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20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0月20日】
  • 【大陆】重庆布置“对法轮功专项斗争月”

  • 【大陆】沈阳弟子积极走出来证实大法

  • 【大陆】被公安非法审判的9名春节期间和平请愿的法轮大法学员的情况

  • 【大陆】只因修炼法轮功人大代表被判劳教二年

  • 【大陆】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博士后杜维华被关押

  • 【大陆】我去天安门广场及被抓经历

  • 【大陆】警惕特务的陷阱

  • 【大陆】重庆布置“对法轮功专项斗争月”

    据重庆知情人士透露:重庆市政法部门秉承江泽民“加大打击力度”的授意已制定了新一轮镇压法轮功的计划。目前,该计划已形成文件并已传达到处一级干部手中。

    据悉,重庆市公安局已将10月10日至11月10日列为“对法轮功专项斗争月”,其部分内容与措施主要集中在
    1)利用特务活动破坏学员用撒传单、挂横幅等方式说明真相的活动;
    2)搞人人过关。对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直至最后送劳教;
    3)搞株连,对部分离家在外的学员要勒令各单位、街道负责找回参加“学习”,甚至已开除者仍要责成原单位找人;坚持修炼不写保证者,对其家属要实行株连(指直系亲属),有工作的一律下岗,已退休的停发退休工资,要贯彻执行“经济上截断”的“精神”;

    截止目前,各重点场所的警察、便衣数量明显增多,少数地区已经将“株连”政策传达到学员及其家属,有的地区甚至对本区离家的大法学员做出至少按20%的比例“必须抓回”的荒唐规定。

    邪恶势力又在行动了,望这次更多的善良正义之士能挺身揭露阴谋,制止罪恶。


    【大陆】沈阳弟子积极走出来证实大法

    目前沈阳市各区县的大部分学员都在走出来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证实大法:投报箱、张贴、邮寄、挂条幅、散发大法资料。大部分学员能够保证安全,但也有个别学员被抓,并被直接送往沈阳龙山劳管所。


    被公安非法审判的9名春节期间和平请愿的法轮大法学员的情况

    【大陆】刚刚被公安审判的9名春节期间大法弟子的和平请愿的所谓“组织者”中,有2名弟子是去年刚刚毕业的东北大学的毕业生,分别是北京的李杰和沈阳的严海志,据消息称他们9个人虽然在北京监禁期间都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但是没有一个认错,转化的。李杰的妈妈也于今年4.25期间因为去反映大法真相而被北京警方劳动教养一年,家中只剩下退休的老父亲,生活困难。

    请大陆的大法弟子注意:不要用国内的免费服务器邮箱接发大法的信息,信箱极易被发现,并通过IP地址查到你的位置,所以最好用国外的代理服务器和国外的免费邮箱比较安全。


    【大陆】只因修炼法轮功人大代表被判劳教二年

    陈小榴,男,35岁,广东江门市规划局总工程师室主任,硕士研究生,中共党员,江门市人大代表。今年8月间,陈小榴与其妻子郭群慧在向群众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化装成三轮车夫的公安便衣抓住。

    陈平素工作认真负责,为人诚实,深得领导和同事敬重,因此,其单位欲保其出来,但公安要其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陈矢志不写,终被判劳教二年,送广东三水劳教。陈有一女,5岁,其妻子是下岗失业人员,亦被判劳教二年,监外执行。

    江门被判劳教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情况是:

    李爱群,女,约50岁,江门柴油机股份公司退休员工,因去北京上访被判劳教二年;吴凯,男,约38岁,江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员工,因去北京上访被判劳教二年;蒋小明,男,28岁,江门建设银行员工,因去北京上访被判劳教一年;龚树铮,男,30岁,江门教育学院老师,因传送法轮功资料被判劳教一年;李敬辉,男,25岁,江门市化工厂员工,去年秋因去北京上访被判劳教一年。严谨,女,21岁,中山医科大学四年级学生,今年暑假期间因向群众散发法轮功资料被判劳教一年;余瑞莲,女,约48岁,去年秋因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一年。


    【大陆】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博士后杜维华被关押

    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博士后杜维华,10月1日到天安门向人民讲清真相,随后被抓押回哈尔滨至今。杜维华去年在德国做的博士后。其余详情正在了解中。


