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4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4日】部委办公大楼每个办公室出现法轮功真相资料

近日,在位于北京市和平里的某国家机关部委办公大楼内,一天清晨上班时,几乎每个办公室内都出现了各种内容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一时间大家争相传阅、议论纷纷,有关领导十分震惊,要求“人人过关”,讲清当晚个人活动情况,以期查出发资料的人,并紧急查收,但只收回80余份,其余的“不翼而飞”。现此事已上报公安机关,一些人对此非常害怕。

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群众进行残酷迫害一年多以来,广大的国家机关干部先是被铺天盖地的谎言所欺骗,进而对“一言堂”的文革式的做法感到反感,对宣传机构的宣传感到怀疑,在广大的法轮功群众的巨大牺牲和不懈努力影响下,他们对事实真相了解的越来越多,有正义感的人开始主动反对江泽民一伙的卑劣行径。江泽民一伙末日近矣!


某省警察认真阅读大法材料

某省学员被县派出所叫去问话,在派出所听到该领导正在向局公安政保科请示如何处理学员寄给他们的洪法资料,政保科问什么材料,回答说“十问”,政保科的人说:既然人家都把材料寄到你们那里了,那你们就好好领会领会吧,派出所的公安顿时都笑起来。该领导放下电话对学员讲:“你们太厉害了,把国家的元首说成是邪恶势力的总代表!”

某省某县城的公安在看到学员洪法材料上面的“朱镕基叫停”后,顿时明白了,很愤慨。他们明白了他们是被江泽民利用了,是被邪恶势利欺骗了,他们不愿再为江的邪恶势力卖命。

一位预审对学员讲:我们不审你们大法学员,刑事案件审完一个是一个,法轮功没完,今天审完你们,明天你们又去了天安门,我不审你们。

某学员被派出所叫去问话,看到在派出所挂的小黑板报上写道:

“江泽民坏死”XX份
“朱镕基叫停”XX份
…………

原来是派出所查到学员的洪法材料。学员还看到,有的警察也在认真的看大法材料,有的一看就是半小时。


某省北部大法学员成功召开大法法会

最新消息,某省的北部的大法学员数百人前不久成功地举行了大法法会,并相约集体到天安门证实大法。


合肥市肥东县大法弟子集体学法被抓

合肥市肥东县店埠镇丁志奇家象往常一样晚上7点正常学法。八点钟时有敲门声,丁姐开门一看,十几个便衣公安一拥而入,其中一人在清点屋内学员人数,另一人叫嚣:“你们还在学法?”然后开始抢书打人,学员们讲:“我们是学法做好人,修真、善、忍,做错了什么?我们有我们的信仰自由。”他们气急败坏,将丁姐打倒在地,几个人强行架起想拖到门外停着的警车上。丁姐家的房子在马路边,围观群众有一百多人,丁姐说:“大家抱成一团,不要被邪恶带走。”这些公安冲上来连撕带打,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场面悲壮,围观群众默默地叹息摇头,丁姐最后被按倒在地,拖到车上,一屋子十几个学员全部被带走,大部分人光着脚没有穿鞋。

前一段时间,肥东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大院和家属区出现了大量的大法传单,震动肥东,老百姓都说:“法轮功太厉害了。”收到传单的第二天,县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说要密切注视法轮功学员的动态。警察劝学员:“你们不要发传单了。”估计此次怀疑丁姐参与。自发稿时止,还有三位学员被关押在肥东,他们是丁奇志、张玉书、老管。其他人被陆续放回。


烟台大学讲师上访丈夫被剥夺留学权利

烟台大学讲师杜芳今年7月上访至今未归。其丈夫李鑫恒被美国一所大学录取读博士,并给予全奖。但烟台大学借口其爱人杜芳上访不予办理出国手续。该校党委书记孙忠庆说是省教委不批。就这样,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其亲属也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即使再有才华,再能够为国家多作贡献也不允许。真不知道烟台大学是怎样"教书育人"的。由此可知究竟谁正谁邪!


