前一个"为什么"是我的执著,让我看不清佛法,也看不清自己,从而曲解了法。

看该文,我觉得很熟悉也很感慨,因为从文中我发现了许许多多我曾经问过的"为什么",没想到这些问题竟然拦住了他。对这些"为什么",我有以下理解。

1.是因为社会现象不好才修炼法轮大法吗?

对社会不满,本来就是一种变态心理啊!社会的存在形式本来就有它的内涵与道理啊,我如果有此心,那不是一个心灵黑暗的人吗?哪点配得上这部要求修炼人在各种环境下都对别人好的法呢。社会好与不好与一个人修不修炼哪有因果关系,哪能作为修炼的原因呢?此问题是我刚开始修炼时因为看到别人的体会在心中掠过的,没想到在该文中一开始我又见到了它。

2.是因为怕面对社会压力才混在修炼人中吗?

文中我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心态,很亲切,那就是文章作者李博士是一个很善良的年轻人,喜欢跟心态高尚的人在一起,人心本来就是应该向善的,善良的人在一起当然让人高兴了。但是修炼的人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应该对社会好,对人好,干工作的工作要干好,读书的学习要学好,怎么能够有逃避矛盾的心呢?如果有困难,所谓困难,在跨越之前它是关,可是跨越之后却成为一个前进道路上的一级台阶,那不就是给修炼人提高的机会吗?我可不能有畏难之心啊,那也是一种怕心!

3.不炼功的人就不接触吗?

什么是炼功人?我到底算不算一个炼功人?我也曾经厚着脸皮偷偷审视别人,他们是不是炼功人?怎样才算一个炼功人?当我看自己时,我发现佛法并没有任何一点限制我自由的规定,我在社会光明正大地生活,跟任何一个善良的人没有区别,只是我心中的善念时时提醒我要处处考虑别人,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若不说,别人还不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呢,只是知道我是个不错的人,喜欢跟我交往,遇到困难时喜欢找我。当我看别人时,茫茫人海,我哪知道谁炼功呢?见他比划几个动作就是炼功人了吗?他做了几件好事就是炼功人了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心中闪过的每一个自私的念头,都会让我离法轮大法越远。在修炼的过程中,没有周围的人的帮助,我的许许多多不好的心是难以去掉的,尤其是去年4月25日以来,我周围的同事和领导多次找到我,跟我谈话,帮我分析我的思想,我发现他们虽然有些人没有看过《转法轮》,但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使我在常人中的种种不好的想法都无可藏匿,这样每找我谈一次话都指出我的一个问题,每一次谈话之后我回去看《转法轮》,我都发现所有他们给我指出缺点书中早已点到,我却一直没有读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找出的我身上的缺点我克服了不少。所以我常常开玩笑说:"我周围的领导和同事可真象大菩萨啊,帮我找出了多少执著心!"

从李博士文中,我很惊奇地发现,他周围的同事与领导与我的同事领导何等相似乃尔,但李博士有些方面很糊涂,他竟然没有发现同事、领导和警察给他指出的所有问题或者他自己找出来的问题都是修炼人应该去的,竟然把那些肮脏的东西说成是修大法后犯的。

4.修炼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修炼的内涵非常的大,不是一个人轻易就能理解和悟透的,在修炼过程所产生的观念变化非常的大,所以一个人的正念非常的重要。我听过一个小故事,爱因斯坦一天与一个小女孩相遇,小女孩对爱因斯坦说:"老爷爷你不是一个好孩子,因为你没有洗脸,没有刮胡子。"小女孩的观念中,只要把脸洗干净就是好孩子了,可是爱因斯坦却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洗脸对他来说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在修炼中我就象一个小孩子,只知道洗好脸就是一个好孩子,当然要想洗好脸,必须有镜子、毛巾与清水,在修炼中我有大法,有师父,有我周围的同修同事。但是当我发现我心中的私心时,我就知道镜子中映出了我脸上的污点,我深深知道这不是镜子脏,而是我的脸不干净,这样我就不至于把镜子砸了。我也不会用象小孩子洗脸一样的事情来衡量别人了(包括那些表面上暂时站在大法对立面上的人),因为他们中说不定有大法中伟大的科学家。

5.为什么上访?

什么叫上访啊,不就是向常人中的领导干部反映常人中的问题吗?不就是因为领导不了解群众的呼声而善心地给他们提供直接了解问题的途径吗?其实用一句话儿就可以概括:"心里的话儿向党说。"我也去上访,但是我并没有责怪政府。任何对别人不好的念头,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要去的私心。我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群众,我必须向党说真话。我认为,政府说法轮大法是邪教,是因为他们对法轮大法不了解,当他们真正了解之后会是另一番景象。这就是我的上访原因。

6.怎么看待这半年来发生的一切?

半年来,我经历了一些事情,过了一些关,但我对别人,对政府没有一点恨意,我觉得这是佛法在人中正法的开始,人类的未来将是非常幸福的。当一个人开始修炼的时候,他会用一切他所学到的知识与不好的心将大法揣测个够,直到他处处被大法震撼他才会接受。这半年来,我在人中看到了这样一个过程的再现,只不过是开始修炼的是整个人类社会。诸位同修可以看到无论多少攻击大法的文章,没有一段真正引用了大法中的话,他们所指出的问题也都只是众生自己对大法的误解。其实在我看来,也只不过是众生在大法前照了一个镜子,发现镜子中的脏面孔,现在正误解为镜子脏呢,等到哪一天他们真正看看自己,我相信他们一样会回过头来把自己洗干净的。但是在这中间有多好的修炼机会啊,一个人发现别人错了,为了让别人少犯错误,善心地去向别人指出,可是别人却不理解他,认为他有什么坏心眼,骂他,打他,关监狱,判刑,可是那人心中却不恨对方,还是一心为对方着想,这是多大的善心啊!修炼嘛,当然要修得个佛性无漏。

7.人自心中的陷阱

佛法啊,是绝对公正的,可一旦一个人的内心如果有陷阱,不能在法中添平的话,他也只能掉进去了,真可惜。这中间贯穿的还是那个问题"我为什么要修炼?"是为了消业吗?是为了到什么地方过好日子吗?有求之心啊!人们总是想从自己干的事情中获得切身利益,总不能够放下他自己。甚至在修炼中,人们不能执著于可见的常人中的有形利益,竟然将该执著心转化为对无形利益的追求,将"圆满""层次""业力"这些修炼中的概念转化心中的世俗利益来执著追求。人怎么能将修炼圆满的事情想象成类似于考TOEFL考GRE,好到美国过好日子一样呢?

我看此文,我修我心。

大陆学员
2000年1月8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9/《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读后感-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