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邪恶警察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

据内部人士透露,大陆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请所有世人及大法弟子家属擦亮眼睛。使您的亲人免遭邪恶之徒迫害的唯一办法就是揭露邪恶,谁能忍看这样罪恶的阴谋得逞?!

另悉,那些长期被非法关押、劳教的大法弟子不准给家里写信、接见,可能与这些阴谋有关。再次呼吁所有被害者家属及亲朋好友想尽一切办法迫使邪恶势力尽快无条件放人。

定“法轮功”是XX,是违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宪法》规定法无明文不定罪,所以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任何手段都是违法的,我们应立即行动起来,唤醒世人用法律、正义、良心帮助我们保护我们善良无辜的家人。


山东省又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王武科,山东省高密市大法弟子,今年10月在押送途中被逼死。



大法弟子王博在天安门被公安暴打

大法弟子王博在天安门打横幅和平请愿,被公安暴打,因其不配合邪恶,几人将其拖到车旁并扔进车内。在广场派出所一公安将其搜身,将其带的600元钱抢走。

公安这种邪恶犯罪行为,真为中国人丢脸,选择的下场也是悲惨的。

王博(19岁女)现被关押在石家庄第一刑拘所(12月8日被刑拘)。同王博一同关押的有:黄丽萍(38岁女)、邢启英(52岁女)、刘宗彤(男)


吉林省延吉地区消息

为了防止元旦期间延吉地区法轮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延吉地区政府把所有在家的学员都集中到石岘造纸厂(山上)与世隔绝,进行转化。利用原延吉市辅导站站长金善玉等几人(从劳教所写决裂书)做转化报告,如果不写与法轮功决裂就继续办班,进行强行转化,女学员特别坚定的就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黑嘴子)。


怕心不去被利用――我是怎样被“转化”的

我叫耿丽,于今年10月26日去北京天安门炼功被抓,押回长春铁北看守所,后又于11月末左右被送进黑嘴子劳教所。

早就听说黑嘴子劳教所的邪恶,我很害怕,感到压力很大。刚刚进去就是一些写决裂的人给我作工作,她们有的用师父的话为自己辩解,有的故意混淆概念。当时我自己也很清楚决裂是不对的,心里也在抵制她们。但是由于自己的怕心很重,在管教的电棍下、在刑讯威逼下,没有用法来坚定自己的正念、去掉怕心,反而更加害怕,终于违心地写了决裂。写完之后心里极其痛苦,甚至想一死了之。这时那几个决裂的人又和我谈,她们不让我说话,试图用常人的情说服我等等。

师父说:“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真的是这样,尤其是自己的怕心迟迟不去,加上平时学法少,正念总是不能坚定下来,慢慢听多了,思想也发生了变化,就觉得她们说得有道理,从而掩盖自己,为自己的决裂自圆其说,思想一变,身体上马上就出现了修炼前的病态,加之精神上的痛苦,更使我象大病一场了一样,被劳教所送进了医院。

现在,在功友的帮助下,我勇敢地从医院逃了出来,通过学法认识到了自己铸成的大错,于是我写出了自己被“转化”的过程,希望使其他功友能够引以为戒。


长春简讯

为了更好地向世人讲清真相,很多大法弟子随身携带真相资料,走到哪里做到哪里,有的学员到市政府办事,把“长春豪宅真相”等资料贴到市政府办公室门上。


北京市永定门派出所罪行

今年10月27日,我亲眼见到北京永定门派出所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他们将一个编号为F68的40多岁女学员整整折磨了一夜,先是软硬兼施逼她说出姓名地址,然后是毒打,一个人打累了再换个人打,打到半夜,外边下雨了,四个精疲力尽的公安将这位女学员的外衣扒下,只剩线衣,拉到室外,用冰镇的水往线衣里灌,直倒水流到鞋里,并大喊大叫;“你不说,我们奖金都没了,”这位女学员始终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倒是这四个公安先冻得不行了,又把学员拽到屋里,打开窗户,让她站在窗口用冷风吹,后面用电扇吹,见她还不说,又是一顿毒打,直到后半夜,四个公安吃了一顿饭后,又开始毒打,打累了,又把学员拉到屋外“洗澡”冷冻,直到天亮还不罢休,又拽到屋里吹冷风,直到第2天上午九点多钟,来接班的公安把这位坚定的女学员送进看守所。

眼见一个好好的人被打得血肉模糊,我真不明白:派出所本是维护治安的部门,现在却成了白公馆,公安的天职是保护人民,现在反而成了残害百姓的打手,这是为什么?


