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在劳教所的一段经历和认识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1月3日】

XX同修:你好!

我被从劳教所放出来,还来不及去看你,只能写信表示问候,并想告诉你我在劳教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我呆的这个劳教所关押了不少大法学员,都是相互隔离的,每单间屋子由几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刚到那里,警察向我宣布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传功,否则要按照规定处理:什么惩戒啦、延教啦。我不管它,仍表示要炼。他们就反复做“工作”,还煞有介事地和我谈法轮功。说什么:我们有的在押的大法学员“悟”到要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应该遵守这里的规定,说不能炼就不炼;有的“悟”到修炼人要做一个好人,应该为别人考虑,不能为难警察;还有的“悟”到大法重在修心,炼动作是次要的,到高层次上都是无为的,不需要动作了。所以现在都不炼动作了。反正都是颠三倒四,一派胡言。我想:一功不炼,又算何功?法轮功学员到哪儿都得炼功。而且修在先,炼在后。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不修去很多心,也炼不了功。至于什么为难别人,那都是人维护人的基点。警察看说不动我,就警告说:如果坚持要炼,同屋的其他犯人不会坐视不管的。果然,同屋的几个犯人24小时轮流值班监视我。我稍有动作,他们就猛扑过来,强行阻止我炼功(后来知道这些犯人都是在警察授意下干的,干得好的可获得减劳教期,所以犯人们就特别卖力)。这样白天黑夜折腾了几天,就是炼不了。

我想到《大曝光》中说:“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 。看着我现在,这个头还在,身子却不能炼。不能修炼,要这个身体有什么用?面对这样特殊的恶劣环境,我当然要作出相应的反应。于是我就拒绝这里的一切,包括饮食。警察劝我不听,就命令犯人将我四肢捆绑、固定在床的四个角,强行从鼻子里插进胃管灌流汁。几个犯人看管着我。为了让我屈服,犯人们在警察的支使下,对我又打又骂,不断地用各种整人的办法搞我。如:捂住我的口、鼻不让透气;往鼻子里灌水、灌烟、灌胡椒粉,等等。反正是怎么使人痛苦难受就怎么搞。我被绑着又不能动,也只能任由他们搞。我想人活在世上,不能修炼、不明白自心的痛苦才是真正的痛苦,相比之下这点苦算什么。我觉得自己也没做错什么,想起师父在“业力的转化”中讲的“四得”的道理。自己说什么也得忍受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我悟到自己不能光是忍受,还应该学法。幸好以前背过一遍《转法轮》,于是就凭着记忆背书。我觉得闭着眼睛背精神更能集中,也容易背得出,就一天到晚闭着眼背书。犯人一看我这样,以为我在睡觉,不能让我舒服,就打我,让睁开眼。我也不想解释什么,就不理他们,自己管自己学法。从早背到晚。他们就从早打到晚。可是他们越打,我却背得越顺,越背越多。一天少则三、四讲,多则五、六讲,最多一天背九讲。法理直往我脑子里灌。我忽然意识到我这是学法、修心、消业融为一体了。这一段时间,我悟到的东西特别多,一些关都过得比较好,身心特别能承受。我好象有点明白以前师父为什么反复叮嘱我们要多看书、多学法,“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的用意了。

我也认识到:学法是为了证实大法,做好正法这个天象下面的一分子,“助师世间行”。既然是这样,那么不管事情大小,只要不影响全局,遇到了就要去做。警察为了进行所谓的转化,不断地播放各种攻击大法的录音,让我看“揭批”大法的书,我断然拒绝这些东西,也劝他们不要这样做。结果书收回了,可录音照放。为了制止他们干坏事,也为了自己不听这些不好的东西,于是我就大声背诵“论语“等经文。我一背,看管的犯人马上冲过来用暴力压制。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样,我始终抱着一念不放弃,一直到他们停止播放为止。几次下来,他们自己也觉得没趣,也就放弃这种做法了。

讲到这儿,我想谈一谈这个劳教所对付法轮功学员采取的一些做法。据我观察,他们是采取人和法分离的办法。对于大法学员人的一面,主要是在生活上,家属接见等方面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政策,有时针对个别情况还会更加宽松。如果站在常人的角度去看,会使人觉得他们对人还是挺好的。但是对于大法,只要一触及到,他们就坚决封杀,毫不含糊。从一开始全面禁止大法学员表面的修炼行为,再进一步大量灌输攻击法、攻击师父的反法轮功的视听资料。从思想上逐步动摇学员对师对法的正信。在此基础上,让已经公开走向反面的一些所谓“原法轮功学员”来进行“帮教”。据我所知,有一些大法学员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搞垮的。

