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今年二月得法的弟子被捕后给朋友的信

XX:
您好!

我是7月22号在天安门被抓。每位被抓的功友都要经受一顿毒打后送往天安门分局。我去的时候已是正午,当天将近抓了二百名功友。在分局,功友们都很祥和,接连不断的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强行押送进来。其中有一个阿姨的头被打出了血,整个脸都变形了,但精神很好。大家在一个小胡同里,背《洪吟》、〈论语〉,打坐,看不出一丝怕心。功友们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上北京。其中有二个阿姨带着孩子,两个小弟子大约七八岁,每次进来功友,他俩显得格外开心。在分局,大伙约好谁也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以及住址,坚决不配合邪恶对弟子们的迫害。

大约晚上八点钟时,我和另外二十多个功友一起被送到十三处看守所。在车上,大家都握手以示鼓励,进了看守所首先是强行搜出你所有的东西,毛巾、牙刷等都不允许带进号室。名义上是他给你保管,后来才知道,你是一分钱都带不出来(照相10元;两件衬衫30元;灌食一次50元)。如你的钱不够,他们会擅自从其他功友那里转到你的名下。灌食中可能含有低量药物,因为每次灌食后,大家只想睡觉,都感到昏昏沉沉的。在看守所里,“法轮功”不能买日用品,甚至有时他们都不卖给犯人日用品,因为他们怕犯人把日用品给“法轮功”用。法轮功弟子在号室里特别受犯人尊敬。没有卫生纸,犯人提前买好多送给法轮功弟子用,没牙刷、毛巾等,他们会给买。

我真的很感动。在我那个号室,有两个女犯人对法轮功也有一些了解,她们会背《洪吟》以及《走向圆满》等经文,偶尔,她们也会打打坐。先前,我不太会背《洪吟》,在她们的帮助下,七十二首诗我全会背了。据她们讲,这里的公安特毒,凡是不说出姓名和地址的法轮功学员都惨遭毒打,有的甚至被活活打死。一般都得经过毒打--电针--精神病院这几个程序。但在看守所可以学法、炼功,并且我们争取到了集体切磋、交流的环境。在一次集体交流中大家都认识到现今的环境来之不易,大家应倍加珍惜和爱护这样的环境。正如一名128号(由于法轮功学员都不报姓名,公安只好用序号来区分)法轮功学员所悟:如今的环境是先前那些走出来的弟子不断开创出来的,保护好此环境就是在护法和证实法。大伙都很喜欢128号,她的法学得好,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是笑眯眯的。其实128号只不过比我大四岁,今年才23岁,但她的大善大忍地境界不断地鼓舞着同修们。

由于我们都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与地址,自然而然我们也经历了酷刑,即便如此,同修们都认识到了坚决不能配合邪恶,就这样我们被扔进了精神病院。邪恶用尽各种手段都没能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和信念,他们只好用药物来残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在精神病院我遇到了两个月前就被送进来的另一批功友,她们告诉我谁要先出去就把这里的种种邪恶告诉世人。后来我被当地公安认出,被押送回原籍。

珍重

大陆大法弟子 2000 /8/8

注:写此信的功友是今年二月份得法的。三月份期间由于给人大代表发电子邮件阐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不幸被捕入狱,同时入狱的还有她的四位同事。在狱中她们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就连迫害她们的公安都说这些“法轮功”太有气节了。被放出后,为了再次向世人证实大法而于七月份进京上访,以上就是她在北京的遭遇。这封信是她被押送回原籍后冒着生命危险所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