甘肃大法弟子王鹏云受非人迫害

甘肃会宁县大法弟子王鹏云(男,28岁)于2000年10月27日晚在途经甘肃玉门市火车站时,因携带大量大法真相资料被公安无理扣押,后被转至武威市铁路看守所。为抗议非法关押,他先后绝食两次,用生命维护大法。

目前,王鹏云的手脚每天被绑在椅子上,二十四小时由犯人轮流看护。两条腿由于长期的捆绑,肿得难以行动。由于他的绝食,公安强迫给他每天输液以维系生命。在此,我们强烈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善良的民众给予我们支持和关注,共同制止江泽民祸国殃民的蛇蝎行径,让真理的曙光普照人间。


密云公安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12月16日有一批法轮功学员被天安门分局送至密云县分局,在审问过程中警察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打人、并不像传单上及明慧网上写的那么坏,但对不说姓名地址的就进行残酷的迫害。在拳打脚踢的同时,有的采用罚站,一站几个小时;有的让学员坐在地上,两脚放在椅子下,并把头也塞到椅子下面,使人连呼吸都很困难;还有让学员手举过头蹲马步,直到支持不住等等方式迫害学员。无论学员如何劝诫说你们这样做不对、有损人民公安的形象,他们都充耳不闻,甚至还威胁说:“你不说姓名地址,就找几个犯人把你找个地方埋了,反正别人也不知道。”

更有甚者,被送到县刑警队审问的一些学员,警察竟然把不说姓名地址的学员扒光了衣服用电棍电,用皮带抽。把全身及脸部打得血迹斑斑,有的警察为了电一个学员竟把电棍充了三次电;有的还拿开水烫学员后背,等等邪恶迫害方式。


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为转化学员阴险狡诈,软硬兼施

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现关押法轮功弟子已近900人,非常拥挤,5个人睡两张床,并且是上下铺,有的甚至睡在水泥地上。

转化学员的手段也及其阴险狡诈,软硬兼施。对刚入所的学员或者四、五条电棍威逼,如不写决裂就在脖子上一边一个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并且为了“增强转化力度”,电棍已从去年的低压全部换成高压。或者好言相劝,曰让学员为她们着想等等。学员说,管教的善是伪善,她们骨子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工资、多得奖金等等;当学员一再不受其蒙蔽,断然不写决裂时,这些管教就凶相毕露,大打出手。

该劳教所从所长到管教员大多为女性,有些人对学员用刑时一方面心狠手辣,一方面却偷偷摸摸,一般都将学员单独叫出,在卫生所或管教室折磨学员,而其他行政部门管教却不知道,所长也装不知道。因此为了使其罪恶行径有所收敛,现将主管改造的所长和各大队主要负责人住宅电话摘录如下,希望所有善良人能制止其邪恶行为。

长春市黑嘴子女劳教所部分管教(迫害学员较严重的)住宅电话或传呼(区号均为0431):
姓名,住宅电话,职务

范友兰,7697329,主管改造的所长;
岳军,4638699,管理科长;
廉光日,7919799,管理副科长;
李影,2749435,一大队;
刘瑚,2713607,一大队;
闫立丰,7931582,一大队;
任枫,传呼126(127)-5642509,二大队;
张丽兰,5675939,二大队;
吕庆玲,5648111--58177,二大队;
付玉芬,9045219,三大队;
席桂荣,5104049,同上;
申明莲,传呼126(127)--5829274,同上;
关薇,5705043,四大队;
张桂梅,7965537,同上;
李小华,5682402,同上;
李文娜,5944889,五大队;
温影,8549060,同上;
王丽梅,8663778,同上;
李桐,5938393,六大队;
朱丹,2700303,同上;;
刘英,5651943,同上;
目前黑嘴子劳教所里已经写决裂的法轮大法学员大多数都非常痛悔,有的学员坚决要回了自己写的“决裂书”,因此到期得不到释放,也不许家属见面。


