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1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2000年10月1日】 世界日报:法轮功人士昨前往中领馆示威
2000年9月30日

【温哥华讯】昨(廿九)日前往驻温哥华中国大陆领事馆示威抗议的一些法轮功人士声称,各地大法学员团结一致的行动,看来已成功遏阻大陆当局准备趁「十·一」国庆节加强镇压法轮功的图谋。

来自卑诗省及邻近地区的数十名法轮功人士,昨天冒雨前往温市固兰胡街的中国领事馆前集体炼功,和平请愿。从上午十时半延续下午五时的示威行动,总共有五、六十人参与。示威者在上午向领事馆职员递交了请愿书,呼吁大陆领导人「制止江泽民一意孤行继续镇压法轮功的暴行」。

示威者指出,大陆当局在国家主席江泽民主导下,图谋在「十·一」国庆节前处决一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以期「杀一儆百」,为此加拿大各大城市的法轮功学员特于昨天前往中国使领馆示威抗议。温哥华的示威行动也吸引了美国邻近地区的学员前来声援。像华盛顿州、奥勒岗州等未设有中国使领馆的地方,便有学员前来加入示威行列。

在昨天示威中积极参与的西雅图法轮功负责人陈伟平表示,自大陆拟趁「十·一」加强镇压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反应强烈,并于九月廿日以「全体中国大法学员」的署名发布声明,其中提到,假如江泽民「借『十一』节日之时再一次乱抓乱捕法轮功学员,全中国大陆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将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说明真相。」他相信这份声明已成功遏阻了镇压行动。

本地学员李婴则指出,加强镇压的消息传出已一个多月,他们一直密切留意当局的动向,迄今未见出现图谋中的行动。假如这种行动一旦出现,各地法轮功学员肯定会挺身站出来说明真相。

昨天在多伦多、渥太华、卡加利等地都有类似的抗议行动。「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表新闻公告,呼吁江泽民改弦易辙,透过和平对话解决问题。他们希望镇压暴行马上停止。



华侨时报:法轮功学员寻公正解决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星期六

【时报专讯】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有鉴于一年多来在中国的「数以万计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抓、被关、被劳教或被虐致死」,决定在全加范围内组织各种各样的介绍事实真相及呼吁活动,并定于本周五(廿九日)由满地可、多伦多、渥太华、温哥华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到中国大使馆、领事馆前进行呼吁,并呼吁加拿大政府及国际组织「疏通对话渠道促和平公正解决」法轮功问题。查询可电:(514)487-9486(杨先生)。



美南法轮功学员再度集体练功请愿40人聚集中领馆前递送公开信未获接受
世界日报九月三十日

【本报休士顿讯】约四十位来自休士顿、达拉斯、圣安东尼的法轮功学员,廿九日在中国大陆驻休士顿领事馆门前以集体炼功方式请 愿,「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泽民等镇压法轮功的暴行」。

法轮功学员当天上午九时陆续在中领馆门前聚集,他们在街边草地铺上垫毯,随着录音机招式口令炼起功来。便衣执法人员在街角注视他们。

请愿活动连络人郑武表示,全美各地法轮功学员选在十·一国庆前夕,分赴中国大陆领事馆门前炼功,并递送「北美全体法轮功学员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

他说,这封公开信事前已传真到休士顿中领馆。当天他也按铃送件,但未获中领馆接受。

参加该项炼功请愿活动的法轮功学员,有多位声称,他们在大陆的家人因炼习法轮功而遭受拘禁。休士顿大学博士研究生王永生说,他的母亲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灌药及注射,他回去探望,希望接出国,医师同意,但公安不准。

任职于达拉斯德州仪器公司的张瑞丽说,其母被不愿放弃炼法轮功,被关在戒毒所一个多月。德州大学圣安东尼分校一位声称被迫不敢公开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说,他的母亲曾上访北京遭拘捕送回山东老家,被迫缴纳警察押送路费和罚款人民币四、五千元。

贝勒医学院副教授封莉莉表示,在离国十多年后,她于去年十二月回到深圳,几天后,公安深夜把她带去问话,被关了十三天。在休士顿西南华埠中药店工作的谈沪生说,先前中领馆馆员曾上门看病,后来获知他是法轮功学员之后,官员再也不到该药店。

参加集体练功人士都强调,他们不是示威、抗议,而是请愿,向中领馆表达心声,希望中领馆向国内反映,镇压法轮功是不对的。

请愿活动没有呼口号,但以大汽球拉起条幅,上面写着谴责江泽民的词句,法轮功学员也持标语表达反对镇压法轮功。



多维新闻:香港十、一前夕法轮功示威静坐

【多维新闻社1日电】约十名法轮功学员代表,上午前往中共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门外静坐及派发传单,并且诵读经文。他们表示,希望趁著香港连续三天的公众假期,让更多市民认识法轮功,因此他们会在多个地方派发传单,包括大学。

学员又声称,明天傍晚在香港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庆祝「国庆」酒会举行期间,将有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到会场外的海边集体炼功,届时会递交请愿信。

 ……



「十、一」前夕澳门发现大量法轮功宣传单张

(记者任中弘澳门二十九日电)还有两天就是中共「十、一国庆」,正当澳门亲共人士正筹备热烈庆祝之际,近日来,许多当地居民在住所的信箱内,收到由人手派送的支持法轮功宣传单张,当局正就此展开调查。