弟子护法被抓庄稼无人看管长得好

河南一大法弟子坚修大法被送劳教,家中剩下两个70岁老人和一个五岁的孩子,时值秋收,6亩地却无人看管,江氏真是祸国殃民。

其他大法弟子前去帮助收庄稼,看到地里长满了杂草,但令人惊奇的是庄稼长得格外的好,棉桃和玉米都比去年好,学员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


北京弟子善心感动联防人员

前不久,北京某区大法弟子在大街各处一夜之间挂起了大法横幅,随后,当地公安局,派出所雇佣保安,联防等人员连续几天几夜在大法弟子家门口守候,盯着大法弟子,不管夜间多么寒冷。有的学员本着善心给夜间楼下的联防人员送去衣服,请他们到自己家里来,使他们深受感动。


辽宁本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劣行径

11月19日,本溪市第一治安拘留所外事先布置了大量便衣警察,并且安装了窃听器,窃听学员间谈话。据此,抓捕了继续修炼的大法学员。近20名学员在看望被关押同修的归途中被事先埋伏的警察推进车里,强行拘留或送进大白楼收容所,目前这些学员详情未知。

11月29日,辽宁本溪市某公司强行将所属单位大法学员送往教养院。办转化学习班15天,每人收费500元。第一期学员为30人。有的学员悟到这是邪魔的迫害,不能被邪魔牵着走,教养院不是修炼的场所。学员不应配合他们,所以义正辞严地向各单位领导申诉:我们修炼没有错,不需要学习、转化、洗脑。我们可以不要工作,但我们决不进转化班。结果原定30人的转化班只去了17人。希望各地大法弟子以法为师,坚定正念、正悟,按照师父安排修炼的路,走完最后一步。

11月27日本溪市邪恶势力为了阻止大量学员进京上访,又将25名大法学员送往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这是本溪邪恶势力追随江泽民对大法弟子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从去年(99年)至今,本溪市为了转化学员,将100多名学员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前几天又将曾去马三家的学员抓回,其原因是泄露了马三家的罪恶。即使这样,本溪大法弟子至今上访仍然连续不断,他们以法为师,从人中走出来,以自己亲身的受益来证实大法,为大法鸣冤,使邪恶势力胆战心惊。


潍坊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刘红,女,40余岁,11月,与一名功友一起阅读网上材料时被人举报,被奎文区东苑派出所与原单位(潍坊制签厂)保卫科带到单位传达室,用手铐铐在椅子上,三名公安轮番拷问材料的来源,刑讯逼供,打头、打脸、晚上用铐子吊起来,单脚着地,半夜又脱掉她外衣推倒院子中去冻,残酷折磨长达10天之久!但她始终只字未说非常坚定!!!现刘红被送到奎文看守所刑事拘留。

潍坊两名大法弟子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喷涂在电线杆上,被市公安局公安强行带走,并强迫她们脱去鞋子,用手铐铐住。一名学员机智走脱,另一名学员被带到家中抄家。公安抄家时,该学员从五楼上跳下,脸部被划伤,到医院拍片,骨头一处裂缝,公安将她送回家。


湖北省荆门市大法学员被劳教情况

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劳教所目前还关押大概80多位法轮大法学员,其中有荆门、武汉、潜江等地的学员。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们的功友表现了极大的忍耐和伟大的慈悲。下面是部分还被关押的荆门学员介绍:

龙庭(605研究所员工)和周萍(工商银行文峰支行员工),夫妻俩为人善良忠厚。龙庭曾患顽疾,生活难于自理。有缘得法后他们身体康复,夫妻成了忠实的修炼者,并把家里作为学法点,是龙泉公园炼功点的辅导员(一般人说他们夫妻是荆门辅导站副站长)。1999年8月他们进京护法,被抓释放后在11月一家仨口再进京,在北京夫妻俩被抓,后被判劳教三年,儿子现在读高中。

慈保生:荆门炼油厂辅导员,月亮湖派出所所长,也是以家中为学法点,1999年7月20日进京护法,公安人员一直没能抓到他,11月他和妻子到信访办上访被湖北省公安局接回,后被判劳教,他所承受的迫害常人难于想象。

