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深圳市南山区公安分局的“转化”黑幕

更新: 2017年09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6日】 今年5、6月以来,深圳市南山区公安分局突然发难,对南山区大法弟子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滥抓、滥关、滥判劳教,丧心病狂地对学员进行肉体上的摧残、人格上的侮辱和心灵上的迫害。不仅如此,他们还用种种方法粉饰罪恶,骗取“荣誉”,在广东省推出所谓的“南山经验”,利用新闻媒体发表所谓的“学员反悔”,用来欺骗、愚弄不了解真相的群众。这些丑行令广大炼功群众不齿,大家知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不会太久了。

一、乱抓乱捕,疯狂镇压

进入6月,南山区公安分局就开始策划了对南山大法弟子的大规模的抓捕。6月12日下午5时,在南头一甲街学员詹先家中,将詹先、周志蓉、詹钦、刘喜峰、张晓东、钟平、邬海勇等7人抓走,带到南头派出所关押。詹先被行政拘留,后又改为刑事拘留,因拒绝写反悔材料,直到9月12日才被释放,其间被非法关押达91天。邬海勇也被送往南山看守所拘留。钟平被送回福田,判劳教三年。詹钦被非法遣送。后又扩大抓捕范围,去看望这些学员的江西籍学员张意珍、河南籍学员徐谢恰被非法遣送。

6月16日,在南山区华侨城光侨街12栋304房间的学员家中,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将黎富林、王进锋、赵衍科、王小环、胡静、钟扬等7人抓走。王进锋、赵衍科、王小环、胡静四人被送往南山看守所非法拘留,钟扬被送往宝安看守所拘留。7月1日,非法关押期满,沙河派出所又逼迫王小环、胡静等人搬离该辖区,没收他们的深圳特区暂住证,想强行送往收容遣送站。后因学员拒绝签字,据理力争,他们无奈放人。7月2日下午,王小环正在搬家准备搬离南山时,又被带回沙河派出所,7月4日第二次无故被送往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到9月4日才释放,前后被非法关押达80多天。

6月20日,住在华侨城的马玉芳、曾映霞正在给托儿所的学生上课时被抓,非法关进南山看守所。
6月20日,住在华侨城的叶燕辉在自己的家中被抓,关押在南山看守所,9月12日获释,非法关押达83天。
6月21日,家住南油附近的沈小凤在家被抓,关在南山看守所,8月24日获释,非法关押64天。
6月25日,深圳市蕖华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何宾、人事部经理温艳被抓,关进南山看守所。
6月25日,李树强在家休息期间,被公安机关带走,关进蛇口看守所。非法关押达45天。其妻赵李力,同时被抓,两天后获释,6月30日深夜,公安人员强行撬门入室,被关押在蛇口看守所进行强制性思想转化,非法关押50多天。
6月25日,周世宇在家休息时被抓,关在蛇口看守所,后转入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其妻李江同时被抓,非法关押两天释放。7月13日,在朋友家中被强制带走,送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强迫其思想转化,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6月30日,叶微在半岛花园的家中被抓,关蛇口看守所。
6月30日,张丽洁在太子山庄家中被抓,关蛇口看守所。
吕朝晖,深圳市能达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因6月7日进京上访被关押在南山看守所,因拒绝写悔过书,治安拘留15日之后转为刑事拘留。
余开平,6月底在上班时被抓,关在南山看守所强制进行思想转化,9月释放,非法关押押70多天。
7月3日,南山区医院退休医生周志蓉在私人诊所上班时被抓,8月20日获释,非法关押48天。
7月3日,南山区珠光小学退休教师白箫英,在家休息时被抓,8月9日获释,非法关押达40多天。
7月6日,南山区珠光小学教师赵燕妮,准备去北京接儿子回深圳过暑假,临行前被抓,送南山看守所拘留15天。
7月21日,住在南山区大陆庄园的职业画家唐海明,正在给学生上课时被抓,被送进南山看守所,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10月3日,公安又到他家,以查暂住证为名欲将其带走,他拿出合法的暂住证,公安人员一把夺过,扔进下水道,把他当作“三无”人员强制送往宝安十八区的收容遣送站,有家不能归,被迫四处流浪。
7月21日,家住南山区桃源村的研究生张晓东,被抓到珠光派出所,非法关押24小时。
7月21日,家住南山区桃源村的刘强,在某幼儿园上班的工作岗位上被抓,非法关押20多天。
7月21日,家住南山区桃源村的张美兴,被强制在派出所思想转化3天,获释。9月,又被抓入派出所写保证,后送南山看守所拘留15天。
7月21日,住在南山区大陆庄园的张庆丰,公安到其家中抓人,他逃往外地幸免。
……
非法抓人,非法拘禁,南山区公安分局这些执法者竟可以随意犯法,谁给他们这样的权利!法律成了儿戏,被肆意践踏,公民的人身权利荡然无存。“宁肯错抓一千,绝不漏网一个”,这是二十年代白色恐怖时期的至理名言,今天却又被重现南山大地,这不能不说是人类文明历史的一大“进步”。

