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怀柔县拘留所的亲身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17日】 我叫胡利娟, 女, 现年48岁,家住怀柔县。

我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0月25日晚新闻联播报导江泽民说法轮功是XX教之日,去北京和平上访,于次日被怀柔县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拘留期间,由于不承认自己有罪,不背监规,被女管教于忠辉、褚立群把我的手反铐26小时。同时把我和王延(化名)两人的脚用铁镣铐在一起,晚上无法睡觉。我们在号里学法背论语时,被所长连踢带骂,抱头罚站。

12月7日,我再次去北京中办、国办信访局上访被抓拘留10天。

2000年2月5日,我在怀柔县城晨炼时两次被抓,刑事拘留一个月,13天内不给我们任何生活用品,如卫生纸、牙刷、牙膏、洗衣粉、被褥等。

2000年4月17日因上访无门,我和妹妹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又被抓刑事拘留一个月。现我妹妹陈力(化名,已被劳教,在天堂河劳教所)。当我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时我看到警察桌上有一本《转法轮》,我知道这是他们从大法弟子那里抄来的,便把宝书揣在怀里,带回了怀柔。在拘留所里,被管教发现了,让我交出来,我不交,马志泽队长大打出手,狠狠地煽了我几个耳光,把我拉出去,所长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摁在地上,褚管教和幻所长叫两个犯人找来大手铐和大脚镣想给我带上,为了保护宝书,我拼命反抗不让戴,由于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几乎晕倒,或由两个武警摁着我的头,叫我背飞,女管教李红霞强行从我怀中把宝书抢走、撕碎,并用书抽我的脸,骂着脏话。

我们绝食第五天时被五个武警摁着强行灌胃,灌的是辣椒油、浓盐水及玉米面粥,并用风油精做润滑剂。插管时,管教于忠群故意把管来回抽动,并讥笑地拍我的脸,叫着我的名字问:怎么样啊?说说说说……灌得满头满脸都是辣椒油和风油精,味道难闻,呛得睁不开眼。灌完后不让回监号,张管教用大宽叫带把我的胸部缠住,绷得很紧,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只好张着大嘴喘气。她把我的手也用叫带绷在头顶,弯腰蹶着,腰稍直一点、稍低一点连踢带打,必须一个姿势蹶着。和我同时蹶着的有武平、米兰、刘力、于静(均系化名)等人,每人由一个武警摁着,我的大腿以下全被踢得青紫。从上午灌完时一直蹶到下午不知几点才把我们揪着胳膊押回监室,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在这期间,我和另外三人(米兰、刘力、李俊梅)共4人被关在小号监室,小号只有一张大板,4人根本无法睡觉,同时,前三个星期除了吃饭的碗、勺以外,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连例假也只能忍着。完全没有一点人心善念。直至最后一周才给我们订卫生纸、洗衣粉、洗发液等;一个月没有被褥,晚上管教们还把天窗打开,冻得我们无法入睡。

7月18日又无端把我们从家里抓进拘留所,形式拘留18天。在此期间幻所长用电棍电我们同号4人,有陈小珍、鹿民、张银玉和我,还给鹿民戴手铐脚镣,炎炎夏季,酷暑难当,受尽折磨。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承受了无名的苦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