朱翠花:中建三局炼功点辅导员,家中为学法点,文化虽不高,但把炼功点组织得很好,她原一腿粗一腿瘦大小不等,炼功连单盘也无法进行,后来两腿恢复一样大小,并能双盘,在语言表达和写作水平都得到极大的提高,连政府官员都不太相信有的文章出自她的手。1999年7月20日进京护法,11月到信访办上访后被劳教。在劳教所由于她和张玉华(荆门炼油厂辅导员)拒绝写任何保证书被关在别处。

乔左权:参加过李老师办班的学员,是荆门最早的辅导员,为大法在荆门洪传做了很大的贡献,后来主要静修,1999年11月到信访办去上访,被带回劳教。

上面学员和另外十几位学员都是自去年被强制劳教至今。

周力:文化宫炼功点辅导员,建设银行分部经理,1999年她两次进京皆被抓回,在京曾组织其他地区学员一起炼功学法,被判劳教三年。由于她丈夫是荆门市公安局某科科长,所以没被送去劳教所,而在监外执行,继续上班。她为荆门政府了解法轮功和减少迫害大法学员做了很多有效的工作。2000年10月,她拒绝参加所谓的“读书转化班”,在马路上、公共汽车上给大众分发真相材料,并寄给了610办公室,被公安部门查到,并被送去劳教所。

孟祥龙:荆门地税局干部(一般人认为他是站长),去年11月被逮捕,后配合政权去“劝说”学员,并在压力下写了一些违心的文章,被利用发表在荆门的几家报纸上,今年2~3月份放回在监外执行。后来对自己违心所做的事很懊丧和自责,今年10月,在参加“读书转化班”一两天后,由于“不配合”被重新逮捕。

陈启季:中建三局荆门住广州分公司员工,大专文化,原为教师,对大法在荆门的洪传也做了不少工作,去年进京上访曾被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今年10月在讲清真相中被抓去劳教。

前几天,荆门炼油厂片的学员,在证券公司给大众分发真相材料,又有四人被抓去劳教。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停止种种迫害和污蔑我们的李洪志老师,恢复李洪志老师的名誉,还法轮大法清白,释放无罪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大法学员。


湖南会同县迫害大法情况

1、10月6日,会同县一大法学员呆在家里,公安派出所一帮邪恶之徒,如狼似虎般地闯进家中,残忍地将其双手反铐,从楼上倒拖下楼,拖了近一百多米,弄得学员身上全是烂泥,衣服被撕得破烂不堪,头部及身体多处受伤,然后公安又将其象塞东西一样塞入车内,他们残忍的做法令在场围观的人们感到义愤填膺。那些邪恶之徒将学员塞入车内后,又将其双手反铐推到车座位底下,座位上的三个人还用力踩在他头上和身上。进入派出所后,又对该学员灌水、罚站、抓住头发打耳光等等,然后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对其非法拘留17天。

2、11月3日那天,会同县某学员到若水镇送公粮,送了之后,在若水中心小学门口等车,被两个邪恶公安认出之后,穷凶极恶地向其追来,在追赶途中二个恶棍居然开了两枪。该弟子被他们追上之后,又被他们恶狠狠地打了两个耳光,当场鼻子鲜血直流,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完了之后又被他们送到派出所,几个恶棍又拿木板用力对其抽打,用脚蹬,打耳光,逼其下跪,罚站,整整折磨了一个晚上,最后将该学员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7天。

3、10月26日,所谓的“610”工作人员,把郭功友从家里骗到公安局,说是问几件事情,问完了就可以回家。但是一到公安局,他们就要郭招供外县、本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事。当时,房间里的桌子上放着几包资料,公安强迫郭承认资料是自己的,郭只说了一句话:“无可奉告”。公安气坏了,无耻地说,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认定是你的了。在这种情况下,郭要求上厕所,走在阳台上,郭决心用生命证实大法,就从四楼阳台上跳了下去。被送往医院后,第二天功友来看他,见他左脚断了两节,右脚断了一节,左手断了一节,在医院里,郭悟到了大法的法理,然后就出院了。后来,公安又非法拘留了看望郭的两位功友17天。