二、迫害法轮功,祸及百姓

受害的何只是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南山区公安分局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害正在向社会扩散,许多无辜的群众被牵连,社会秩序受到严重的破坏。

深圳市蕖华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何宾女士(中华慈善总会创始人之一),于6月25日被抓前后,公安人员多次到其公司调查,威胁员工,并调查公司的开户银行,想查封其银行帐户。某天深夜,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为避人耳目,把所有值班保安带走问话2小时,整个大楼完全处于无人看管状态。该公司人事部经理温艳,前去公安机关交涉放人,公安人员说,既然你送上门来了,就不要回去了,先关半个月再说。被一起强制送往南山看守所。公司内人心惶惶,正常生产秩序被破坏。

6月20日,马丽芳、曾映霞在自己开办的托儿所正在组织学生们吃饭、休息,公安人员威胁说这个地方已经被公安机关所控制,强制通知学生家长把学生接走,二人被送进南山看守所拘留,托儿所被查封,无辜的孩子失学。

7月19日,画家唐海明正在给学生们上美术课,公安人员当着学生的面把他带走,关进南山看守所,从此,画家失业,学生失学。

9月29日、30日,公安人员想抓刘喜峰夫妇,二人携子外逃,公安没抓到人,就想强行入室搜捕,因没有合法的手续,房东(出租房子的主人)拒绝提供钥匙,恼羞成怒的公安人员强行把房东带入派出所,并把该栋楼房的所有住户老老少少40多人统统带到南头城治安办,盘问到半夜才放人,这些住户回来后纷纷退房搬家逃窜,整栋楼几乎搬空,房东经济损失惨重。

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这些所谓的社会秩序的维护者,竟然不顾政府执法部门的颜面,用近乎无赖的手段粗暴的对待人民群众。他们不管公司是否营业,员工是否失业,学生是否失学,想抓就抓,想查封就查封。从这些事实中,不难得出结论,破坏正常的社会秩序的,正是这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真正扰乱社会治安、破坏社会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的,就是强行镇压政策的江泽民。

三、摧残老幼妇孺,不顾人伦天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古训。然而南山区公安分局竟不顾最起码的人伦、人道,在打击、镇压法轮功学员时,经常造成老人无所养,孩子无人照管这样的悲惨局面,甚至对没出世的婴孩都狠下毒手,令人发指。

南山直升机场的某学员夫妇,于7月3日分别在单位和家中被抓。学员的父母已经六、七十岁的高龄,无法承受打击几次晕倒,生命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公安人员不顾及这些,把老人的生命安全作为一个迫使其接受“思想转化”的一个砝码,要么写出“悔过书”,回家照顾年迈的老人,照顾上中学的儿子,要么就坐牢、判劳教。

南山农业银行的傅秀云,因进京上访被开除公职,判劳教二年。她两年前就与丈夫离异,只身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失去了唯一的法定监护人,开始逐渐的逃学、厌学,过早的流入社会,公安人员竟威胁说,再不写悔过书,你的孩子就不可救药了。在这些公安执法人员看起来,孩子也可以成为他们强行转化的一张王牌。

家住蛇口的李尉军、王少娜夫妇,今年2月进京上访的途中被抓回,丈夫被关进蛇口看守所,妻子因怀有6个月的身孕无法坐牢,便从派出所被强行送往医院做了堕胎手术!父母炼功,孩子遭殃,可怜那没有出世的婴儿!!!