    【大陆】我去天安门广场及被抓经历

    2000年10月6日上午,我去天安门广场,大约中午11点多,我正在纪念碑前慢慢走着,突然看见有一对夫妇打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从我身后冲过来几个便衣,揪住夫妇俩拳打脚踢抢条幅,这时纪念碑附近都打起了条幅,随之有无数的便衣、警察、武警发疯似的殴打大法弟子们,用脚踩学员的头部,用皮鞋踢,用铁锤、木棍、胶皮棍、电棍没头没脑的乱打,一个50多岁的女学员头部被打开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许多学员被打得头破血流,衣服上沾满了鲜血,我冲上去帮助拉开打人的警察,口中喊着“不要打人”,我也因此遭到警察的毒打,后来警察把我拖到车上,我们在车上又遭到黑衣警察的毒打,我们说:“你不要再造业了,我们制止你,是为了你好!”他说:“我就打!”说着拿着铁锤照我胳膊就打了四下,当时我的胳膊肿起了一个大包,三处破了皮,在大家的严厉制止下,那黑衣警察也流了一头汗,说:“我不打了,你们也别出声,咱们开车走。”一路上我们一直向广场上的群众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到了天安门分局院内,警察揪住一个女学员的皮包打她,我们几个学员又上前制止,又遭到毒打,后来大家往分局院门口挤,黑衣警察们把扫帚把撅下来,用那木棍凶残地没头没脑地打学员,又有学员被打得头破血流,学员们流着眼泪把伤员搀到后边坐下休息,下午我被送到了密云看守所。

    6日晚上,我被叫到公安局里,警察很客气地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说,我说:“把我送回去也是拘留,我不回去了。”他们说:“你说出来,我们与你家里联系,直接让你家属把你送回去,不通知你们当地公安局。”我说:“你们说话能算数吗?”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当然能,我说话算数!让你丈夫把你接回去!”这样僵持了三十多分钟,我便说出了自己的住址。回到看守所和别的学员一说,才知他们用同样方法骗了许多学员。

    7日上午,几个学员因炼功遭到看守所人员用皮鞭抽打,其中一个学员是十五、六岁的中学生,看守所中有四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从不穿警服,只是胸前挂一个牌,面目狰狞,他们在所长的命令下打人,所长还亲自动手打,隔壁号的学员起来说:“不许打人!”制止他们,所长就命令那几个不穿警服的小伙子用水管接上自来水用凉水冲她们,被冲的其中有六、七岁的小女孩,学员们喊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喊了三十多遍,这些恶魔才住了手,所长们低下头,把手揣进兜里走了。后来一个看守也许是真怕遭恶报,又说了一些好话:“你们好好在这儿呆着,过一、两天你们就回去了,我们也不愿这样。”等等,又叫那几个不穿警服的人收拾屋子。隔壁学员想把衣服借给他们穿,警察不允许。上午十点多钟,我被叫出在院内等候,我看见院内放了两张木板,一个瘦弱的女大法弟子刚插管灌完食,地上放着一个盆,有注射器牛奶等物,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我说:“人都这样了,快放了吧。”那个人说:“对待你们这样的人就得专政!”我说:“对坏人专政,可我们是好人啊!”那人只哼了一声,大约十点半我被带回当地公安机关,经过六天绝食绝水,我才被释放。


    【大陆】警惕特务的陷阱

    四川北部山区某县法轮大法弟子一行9人,10月10日前往北京证实大法。当他们12日晚到达北京西客站时即被便衣认出身份。便衣见他们朴实无华,就说自己也是学大法的,明天早上咱们到天安门广场去,升国旗时就把国旗扯下来,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云云。这些学员虽然是从偏僻山区来的,但一听便知此人乃鼠辈也!国旗是祖国的象征,怎么能去扯国旗呢?这不是破坏的陷阱吗?我们不远千里来北京,不是来闹事、搞破坏的,而是出自于对政府的信任,来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邪恶的陷害没有得逞。

    在特务遍地的环境中,后来这些善良纯朴的大法学员终被其他的特务骗至一招待所被捕。该县另有6名学员10月10日先后在天安门广场上被捕。17日他们15人被押回当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