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法轮功转化学习班”见闻录

【明慧网2000年10月11日】 在武昌青菱乡红霞村,近半年来一直关押着30多个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6个月来,他们经受了肉体摧残、精神折磨和思想迫害,他们用自己的真、善、忍的言行证实着大法的伟大,改变着周围的环境。

这个“法轮功重点对象封闭式学习班”的很多人是连抓带哄地被带来的,有些连监视居住都没办,其中有工人、学生、教师、工程师、大学教授……,既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有十七、八岁的少年。

1、“我们无罪”

一开始负责人就宣布了“纪律”。这些“纪律”完全限制了人身自由。平时坐在房间,连坐的姿势都规定死了:坐在床中间,两脚并拢,双手各自放在身体两侧,不准互相交谈,出房间要喊报告,不准背经文,不准炼功。并告之: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对他们进行“管理”。到处挂满了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标语。每天军训,再就是上课强制性灌输攻击大法的言论。不允许有自己的思想,不允许发言,只许听和服从。动辄把要发言、要炼功的学员用手铐吊一排。铐的手法包括吊门梁(用手铐将手腕吊在门梁上,足尖点地或悬空)、吊窗台(双手后仰铐在铁窗上,后腰被窗台垫住,身体不能伸直)、背宝剑(一手过肩往下,一手由后腰往上,在背后铐在一起)。

桂红,女,33岁,多次被打、铐,曾被吊在门梁上,双脚离地,痛得眼泪直流,长达20多分钟,双手因此长期麻木。

蔡铭陶,男,27岁,大学英语教师,多次被打、铐,曾被铐在铁架上站着过了两天一夜。

陈燕文,38岁,交通警,曾被投进看守所最“黑”的一个囚室,犯人们在公安的授意下毒打他达20天,逼其写保证书,他坚决不从,左肋骨打断了3根。进学习班后,他曾提出要拍片检查,一工作人员听后威胁他“再说老子打死你”,不予理睬。就在肋骨断翘的情况下,仅因为和别的学员说话,被吊在门梁上近一个小时,痛苦难当。

郑翠华,女,48岁,有一次被铐得休克过去。

他们还给学员带近30斤重的脚镣。刘桂杰,女,50岁,一连好几天带镣行走,没喊一声疼;吴克燕,女,54岁,高碧珍,女,52岁,二人被一把脚镣拴在一起,上厕所、洗澡都得一起去,行动极不便,脚都铐破了。

学习班如此虐待学员,到底关不关心人民的健康呢?

4月底,学员们开始要求炼功,几乎所有人都在早上喊“报告--要炼功”,警察铐他们、打他们、罚跑步、做俯卧撑。中医学院学生吴志红,一次“背宝剑”2个多小时,痛不欲生,一道“背”的还有丁红芳、胡晓玲。桂红,一次“背宝剑”3个小时,疼得头往墙上撞,想撞昏了就不知道疼了。

跑:绕操场跑20圈、50圈、100圈,老太太都在其列,有时需要2个多小时,跑完了有的还要做“兔子跳”。

俯卧撑:女的50个,男的100个,累了只许趴着,直到做完。

打:蔡铭陶,一次被打得满脸是血,问他还炼不炼,他平静地说:“要炼”。又打,问:“炼什么?”,答:“法轮功”,再打,问:“到底炼什么?”,他依旧平静地答:“法轮功”。徐晓东,女,55岁,因要炼功被警察狠踢,踢累了,干脆拿鞋子打她,脸被打肿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回到房间里,同室的功友哭了。

2、“精神控制”

五月的一天,管教叫几个经常要求炼功的学员到教室去,强行让他们听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音磁带,里面尽是编造的谎言。蔡铭陶对他们说“你们不能逼我们听这些。”马上背后一拳打来,他仍礼貌地指出“你们这是搞思想控制。”又一拳打在脸上,他说“到底谁是真正的邪哪?”此时的拳头已是两面开弓,打得他满脸鲜血,血沾满了前襟,其他学员都忿而指责他们的暴虐,蔡铭陶被带到禁闭室铐在了铁床上,此后左脸肿了近半个月。

第二天,又强行让全体学员听黑磁带,一女学员背诵“善恶已明”,被拉了出去,不一会儿,全体学员背起了“论语”,整齐的诵读声庄严而洪大,远远地湮没了录音机的声音,录音机被迫停放。第一个背书的学员被铐进了禁闭室,一铐就是七天。