密云县西田各庄镇的转化学习班

12月9日西田各庄镇19名大法弟子去天安门上访被抓回后,在一所已废弃的校舍内办转化班。学习班期间不许睡觉、没有水电暖设施,还向学员家属索取保证金(保证明年七月以前不再去上访)和住宿费。部分弟子至今还未放出来,据说这里是县里的重点转化班,有一名公安局副局长、一名镇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在此蹲点。


信息产业部研究所迫害大法弟子恶绩

河北省石家庄市信息产业部54研究所先后有多名弟子进京上访,最近,该市三七三派出所将两名上访的大法弟子各罚款2-3万元,且少开5000元收据,然后还将这两名弟子送进了看守所。它们还到处悬赏3000元,鼓动群众举报发传单的弟子。

三七三派出所所长:吴XX电话:0311-3633330转4136

信息产业部54研究所公安处处长:李XX,电话:0311-3633330转4354
通信地址均为:石家庄市中山西路信息产业部54所,邮编:050081
暂不公布住宅电话,以观后效。


唐山市丰润县许多大法弟子讲真相被抓

这几天唐山市丰润县抓了许多大法弟子,有好几位是进京后由于在北京说了地址后被县公安局接回来的,听说每人家里需拿一万元钱才能从北京带回。

近几天该县有许多发真象资料的学员被抓,大法学员的复印机就被抄走十几台,一大部分坚定的老学员被抓,使该地区的讲真象、证实大法受很损失。


大陆某劳教所大法弟子主动窒息邪恶

在大陆北方某劳教所某号里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该号的牢头非常邪恶,经常无故打骂大法弟子,而且不知收敛,愈加放纵。大法弟子在狱中饱受折磨。由于长时间处于这一状态,一大法弟子悟到,这不对呀,不可能总让邪恶横行,即使我们弟子有业力要偿还,也不可能长久处于同样的状态,这可能正象师父在“道法”中所讲的:“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该大法弟子悟到,我们应该主动地窒息邪恶。

不久,在一次劳动中,牢头又无故打骂大法弟子,那名大法弟子悟到,这正是窒息邪恶的好时机,因此就严厉地斥责了那个牢头,义正词严地质问它,牢头无名怒火更旺,凶相毕露,更加凶狠地打斥责它的大法弟子,这激烈的场面引来了管教。

看到这一场面,管教问发生了什么事,号里的人才把牢头多次无故打骂弟子的事告诉了管教。这个管教至此才知道那牢头多次殴打大法弟子的事,严厉地对牢头说:“你有什么权力打骂他们(指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手脏吗?你打他们,我让他们打你。”说着,就让大法弟子打牢头,大法弟子不动手,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管教看到这一情况有说:“你看人家,这就是高境界。……”不久那个牢头被转移到别的号去了。


山东省安丘市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情况简介:

李仁东,男,35岁左右,安丘市贾戈镇。3次进京请愿,3次拘留,罚款3万元,今年7月被劳教三年。
杨金波,男,40岁,安丘市贾戈镇。2次进京请愿,3次拘留,罚款3万元。今年7月被劳教3年,6天后体检结果不达标,被送回。
桂荣,女,42岁,安丘市玻璃厂职工。4次进京请愿,6次拘留,被单位关押数次。今年10月被劳教三年。
姚何星,男,24岁左右,原景春丝绸公司职工。3次进京请愿,3次拘留,其中去年10月被拘留时,遭残酷折磨致使右胳膊表皮坏死。今年8月被公司开除公职。11月底被劳教。

赵永红,女,28岁左右,安丘市某厂职工,10月底被抓去强行转化,因坚修大法于11月底被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
王培志,男,50岁,安丘市安丘镇韩家后村,曾2次进京请愿,5次刑拘,数次被关押在安丘镇计生办转化点。家中长期遭公安人员监控和骚扰。今年10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刑拘,11月底送往劳教所,现详情不知。

