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愿未了的赵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15日】 “赵昕走了,她去天堂了”。这是赵昕的妈妈在赵昕刚离开后,对关心过赵昕的人哭诉的一句话。

12月11日下午六时五十分,赵昕在经过了长达六个月之久的沉重磨难之后,不得已走了。她走得无奈、那样不甘心,因为法还没有最后正过来,师父还在替我们承受着巨大的苦难,弟子们也还在受苦,这样以致于她的双眼久久不能闭上,她的双唇久久不能合住。是的,她多么想亲眼看到法正乾坤的最后圆满结局,她多么想再亲口向世人说明真相,再“助师世间行”。

曾记得在“十.一”那天,赵昕强烈要求用轮椅把她推到天安门广场去护法。后来轮椅买好了,但大家经过再三考虑觉得她的状况实在去不了,她的这个愿望才没有实现。但当天下午你得知众多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的护法壮举后,赵昕心里多痛快啊,多日不好好进食的她那天吃了好多。

赵昕的身体在她的宿舍里呆了两天左右。她虽然瘦得皮包骨,但面庞非常安祥,皮肤细腻奶白,嘴唇就跟化了装一样鲜红,让人以为是涂了口红。因为赵昕生前从不喜欢化装,所以家人尊重她的心愿,没有给她整容。圣洁的她,没有整容却胜似整容,她还是那么真实、熟悉、亲切。

赵昕在人们心中虽死犹生。虽然她的宿舍早已日夜被监控,无数的人们仍陆陆续续地前来看望,人们情不自禁地诉说着赵昕对他们的好。赵昕的无私、厚直、善良、宽容、大度,等等等等,给大家留下了美好深刻的印象。有一件事也很感人,赵昕以前是带课,有课来,无课走;后来因炼法轮功,被罚坐班,成天在办公室里,不能离开,她毫无怨言,任劳任怨。人家不爱干的,她都干,照样认真负责,没有事了,就知道看书。同事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觉得她好得不可思议。

由于赵昕的父母年迈体弱,尤其是她的父亲有心脏病,动辄就病发,点滴不断,经常守在赵昕床前哭,对身体很不利,所以就决定早点把赵昕送往八宝山火葬场。12月13日下午2:30开追悼会。当日校园颇不太平,到处是便衣,赵昕的亲人买个花圈进校门也受阻止,最后求人百费周折才许进来,但被要求花圈不许放在楼门外,得放屋里。

当赵昕的身体离开学校时,她身上盖单上因写着“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也被强行撤走。市局让家人通知大家,不能有任何有关法轮功的行动,只要有马上抓,决不手软。在灵车出校时,有三辆装满便衣的市局的车紧随其后。八宝山前后,均有警车与便衣,念悼词时,悼词的手稿他们都要强行拿走审,赵昕的妹妹非常勇敢,坚决不给,一定要用原稿。念悼词时,旁边紧随便衣:只要发现词语有关“法轮功”马上制止。

就这样在这简单而又庄重、悲恸而又窒息的氛围中,大家送走了我们的好功友——心愿未了的赵昕。


念赵昕

善自正念始,
威令群魔寒;
抛身浊世中,
无悔随师还。


大陆学员
2000年12月1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