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酷刑志不移 狱中功友在期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0月8日】 我有幸得到了狱中功友传来的信息,仅一张小纸,上面沾满了血迹、泪迹……。看后我无法改动她的字句,只能照抄如下。因为她们是在用血泪,用流血的心灵,用她们那不灭的生命,在向政府,向世人,向亲人,向功友诉说着……

* * * * * * *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因为正常上访而被劳动教养,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双和女子劳教所里。我耳闻目睹了很多很多不合法的事情,我要告知世人,为了使更多的好人不再遭受这惨无人道的折磨,为了让邪恶不再继续下去,我们坚信,各级政府,每一个善良的人们,最终会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的,法轮功的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

这里一共关押大约200名法轮功学员,每个刚进来的学员都要被分别关进小号隔离反省,由监号里的刑事犯看着。据刑事犯说狱中有新规定,如果发现有人炼功就给该号的刑事犯加刑。如果刑事犯能把法轮功学员“劝”好了,写“保证书”不再炼功了,刑事犯即可减刑了。如果能“劝”其与法轮功决裂,刑事犯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减刑。有一个叫张正然(化名)的学员,年近六旬,进了劳教所就被关进了小号,刑事犯为了让她快点写出“保证书”使自己获得减刑,于是每天都对张正然体罚、打骂,强迫她背65条监规,背错一个字就要罚站几个小时,并满嘴污言秽语骂她。有一次她炼功被管教用电警棍击打,打嘴巴子,打耳光子。她被痛打的声音,相隔好几个监号的功友都听见了。然后管教把她得手拧到背后,用手铐靠在床头柱子上,头几乎贴在了地面上,还用胶带把她的嘴贴上,每次刑罚都长达十几个小时。管教边打边兽性大发的说:“打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打死也没什么事,你们到那也告不赢,这是老江定的。”真是罪恶滔天,邪恶已极,人性全无。

有一个叫周冰(化名)的,也是年近六旬。一次她在院子里有炼功的动作,即刻,管教和几个刑事犯一起向她扑去,她的衣服,裤子一会就被撕裂了,肚皮被抓破了,直到现在肚子上的伤疤还在。当时院子里的叫骂声、痛打声、电棍击打声,功友的抗议声响成一片,越过高墙,传入市区。周冰被管教带回小号,又受到了同监刑事犯再一次的猛烈毒打,直到打人者累了,再把她的双手用绳子绑上,用纱布把她的嘴堵上,采取站不起来,坐不下去的所谓佝偻式的刑罚蹲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松绑时双手已肿的象馒头一样,已完全失去了知觉,三个月后才由麻木恢复过来,但现在还时而有麻木感,两手有时不听使唤。还有一次她在号内炼功,被发现,管教和刑事犯一起把她按在床上毒打一顿之后还感到他们的兽性没发泄完,又用绳子把她双手捆住吊上床柱子上。因为她轻声背“论语”管教就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并用电警棍不停地往她身上击打。在这种情况下她认为管教是在侮辱她的人格,在剥夺她的人权,在执法犯法。于是采取绝食的办法以求伸张正义。因为在这种人性已经灭绝的监狱里,在法律已经名存实亡的监狱里,在比魔鬼还邪恶的管教淫威下,采取绝食是狱中学员的唯一的表示不屈的办法。管教可不会让你随便死,她们还没折磨够你,还没戏弄够你不会轻易放弃开心的对象的。于是叫来新组织的护卫队员对她强行灌食。并故意把上腭、鼻子插得鲜血直流。在绝食期间管教们还特意安排学员装卸大粪车,往地里上粪等最脏最累的活,想尽一切办法折磨人,大法弟子几乎每天都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挣扎在魔鬼的魔爪下,挣扎在死亡线上。

