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六日天安门广场再抓逾千大法弟子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0月7日】 今天(十月六日)11点,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中山像前开始发传单,背洪吟,警察上前开始抓人。很多学员不主动被邪恶带走,结果被抬上车。在警察驱赶人群的时候,不断有学员挺身而出制止警察抓人或说法轮大法好,有的学员在向周围的游人说法轮大法好而被抓走,学员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很快被用大型的公交客车带到了昌平的东城拘留所(不知是否是全部送到那里),据回来的学员讲当时一起去的有三辆大客车,都装得满满的,据说此类大客车装得十分满时可容纳500人/辆,也就是说至少有1500名学员被抓,但据我当时在广场上看到到12:00为止,停在历史博物馆前的10辆大客车已经开走了5辆,这样估计在早上被抓的学员人数是2500-3000人左右。当时学员在广场上散发的资料包括“我们的呼吁”以及真象材料和揭露江的材料。

大陆弟子 2000.10.6.



我们大约九点30分到了天安门广场,到时还看不到任何迹象,天安门广场游人非常多。到10点30分,我们看到有8辆依维柯开到孙中山像前排开,开始抓人,之后迅速离开。到11:00正,又开进10辆依维柯到孙中山像想把敏感区域围住,并开始抓人,这时在人群中出现几处散传单的,传单内容是“我们的呼吁”,便衣迅速围上抓人,并将地上的传单捡起来放入兜里,同时便衣从四面八方向纪念碑方向聚集,开始驱散人群,但同时一直有学员在人群中撒传单,这样在短短20分钟之内已有从纪念碑到国旗一带的大部分地区被便衣包围,不让游人入内(但之后又迅速撤掉了)。今天抓的学员人数不清,估计在几百到一千多左右,主要是撒传单的学员和被认出是大法弟子。

从警力的配备来看,这次他们非常重视,出动了大量的人力,天安门广场三两步就是一堆三、四个人的便衣,便衣有武警便衣和公安便衣,武警便衣一律是清一色的蓝西装,小平头,20多岁,外地人模样,非常好辨别,公安便衣不容易辨认,主要从身跨步话机可以看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侧停了几十辆的各种车辆,其中有10多辆大客车,上面有20多岁的打手坐在上面,这样的车在纪念碑的西侧有5、6辆,在历史博物馆门前停了10辆公交大客车,从历史博物馆出来的武警上到车上再由公安调派去到天安门的各个方向,估计在历史博物馆底下里还有大量的武警等候,武警从历史博物馆底下出来时每人手里拿一个小马扎。

大陆弟子 2000.10.6.



天安门广场见闻

10月1日北京警察残暴镇压天安门广场千余名法轮功修炼者后,全国各地大法弟子纷纷奔赴北京和平请愿。尽管各地政府公安仍采取一系列严密看管阻截手段,但大法弟子还是不断冲破种种关卡,云集北京。10月4日警方得知大法弟子将于10月5日上午10点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于10月4日晚全国公安召开紧急会议,布置一系列镇压措施。10月5日尽管广场风和日丽,但天安门广场却给人恐怖森严的气氛,各要道口布满了近百辆警车,历史博物馆门前近30辆公共汽车(大客车)上坐着待命的警察,人民大会堂后也隐蔽着大约20辆准备逮捕运送大法弟子的大客车。整个广场特务便衣三步一个五步一群,紧张地注视着游人,不时地有人被当作大法弟子查问搜身。

10月5日,尽管警方虚惊一场,大规模的和平请愿没有展现,但还是不时出现小范围法轮功修炼者炼功场景,其中有一对六十多岁老年夫妇在国旗升降处坐下开始炼功,不到一分钟即被警方拖走,后又有五六人开始炼功,便衣纷拥而上,强行拖拽,随即另一侧又涌出一群炼功者,警察东奔西跑,顾此失彼。当天约近百人被逮捕。

10月6日

10月6日,北京阴云密布。上午10:00点多钟,众多的大法弟子抱着一个说清真象,证实大法,清除邪恶的坚定信念,走进天安门广场。大约11:00左右,部分大法弟子在广场孙中山像前开始了炼功,残暴的"人民警察"象恶魔扑食一样,将这几个功友用脚踩在地上,用手抓着胳膊,还不知廉耻地野蛮的摆出动作让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照相,长达1分钟之久,这时许多功友(多达四五千人)看到此场景,同时齐呼"不许打人!"可残暴的警察哪里还管这些善良弟子的呼声。一批又一批地打手围了上来;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围了过来,狠命地拳打脚踢,有的弟子被四五个打手打倒地上,被打得满口吐血,惨烈之状令人惨不忍睹….其中一潍坊籍大法弟子李新建头部被脚踩在地上,一顿痛打,嘴的右侧流着鲜血,面部青黑一片,惨不忍睹......山东某地区一年轻干部因阻止警察打人,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而被四五个打手打倒在地,许多女弟子被警察拉揪着头发猛拽。当时在场群众目瞪口呆,其中有人惊讶地说:"警察还会这样残忍地打人啊."尽管如此,众多的大法弟子还是以善相待,劝他们不要打人。同时功友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清除邪恶,还大法清白!"。