沈小凤,丈夫在香港工作,只身带一个四岁的女儿。6月21日,在一个朋友家中被抓,四岁的孩子和大人一样被关在派出所两天两夜,后又回到南山区的派出所关了3天,最后,他们强行把母子分开,母亲被送进监狱,孩子仍然留在派出所,居委会和派出所竟然联系想把孩子送进民政部门的孤儿院,后因孩子的父亲从香港赶回,孩子才幸免于被送进孤儿院。就这样,这个四岁的女童在派出所前后竟被关押了7天之久。
在这种残酷的打压,疯狂的滥抓、滥关、滥判中,多少家庭离散,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多少老人失去了自己的儿女,人们在呼唤着良知,更在呼唤着人伦及人道!

四、现代化的“白宫馆”,新时代的“渣滓洞”

对小说《红岩》了解的人,自然会知道那里是实施法西斯暴行的地方。南山看守所就是南山区公安分局残酷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首先,他们把你从家中或工作岗位上抓到派出所,先关上一天,问你思想是否转化。转化者,写出悔过,放人;坚持炼功者行政拘留15天。这期间,他们大张旗鼓的组织单位的领导、同事到监狱去作思想转化工作,一方面所谓“挽救”,一方面用公职、房子、孩子上学、判劳教等威胁,强迫进行思想转化。

到15天时,写悔过者可以放人,坚持炼功者只要还说一个“炼”字,刑事拘留一个月至半年,女的从蛇口看守所转到南山看守所,开始穿囚服;男的剃光头,穿囚服、进大牢。这期间,他们吓唬你的亲人,说是要判刑判劳教,搞的你家里鸡飞狗跳,老人要你没人养,夫妻要你离散,孩子要你流落街头……让家里人来监狱里寻死觅活的闹。政保科的一位何姓科长对一个教师的丈夫吼:“离婚,她再不写悔过书你就提出离婚!”

它们就是这样在追随江泽民:政治上把你搞灭,经济上把你搞垮,人际关系给你搞臭,这还不算,再加上让犯人来整治你……不转化学员被判劳教。比如7月13日,对王晓东、傅秀云等坚定的学员判劳动教养两年。

说南山看守所是现代化的“白宫馆”、“渣滓洞”,意思是解放前的酷刑,加上文化大革命时期“群众斗群众”两种的方法的有机结合。

1、 大批判──文革遗风。南山区公安分局采用批斗会的方式,折磨学员。
2、 泼水法。这是女仓管教李燕芝的恶毒发明。那就是在寒冷的冬天,把法轮功学员拉进厕所,一盆一盆的浇冷水,不许换衣服,不许上床,只能睡地板或厕所。

这是南山看守所的基础刑罚,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领教过。

3、 坐名字法。恶警李燕芝的这项发明,就是用一张纸写上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放在地上,强迫学员坐在上面,如果不坐,就由五六个人抬起学员,硬按着坐在上面,学员还是不从,则拳打脚踢。更有甚者,还把纸塞入女学员的内裤,极尽侮辱之能事。
4. 株连法。只要某一个人不吃饭,罚全仓所有犯人都不许吃饭,去年十二月,学员张玉萍绝食6天,李管教竟然罚全仓犯人一天两顿不许吃饭。饿昏了头的犯人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疯狂殴打虐待学员,达到了挑动群众斗群众的目的。今年六七月份,李管教就是用这种方法挑动一仓全体犯人对学员王晓东的“全面专政”,最后迫害至疯的。对那些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则罚她们吃白饭──只准吃米饭,不准吃菜。对那些同情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则惩罚她们不许买东西。7月初,一仓犯人ΧΧΧ(此人现在仍在南山看守所羁押,不便真名)因拒绝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罚停止购买商品三个星期。
5、 鞭打法。
6、 厕所闻味法。
7. 用拖鞋打耳光法。

这几种方法都是南山看守所常用的惩治法轮功学员的方法。很多学员都领教过。

8、 针刺法。犯人用作手工用的细针,刺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叫“透透气”。王晓东就因受不过此刑而被迫自杀。
9、 脚镣惩治法。