有名学员叫林春芳(化名),三十多岁,因炼功被带了18天、17宿手铐。其中有三天三夜不让合眼。由监里的刑事犯看着,稍一闭眼,腿稍挺不住立即就唤来一顿拳打脚踢。面对惨无人道的折磨,她以绝食来维护自己的人权,管教们就三天两头给她灌食。管教所的所长洪某也亲自下手毒打她,边打还边说:“你还不算什么,比你还厉害的“法轮功”我处理的多了,我们对付你们的办法多的是,就是整死了还不象杀只小鸡一样吗?也没啥大惊小怪的,我们随便填张表,往上一报,什么事都没了,这是老江头让干的,你告也没用。

有个叫王雯(化名)的,因在号里炼功被管教带上了手铐,反背扣在监中地面的铁环上。最为残忍的是管教们扒光了她身上的衣服只剩裤头和乳罩。打开门窗让她喂蚊子,这里的四周是树林和野草地,蚊子特别多,个头又大,现在已经二十多天了,它们还不放人,我们不知道王雯到底啥样了。

陈琳琳(化名)入所三天因炼功被刑事犯揪着头发在地上走,边走边拳打脚踢,打够了用手铐铐在门上,连刑事犯都可以替管教铐人。所长,主任去了看看还嫌铐的不紧,说刑事犯笨不会用刑具,然后它们重新示范铐紧。陈琳琳的手不一会就被夹的鲜血直流。后来又被带到门卫房里一顿暴打后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折腾够了再带回小号,有刑事犯把她扣在床头上,胳膊别在床上,连续两天两夜,不写保证就不放人。

在这里谁对法轮功学员凶狠谁就可以减刑,它们通过鼓励刑事犯来折磨这些无罪的善良好人。黎明(化名)今年都60多岁了,它们并没有因为她年纪大了就放过她,照样拳打脚踢,还用各种刑罚。还有孔繁英……等等。在这里我们根本就没有说话的自由,失去了人的一切权力,人格可以任意污辱,我们连刑事犯都不如,它们是真正的罪犯却可以任意毒打我们,其实在这里我们连死刑犯都不如,因为它们也可以毒打我们而我们无权还手,当然我们是不会还手的。我们的唯一的权利是无言的绝食,可是这点权力现在已经被剥夺。现在又规定绝食一次就加刑三个月。而且强行灌食不准绝食。它们成立了护卫队专门负责灌食。把人绑上,扯着头发,踩着身体,用钢勺或螺丝刀子把嘴别开,用剪半的矿泉水瓶子往嘴里灌玉米粥。很多学员牙别掉了,嘴别坏了,舌头别肿了,喉咙扎破了……。

凡是进了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无一幸免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非人的悲惨遭遇。稍有不慎就会换来酷刑加身。这在所谓的社会主义监狱里,在这所谓的法制国家里我们每天、每时、每刻看到的都是犯罪,执法犯法,看到的是惨无人道的邪恶,看到的是管教们那丧尽天理良心的、人的道德的彻底泯灭。它们以为跟着江泽民犯下的滔天之罪就可以不受惩罚了。可怜虫们请别忘记了古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间无道,苍天有眼,善恶终极法理公平。我们坚信邪恶长不了,宇宙必现光明。在这黎明前的黑暗里,我们只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给我们多一些的帮助和理解。

* * * * * * *

功友的倾诉,写到这里已无纸下笔了,我也读得泪如泉涌了。我知道她们还有许多许多的话要和外边的功友说,要和亲友说,要和世人说……,她们在那残暴的酷刑下,是如何生死都不顾才写出来的,传出来的呀。她代表了狱中所有的弟子的心愿,是在用不屈的生命诉说。在几乎天天都在“过死关”的境遇里,她们还在用无怨无悔的善行,用她们的大善大忍之行,在默默地承受着,在证实着真理,在向无私无我的顶点攀登。她们在期盼着“政府”良心的发现,她们在期盼着世人的理解和正念,她们在期盼着亲友的支持帮助,她们在期盼着功友们走出来向世界说清真相,她们在期盼着人类道德的回归与升华……。人啊!快醒醒吧!良心啊!回来吧!

大陆弟子
2000.1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