魏国庆,男,40岁,安丘市凌河镇。3次进京请愿,4次刑拘。10月底被抓去强行转化,因坚修大法于11月底被劳教。
吕洪信,男,40岁左右,凌河镇。今年12月被劳教。
孙光明,男,30岁左右,凌河镇。今年12月被劳教。
宿孝由,男,59岁,王家庄子镇兴山村。2次进京请愿,数次被刑拘、关押,数次被抄家(其中一次本村书记带7名党员把家中存折、现金、摩托车、农用工具全部抄走;另一次抄走26元钱)。现被劳教。

宿宝兰,女,26岁左右(宿孝由之女),赵戈镇。3次进京请愿,数次刑拘、关押,在镇上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10月底被抓走强行转化,绝食20天后送往济南劳教所,不收,又送淄博王村劳教所,也不收,放回家2天后再次被抓走送至劳教所。
杨春凡,男,王家庄子镇,今年11月被劳教。
张溪,男,近60岁,黄旗堡镇乙家村,今年11月被劳教。

附相关责任单位电话:
安丘市市委办公室:0536-4221044,0536-4221660
安丘市市府办公室电话:0536-4221054,0536-4223054
安丘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36-4261002
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电话:0536-4267476
安丘市公安局看守所:0536-4262953
贾戈镇党委办公室:0536-4321001,0536-4321100
贾戈镇政府办公室:0536-4321002
贾戈镇派出所:0536-4321006
玻璃厂党办:0536-4222924
玻璃厂保卫处:0536-4221734
安丘镇党委办公室电话:0536-4221261
安丘镇政府办公室电话:0536-4221262
安丘镇派出所电话:0536-4261426
凌河镇党委办公室电话:0536-4641126
凌河镇党委传真电话:0536-4641175
凌河镇派出所电话:0536-4641106
王家庄子镇党委办公室电话:0536-4750189
王家庄子镇党委真电话:0536-4750207
王家庄子镇派出所电话:0536-4750110
黄旗堡党委办公室电话:0536-4621001
黄旗堡党委传真电话:0536-4621068
黄旗堡镇派出所电话:0536-4621021

大陆大法弟子整理
2000.12.20


山东省安丘市恶人恶行录:

恶人榜:
刑培彬:山东省安丘市市委书记,原籍山东省昌乐县
李国祥:山东省安丘市市委副书记,原籍安丘市白芬子镇
王乃平:山东省安丘市政法委书记
郭步坤:山东省安丘市市委副书记
宋云青: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原籍山东省青州市
董XX: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
刘金来: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
李XX:山东省安丘市信访局副局长,驻京办事处镇压法轮功总策划
马XX:山东省安丘市看守所副所长
曹XX:山东省安丘市看守所狱警
李怀军: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政府职员,负责片转化工作
孙锐胜: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派出所所长
李树东: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恶警

恶行:
宋云青,由于镇压法轮功非常残酷,曾立三等功一次。个子虽小(不到1.60米),但毒打大法弟子时,非常毒辣,连近6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董XX,50多岁,老奸巨滑,表面说法轮功好,但内心却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李秀珍绝食20天后,被送往济南劳教所,不收,释放回家2天后,又被强行抓走,被董XX再次送往劳教所,还不收,董竟然请客送礼,以达到李秀珍被收劳教的目的。

李怀军怀疑本片大法弟子再次进京,2000年12月18日到景芝镇大圈村,窥探李玉军、王全杰、李祥芬是否在家,见三家院门紧锁,李分别从邻居家翻墙而入,其中将王全杰家院门撞破,将李玉军家镜子打碎。李又到李玉军嫂子家进行恐吓,把李玉军之嫂吓得生病打针治疗。

在此之前,李曾多次私闯民宅(家中无人时,便从邻居家翻墙而入)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吓、迫害、施暴,今年夏天的一天夜间11点,李伙同6、7个帮凶闯入李玉军家,见李玉军夫妇不在,将李玉军11岁的儿子李守凯从被窝拖出逼问父母下落,李守凯不知,遭李怀军毒打。李玉军之嫂也曾多次遭到李怀军恐吓、迫害。