4、9月14日会同县公安伙同“610”工作人员,看到林秀娥家里没有人,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架木梯爬入房内,想找与大法资料,结果空手而归。10月20日林秀娥回娘家,被“610”人员拦住要求查看身份证。林当时没带,被“610”从乡下带到公安局。因为白天610的人已去她家抄资料,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暴徒们不甘心,说她家是黑窝,又抓了4位功友。到晚上8点多,“610”又架梯子爬进房间,把整个房子翻得乱七八糟,还是一无所获,暴徒们恼羞成怒,对林秀娥及4位功友逼供,罚站了一天一夜,非法留置了60多小时,然后在没有任何理由及证据的情况下,对他们非法拘留了15天。


兰州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升级

11月6日以来,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邪恶势力十分猖獗,对我大法弟子大抓大捕。朱惠兰、桂卫秀、王永坤、张秀梅、史梅芳、田桂英、刘菊花、张明海等23人被分别抓送到大沙平看守所和西果园看守所,据说都要判劳教。


河南警察勒索钱财病魔缠身

河南省周口的六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释放前,一个警察逼迫每个弟子交纳20元钱,他将总共120元钱据为己有。然而从此以后,该警察一天都没有断过病,其家属也受到连累。由于大法学员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早已深入人心,该警察之妻也对别人讲:“才收了120元钱,就遭到这样的折磨呀!”现在警察夫妇商量要把钱退还大法弟子。


河南安阳恶警景德祯

景德祯,河南安阳封丘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带人到大法学员钱运清家中抄家,搜书,将学员钱运清拘留20余天。其丈夫不是修炼的人,也被抓走,把两人反铐在电线杆子上达几个小时。家中现金全被抄走,不给收据。7.22以后,景因怀疑大法学员崔清泉张贴大法标语,将其抓走拘留一个月。其爱人探监给他送衣服时和景讲理,居然也被抓了起来,景叫嚣:“如果不是她惹我生气,我还不抓她呢!”拘留期间,景让夫妻二人每人交纳2000元钱,因二人拿不出,就把崔清泉送去许昌劳教所劳教。景在放走其妻时,脸色非常难看,因为没有捞到钱。这些黑心警察把抓大法弟子作为捞钱的机会。


朝阳区、平谷县看守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一位江西大法弟子自述:11月16日我在天安门被警察抓住,送到了朝阳区看守所,当时我们五位大法弟子关在一起,看守所的女科长及几个年青的女管教和几个吸毒的犯人串通好,一起对我们大法弟子疯狂镇压,把我们从一楼拖到三楼让一个吸毒的牢霸看管我们,第二天我们五人全体绝食,第四天把我们分开,我对管教说法轮功好,那些管教听到此话,恶狠狠地对我拳打脚踢,并且用手按住我的嘴巴,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七号号子,一位60多岁的功友看到我被它们打得惨叫,她就对那些管教说"不要打人,恶有恶报,善有善报"。那些管教听到此话,火冒三丈,立刻命令几位吸毒、打人犯打这位老功友,并把这位老功友绑在门板上,时间长达20多个小时,并且拳打脚踢,不让这位老功友大小便。它们这些没有人性的败类说:“我们让你也当一次耶稣吧!”这是我亲耳目睹的。

我被它们打得几乎没有气了,它们还逼我站起来,我站起来坚持了20多分钟就倒在地上,这时,我说我要见所长,这些犯人哈哈大笑,嘴里说道,所长都把你交给我了,你不用叫,管教叫我管你们大法弟子的。第五天上午8点王管教奖这些犯人一大包饼干,还告诉它们说,你们打大法弟子打得好,我们可以帮你们减刑。

另据报道,平谷县看守所,所长及管教11月22日命令牢房犯人给福建省宁德市大法弟子袁小芳带上脚铐、手铐,带上之后犯人将袁小芳在地上拖来拖去的,并拳打脚踢,小芳的脚都是鲜血淋淋的。那些管教和看守所的所长对那些犯人如此对待大法弟子,心里很开心,它们还对那些犯人说:“只要你们对大法弟子打得越狠越好,我们都可以帮你们减刑”,犯人们听到此话之后,简直就象野兽一样,十分凶残可恶,更加变本加厉地对待袁小芳等几名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