几次这样下来,这盘磁带一直只放了个开头就放不下去,后来干脆就绞断了,至此,放录音之事就告一段落。

后来又有学员做清洁时把黑板上污蔑大法的话擦掉了,该学员被关了7天禁闭,手也铐了7天。

5月20日早上军训,十几名女学员用休息的机会把墙上的标语扯下了一大半,她们立即被铐在铁窗上(当时还铐断了好几副手铐)。22日其中4名学员被送往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之后,一辆卡车挂破了横在院子中的一张大幅标语,后来又起大风,把标语撕成了两半,院子从此明亮了许多。

作为大法修炼者,他们坦然地承受了一切虐待,对任何一个工作人员都以善相待,受到打也好、骂也好,学员从没有用同样方式对待他人。学员曾多次反映过这种标语的无耻、无聊与对人精神的折磨,学习班置之不理。他们花人员的血汗钱来制作这些恶毒的标语,动用警察、媒体、刑具、暴力手段对付这群善良的人们,实在是不应该。

愿我们的人类不再有这种精神虐待、思想迫害、心灵摧残,愿众生皆在善行中慧悟!

3、“他们都是好人”

工作人员中不乏善良的人,他们时常为学员的遭遇偷偷落泪,有的用各种方式使学员少受些折磨。

几乎每批工作人员刚来时,都有人不敢同学员睡一间房,因为官方宣传报导中把炼法轮功的描述成暴徒和精神病。于是几乎每次都有负责人做他们的工作“他们绝不会伤害你们的,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他们都是好人,他们只是思想问题”,工作人员才将信将疑,后来看到学员们待人彬彬有礼,不说假话、脏话,以善待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才放心。有的工作人员私下里感叹:“我好长时间一直想说,我发现你们炼功人从不浪费粮食,连掉在地上的饭都捡起来,而我们一些工作人员却总倒饭倒菜。”也有人发现,法轮功学员之间从不闹矛盾,他们互相帮助,对谁都好,以真善忍自律待人,而工作人员之间却总是勾心斗角。

4、“610,解铐子!”

6月21日,那五个被送去拘留一个月的学员回来了,她们精神饱满,似乎旅游归来,显然这一个月是修过来的,不是熬过来的。吴克燕回来后又有两次被铐晕了过去,有一次请来医生为她急救。有时,警察把她和另一学员(53岁)铐在一起,她们在房中,悲愤地喊“610,解铐子!”、“610,上厕所!”、“610,要洗澡!”。每天工作人员胸前都带着“610办公室”的牌子,“610”,这个从去年起全国设立的一个专门打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此时俨然成了脚镣、手铐、打人、骂人、造谣、诬陷、关押、迫害家庭、摧残生命的代名词,成为邪恶工具的化身。

学习班配有医务人员,但主要是给工作人员看病去了,因为学员们都很健康,尽管经常受折磨、挨打上铐。几位50多岁的学员绝食绝水6天,这6天中仍与大家一道参加军训,医务人员检查她们的脉搏、血压都非常正常,惊叹不已。用的水是湖水,里面常有一条条的红虫子流出,洗澡、喝都用它,很多工作人员拉肚子,而学员们不受其害。

这里的生活费是一天30元,对个别学员是一个月3000元,伙食标准每天4-5元,吃的是水煮老丝瓜等素食。许多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单位对他们停发了工资,有些退了休,他们还不知道这笔钱从哪里凑齐。大家学法轮大法都出于自愿,买一本《转法轮》也只12元,所有炼功点义务教功,相比之下,谁在敛财,不是一目了然吗?

5、“不许打人”

7月一次“上课”,一些学员当场指出发言者捏造事实的错误和长时间攻击谩骂的无礼,立即遭来巴掌待侯,不许他们说。刚回到寝室,警察就把一名叫张剑的学员拖出去,在院子里三个人围着暴打,全体学员们愤怒了,站在门窗前大声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不许打人……”,正义的呼喊响彻了整栋楼。

长期的暴行连许多善良的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从那以后,管理者的方式缓和了许多。

半年多来,全体学员始终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任何折磨下坚修大法,给工作人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少人私下表示有机会要好好看看《转法轮》。

学员在要求炼功的同时还抓紧时间背经文、学法,一次还集体将《洪吟》背完。有学员说得好,你们能铐住我们的手脚,可铐不住我们的嘴,即使铐了我们的嘴,也铐不住我们的心。

我们上访无门,申诉无门,只能在这里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希望有关部门能知道我们的拳拳之心。

武汉大法学员
2000年10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1/武昌“法轮功转化学习班”见闻录-1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