我在想这些学员为什么会落到这一步呢?仔细分析一下,这也是与我们自身有关系的。一方面,是我们对正法的认识不够。回想起自己一开始进京请愿,并不是纯正地去证实法,很大一部分思想是去经受一下魔难,消消业,这样可以提高得更快。所以在去北京到被抓回来,进拘留所,再被判劳教,进劳教所的整个过程中,自己也半推半就地被常人一步一步牵着走,一步步去符合他们的错误行为,直到仅存的一厢情愿的希望被无情的魔难现实击得粉碎的时候,才清醒过来,方才悟到自己方向偏了。一些学员不也是这样被牵着走、魔难越来越大、最后就在不知不觉中垮下去了吗?教训是深刻的。痛定思痛,我方才下决心,不被人的不正的东西带动,不被邪魔牵着走。所以在劳教所我基本上是不去配合他们的安排,甚至打乱他们的安排,不让其错误行为得逞。包括后来警察为让我进食,同意我炼功,我没答应,我提出要求释放。

另一方面,落到这一步,也与自己的根本执著心放不下有关系。劳教所警察为改变我,让一些他们的那些说客以功友之间切磋交流的名义分批来进行诱劝。这样反过来也使我得以了解他们的一些情况。我发现他们往往能大段背书,滔滔不绝的谈论法理。问他们,他们不知羞耻地自称还在修大法。事实上,这些人都是在乱法、破坏法。我也了解到他们以前也的确为大法做了不少事,付出了许多。那么还有什么根本的执著心放不下呢?在交谈中,其中有一个人曾悄悄对我说:“我觉得你做的是对的,但是我就怕自己承受不住”。原来如此,一语道出实情。还有更复杂的情况,师父最近在“窒息邪恶”中已经讲明了。

大法修炼重在人心,为大法付出,不仅仅在于表面物质利益付出多少,真正的是那颗心能为大法付出多少,那才是真付出。而不是光走表面形式,做给师父看,做给别人看,去求圆满。甚至还有什么想通过修大法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从而可以持续地过着安逸的生活,享受着人中的乐趣,等等。心这么不正,不符合宇宙特性,魔难当然就会不断。其实作为一个修炼人所遇到的魔难哪有偶然的,所承受的痛苦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一个人身上都是追求执著不好的东西,是情欲满身的。这些不好的物质在修炼中要扔掉、要转化,没有难、没有苦怎么扔、怎么转?从另一角度讲,人正是有了这个身体,才能在人中享乐。常人有句话:“身体是本钱”,潜在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现在的人就特别着重这个身体,其实这正是对于物质享受特别注重,对于常人物质利益非常执著的集中反映。“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怕承受不住固然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主要还是自己根本的执著心不去的集中反映。其实这个怕也不是真的自己怕,还不是那些执著的物质在怕,怕被消去吗?

自己虽然没有象他们一样。但在劳教所有许多事没有做好,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到位。仔细想来,也是这方面问题的反映。比如不配合不符合他们,可是当别人给我人的一面好处时,我的心便不容易把握,时不时会改变原来正确的想法、做法。所以经常出现一会儿配合,一会儿不配合;这儿不配合,那儿又去配合;又如在对别人讲道理时,希望别人能够理解支持,潜意识中有为了保护自己,获得别人的同情,从而可以少吃一些苦的念头。带着这么不纯的心,就算口吐出花来也不好使,讲话的效果自然就大打折扣。而且最后往往会与别人争辩起来,不欢而散。心里还怪人家业力大、悟性差,不可理喻,其实这不正是来去我的执著心吗?后来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什么话也不说,连讲法、宣传法也不讲了。明显是向外去找,争斗心。还有学法没有坚持好,由于自己的惰性,再加上外来的压力,背书背了一段时间后就停下来了,所以后来思维较乱,正念不强,一些个关没有过好。等等这些事都暴露出我身上人的东西:求舒服、吃苦心不强。

由于自己人的壳太厚,魔难可能就会大一些,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因为拒绝饮食时间太长,警察一看人不行了,怕我死在里面,就把我扔出来了。我自己也没想到。好了,今天就谈这些,以后有机会再聊。

顺祝
大家好!

你的同修XX
2000年10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