今天大法弟子的正法行为长达十分钟之久,震撼着整个广场,警察残暴地将众多大法弟子强行塞入警车,一车一车又一车......

一外国游人因照了几张照片也被警察强行带走。

尽管邪恶猖獗,残暴令人发指,但全国大法弟子仍源源不断地纷纷奔赴北京,拭目以待,告邪恶之徒不要再肆意妄为,践踏良知,使中华蒙羞。

大陆弟子 2000.10.6



十月六日天安门广场见闻

今天是十月六日,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里游客如织,便衣如梭,天阴沉沉的。

六,七辆警车在孙中山像的后边整装待发,有一辆警车在孙中山像前缓慢游弋。

10点40分,人群中一阵骚乱,我抬头一看,几十份传单宛如天女散花般从空中扬扬洒洒地飘落下来,随即几个便衣如狼似虎般扑过去,追打着散发传单的功友,往警车上拽。

11点整,警察遍布在孙中山像前,不停地看表,如临大敌。不久,有人打出了横幅,有的弟子紧跟着站了出去。警察与便衣发疯似地扑过去,开始了野蛮的殴打。围观的人群都被赶着往后退,警车全都开进来了。

一个中年的男弟子举着横幅在广场中央飞跑,三个便衣把他按倒在地,一个穿制服的警察拿着塑胶棍棒劈头盖脸地打。有一中年妇女冲出人群,往场中央一坐,便把腿往上搬。还没等双盘上,警察扑过来恶狠狠地一脚把她踹倒在地。面对邪恶,一位年轻的母亲拉着一个三岁小孩也往里冲,口里喊着“法轮大法好”,在广场的中央,一方是邪恶猖狂,另一方是正法修炼者前仆后继无畏的正气......此情此景,怎不令人泪下?

警车开走后,广场中央重新开放,老天爷的脸变得愈发阴沉了。

大陆弟子 2000.10.6.



10月5日天安门广场遍布警察

10月5日,我同儿子一大早就到了天安门,国庆期间也想做一回游人。

毕竟是节假日,路上行人车辆稀少,出租车的畅行无阻也给我带来了畅快的心情,企盼能好好打发这一天。出租车上司机无意中说了一句,"到天安门当心警察,这帮家伙大抓法轮功。十月一日据说抓了有万儿八千的。"我一笑,知道大家传来传去的,数字已不准确,但也不想与他多谈。

下了车,瞅瞅天安门上空,哦,才注意到如此阴沉的天!脚迈进天安门,随儿子在人丛中穿梭。好奇的儿子突然抓住我的手说:“哎,怎么这么多人在注视我们呢?”我不由得打量四周。哧,好家伙,一身黑制服的自然是警察了,可也怎么这么多!还有依旧绿军装的一向双双优雅徜徉广场的该是值勤武警了吧。可也不对劲儿,今天他们怎么毫无风度地左瞅右瞧起行人来了,不时地盘问左右衣着朴素的行人,问他们是不是法轮功!还有公共场所公然吸着烟的痞子一样的人咋也这么关注我们,我不会也象农民吧?是不是看我的外表上的慈祥与善良不顺眼了?这些异样的眼光使我不自在,我用了一句杜甫的诗跟儿子描述了今天这几类分子搅和下的阴沉的广场的气氛,“巫山巫峡气萧森。”

国旗升起的地方是天安门广场的重点风景,我们随着人潮走了过去。随着警车在人群中来回奔忙,曾听人说,“警车一动,肯定是在抓人。”“什么人呢?”抗议者吧,比如说法轮功的学员。”果不其然,我看见了两个正在席地打坐的农民兄弟,约40岁,正容自威的样子,不由得我便为他们捏出了一把冷汗,他们的待遇会怎样呢?刹时猛冲过来五个游人一样的人架着托着他俩就走,剩下的一个照脑袋上就打!我过高估计了自己的眼力,没辨别出哪些人是警察!