该份用A4尺寸纸张对摺印成四页,影印出来的单张,标题是「纸包不住火,谎言重复千遍还是谎言,真理历尽磨难必将永恒--法轮功真相简编」;单张介绍该简编的内容分为「中南海事件真相」、「法轮功是否有组织真相」、「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与吃药问题」、「关於1400例的真相」、「关於杀人,自杀及其他一系列歪曲事实报导的真相」、「思想转化的真相」及「是否聚敛钱财」等七项。

单张还说,早先中共「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指称法轮功为邪教组织的片段,是被当局以移花接木的手法剪接拼凑而成的,与事实完全不符。

单张并指责中共自去年七月起宣布法轮功是邪教组织以来,不断以抓人、打人、劳改、判刑及毁书等手段打压大陆的法轮功学员。



中国时代:拥护法轮功传单在澳门出现
2000年9月30日

澳门,9月29日(《中国时代》)--澳门居民最近发现在他们的信箱中有很多驳斥中国大陆政府的反法轮功宣传运动的传单。

这些传单是在北京庆祝“十·一”国庆节的前几天由不知名人士散发的。澳门政府已经就此事开始了调查。

这些传单包括揭露中国政府用假材料迷惑群众,诽谤法轮功的阴谋的文章。

中国政府去年将法轮功定为“邪教”而加以禁止,并发动了一场全国性反法轮功宣传运动。



读者心声:还能蒙骗几多时?
希亚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星期六

近日与朋友小聚,有友人堂而皇之的介绍说:这位希亚就是法轮功。听者惊讶,怎么这位希亚也是邪教份子?随即他问道:你是真信还是凑热闹。我答道:岂止是信,而且信而弥坚。他惶惑的说:法轮功宣扬地球爆炸,你也信?我笑了起来,这位朋友在科学领域颇有建树,他以为一是一,二是二,政府说的话总是负责任的。好人一个!中共镇压法轮功已一年有余,很多人(如这位朋友)至今还在迷雾之中。

其实,在李洪志老师的任何著作、讲话中都没有说过「地球爆炸」。相反,他说历史上有很多预言家「称在一九九九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但是人类的道德确实已经「滑到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上来了」,所以在「局部地区还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出现」。「目前社会上有许多治不了的疾病呀,各种自然灾害呀,那也都不是偶然的」。当我说清了法轮功的真实观点后,这位朋友完全认同。他也确实认为,许多自然灾害其实不「自然」,是人为的,是人类道德败坏的结果。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到,人人都有良知在,一旦了解真相,江氏政权的蒙骗伎俩就会失效。江泽民还能蒙骗几多时?



多维新闻:也谈法轮功是否有组织
龙德

【多维新闻社30日电】龙德专稿:既然要争论是否有组织这一命题,挑战者应该先对“组织”这个概念下个定义才好。要不然,不但辩不出结果,还会造成混乱,误导读者。

日前读到多维网上谭真的文章,批驳胡平关于法轮功是否有组织一说。文中列举若干资料,以证明法轮功是有组织的。且不问这些资料从何而来,单就谭君论证方式而言,既然要争论是否有组织这一命题,挑战者应该先对“组织”这个概念下个定义才好。要不然,不但辩不出结果,还会造成混乱,误导读者。比如,两个人商量问题,协调行动,是否算是有组织的行为呢?三人以上聚会,是否就是有组织的行为呢?如果是,那么法轮功当然就是有组织的了。然而,要是与共产党这样的组织相比,入党要有介绍人,要宣誓为什么东西奋斗终生,要交党费,要汇报思想,要绝对服从上级决定,等等等等,那就很难说法轮功是有组织的了。当然,这个定义还要由辩论双方自己来下。在这里,笔者仅举个本人自己的例子。

笔者是美国某些学术团体的成员。要参加这类“组织”,有两件事必须要做。一是要报自己的姓名地址,二是要交会费,否者就不成为其成员。然而,近两个月来,笔者也开始炼法轮功了。

起因是这样的。本人来美十年有余,本来对大陆的法轮功一无所知。去年七月,偶从电视中看到中国政府在批判一个气功群体。尽管听到的是中国政府的一面之词,但是这种动用国家机器对民众进行铺天盖地式的大围剿而又不让人听到对方辩解的做法,并未让我知道什么是法轮功,而只是令人想起文革时的恐怖气氛。

一年多来,由于各类媒体上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和消息不断,出于好奇,不久前找到法轮功的网站,看了一些资料。这里不谈本人的理解如何,体会如何。只是想说,本人有博士学位,不是不会思考的人,然而在两三个月前居然决定要炼法轮功了。于是从网上下载了教功录像,在家里模仿著炼动作。平时工作生活中尽量做到“真,善,忍”。一段时间以来,不但自己觉得健康状况有明显改善,而且常能从家人或朋友中听到赞誉之词。

本人也常向别人推荐法轮功,尽管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于是,从本人所思所行来看,您可以说本人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了。然而,从一开始到今天,本人从未到哪个炼功点去学过功,不认识任何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既没有象参加学术团体那样报姓名地址,也没有付任何会费或学费。那么您说,我的情况算是有组织的呢,还是没有组织的呢?我是不是一个法轮功的成员呢?我要是到中国的街上去炼功,会不会把我当作法轮功的成员而抓起来呢?在您给“组织”一词下定义的时候,本人的例子供您参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1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