***王晓东被迫害致疯的真相***

南山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方法之多,手段之残忍下流,令人发指,罄竹难书,这个法西斯暴行的黑窝,历史总会有那么一天,把它的罪恶昭示于世人。让我们看看它们是怎样把一个乐观、活泼、健康向上的青年女教师,迫害致疯的真相。

王晓东,女,深圳市南山区外语学校教师,因进京上访被开除公职。4月29日进南山看守所,7月13日因判劳教2年,送往三水妇女劳教所,8月中旬由佛山市法医专家小组确诊为监狱型精神病,无行为能力症。从进监狱到确诊为精神病,前后不到100天。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王晓东入狱以后,因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她曾多次绝食、拒绝穿囚衣等,遭到监狱的多方面迫害。后来,她把自己在狱中受到迫害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受虐待的事实,写信向上级领导机关以及人民检察院反映,南山看守所所长王楚荣违反监狱法规,不但不向上转达,还把此材料给李燕芝管教看过,于是,一场疯狂的打击报复开始了。她们先把王晓东从6仓调到1仓,因为这个监仓虐待犯人是出名的。调到1仓不久,因王晓东绝食,就罚全体犯人集体挨饿一天,一下子就挑起了全体犯人对王的敌对、愤怒情绪,从此以后,王晓东稍有一点不如她们意的地方,就任意殴打、凌辱。每天都遭到各种花样惩罚。所长王楚荣、李管教觉得王不听话,应该从严管制,多次召集“四人小组”开会,研究处置王的具体事宜。她们给王晓东无限期的加戴35公斤重的脚镣,几乎相当于她的体重。专门抽调两名犯人24小时看管,每小时记录一次言行,犯人故意把不属于王说的话强加于她。她们表面上说这些措施可以防止法轮功学员自杀,实际上。她们恰恰在把人一步一步的逼上绝路。

按照公安部1991年颁布的《看守所使用器械的通知》,女犯原则上不带脚镣,必须要戴的也不能超过5公斤,一般不能超过4天,除死刑待决犯外,不得超过15天。显然,无限期的加戴如此超规格的脚镣,是用于惩罚的目的,迫使别人就范。此时的王晓东已经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得几乎难以站立,根本无力行走,每天由两个犯人架着胳膊拖来拖去,脚腕处的两个环已经深深的卡进肌肉,致使肌肉溃烂,每天鲜血淋漓,白花花的骨头有时直接接触到铁环,钻心地疼痛。就是这样,王楚荣等仍然不予以解除,肌肉溃烂进一步加剧,以致到三水劳教所几个月以后,腿部、脚部高度浮肿持续几个月不消,久治不愈。三水劳教所的干警无不摇头叹息,从没见过有人会把脚镣戴到这种地步,闻所未闻。

因无力行走,上厕所时由两个犯人架着拖来拖去,有时往厕所一扔,就不理了,只好在厕所里睡一夜,有犯人上厕所,就扯着头发拖出来,过后又塞回去,日复一日。哪一个如果表示出对王的同情,便会遭到严厉的惩罚。一个作过财会的犯人只说了一句同情的话,李管教就罚她三个星期不许购买商品。

更为惨烈的是,一天下午,一名受李管教唆使的犯人(牢里四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负责安排值日的女犯)用作手工的细针,一针一针的刺在王晓东的脚背、小腿上,脚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针眼,都冒着血,王忍着痛,不敢喊,一喊就会招来拖鞋打脸。喊也没用。折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当时很多犯人都看到了。