我这人心肠软,不想目睹文明时代的野蛮行径,于是便折向西行,可没走几步,脚下正见一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强制两位模样老实的中年夫妇(还带两个怯生生的小孩)开包检查。除了一大堆牙膏毛巾等零碎儿散落在地上便再也没发现诸如条幅之类的什么东西。制服先生们便满脸堆笑,“出来一趟不容易的,别走散了。”瞧那不阴不阳的举动多令人生厌!我禁不住笑出声来,立时遭到制服的怒目回击。

至此我便打定主意离开广场。跨过广场东北侧的过街道,南行到中国历史博物馆。这一下我傻眼了,原以为这里停放的仅仅是十几辆公交车而已,殊不知全是警察们征用的,其中一辆车里坐满了近百位武装警察!当再隔着过道看广场时,东侧栅栏边已全是军人!

窒息的广场上没留下啥照片,走在外面的大道上,便想拍一张,可没想到,这张照片上竟被穿梭的警察给抢了镜头!

仿佛回到了国民党对付XX党时的白色恐怖年代,可无论法轮功也好还是其他,毕竟都是人民,都是向善的群众。说法轮功“破坏了节日气氛”,我说XX党的过度神经和专制姿态剥夺了所有人的笑容。可从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警车里,我看到了和祥纯朴的笑容与永远的希望。迷信暴力,不得人心;追求真善忍给人类会带来光明。

国庆一游客
2000.10.6



国庆节天安门见闻

2000年10月1日上午8时许,一部分法轮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这时见到许多警察、武警和便衣疯狂地对这些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真象的弟子大打出手,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中间有怀抱婴儿的妇女,下至哭泣着的只有几岁的小孩,其场面惨不忍睹。被打的弟子有许多被打的头破血流,有的被按在地上、头被踩住、被几个打手扭住胳膊拳打脚踢,甚至有的被打晕过去,学员们被拖上事先准备好的警车,有的学员鞋被拖掉了,有的衣服裤子都被撕坏、拖破了,有的背包被打得遗落在广场上,种种暴行,不胜枚举。被打的学员讲:我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是国家的守法公民,只是向善良的人们讲清法轮大法的真象政府为什么要让这么多人民寒心呢?还有的弟子喊道,“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可是那些打手们置若罔闻,丝毫没有收敛。甚至有的打手还说,这一次又打得过瘾了;打手们还说,谁再喊就打死谁,看你们谁还敢炼功,谁还敢说你们师父伟大。但是大法学员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视死如归,他们的思想境界和壮举感动了许多善良的人们,有的还对警察说不要再打了,难道你们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吗?但那些打手就象没听到一样,一意孤行,跟中了魔似的。大法弟子一直抱着善心向世人讲:请大家了解了解法轮大法真象,善良的人们请关注一下法轮功在中国遭到的不公正待遇,请你们用眼睛看一看江泽民们对大法的邪恶镇压与残暴手段。不一会警察们就抓走了上千个大法弟子,几十辆警车装的全是大法弟子,不知将要拉向何处。广场数万名中外游客亲眼目睹了这一悲壮、惨烈、凶残、震惊的场面。

在这其中还有许多过往游客及围观群众遭到无理盘问,警察采用卑鄙的手段,让游人用极其恶毒不可出口的污浊言语辱骂法轮大法及法轮大法创始人,只要骂一句就让走,不然就抓着不放。但是善良的人们就是不骂,并对它们的卑鄙行为极为反感。有一个一家三口中的男游客讲,”法轮功就是好,不然怎么有这么多的人炼呢?”有的便衣非常心虚,无言以对,有的却恬不知耻。

还有一些围观游客用自己的照相机、摄象机把这些真实情况拍了下来,可那些打手一看见有闪光就马上疯跑过去,强行把游客手中的照相机抢过来,把胶卷抽出来。有一位拖着皮箱的游客照了一张像,他们就跑过来说把胶卷撕掉,这位游客的爱人讲他也是公安局的,但是他们说,“公安局的也不行,你又不是在执行任务,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证件?”这位游客没办法只好把整个胶卷曝光了。

最给中国人丢人的是外国游客在天安门广场也遭到了无理对待,他们的相机被抢,胶卷被撕。其中有一位20多岁的外国小伙子照了一张像,那些打手看到后马上就让这位外国游客抽出整个胶卷。这位小伙子用生硬的汉语说“就一张,就一张”,但是打手不分青红皂白、抢过相机就要撕胶卷,可是却不会打开,外国游客无奈的帮它打开相机后盖,该打手一下子把胶卷拉出扯坏,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这位外国游客摇摇头,叹息一声,往一边去了。

天安门广场一游客
2000.10.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