潍坊市坊子区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一、被劳教人员名单
王伟华,女,45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赵文明,男,26岁,眉村镇人,今年6月被劳教3年。
张玉勤,男,45岁,车留庄镇,今年7月进京证实大法抓回劳教3年。
张素珍,女,42岁,眉村镇人,今年7月进京证实大法抓回劳教3年。
丁丽,男,32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李学伟,男,34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张×芳,女,58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王素梅,女,57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李友勤,女,32岁,今年9月底散发法轮功真相,10月底被劳教3年。
刘爱霞,女,32岁,今年"十一"期间进京请愿,10月底被劳教3年。

二、被长期关押学员

冯燕勤,女,56岁,坊子教委(内退),自去年7.20至今,长期被关押在教委和拘留所。中间放回家时间累计不到90天。关押期间受尽各种折磨,有时即便是被关在教委,国安大队和派出所的几个败类也经常去折磨她。在拘留所里更是如此。并且自去年7.20至今仅发给她400元生活费。

三、坊子区恶人恶行录

王传峰,坊子区国安大队长,曾与国安大队恶警邵伟华、孙钥新、郝XX等亲自毒打王伟华,直到遍体鳞伤、昏死过去,又泼上冷水把他的眼睛张开说:"你还装死",后把王伟华送往劳教所。他们还抄走学员王学伟家的电脑、打印机等,共罚王学伟2万余元。

邵伟华,坊子区国安大队副大队长,镇压法轮功的主凶。
孙钥新,坊子区国安大队恶警,镇压法轮功的凶手。
李传胜,坊子区国安大队恶警。
郝XX:坊子区国安大队恶警。
杨XX:坊子区国安大队临时工司机,家住西岑,镇压法轮功的凶手。
李警伟:坊子区看守所恶警。
郭启军:坊子区看守所恶警。
王东升:坊子区看守所恶警。
息XX:坊子区看守所恶警。
赵新坤:坊子区坊子街委书记,镇压法轮功非常残忍。(善恶终有报,此人11月27号晚遇车祸,第3天仍昏迷不醒)

四、相关责任单位电话:

坊子区政府办公室:0536-7606251
坊子区党委办公室:0536-7606582
坊子区信访局:0536-7606682,7606391
坊子区公安局:7602751
坊子区看守所:7661975
穆村政府办公室:7691001
穆村镇书记办公室:7691168
穆村镇派出所:7691010
沟西镇党办:7609314
沟西镇政府办公室:7609313
沟西镇派出所:7609323
车留庄镇党办:7677001,传真:7677007
车留庄镇政府办公室:7677002,7677008
车留庄镇派出所:7677110


山东省诸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一、诸城市11月劳教人员名单:

钟兆英,女,48岁,纺织厂职工,劳教三年
咸风菊,女,58岁,城关镇九龙口,劳教三年
张则兰,女,45岁,城关镇九龙口,劳教三年
刘培洪,男,35岁,城关镇九龙口,劳教三年
刘培亮,男,31岁(刘培洪之弟),城关镇九龙口,劳教三年
刘淑华,女,33岁,系城关镇连丰村人,城关镇九龙口,劳教三年
祝振华,男,59岁,建筑公司退休职工,劳教三年
王玉兰,女,47岁,外贸职工,劳教三年
谢淑彬,女,35岁,外贸职工,劳教三年
庄淑凤,女,37岁,外贸职工,劳教三年
杨仲红,女,35岁,外贸职工,劳教三年

二、恶人恶行(待续)

1、王复和,诸城市看守所副大队长,打死杨桂真的凶手。今年10月11日,杨桂真被强行从家中带至看守所,因她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遭到王复和毒打、折磨、残害,动用所有刑具进行迫害,10月17号杨桂真被活活折磨致死。其间,王复和打累了之后,就指使犯人赵风义拼命地用橡皮棍毒打杨桂真的头部、胸部、腿部,并在旁边吼叫:“给我打!打!打!打死我负责,没有管的!”杨桂真被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拖回监室铐在铁椅子上后,17日上午杨桂真离开人世。

2、赵风义,在押犯人,打死杨桂真的凶手,也是毒打残害其它被关押大法弟子的打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