当天晚上,野蛮的迫害进一步加剧。后半夜一时,两个看管的犯人为了睡觉,用白天作手工的细线拧成绳,将王的两手捆死,倒背着压在身子底下。七十多斤的脚镣,倒捆的双手,压得麻木肿胀,既不能翻身,也不能坐起,稍有做声则拳脚相加。此时真是求生不能,欲死不得。这种捆绑长达6个半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值班的干警来巡仓,犯人们才匆忙解开。王晓东向干警大声报告自己的受虐情况,干警哼了一声走开了。两个小时后,又一位干警来巡仓,王手中举着那个捆了她的绳子向干警报告,干警还是置之不理。犯人们哈哈大笑,抢过手中的绳子,威胁说:“你还敢告状,告诉所长我们都不怕,看今晚怎么收拾你!”王陷入极度的恐怖中。后来,看守所的老狱医来巡仓,王又把昨天下午遭受针刺和夜晚被捆绑的事向老狱医报告了一遍,要求他转告给所长,老狱医同情的摇摇头,走开了。永无期限的脚镣、日复一日的凌虐、管教的唆使、干警的纵容,新的更恐怖的威胁,使她失去了任何活路了,下午一时左右,王晓东戴着脚镣撞墙自杀。

苏醒过来之后,王晓东向值班副所长讲述了自己受虐被迫自杀的经过,副所长煞有介事的说:“有这事吗,我调查一下,一定严肃处理。”他所谓的严肃处理,就是把一仓所有的犯人每人打三皮鞭,以后不许提及此事。

长时间的野蛮迫害,使王的精神陷入极度崩溃的边缘,监狱不但不提供任何精神检查与治疗,脚部溃烂也得不到医治,家属数次求见被拒绝。7月13日,王被送往三水劳教所时,已经是瘦骨嶙峋,遍体鳞伤,全身肌肉萎缩,双脚腕溃烂不堪,腿部高度浮肿,目光迟滞,无语言能力,无反应能力。即使这样,南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的曾科长,南山看守所的王楚荣所长还要亲自驾车到三水去掩饰其罪恶,部署进一步的迫害。一个多月以后,王的家属才打听到她的下落,延误的治疗已无可弥补。

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把一个健康的人摧残成这副样子,这些败类们还洋洋自得的到处宣说,“思想不转化怎么样?──走火入魔,王晓东就是样板。”骗子的谎言就是无耻,在监狱里,他们不允许王晓东炼功,学法,功都没有炼,怎么能走火入魔呢。那么,造谣的目的是什么呢?显然是为了掩盖血腥与罪恶吧。

五、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南山区公安分局一方面加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范围和力度,一方面却以节节上升的“转化率”骗取上级的嘉奖。对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他们采取无耻的欺骗手段,利用报纸等新闻媒体,刊发所谓的法轮功学员的反悔材料,欺骗和愚弄群众。这些刊登在深圳报纸上的所谓的“悔过书”,都是不实的。它们的卑劣行径使一些炼功群众在申诉无门的情况下纷纷走出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实自己的清白,揭露骗子的阴谋。

叶艳辉,23岁,6月20日在自己的家中休息时被抓,投入监狱,被迫写出“悔过书”。当她看到自己的悔过书被改头换面,添油加醋的发表在报纸上(报纸上说的那个“小燕子”)时,忍无可忍,于10月5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澄清谣言。在深圳火车站被抓回,至今仍关押在南山看守所内。

吕朝晖,因“悔过书”被加工篡改发表在报纸上欺骗群众,他已经正式向公安机关声明自己的所谓“悔过书”乃被逼迫所为,宣布作废,现在,他已被迫流浪在外。

詹先,这个被关押3个月被公安所谓“转化”的人,出狱后,投入到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洪流之中。

越来越多的南山大法弟子又重新站了起来,他们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向人民讲清真相。国庆期间的天安门广场,有南山大法弟子的身影;深圳的大街小巷,有南山大法弟子散发的传单,还有一些南山的大法弟子,奔走在全国各地,进行洪法与讲清真相,做大法的工作!

骗子的伎俩无论自认为多么高明,最终无异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所谓的“南山经验”,就是滥抓、滥关、滥判、滥施暴行,就是疯狂的践踏人权,践踏法律,让法西斯暴行在中国大地上重演。如果这竟可以成为先进的经验来推广,那么,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向何处去呢?

这里正告那些江泽民那些邪恶的小丑和败类们,不要认为你们的罪恶可以粉饰,翻开历史,哪些个法西斯恶徒能逃脱历史和人民正义的审判?天网恢恢,天理昭昭,你们已经把路走得太绝,生命在层层灭尽中所有的罪恶都要偿还,这一天不会太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